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一章 小奶娃病痛

夭华这次全程看着,从小奶娃睡着到现在,她感觉至少已经过了快两天了,就连婢女都已经前前后后送了六七次饭菜进屋来,可小奶娃还是没有醒,这时间未免太长了点,都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夭华一边在自己心下暗暗思量,一边余光将一直坐在床沿的乌云脸上的神色都收入眼底,尽管从他脸上她几乎从始至终也没有看到半点担心,更没听到他叫唤小奶娃,但不难看到他时不时地为小奶娃把脉,看来小奶娃如今的身体确实很有问题,而乌云他只是将担忧藏在心底不表现出来而已。

良久的安静后。

夭华不发一言地起身出去看看。在魔宫的时候她一向喜欢慵懒地躺在软榻上或躺椅上一动也不动,外出时也是一样,可现在在这里,虽说房间内也有软榻吧,可夭华实在躺不下去,没这个闲情逸致,尤其是不想这么对着乌云,也不知道那些人到目前为止将通往上方的密道挖得怎么样了?尽管乌云之前有说他有安排,让她放心下来不少,可完全坐以待毙,等着外面的人来救这么被动可不是她夭华一贯的作风。故没办法将被炸毁的密道里面的石块搬出来后,她故意不告诉外面的那些人乌云有安排一事,就直接命所有人开始动手另外挖掘一条通往上方的新密道。

这一做法,在现在看来,做得实在是太对太对了。靠乌云的人来救,真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来。

一路上,在恰好走过一道拱门的时候,左边的角落处隐约传来两道窃窃私语声,夭华不经意间正好听到,脚下的步伐不由微微一顿,暂停了下来。

“厨房已经没有食物了,只剩最后一碗米。”

“怎么会吃得这么快?之前的时候不是还有不少食物吗?菜和肉也有。”

“那红衣女子让所有男人都去挖新密道,他们一天到晚劳累下来,饭量自然大的。再说,你也不好好算一下,这前后一共都做了几次饭菜了。其实,这都已经是很节制的了,没有哪个人特别多吃。”

“那你说,那密道真能一路向上挖上去吗?”

“不知道,希望能吧。我还不想死,真的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想想都觉得可怕。”

“我也是,我也不想死在这里,希望能活着走出去。那夏侯大人,实在太狠心了。”

“不如,我们……我们把最后那碗米偷偷藏起来吧。这样一来,我们应该还能多坚持一点时间,或许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出去也不一定。”

“可是,这样做好吗?万一被人给发现了,我们可就要……”

“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其他人都还不知道厨房只剩下那么点米,所以只要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

听到这里的夭华,微微抿了抿唇,转身离去,直接前往厨房,没有惊动还站在角落处低头私语的两名婢女,也没有揭穿她们,免得马上让所有人都知道没有食物了。

厨房内——

首次进入的夭华,委实有些不习惯,身在魔宫七年哪曾踏足过厨房这种地方。

翻看了一阵后,夭华在一个用东西盖着的米缸里面发现了刚才那两名婢女所说的那碗米。对于习武的她与乌云来说,自然能比其他人坚持得更久一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婢女可以比的。至于那些还在挖密道的人,虽说也是习武之人,可一天到晚在那里忙碌,运动量大,不比婢女能坚持。

可以说,现在被困在这里的所有人中,夭华与乌云两个人是最不需要这碗米的。

在伸手将米拿起,准备端走之时,心中想着这些的夭华脑海中不知道怎么的,竟忽然鬼使神差般闪过那小奶娃。

待意识到这一点后,夭华不免有些独自失笑,自己该不会真的对那个小奶娃上心了吧?可是,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对那朵乌云的骨肉上心?就算他再怎么像她,毕竟跟她没有一丁点关系。

当两名窃窃私语的婢女说完,一起到来,进入厨房的时候,厨房内哪还有什么米,米缸中装好的那最后一碗米就好像突然间不翼而飞了。

两名婢女不免错愕,连忙在厨房内上下寻找起来。

此时的夭华,已经完全放好了拿走的米,接着前往挖掘新密道的地方,准备亲自看看。

一桶接一桶的沙石,不断地从挖开的密道中送出来。一干人来来回回不停地穿梭其中,几乎各个都已累得满头是汗。

“如何?”夭华开口,一边继续看着前方,一边对最近拎着一桶沙石走出来的人问道。

“还是没有挖通,也不知道到底坠下来多深,感觉怎么也挖不到尽头似的。”拎沙石出来的人有些抑制不住地喘息,整个人都已经显得有气无力。

见夭华不再有什么要问的后,拎着沙石出来的人走向不远处的空地,将沙石倒掉。

只见,那倒沙石的地方,被拎出来的沙石都已经快堆积成山了。

拎沙石出来的人随后又走进去,继续忙。

夭华站在原地没有动,在众人的忙碌中抿唇认真回思了一下。当时从下坠到停止,其实并没有用太长时间,只是速度很快而已,近乎自由落体。

再看了一阵后,夭华亲自走进差不多已经挖掘了一半的密道中查看了一下。

之后嘱咐挖掘的人要特别注意哪几点,以及要加倍注意自身的安全后,夭华便先一步退了出来。不是她突然变得善良仁慈了,也不是她突然间转性了,而是一旦有人出了事,少了一个人,就会少一份力,绝对会影响到挖掘的进度,这可绝不是她要看到的。

一干人点头记下,现在夭华吩咐什么就照做什么,已然完完全全将夭华当头了。她的身上,似乎总是有一股迫人之气,让人忍不住臣服,不敢与之违抗,再加上自己本身也想出去。

“对了,由于厨房的食物已经不多,接下来要更加节制用食,所以待会儿的饭菜要延迟,你们且接着努力吧。”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饭菜已经拿不出来是事实。为稳住在此的所有人,夭华现在也只能先这样拖延拖延,能拖一时是一时,后面再接着看吧。

一干人不疑有他,咬咬牙还能坚持不少时间,没有说什么。

这时,一名婢女匆忙跑来这边请夭华回去,说是乌云找她。

夭华挑了挑眉,难道乌云的人下来了?

不多久,夭华便回来了,又一次踏入乌云所在的房间。房间屋顶上的大洞,至今还和之前一样,不过就现在来说就算再大一点也没有事,丝毫不用担心打雷下雨天。

站在破洞下面往上看,上方漆黑一片。

若是强行飞身往上,别封堵住的上面结实无比,根本没办法破。

夭华淡笑了一声后,就直接开门见山地对乌云问道:“不知祭司大人要本宫回来,究竟何事?”

乌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让请夭华回来的婢女先退下去,从声音中确定人已经退远了后才开口,“你把你那后一碗米给拿走了?现在在哪?”

“祭司大人的消息可够灵通的,连这都这么快知道了。”竟然是为了这事,她还以为是为了什么。

“拿出来,至少拿一半出来。”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向她要半点。甚至如果自己手中有的话,他也会全都给他。在眼下毕竟不止他一个人,无论如何也要备着一点给小奶娃醒来时吃,断不能让小奶娃饿着。对于安排的人,由于连他都没有想到这里竟有这样的机关,所以他们要找到这里来并不简单,也不容易,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也在情理之中,只能再接着等。当然,也希望夭华吩咐下去的那边能真的挖通一条新密道。

夭华越发笑了一声,他这句话至少拿一半出来,可真理所当然一般,可偏偏她就是不喜欢他这语气,“呵呵,入了本宫手中的东西,再想让本宫吐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当然,本宫不介意当一场交易来做,只是不知道祭司大人准备拿什么来跟本宫交换?”

“那你想要什么?”乌云浓眉微拧。

夭华对着夭华就又是一通打量,“说实话,本宫还真不知祭司大人身上有什么值得本宫想要的。”

“你……宫主,我的话,还是别让我再说一遍的好。这个时候,到底是一起合力出去,还是两败俱伤,谁都出不去,全在这里等死,可就看宫主你的了。”岂会听不出夭华话中的那丝故意,乌云略闪过一丝一些不悦,但那又很快克制了下去。

夭华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偏偏乌云现在想要她手中的那碗米,还要威胁她,真是好笑了,不紧不慢地后退了一步后就又在左边的座椅上坐了下来,“本宫一条命,祭司大人加上孩子,可是两条命,这么说来本宫还赚到了。若祭司大人真想两败俱伤,本宫随时恭候。”言语间,挑衅之色显而易见,就是故意针对乌云。

乌云面容一沉。

床榻上一直睡着的小奶娃,在这时忽然动了一下,不知道是终于睡饱了,要醒过来了,还是被夭华与乌云两个人的声音给吵醒了。

下一刻,只见床榻上要醒过来的小奶娃倏然变得一脸痛苦之色,直接闭着还没有睁开的眼就哭了。

乌云一忧,急忙伸手先为小奶娃把脉再说。

从小奶娃的脉象上来看,小奶娃此刻的气息很不稳,脉搏也有些乱。

夭华看在眼里,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奶娃如此难受的样子,好像生了什么病的人一样正承受着某种痛苦。

乌云随即从衣袖中取出银针,准备给小奶娃施针。可施针的过程中,必然有点痛,小奶娃定然会挣扎。之前在破布后面的那个山洞中的时候,他双眼还能看到,倒可以应对,现在双眼还不能视物,为确保落下的每一针都准确无误,必要要有一个人稳定住小奶娃的身体不可。

夭华依旧看着,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变化。

小奶娃哭了一阵后,小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然后一边继续哭,一边看向乌云,想要乌云抱。当然,也有看向对面坐着的夭华,同时也想要夭华抱,整个人十分难受。

乌云握住小奶娃的小手,已在努力思忖合适的人选,选来选去也没选到夭华身上。

片刻后,等可以选的人一一排除,似乎也只有夭华可以了,再加上小奶娃对夭华的喜欢程度,有夭华亲自来按着小奶娃的身体,小奶娃也不会太过挣扎,只是必须得防止夭华对小奶娃出手,这也是他最开始就是没有选夭华的原因。

沉默了片刻后,乌云开口,“宫主……”

------题外话------

关于4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lindapalm、土土土土豆、13823668492、15202011583”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近视的汉堡包、天下归伊、肖晓云”,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0065076、weiyiiyiew”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北方★雪儿、______中意你°、ji12o”

4、长评明日统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