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章 被困初期,相处【二更】

夏侯渊晋还不是很满意,沉默了一下后,让炸毁密道出来的亲信连书房这边的出口也给封了,彻彻底底封死。

炸毁密道出来的亲信点头,进进出出几趟将瓦砖与泥土通过窗边那边悄悄送来。

半个时辰后,书房这边的出口已被砌好的瓦砖封死。

夏侯渊晋这才颔了颔首。

密道的另一头,地底下的别院内,还坐在房间桌边的夭华,看着自己手中的杯面上还在波动的余波,对于这阵突如其来的震动,时间又这么短,直觉不简单,略微思忖后脑海中止不住蓦然闪过一种可能性,心下不免微惊。如果真像想的这样,他们可就真要被困死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她可是还要回去的,从没有想过要与对面那朵云死在一起。

小奶娃在震动刚传来时,早已一把拽紧了乌云的衣摆不放,本能地依靠乌云,缩向乌云,浑然忘了刚才是谁对乌云又是打又是咬。

乌云当然也想到了那种可能性,看来夏侯渊晋这次是非要将他们困死在这里不可了。

夭华随后站起身,转身就往房外走。

小奶娃在乌云的保护与安抚下,这次倒不像之前落下时那么害怕。

感觉到不再震动了后,小奶娃便调皮地慢慢抬起缩埋向乌云的头,像只白白胖胖的小乌龟一样偷偷往外看。

恰一眼看到夭华起身出去时,小奶娃原本慢吞吞带着调皮的举动就蓦地改为一下子将头抬高,一边急忙朝前方的夭华努力伸手,一边就朝夭华的背影“咿呀咿呀”地叫起来,想要夭华回来,不要走。

夭华没有回头,甚至连停都没有停一下。

小奶娃在夭华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后,小嘴一噘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不停的朝房门口的方向继续“咿呀咿呀”地叫。

乌云伸手抚了抚小奶娃的头,知道夭华出去要做什么。

出去的夭华,在房门外几步之遥处站定脚步,好整以暇地打量了一眼周围返回到这里来的一干人。不管他们是之前一直在这里把守的人,还是夏侯渊晋昨夜带来的人,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被夏侯渊晋给遗弃了。

在夭华看向他们的同事,一干围过来的人又何尝没有看夭华。

片刻的互相打量后,夭华当众笑了一声,“你们该不会以为你们的主子,那夏侯渊晋还在这里吧?倒真是可怜了,就这么被夏侯渊晋给遗弃。如果不想死的,从现在开始就听从本宫的命令,按本宫的吩咐立即寻找出路。要死一起死,要活也一起活,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我们已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一干人全都没有说话。

“当然,想死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本宫绝对成全了你。”

一干人还是没有说话。他们中,有的是夏侯赢的人,有的是夏侯渊晋的人,有的是夏侯渊晋昨夜刚带来的人,当然也有的是已经被乌云收买了的人,全都没有想到夏侯渊晋会这么狠,竟然要他们都在这里陪葬,根本就没把他们的命当命。

“既然大家不语,那就是一切听从本宫的号令了。如此,接下来谁若敢违抗,就是公然武逆本宫,可就别怪本宫手下不留情。好了,现在三人一组,分头寻找,不要放过任何一处地方,越早找到出口,也就越早活着出去。其中,留下两人随本宫一组,本宫倒也想亲自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伴随着话,一股威严明显笼罩下来,不容人质疑。

在场的一干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后,或许是趋于前方说话之人的强势,他们基本上都已经看到过她与房间内的乌云交手,对她的武功之高已深入脑海,或许是趋于对夏侯渊晋的失望,但不管具体哪种,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前方之人,也就是夭华的话,全都很自然般地顺从了,就按夭华的话做。

其中两名早已被乌云收买的人,在这时纷纷上前两步,主动对夭华道:“我们愿跟着姑娘。”

“很好。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说完,夭华负手而立看着面前一干人三三两两离去。

等人都走光了后,夭华带着站出来说要跟她的这两人往另外的方向找。到底是不是密道被炸毁了,现在都还只是猜测,必须要证实后才能确定。

至于主动说要跟她的两个人,夭华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唇,还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

一边走一边仔细查看,夭华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连路上走过的一棵树一块假山都不放过。

半响后,带着两人的夭华一路走到一处封闭着的院落。从院门口往里看进去,应该是废弃的院子,询问了一下身后的两个人得到与自己猜测一样的回答后,夭华越发要走进去看看。

两人继续紧跟着。

院落内,不同于其他地方有火光,漆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夭华脚步略停,吩咐其中一人去取了只火把后,接着往里走。

半个时辰左右后,夭华一无所获地退出来。

这时,有一人快不过来找夭华,在其他地方有所发现,好像是密道口之类的。

夭华闻言,当即过去看看。

有所发现的地方,距离乌云所在的那间房间不是很远,同样是一座已经废弃的院子,院中积着一层厚厚的尘土。

夭华一路进去,一直去到来禀告的人所说的那处地方,果然是一条密道的密道口,不过里面已经坍塌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堵在那里,不久前那阵震动果然是用来炸毁密道的,只怪他们没有早一步发现这里。

“你们且马上试试看能否将石块都搬出来。”

旁边的人点头。

两名一直跟着夭华的人,在这时暗暗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便不动声色地退了出去,前去向乌云禀告。

夭华岂会没留意到,只是故作没察觉而已。真是果不出她所料,这两人不简单。

乌云所在的房间内,乌云此时已经在喂小奶娃吃东西。

东西是命婢女准备过来的。

虽然现在已经全都被困在这里,但婢女还是不敢违抗乌云的命令,好在厨房还有米与一些饭菜,勉强坚持一两日应该不成问题。

小奶娃不吃,一双眼睛已经哭得红通通的,就是非要找夭华不可。

对于回来禀告的人,乌云听后,脸上没有变化。

不久,夭华也回来了,直接往之前坐的位置上一坐。那条密道已经被彻底炸毁,里面堵住的石块就算真能搬出来,密道也会接着坍塌,根本没有办法。但就算这样,还是留了人在那里继续试试,总不能这么快就给放弃了。

小奶娃一看到夭华,立即朝夭华伸手,要夭华抱,样子可怜极了,还隐隐抽着气。

夭华不为所动,就算她真要靠近,乌云也不会肯,无视小奶娃就对乌云开门见山道:“祭司大人,事到如今,本宫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坐下来商量商量了。相信祭司大人也不想孩子死在这里吧?”

“那不知宫主有何高策?愿闻其详。”乌云平静回道。

“这句话,不是该本宫来问祭司更合适吗?这里你住的时间可比本宫久,也该比本宫更了解。据说,厨房的食物可顶多只能坚持两天。祭司大人,可要抓紧了。”

乌云自然不会让小奶娃有事。如果没有小奶娃,就只有他与她两个人,他或许可以狠狠心,“如果我比宫主更了解,如今也就不会落在这里了。既然密道已被毁,目前来看也只能等了。”

“等?有人会来救你?”夭华挑眉,借着桌子上散发出来的烛光想看清楚乌云脸上的神色。

乌云自然有所安排,这里是他刚回来的时候夏侯赢安排他住进来的,是夏侯渊晋的地方,他当然不可能放心,尽管并没有察到眼下这个机关。

夭华不由多看了一眼乌云,虽然他并没有接着说下去,但从他这句话中还是可以放心下来不少。不愧为乌云,真是比那狡猾的兔还狡兔三窟。

夭华的回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小奶娃了,尽管夭华进来后压根没理他。

乌云感觉到小奶娃不再动荡,开始继续喂小奶娃吃的。不过不同于之前用雪莲来熬粥,这次喂的是货真价实的稀饭。

小奶娃乖乖吃起来,一边吃一边不停地朝夭华看,深怕夭华又会离开。

夭华看在眼里,不觉挑眉。这朵乌云,可真够有闲情逸致的,都这个时候还能这般喂小奶娃吃。从他对小奶娃的重视和宝贝程度来看,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生下小奶娃的那个女人还没有死的话,乌云定然会也会极宠那个女人。不管是因为小奶娃而对那个女人爱屋及乌,还是因为那个已经死的女人对小奶娃爱屋及乌。再要说起来,男人就是这点好,看乌云这两年也一直呆在魔宫中,外出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出去的时间加起来也可以算出来,可一转头就带回来这么个活生生的小奶娃,够不费力气的。

但就是有已点可惜,那就是没教好小奶娃,让他一直“认贼作娘”了。

见小奶娃又看过来,夭华眸光一闪后,便做出一副也想吃的样子,一双眼睛直盯着乌云手中的那只碗看。

小奶娃看了半天,小手扬起来一把抓向乌云又喂过来的勺子,就要拿去给夭华吃。

乌云有些没料到,手中的勺子被小奶娃抓了正着,但好在勺子中的稀饭已经不烫。

小奶娃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闯祸了,沾满了稀饭的小手就往对面坐着的夭华伸,给夭华吃。

夭华忍不住失笑。这个小奶娃,真是越来越跟她一个阵营的了。

乌云没有皱眉,反手将手中已经喂小奶娃喝了一半稀饭的碗朝桌边坐着的故意捣乱的夭华隔空送过去,“既然宫主这么想吃,那剩下的这些,就给宫主了。”

夭华稳稳当当接住,碗里面的稀饭半点没有倒出来,莞尔一笑道:“祭司大人,这也能算是爱屋及乌吗?”

“你想多了。”乌云的语气相当冷淡,已经从衣袖中取出巾帕给小奶娃擦拭小手。

“本宫也希望自己想多了。不然,依照这小奶娃如今对本宫的喜欢程度,祭司大人哪天真要本宫做这小奶娃的娘,本宫可实在当不起。”话语似真还假,夭华脸上的笑不减。

乌云正喂小奶娃擦拭小手的动作一顿,接着又继续擦,“宫主放心,便是这天底下的女子全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宫主身上。”

“话也别说得这么绝。如果哪天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本宫倒是勉强可以考虑考虑祭司大人。”

“那就多谢宫主的厚爱了。”不知道是不是夭华的话触到了乌云什么,还是夭华话中的轻佻触到了乌云,乌云的语气显得越发冷淡,对夭华的话不置可否。

小奶娃完全听不懂夭华与乌云之间的对话,只是见乌云将碗给了夭华,高兴得不得了,想要看着夭华吃,又努力拽了拽乌云的衣摆要乌云抱他过去无果后,自己就又奋力想往前爬。

夭华可没兴趣吃有人端过与有人吃过的东西,很快将手中的碗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

良久后,有人过来禀告,还是搬不开被炸毁的密道内的石块。

夭华已经意料之中,没有说什么。

时间流逝,被困在地底下根本无法知道如今外面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又已经过去了多久。

直到厨房内只剩下最后一碗米,其他食物都已经差不多被吃完了后,乌云所安排的人还是没有到来,一切平静得就好像在慢慢等死一般。

夭华都快忍不住怀疑乌云到底有没有安排了。

小奶娃在这一期间,不知何时已经又睡了过去,尽管很想一直看着夭华不闭眼,但实在有些坚持不住,最终睡得跟一头小白猪一样。

------题外话------

关于奖励,有留言的亲亲,都已在留言中赠送,没有留言的亲亲请留言。

希望亲亲们多多留言哈,继续求月票!每晚0点,是每日更新的固定时间,昨晚没更是意外错过了,现在补上一更,实在抱歉,今晚会准时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