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九十八章 爱无言【活动,奖励】

小奶娃在刚才突如其来的下坠与漆黑中难免有些受惊害怕,不但整个人缩在乌云怀中不敢乱动,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直到感觉到不再下坠了,与感觉到四周有光亮起来后,小奶娃才慢慢地抬起头来。

几乎同夭华一眼看到他和乌云一眼,抬起头的小奶娃也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夭华。

丝毫不受之前夭华对他冷淡的影响,似乎连前一刻的害怕也有些忘了,小奶娃就又忍不住朝夭华伸出手,像软绵绵的棉花似得小声地朝夭华奶声奶气唤道:“娘……娘亲……”

夭华落向乌云的目光一时很自然地被伸手与出声的小奶娃给引了过去,对着小奶娃不觉挑了挑眉一笑,这个小奶娃倒是从头到尾都对她亲的很,真是不管她怎么对他,他还真把她当亲娘了。但可惜,她和他爹可是多年的死对头,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小奶娃见夭华向他看过来,虽然只是这么看,就已经高兴得不得了,马上裂开嘴笑了,一只小手紧拽住乌云胸前的衣襟不放,一只手小手不断朝夭华挥舞起来。

夭华略微失笑,他们现在可是被困到地底下来了,前路未明,情况堪忧,最后能不能安然无恙地出去还不一定,那小奶娃却似乎当成“一家团聚”了,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还笑得出来,并且还笑得这么开心,一张小脸都快开出花了。

夭华随即转为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一本正经地朝抱着小奶娃的乌云提醒,“祭司大人,本宫觉得,你确实很有必要好好管教管教你这宝贝孩子。不然,哪天被人拐去卖了还笑嘻嘻地帮着数钱。”

小奶娃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还以为夭华是在对他说话,调皮地就用手遮自己的眼睛,又从自己的小手指缝里笑咯咯的看对面的夭华。

乌云再清晰不过地感觉到小奶娃从害怕颤抖到高兴欢喜这一前一后的顷刻间转变。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好像他之前一直想要医治好小奶娃的小腿,想要小奶娃可以爬,可以站起来一样,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但将他与夭华两个人放在一起时,也就是那夜在瀑布后面的那个山洞底下,在那张寒玉床上,小奶娃竟自己一下子爬到夭华身边去了,几乎有些难以想象,可却是事实。

之后,没有再与夭华单独在一起,又不管他怎么努力与怎么尝试,小奶娃还是和之前一样,就算趴在床榻上努力地爬也不开一步,小右脚上使不上一点力气。

当初他初将小奶娃唤醒,并带回魔宫的时候,是为了医治小奶娃的身体。故意明目张胆地栽赃嫁祸般地说是小奶娃是她夭华亲生的,还在明面上让小奶娃唤了她一声“爹爹”,只因他知道她绝不会相信,也断不可能相信,因为九年前的孩子如今才不过一岁的样子,就是换任何人也不会信,简直天方夜谭。

正因为此,他“栽赃嫁祸”给她时似乎可以有些无所顾忌,不用担心她会起疑,就让她当成是他在外面与其他人生的,故意带回来栽赃给她的好了。而这么做的最终目的,其实也不过只是私心上想让小奶娃单纯的叫她一声“娘”,这是他永远没办法让他光明正大地去到她身边与对他说出身世的对他的一点小小补偿,或许也是对自己的。

可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也就是之前的那四个字,那就是无法改变的“血浓于水”,小奶娃对她的亲近程度与喜欢程度几乎第一眼就流露出来了,之后更是还对她念念不忘,每次一看到她就高兴不已,不管她之前对他做过什么,也不管她怎么对他置之不理。尤其是他当初在自己房间中只是指着画像对小奶娃教了一声“娘亲”,他竟然就一下子记住了,此后几乎每次见到她都唤。

一转眼,整整九年了,除却当年在雪山中陪了小奶娃整整一年,后面的时间他几乎一直在魔宫中,甚至能天天对着她,却不能说,不能丝毫表露,更不能让她看到他的真面目,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上次在那隐静山庄,他当然知道人是她,那几乎是他这九年来第一次放纵,第一次再握住她的手,与她那么坐在一起,可却还是用着他人的身份,让她误以为他将她当成了其他人。

夭华没有察觉到乌云瞬间闪过的异样。乌云这厮,总是时刻隐藏得很好,不露声色。没想到他双眼还没有恢复,刚才那番交手下她竟还是没能杀了他。这世上,对她来说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么一个难以对付的对手了。

小奶娃调皮地玩弄了半天,也透过自己的小手手指缝看了对面的夭华多次,还是不见夭华过去,就一下下用力拽起乌云的衣袍,要乌云走过去,非要去到夭华的面前不可。

乌云没有动,双眼无法视物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通过声音来判断,可现在四周就只有对面的夭华,一点声音都没有,要找到出去的路未免显得有些困难。夏侯渊晋这个时候定然已经在出去的路上,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陪葬,这里定然是有出去的路的,只要能找到。

一院子的人,不管是夏侯赢与夏侯渊晋的人,还是已经被乌云收买,成为乌云的人,一时间也都被困在这底下,有的在下坠的过程中突然重重落地的瞬间晕了过去,有的在刚才突发情况的时候拼命往外跑,跌倒在地。

院中的其中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内,一同落下来的夏侯渊晋,在下坠过程中完全陷入黑暗的刹那间,已以最快的速度闪身来到此,站在里面不容人轻易察觉。当初在夏侯赢刚刚接乌云回来的时候,他特意让夏侯赢安排乌云在这座别院中,其实就已经有防备。

这里的机关,乃是当初在建造这座院子的时候就已经埋下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

一名跟随夏侯渊晋前来别院的,夏侯渊晋的亲信,跟随着夏侯渊晋进入漆黑的不起眼的房中暂避,对夏侯渊晋极为小声地请示道:“大人,接下去如何?”

“就让所有人都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走。”夏侯渊晋于黑暗中冷冷回了一声后,就转身从此刻所在的这间漆黑房间的窗户出去,去到另一处地方,然后开启暗门出去,从一条密道一路前往离此十数里的夏侯府,等天一亮后还要前去上朝,朝上必然会说起夏侯赢之事。他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因由,到时候就可以应对了。

夏侯府内,依旧灯火通明。

密道的另一边出口,乃是夏侯府内的书房。

夏侯渊晋带着唯一一名跟他一起回来的亲信,从开启的密道口出来。

亲信走在夏侯渊晋的身后,手中一直抬着一只火把,乃是进入密道后点燃,用来照明的。跟着出来后,亲信便将手中的火把熄灭,合上密道口,按夏侯渊晋的吩咐躬身退出去。

夏侯渊晋在书桌前坐下。

日次一早,天蒙蒙亮,夏侯渊晋打开书房的门走出去,返回自己房间更换衣服。

夏侯府内几乎一夜未眠,一早忙碌开的下人与婢女们,在走道上一眼看到夏侯渊晋,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们昨夜可是等了整整一夜也不见夏侯渊晋回来,他现在出现在府中,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大人。”等反应过来的后,看到夏侯渊晋的下人与婢女们纷纷上前行礼。

夏侯渊晋什么也没说,回房换好衣服后就去上朝。

当一脚从房间内走出来时,只见一只飞鹰突然落下,飞鹰的脚上绑着一只很小很小的竹筒。

伺候完夏侯渊晋更衣后,跟随在夏侯渊晋身后走出来的婢女,以及守在房门口的家丁一眼看到,有些吓了一跳,好大的一只鹰,几乎从未见过。

夏侯渊晋拧了拧眉,摆手示意在场的家丁婢女都退下后,自己亲自走过去,取出飞鹰脚上的竹筒内的字条,只见字条还用红蜡封着,红蜡完好无损,说明字条并没有经过他人之手。

夏侯渊晋动手打开。

字条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字,黑漆漆一片。

夏侯渊晋看完后,怒极反笑,用力一握手中的字条。真是好一个乌云,真是好一个没有声音的爱,他爱得还真够可以的。这些年来,他神不知鬼不晓地替代魔宫之前的那名祭司,然后以祭司的身份一直呆在魔宫中。对于他消息,自从知道他去了那魔宫后,他夏侯渊晋自然时不时有所打探。

之前就连他夏侯渊晋也以为他和那妖女真的是对立的,就算明知道已经不能在一起,也恨那妖女那么快见异思迁嫁给其他人,所以一直与那妖女作对,这种心情其实很容易令人理解。可现在通过手中这封突然传来的飞鹰传书,字条上面刚刚查获的事情却发现,一切其实都是假象,他竟然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那妖女。作为妖女的对立面,任何对妖女不利的人,任何想对付妖女的人,很多时候都会想与他合作,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事先知道了,从而要么不动声色的暗地里直接除了,要么真摆出一副和他们合作的模样,却又卖破绽给妖女,让妖女每次安然无恙破解,毫发无损。另外,作为妖女的对立面,他也更容易发现一些对妖女不利的事,难怪他夏侯渊晋这些年来暗中派去杀那妖女的人也都了无音讯。乌云,他真的是该死,也必须得死。

被夏侯渊晋握入掌心的字条,刹那间在夏侯渊晋的手掌心中化为灰烬。

夏侯渊晋反手一挥,将手中的灰烬全数挥出去,在身后飘散的灰烬中头也不回地朝房门走去。

落在地上的飞鹰,将夏侯渊晋走了,在地上稍微走了几步后猛然振翅飞起,就直冲云霄,眨眼间消失在浩瀚天空。

皇宫中,金碧辉煌的庄严朝殿上,果如夏侯渊晋所料,皇帝萧恒刚一说完“平身”,站起来的不少官员就开始争先恐后地报道昨夜发生的事,声音此起彼伏。

“皇上,昨夜衙门知府,澹台二公子亲自抓到了凶手,这次是活口,没想到那凶手竟是夏侯二公子夏侯赢。”

“皇上,昨夜那起命案,一家十多口被杀,不管是杀人手段还是其他,都和之前那几起案子一样,现场实在是太惨太惨了,凶手实在过于残忍歹毒。”

“皇上,听说夏侯大人昨夜连夜前往府衙,不顾衙役阻拦硬要进入大牢。”

“皇上,既然凶手是夏侯赢,这跟夏侯府一定脱不了干系,定要严加审问夏侯赢,治夏侯赢与夏侯府的罪不可。”

夏侯渊晋平静地听着,每次哪个官员开口,便侧头看过去一眼,然后在心底暗暗记下,日后一旦有机会定然这些人付出代价不可。

皇帝萧恒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坐在正前上方的龙椅上,也平静地听着。对于这件事,他其实昨夜就已经知道了,也知道夏侯渊晋连夜去看过夏侯赢,他倒也想听听夏侯渊晋待会儿会怎么解释。

澹台荆没有说话。今天一早,就在他准备前来上朝的时候,在案发现场查看了一夜的澹台玥赶回来,问他那妖女回来了没有后,就对他说了他的打算,那就是这件事全都推到夏侯赢的身上,从而牵累夏侯府。如此一来,即将到来的大婚就要搁置了,然后他再趁机解除与夏侯府的这门亲事。

对于此,他澹台荆自然也有想过,最后没有回复澹台玥,只说了一句“视情况而定”。这个情况,当然不是朝堂上这些文武百官的反应,而是正前方的萧恒的态度。萧恒这个人,深不可测,城府太深,他实在把握不准萧恒是想治夏侯府的罪,对付夏侯渊晋这只老狐狸,还是想保夏侯府。对于这点,他必须看清楚了。

半响,此起彼伏的声音终于有所弱下去,该说的与想说的都差不多开口说了一遍后,纷纷面朝正前方的皇帝萧恒,等候萧恒的决断,“还请皇上明断。”

萧恒沉默了片刻,“好了,众爱卿别急。来人,先马上宣澹台玥进殿,朕要亲自询问昨夜的情况。现在,在澹台玥还没有来之前,先上报其他事情。”

文武百官闻言,勉强先按捺住,一边禀告一边等着澹台玥到来。

不久,听到传召后匆匆赶来的澹台玥进宫,进入大殿中,一路走到大殿正中央,“臣参见皇上。”

“免礼。昨夜的情况如何,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你且具体说说,不得隐瞒,不得欺骗。”萧恒的声音沉稳有度,威严自成,一袭龙袍在倾斜入大殿的晨光下熠熠生辉,与殿内圆柱上的纯金盘龙相形益彰,有些不容人直视。

澹台玥在来的一路上已经将整件事又梳理了一遍,并且已经完全想好了对皇帝萧恒的说辞,开口前再看了一眼在场的澹台荆后,面不改色地朝萧恒禀告,“皇上,昨夜我和之前一夜,彻夜在外巡视,意外看到一个可疑之人,尾随了一阵后不想被他给逃了。后来,在府院外面,闻到一股很浓烈的血腥味,急忙进去后正好亲眼看到夏侯赢在行凶。他被臣打败后,面具是由后面赶到的衙役掀的,在场所有人包括我全都亲眼看到,确实是夏侯赢无疑。”

萧恒听完,转头看向夏侯渊晋,“夏侯爱卿,不知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夏侯渊晋看了一眼澹台玥,一丝冷冽在黑眸中稍纵即逝。这件事,尤其是这澹台玥,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回皇上的话,臣一个字也不信。”

“那夏侯爱卿倒是具体说说看。”萧恒语气不变,神色没有变化。

------题外话------

昨晚更新较为仓促,所以没有统计奖励,关于昨天2号的活动奖励现在如下:

1昨第1、88、222、666、888个订阅的亲为“13464436251、金果饮、╮潇洒朲生╭、lo容止ve、三杯白开水”,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10066320、2879沙河月、女孩和男孩”,第1、11个投票的亲为“10066320、dk31831雪”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______中意你°、hawk1013、15202011583”

4长评无

以上亲亲,昨天有留言的,我都已在留言中逐一奖励,亲们可查看留言区与查自己账号看520小说币有没有多起来。昨天没留言的亲请今留言一下,我会送奖励,望所有亲们继续支持,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