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九十七章 一同被困

“宫主也好雅兴,这么晚了又是在他人房顶偷窥,又是闯入他人房间。”乌云情绪不辨。

“这怎么能算是他人呢,祭司大人二十年前就被送入了魔宫,等同于入了本宫家一样嘛,我们可早就是‘一家人’了。如果本宫不是从小被老宫主送在魔宫外面长大,而是一直生活在魔宫中,与祭司大人可不就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说不定祭司大人现在早就入赘到本宫家,成魔宫的倒插门女婿了。这么多的关系加在一起,小小偷窥一下有什么关系?还是说,祭司大人这身衣袍下面的身躯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让人看?”夭华说着,眼珠子明显转了转,轻佻戏弄地绕着乌云的身体看。

乌云虽看不见,但又岂会感觉不到夭华那转动的目光,甚至连她那目光中的轻佻之意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脸不觉隐隐沉了沉。什么“送”入魔宫?不知道那夏侯赢到底都对她说什么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夏侯赢应该还绝没有对她说过九年前那件事。没有他后来的对付夏侯赢,没有得到夏侯渊晋的允许,没有自身情况遭到威胁,夏侯赢不会贸然说那些不该说的。至于现在,夏侯赢必然想尽快见到夏侯渊晋,想要夏侯渊晋去大牢见他。

有时候,乌云也会怀疑,此刻面前之人到底是真的失去记忆了,还是故意不想回想起九年前,也就是她进入名剑山庄前发生的事?

但不管她属于哪种,他都该感到庆幸,所有的痛皆由他一人去承受就好。断不能让小奶娃的身世曝光,也不能让九年前的事曝光,不能对她说一个字,不能让她再见到他,更不能有一丝神色流露,近在咫尺却又恍隔天涯,除了保护小奶娃外,其实也是为了她。或许夏侯赢有句话说对了,当小奶娃的身世曝光,让面前之人也知道,也许她真会奔溃。

可她在绝口不提九年前的事之余,却总是时不时提起名剑山庄,并常常心心念念将明郁挂在嘴上。不难发现,自七年前回到魔宫后的她,言行举止都变得玩世不恭起来,飘忽不定,仿佛没有心。

夭华的眼珠子虽然仍绕着乌云转,但不一会儿,余光已经不动声色地瞥向床榻上还吸允着自己小手指熟睡的小奶娃。

他睡得可真香、真甜,房间内在刚才那一刻都已经快打得人仰马翻了,掌风几次擦着床边过去,床榻两侧的纱幔都不断来回晃动,他竟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动都不动一下。烛光下,真是不管怎么看他,也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怎么像她。虽说她从来不是很在意自己的样子,也不会常特意打扮,但不得不说小奶娃实在精致的很,一个缩小版的白白嫩嫩的小娃娃,这算不算也在变相的夸她自己?

或许灭了乌云后,带这个小奶娃一起回到她来的那个世界,然后好好养在她身边,不告诉他乃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也不告诉他他的生父乌云已被她所杀,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过这样的念头在夭华的脑海中只是稍纵即逝而已,夭华断不会真的这么做,永远不会。

小奶娃自昨夜醒来过一次,之后又睡过去后,到现在差不多都已经快有十个时辰了,睡着不醒的时间变得越来越久,并且不论人怎么唤他都无济于事。

当年乌云前往唐门,从唐门老门主那里得来的不得已喂小奶娃服下的药,本是要保住小奶娃的性命,然后将小奶娃冰封在雪山中,等他想到医治他的办法后再将他唤醒,没想到这一冰封就是整整九年。

可以说,小奶娃孤零零一个人已经在雪山山顶中沉睡了九年之久,尽管第一年乌云始终寸步不离地守在雪山中。

这次,经过在外面的再三研制,乌云本以为终于研制出来的配方应该可以医治好小奶娃,几乎有不少把握。所以又一次出了魔宫,悄然前往雪山看望小奶娃的时候,他毅然将沉睡多年的小奶娃给唤醒,然后带他出了雪山,一路起航前往魔宫。可最终还是医治失败了,非但没有医治好小奶娃的身体,还让小奶娃的身体开始有恶化的迹象。

而好不容易勉强将这恶化控制住时,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喂小奶娃服下的,从唐门老门主那里得来的药,在时间的流逝下已然如树根般丝丝缕缕地渗透入小奶娃的身体与血液,令小奶娃如今又开始有些沉睡起来,还一次比一次久。再这样下去,他甚至很有可能会与当年刚被送往雪山时一样长久地睡下去。到那时,甚至没有把握像这次这样唤醒他,让他睁开眼。

尽管乌云已经在不断努力地想办法了,但实在没这么快,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束手无策。

夭华并不知这一点,还以为小奶娃只是单纯的贪睡。

片刻的安静后,夭华笑着出声,打破平静,“祭司大人,那接下来你是要在这继续打呢,还是出去打?即便是一家人还有明算账的时候。”

“你最好尽快离开,在我还没有真的动手之前。”乌云以警告回应。

“看来祭司大人真的是心里有本宫,这么好心提醒本宫,那本宫就更不能走了。”音落,又一次出手,夭华毫不留情一掌袭向对面的乌云。

乌云侧身闪过开,转眼间再度与夭华在房间内大打起来,平分秋色。

不久,一只案几上面的花瓶在掌风的擦过中坠落,“砰”一声落地。

夭华与乌云都还在激烈地交着手,在花瓶落地的一眨眼过程中,其实谁都想阻止,不想惊动外面守这座院子的人,从而将把守这座院子的人都给引过来。但不管谁伸了手,双方都不失时机地立即收回自己的手,改为趁机朝对方下手,欲借机一举拿下对方,以致最后纷纷错过阻拦花瓶落地的时间。

花瓶的碎裂声,霎时从房间往外传,若黎明时分突然响起鸡鸣声,打破整座院子的平静。

还在窗户外面的那个之前冒充乌云引开夭华的人,第一时间听到,实在不能再犹豫下去,就算还是没听到乌云的叫唤也一把打开窗户进去。

屏风后面的浴池,浴池中的水还在不断冒着小小的蕴气,笼罩在封闭的房中。

房间内的乌云与夭华都已经适应,突然进入的冒充乌云之人实在有些没办法立即适应过来,快速在进来处站定脚步,眯了眯眼后才慢慢看清视线,随即快速从屏风后面出去,一眼看到房间内正与乌云交手的人时整个人不免有些傻了,她之前不是已经在街上被他给甩了吗?怎么会一下子出现在这?

把守这座院子的人,其中数人已纷纷往这边赶过来,显然都听到了刚才那声突如其来的花瓶落地的脆生脆响声。

等近到了门外后,依稀听到房间内传出来的打斗声,并看到在烛光下交错在房间内的那两道身影,立马二话不说冲开紧闭的房门,冲入到房间里面,怎么也想不通房间内正与乌云交手的这个红衣女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明明一直严守着院内各处,从始至终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进入。还有那个穿着一袭白衣的男人,他又是怎么进来的?若不是看清他的脸,光光一个背影的话绝对要认错。

夭华见惊动院内的人了,并不知道这些人其实是夏侯赢和夏侯渊晋派在这里看守与软禁乌云的人,还以为全都是乌云的手下。不过就算如此,夭华也不放在眼里,今夜趁乌云双眼还没有恢复,必要取他的性命。

下一刻,夭华不再像之前一样顾及会不会发出剧烈声音,出手越发狠厉,并招招杀机,毫不留情,很快与乌云两个人猛然破屋顶而出,一路打到屋顶上去,在屋顶上方的半空中交手。

冲入房间的一干人迅速往外跑,到外面的空地上仰头往上去,思量上前拿下擅闯入进来的红衣女子夭华时,也思量着尽快将这里的情况去禀告夏侯渊晋。

此时身在夏侯府内的夏侯渊晋,刚刚收到夏侯赢被澹台玥抓,并被澹台玥打入大牢的消息。

夏侯赢他,今晚不是应该进入澹台府中与那澹台雅生米煮成熟饭吗?怎么会突然无缘无故地跑去杀人?还被澹台玥给抓了个正着?夏侯渊晋一时实在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想不通。而澹台玥竟然就这么将夏侯赢给打入大牢了,他明明知道夏侯赢是他夏侯渊晋的儿子,实在是太不将夏侯府放在眼里了,“来人,马上传我的话去衙门……”

大厅外听到叫唤的家丁,立马跑进大厅,等候夏侯渊晋的吩咐。

夏侯渊晋说到一半时,突然戛然而止,现在是新帝萧恒掌权,不管是他还是澹台荆的势力都已经大不如前,澹台玥将夏侯赢打入大牢又有充分的原因,他要是就这么贸然派人去衙门要人,明日上早朝恐怕交代不过去。可是,这件事皇帝萧恒肯定会很快知道,明天早朝时也一定会提起,到时候他要是一问三不知,都不知道怎么为夏侯赢开脱。

重新想了片刻后,夏侯赢转而吩咐家丁备轿,连夜去衙门一趟。

衙门内,上上下下全都灯火通明。

澹台玥还没有回来,还在案发现场亲自查看,想知道那一起杀人的妖女去了哪?

夏侯渊晋在府门外下了轿后,带着几名家丁直接长驱直入,一边走一边对迎上前来的衙役命令,“马上带我去大牢。”

“这……”迎上前的衙役有些为难,他们押夏侯赢回来的时候,澹台玥可是亲自吩咐了,要严加看守,不许任何人进入探视。他们现在要是就这么带夏侯渊晋去的话,到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跟澹台玥交代。

“怎么,不认识我?要我再说一遍?”没有派人直接来要人,已经是夏侯渊晋的忍耐了。他现在亲自到来,若没办法进入见夏侯赢一面,那澹台玥也实在欺人太甚。

衙役不觉微微颤了颤,当然认识夏侯渊晋,一时间不免左右为难。

夏侯渊晋不再理会衙役,大牢在哪个方向他很清楚,就自己带着夏侯府的家丁直接朝大牢而去。

衙役不敢带夏侯渊晋去,也不敢阻拦已动气的夏侯渊晋,只能在后面谨慎地跟上。

看守大牢的狱卒,一眼看到到来的夏侯渊晋时,也不敢阻拦。

阴森的大牢内,尽管走道的两侧上每隔几步就插着一支火把,但光线还是很昏暗,空气中几乎能听到脚步声的回音。

走道两侧的牢房内被关的人,听到又有人进来后,忍不住好奇地抬头看,或直接站起来走到牢房的回杆处往走道看。

夏侯渊晋命一名狱卒在前面带路,自己目不斜视地走在后面,对两侧牢房内被关的人不屑一顾。

走了一会儿后,在前面带路的狱卒停了下来,面朝自己左手侧的牢房,“夏侯大人,就是这。”

牢房内自被关入后就一直负手而立,没有席地坐一下的夏侯赢,早就已经听到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知道应该是夏侯渊晋亲自来了,已马上在牢房的回杆处等候,“父亲。”

夏侯渊晋抬了一下手,示意里面被关的夏侯赢先别说话,对狱卒吩咐道:“开门。”

狱卒犹豫了下,将门打开。

“下去吧,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这里。”夏侯渊晋接着下令,命狱卒离开,然后命跟在自己身后一起进来的两名家丁在夏侯赢所在的这间牢房外守着,给他看好了,最后自己弯腰走进关夏侯赢的牢房中,这几乎还是夏侯渊晋首次进入这样的牢房。

昏暗的光线中,夏侯渊晋还是能看出夏侯赢面色有些苍白,显然受伤了,“是澹台玥打伤你的?”

“不,不是他,是乌云。”说到乌云,夏侯赢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又用力握了握拳。这样的牢房,这样的处境,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首次,这些全都是拜乌云所赐。

夏侯渊晋不免意外,完全没料到,“你确定?没有看错?”

“怎么可能看错,当时就面对着面。”

“那原因呢?”

“原因就因为,现在澹台府内的那个澹台雅是假的,澹台荆与澹台玥竟然用那妖女来替代,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难怪那澹台雅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伤了,还伤的是脸,非要用布蒙住不可。”

夏侯渊晋再度意外,同样完全没有料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澹台荆与澹台玥怎么会找那个妖女来替代?澹台府想干什么?他们知道那妖女的身份吗?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夏侯赢继续道:“乌云他,这是在为那妖女向我报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从而知道我今晚进了那澹台府内?还是对那个女人的行踪始终知道得一清二楚,从而知道我进去?父亲,你说,他该不会早就已经知道妖女替代澹台雅这件事,从而用这样的方式变相娶那妖女吧?”最后一句话,夏侯赢纯属无中生有的凭空捏造,但又推测得像真的一样,借着昏暗的光线留意夏侯渊晋的反应。

夏侯渊晋霎时震惊地面色一变,几乎咬牙吐出两个字,“他敢!”

夏侯赢冷笑一声,“父亲,还有他不敢的事吗?你可别忘了,他从始至终一直视那小孽种为宝,压根没有把那小孽种当孽种来看待,千方百计也要医治好他。那小孽种,到现在可都还好好活着,那妖女都已经亲眼见过了。”

夏侯渊晋的面色一时从未有过的难看,和九年前有得一比。这天底下,就算乌云娶任何女人,与任何女人在一起他夏侯渊晋都不会管,也与他无关,但唯独那妖女不行。当年的丑闻,外加那时留下的孽种,已经有过一次,绝不能有第二次。当年他真的该直接杀了那孽种与那妖女的,要不是受乌云的威胁,最后被迫退了一步,他当时又还想用乌云,以为用小孽种的身世做要挟还是可以在日后死死威胁住他的,事情不会变成今时今日这样。

“父亲,杀了乌云,一定要尽快杀了他,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他如此疯狂的举动。这么多年了,即便那个妖女当年见异思迁嫁给那名剑山庄的明郁,他也还是舍不得杀她,还几次三番救她就可以知道,他根本从心底里还放不下那妖女。如果说当年发生那事是在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如今要再来一次的话可就真的是明知道也要……”最后两个字,夏侯赢没有最终说出来,但他知道夏侯渊晋完全明白他的意思。而这两个字,是绝对天理难容,不容于世的。

夏侯赢说完,心底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

就在夏侯渊晋还没有来的这段时间,他夏侯赢已经将他乌云栽赃嫁祸这件事又从头到尾冷静地想了一遍,想得已经再清楚不过。他先是设了这么一场局,让澹台玥亲手抓住他,让他成为这几起命案的最终杀人凶手,到时候再利用皇帝萧恒与朝堂给的压力,确实是有可能逼得夏侯渊晋为保住夏侯府而大义灭亲,牺牲他,所以他必须后发制人说动夏侯渊晋亲自出手,先尽快灭了乌云再说。

而能最有效地说动夏侯渊晋的,唯有此而已。那两个字,也是夏侯渊晋决不能忍受的。

夏侯渊晋沉着脸半响,已然恨不得现在就亲手杀了乌云,对夏侯赢留下一句“在这等着,为父很快就会救你出去”后,便猛然拂袖而去。

夏侯赢看着夏侯渊晋离去的背影,略有些苍白的脸上,唇角缓缓一勾。

夏侯渊晋一路头大步离开大牢,并离开衙门后,吩咐家丁抬空轿子回去,自己就召来几名亲信即刻前往小别院。

小别院的上空,从这边的屋顶打到那边的屋顶,又从那边的屋顶打到这边的屋顶,月光下一红一白两抹身影就好像两道光一样交错在一起,武功稍微低点的人甚至都根本看不清两人之间的交手,那速度实在太快了。

屋顶上面的瓦块,噼里啪啦的不断往下掉,碎裂在地。

时间飞速流逝。

夏侯渊晋到来的时候,看到的仍是这样一副情形。

而在他人眼中全都杀气四溢的画面,在夏侯渊晋眼中只觉两人似乎在“打情骂俏”。

当年,说“藏匿”,不如说是囚禁了乌云很多年后的一天,竟让他意外发现乌云的能力,于是就想要乌云为他所用,从此为他夏侯渊晋办事,不想反被乌云将了一军,还被他给离开了澹台府。等他好不容易再找到他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年多后的事情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可这个女人偏偏是他这一世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的,当时只怪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今,要是再来一次,夏侯渊晋无法忍,也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

这时,房内一直沉睡的小奶娃忽然毫无征兆地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的小奶娃,一双小手慢慢左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小脑袋开始转来转去,寻找起乌云的身影。

在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头斜对上去的屋顶上又有个大洞,大洞看出去对一片漆黑,还有风灌入进来,吹得桌面上的火烛不断晃动,外面又密密麻麻地传来各种噼里啪啦的声音下,小奶娃不免有些害怕,整个人开始在床榻上扯着自己身上的被子努力缩了缩,又缩不了后,小嘴渐渐一撅,就害怕地出声哭起来,“呜……呜呜……”

夏侯渊晋顿时听到声音,收回视线一下子看向传出声音的房间,眸中徒然闪过杀气,就一个飞身往房间而去。

半空中与夭华交手的乌云同样听到了,并且也早已经留意到下方到来的夏侯渊晋,霎时一个抽身也急忙往房间而去,断不能让让夏侯渊晋先进入房间伤小奶娃半分。

夭华当然也听到了,对着乌云突然不顾自身安危地急忙转身往房间飞身而去的背影就是毫不留情地隔空一掌。

乌云快若闪电地侧身一避,往房间去的速度丝毫不减,从之前他与夭华两个人破屋顶而出的那个大洞直接落下去,就抢在夏侯渊晋之前到了床榻边,一拂衣袖在床边坐了下来,如若一座泰山一样保护在床榻上的小奶娃面前,阻隔在小奶娃与夏侯渊晋之间,一边伸手握住小奶娃的小手,一边气定神闲地朝飞身进来的夏侯渊晋冷冷开口,“今日的贵客可真多。”

夏侯渊晋没想到乌云的速度会这么快,瞬间急刹车一般的在原地停了下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小奶娃看到了乌云后,顶着被自己的小手涂抹了一脸的眼泪立即破涕为笑,另一只没被乌云握住的小手一把就抬起来拽住了乌云的衣袖,声音略有些沙哑地奶声奶气地朝乌云唤,“爹……爹爹……”

乌云将头转过来一下,对着小奶娃全然宠溺之色,直接用自己的衣袖为小奶娃擦了擦*的小脸。

小奶娃在这时猛然一眼看到破了个大洞的屋顶上面出现一抹红色的身影站在那里,整个人顿时简直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立马兴奋起来,一边朝屋顶上面的那抹红色身影喊,一边松开乌云的衣袖与将小手从乌云的大手中抽出来,就对着屋顶上方的人扬起一双小手臂,“娘……娘亲……”

乌云没有多少神色变化,对屋顶上面的破口处落下了的夭华已经察觉到,继续为小奶娃擦拭小脸。

夭华听得清清楚楚,居高临下之态也将房间内的一切,尤其是小奶娃的举动也看得很清楚,对于小奶娃每次一见到她就喊她“娘亲”倒似乎也有点习惯了,脸上同样没有多少变化。至于对夏侯渊晋,那日在皇宫已见过面,当然认得出来,没想到他会突然到来。不过想想也是,他和底下这朵云可是父子关系,能不来看自己亲儿子嘛?看他刚才一听到小奶娃的哭声就二话不说立即朝房间赶,可见他有多宝贝这个小奶娃,真是好一个三代同堂,其乐融融了。

夏侯渊晋与夭华想得其实恰恰相反,他冲进来不是宝贝床榻上这个小孽种,而是要抓住他,用来他逼乌云当场自尽,再亲手杀了这个小孽种,只是没想到乌云的额速度比他快。听小孽种又是喊乌云“爹”,又是喊屋顶的妖女“娘”,夏侯渊晋的脸刹那间黑沉如墨,衣袖下的手咯咯作响。看来,夏侯赢说对了,乌云恐怕真的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变相得娶妖女。可是,他怎么敢?他夏侯渊晋今夜不杀了这三个人,就不叫夏侯渊晋!

小奶娃抬了半天手不见夭华下来,又一眼看到夏侯渊晋那黑沉的脸,有些害怕地就重新抓住了乌云的衣摆不放,努力朝乌云缩去。

乌云伸手抚了抚小奶娃的头,安抚小奶娃的不安与害怕。

屋顶破口处的夭华在同时察觉到了夏侯渊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一时不免疑惑。

夏侯渊晋在这时阴冷开口,声音仿佛冰冻三尺,“看来,真的只有死人才能永绝后患。我现在真后悔当年的那步退让。我不管你现在叫什么,永远别说你是夏侯府的人,就算是在死了之后。我夏侯府可丢不起这样的脸,我夏侯渊晋也从来没承认过你这个儿子。现在这一切,全都是你自找的。”

话落,夏侯渊晋拂袖而去。

乌云从夏侯渊晋这句话中不难猜测出什么,定然是他已经去见过那夏侯赢免,那夏侯赢在他面前说什么了。

事实上,对于夭华藏身在澹台府一事,乌云也是今天下午透过夏侯赢的行踪才意外知道的,事前怎么也没想到夭华竟会在澹台府中,还去替代那什么澹台雅。不过,夏侯渊晋误会又如何,他算什么东西,他乌云也从未将他当父亲。只要有机会,他绝对会亲手杀了他,说到做到,断不留情。

屋顶破口处的夭华,一时更加不解了,实在听不懂夏侯渊晋的话。

整座附院,在夏侯渊晋走出去之际突然猛往下沉,好像地底下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一样。

屋顶破口处的夭华面色顿时变了变,心中刹那间警钟大作,就要飞身出去。

房间中的乌云也是一样,就要带小奶娃往外走。

一张很大很大的网,在这时若泰山压顶般当空落下,将整座附院都笼在其中,包括府院内的所有房屋,尤其是府院内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刚刚拂袖走出房间的夏侯渊晋。

夭华飞身向上直接迎上去,欲用掌力将网破开。

网十分坚韧,用了很特殊的材料,即便是用刀剑砍也几乎没办法轻易砍断。

试了两次后的夭华,意识到这一点后,就在网下迅速朝夏侯渊晋飞身而去。

夏侯渊晋当然察觉到了,但并没有闪躲。下一瞬,不断往下坠的整座附院像重物落地般一下子落下,四周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夭华已然看不见夏侯渊晋,双足重重落在地上后深深眯眼。

不久,四周两起了火光。夭华迅速打量起来,只见自己似乎还是站在乌云与小奶娃那间房间出来的空地上,但头顶上方黑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压着。尽管难以置信,但不得不说,整座附院都已经沉到地底下,上面已经被封上。夏侯渊晋与乌云只见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远处的乌云,带着小奶娃同样没有出去,料到了一切却没有料到夏侯渊晋给他准备了这样一座附院,这机关做得可真够绝,他进出过一趟都丝毫没察出来。

夭华似乎感觉到什么,忽然蓦然回头,一样就看到了对面带着小奶娃的乌云,他们现在似乎一起被困在这里了。

------题外话------

关于昨天的活动奖励,明天早上补上一章,再在题外话中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