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五章 枪林弹雨

有聂勋带头,杨光和晨曦他们便一一起跑跳过去。

杨光落到那边反头看长官,想要看他跳,结果人家腿长,直接撑着护栏就潇洒的跳到自己身边。

晨曦和聂勋没她那念头,见人差不多都过来就架着枪继续前进,然后又跳到隔壁的屋顶上。

他们这一通跳下来,确实够累人的,可是每当他们看到自己离战友又近一步,便混身重新充满了力量。

杨光气喘吁吁,尤其是在防毒面具里,她感觉每次呼吸都要比平常更用力。

可他们已经进入危机四伏的战区,这时脱下头盔摘面具是不明智的做法,同时也会拖沿援助的时间。也正是如此,当他们戴着看起来奇怪的面具朝贝拉克猛烈攻击时,吓得他差点尿裤子,还以为是碰到了什么鬼东西。

当杨光从一个天台翻到另一个屋顶时,她看到晨曦和聂勋半蹲了下来,并打出发现敌人的手势。

高博弯着腰跑过去,透过瞄准镜观察下面的情形。

杨光做为第二狙击手,自然是继续担任这个职责,因为这个队伍里晨曦是第一狙击手。

“狼头,对面大楼第三层,有至少五十人以上,他们拿的都是制式武器。”杨光拿出观察镜看情况,然后迅速将情况汇报给长官。“里面除了枪械还有迫击炮和弹药箱,另外一栋楼里也有人影在愰动,疑似武装分子。饿狼他们的位置在敌方可射击范围。”

杨光说完疑惑起来。“狼头,他们为何不射击?难道贝拉克还没到,所以在等他?”

听到她的话,靳成锐向她伸手。

杨光把观察镜给他。

将底下察看一遍的靳成锐,看到韩冬他们前方的道路时停顿了一下,便把观察镜还给她。“他们不是在等人,是等饿狼他们继续前进。”

那里的地面被重新修缮过,如果是平常时候,会有人以为那里是被装甲车压得走不了才被人填了土,现在看来那里一定埋着什么东西,足可让贝拉克赢得轻松漂亮的东西。

靳成锐扫了眼她刚才说的敌人位置,对韩冬讲:“饿狼,我是狼头,你们保持现状别动,听我说。”

韩冬啧了一声,表示明白。

靳成锐继续说:“你们前方三十米有可能是雷区,我在你们左边的天台上,敌人是我们的数倍,并拥有制式武器,我们这里需要你们的配合。”

接下来靳成锐做了详细的部署,果敢、冷静、周密,似他对现下局势进行了几天几夜的深入研究。

杨光听后不禁想:长官是怎么做到的?在短短几分钟内,便能想的这么全面?要知道以前的战略部署,通常情况下都是由中情局或情报部,十几人参与才制定出初步方案的。

“现在是八点二十五分。”靳成锐看着表,在秒针到十二点才讲:“一分钟准备。”

杨光距离贝拉克大约有一百米左右,是在他的斜对面,她提议再跑前一点直接从这边丢个手雷过去,先炸一炸他们再开打。

丢个手雷过去?

高博不赞同的讲:“红狼,这是在战场,不是闹着玩的。”

“这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一场生死游戏。杨光看向长官,看他如何定夺。

靳成锐目测了贝拉克和韩冬他们的距离。“红狼,你和纽芬兰白狼前进三栋楼,由纽芬兰白狼负责投弹。”

“是!”

听到长官的话,杨光和聂勋低声应着,弯着腰跑进里面一些又继续翻。

杨光跑得非常快,因为长官说了一分钟就行动,她和聂勋必须在此之前跑到指定地方,并做好攻击准备。

她不停歇仿佛开卦的往前跑,聂勋也没落后,个子不是很高的他,身手十分敏捷。他到达后就蹲姿前进,看了下队长的位置就迅速把手榴弹拿出来。

“白狼,呆会让我也扔个呗?”杨光瞧着离自己更近的贝拉克,有些心痒。这主意是她提出来的,她应该参与。

“是纽芬兰白狼!”聂勋一边紧张的等待时间,一边再三强调自己的代号。

杨光这个时候不跟他争。“好好好,纽芬兰白狼,你让我扔一个成不成?就扔一个。”

聂勋抽空看她,虽然她戴着夜视仪,但她强烈的渴望他还是能感受到的。他想了想,点头。“那你往最左边扔,别到时掉到楼外伤了饿狼他们。”

“放心吧,我以前经常玩这个的。”杨光雀跃,反手从背囊后边拿了颗手榴弹就瞄着腰往旁边跑。

聂勋想:我总共打破邻居家八块玻璃,你呢?

杨光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贝拉克斜右上方,只有一栋楼的差距,再加上中间隔着的主干道,总距离不超过十五米,并且他们那栋楼前面空旷没有玻璃和障碍物,所以要扔颗手榴弹进去,比小时候打别人家玻璃还要容易。

聂勋全神贯注的看着贝拉克,想最好直接炸死他。这样做好像不行,他们还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伊尔的消息。

杨光也知道她不能这么任性,她是想把埋伏的那些人都炸了,这样队长他们就多一分保障。

寂静的夜里只有细微的呼吸声,直到战狼小分队的长官,冷沉如金属般的声音响起,才打破宁静,让夜晚变得更加炫丽。

随着长官的行动二字,聂勋投出手里的手榴弹,他扔出去一个后就迅速拿起下一个继续扔。

相隔不过两秒的手榴弹先后滚进贝拉克所在的楼层里。

他们那里只有贝拉克一个人有夜视仪,而其它武装分子只看到两个黑东西朝他们飞来,还没看清是什么就被“碰”的一声炸飞。

手榴弹接二连三的爆炸使大楼震动,被炸伤或被烧着衣服的民兵在地上打滚大叫,一些人有了怯意想往后撤。

贝拉克愤怒的大吼:“你们这群笨蛋快给我打回去!谁跑我杀了他全家!快给我开枪!”

听到贝拉克的话,想跑的人顿时变得不怕死般,他们趴到地上往前爬,然后拿起枪不顾一切的射击。

而在第一颗手榴弹爆炸时,韩冬他们便移动到了新的掩护点。在这里他们可以向高楼射击,尽管还是在敌人的射击范围,但比之前只能被动的挨打要好很多。

厉剑蹲在个长宽各一米的立方体铁箱后面,他架起枪看到爬出来的武装分子,以最快速的时间,将子弹一颗颗送进他们的脑袋。

楼上被爆头的民兵有的直接趴下再没起来,有的翻出从三楼摔下来。

这些卢希亚人民兵遭受到猛烈攻击,可他们没有退缩,把同伴的尸体拽进去自己补上。

比起他们的盲射,一打一个准的厉剑,很快招来子弹雨。

那些子弹“啪啪啪”的打在铁箱上,有的从上、左、右三方飞过。厉剑抱着枪躲在一米的铁壁后查看四周,看要往哪里撤。

底下的韩冬他们都差不多,在开始没被发现时一枪一个,但被发现后被他们持续的扫射打得无法反击,并且那些卢希亚人民兵已经搜找到投弹的人。

扔完手榴弹的聂勋加入枪战,他一共打死四个敌人,正在他瞄准第五个时,被子弹扫射的根本冒不了头。他靠在厚厚的水泥壁后面,感到背后的震动,深吸口气看向不远的杨光,想叫她转移位置。这里再被他们这样扫射下去,墙壁迟早被他们打穿。

这些卢希亚人没有战狼那么高超的技术,有的就是蛮劲和硬实的武器,还有不怕死的精神,这三样结合在一起,狼群一时无法占得上风。

聂勋看她那边并未受到攻击,就对她说了声:“红狼,我得去另外找个地方。”

“小心点。”杨光回了句,把对面楼里一个民兵击毙,在无线电里讲:“青狼,你的掩体快要被打烂了,我掩护你,往旁边的屋里撤。”

厉剑被子弹攻击的无法移动半分,甚至腿也不能伸直,他坐在地上靠着变得越来越热的铁箱,不时感到子弹穿过第一层的铁板钻进他这面,像被子弹在按摩一样。他清楚自己这里很快会被攻克,可是他无路可退。

看到旁边同样无法反击的陈航,和另边离自己还有两米距离的房子,厉剑闭上眼睛重重呼吸了两下,重新睁开眼睛时,他面容冷静,换了一个新弹夹打算多杀几个敌人,同时掩护陈航撤离。

正在他拿着枪准备出去时,杨光冷静从容的声音让他停了下来。有那么一下,他觉得她的声音屏蔽掉了震耳欲聋的枪声,让他想起初见她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她高超的枪法和军事技能让他震惊,然后他便在战友的鄙夷下主动和她这个将军的女儿搭讪,他看到她懊恼和气愤的神情,像个脾气暴躁随时发飙的女孩。可她最终没有,在谢尔盖·亚当那次维和战役中,她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冷静,她一个人把王倩的尸体装进袋子里,甚至还把她提下了车。

一下想到许多事的厉剑缩回腿,看着离自己只有短短两米距离的房子,他想他得再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即使陷入无法逆转的绝境,他也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以命拼命是最愚蠢的做法,他更不希望最终由她把自己如王倩那般装进黑色的殓尸袋中。

“红狼,我准备好了。”厉剑后退一点离开铁箱,因为一颗子弹已经钻破最后的铁板,露出一半的金属弹头。

随时还会有第二颗、第三颗,它们很可能穿过变得薄弱的阻碍钻进他的身体。

幸运的是,杨光没有让他久等。

“那你就跑吧,我不会介意你跑得比豆豆更快的。”放下野狼的杨光此时手里拿着一把榴弹枪,她瞄准对他射击的一群人,轻松调侃的说完就扣下板机。

厉剑在暴炸中,蓄满力量的双腿迅猛一蹬,他如箭般跨出一步就用尽全力撞向紧闭的门,连人带门滚进黑暗的屋子里。

杨光看到厉剑安全进入屋里后,立即转向其他敌人。

韩冬这一队人都离贝拉克没多远,不能前进更不能后退,现被这些卢希亚人连续攻击得只有挨打的份。

在杨光掩护厉剑撤离街道时,由于局势转变得很不利,靳成锐也让高博、晨曦他们火力掩护韩冬、徐骅等人撤退。

“虎狼,现在我们掩护你,但你得跑过街道到我们这边来。”靳成锐站在高博、晨曦的旁边,在子弹不时急射而过下,看着下面的情况指挥行动。

刘猛虎现在在右边的拖车后面,这辆车本来是好的,被民兵一通扫射得估计只能卖废品了。他听到长官的话,看向距离他六米远的房子。

六米,在这种子弹到处飞的情况下,别说六米,就是出去六厘米都是极为危险的。

刘猛虎吞了下唾沫,抬头看到对面楼上的长官及高博他们,动了动握着巴雷特的手,然后紧紧抱住它讲:“狼头,没问题!”

高博和晨曦同样明白这有多危险和疯狂,他们不停的开枪,将那些打死一波又上一波的民兵击毙,同时前面不远的聂勋又扔了颗手榴弹。

但是看到刘猛虎横穿马路的民兵,火力一下集中起来,他们对着奔跑的人不停歇扫射,仿佛有用不尽的子弹。

在大部分敌人都转向刘猛虎时,韩冬、徐骅、陈航他们趁着这个当,在杨光的掩护下冲进旁边的屋子,撞门而入,吓得里面的原住民一片尖叫。

刘猛虎手长腿长,加之逃命时刻,他一步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六米也不过是几步路。但这几步路可比以往的难走多了。

他刚冲出去就感到凌厉的劲风在身边穿行,贴着身体擦过的子弹灼伤他的皮肤,射进脚边的子弹溅起的石子打得他生疼。什么叫枪林弹雨?刘猛虎想这么多年来,这一次他可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杨光在队长他们都进入屋里后,拿出揣在口袋里的手榴弹,拉开保险栓将手弹扔到贝拉克的脚边。

根据她原本的预想是,手榴弹落到他脚边后滚出一段距离,这样即能把他炸伤又能不把他炸死,然后他的手下都跑去救他,刘猛虎便会多一份安全。

可是杨光算错了,那颗手榴弹一直滚一直滚,滚到了里边弹药箱的旁边。

贝拉克看到一个东西飞进来,反头看到它滚到哪里后丢下他的部下就跑。

“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接着杨光他们感到大地一震,方圆几公里外的鸟扑哧扑哧着翅膀飞了起来。

一朵火红色的蘑菇云迅速冲破混泥土楼层,唰的下在夜空中绽放出炫丽的光彩,而子弹更是噼里啪啦四溅,像放爆竹似的,漂亮极了。

但对于这样的美景,可没有人会去欣赏它们。

那个弹药箱里不仅有充足的子弹,还有两枚火箭弹,它们同时爆炸的威力将那栋看起来像巨人的大楼震倒,同时还牵旁边的楼层。

离他们最近的杨光和聂勋被震得跌倒,他们爬起来就抱着头在乱溅的子弹中往长官那边跑。

杨光一边跑一边想:完了完了,被她搞咂了。

她这一下,算是灭了敌军五分之四的兵力,并且把人家主帅都给炸了,可以说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靳成锐看着冲天的火光,又看跑回来的两人,抽了抽眉,什么没说。

不过高博和晨曦、聂勋,他们是觉得这炸得太爽了!太帅了!

杨光和聂勋两人跑到靳成锐面前,一个压抑不住心里的喜悦,一个捏着眉小心翼翼的瞅着长官。

靳成锐扫了眼一脸心虚的女孩,看向楼下。“虎狼,报告情况。”

现在他们这里被突出的阳台挡住,看不到刘猛虎。靳成锐本来是想要刘猛虎过来,在他们这边进行远程重火力攻击,同时也要他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方便韩冬他们撤离。事情确实如他所想的进行,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只是这胜利来得太突然,打乱他的全部计划。

刘猛虎在第二次爆炸的时候被人打中了一枪,子弹从肩膀处钻进肉里,他还来不及大叫就被冲击波甩飞,扑到地面等震动平息便耳鸣目眩的爬起来,一脚踹开坏得差不多的门。

他听到长官的话时,正靠在墙壁上一边粗重喘息一边用枪对着狂叫的妇女和孩子。“狼头,对面楼里还有敌人!”

“收到,饿狼他们已经在清理,你情况如何。”

“中了一枪,还能战斗。”

“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马上下来。”

“是。”刘猛虎还没从刚才的爆炸中缓过来,他脑袋里面嗡嗡的响,回答完长官的话看到还在大叫的小女孩,用着不怎么流利的英语告诉她们,自己不会伤害她们,求她们别叫了。

可是妇人好像听不懂,她紧紧的抱住孩子往后退,接着迅速往房里跑。

刘猛虎见她们被自己吓得跑进房,没太在意,想着他要不要出去帮助队长他们一起清理?

他刚才有点懵,忘记了长官说的话,他想了想拿着枪往外看,正想出去时听到后面摔倒的声音,反头就看到拿着枪的妇人,瞪大双眼倒在地上。

面无表情的杨光放下枪,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刘猛虎拖回来。“伤在哪里?”

“好像是后背。”刘猛虎看了眼妇人和躲在里面的孩子,又看从楼梯上下来的长官,有些烦躁的讲:“红狼,我没事,一点都不疼。”

“那是因为你已经痛麻了。”杨光拿出止血贴和绑带,把他伤口包扎好。

靳成锐看了下屋里的情形,让高博安抚女孩,又让晨曦和聂勋警戒,才问韩冬那边的情况。“饿狼,是否需要援助。”

“狼头,这里已经清理完毕,正在返回。”

“我们在你们的正对面。”

“收到狼头。”

杨光为刘猛虎包扎后,走到晨曦面前,同他们一起看着外面。她望着火势逐渐变小浓烟升腾的大楼,想什么时候为刘猛虎取出子弹会比较好。现在看来他们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在这里的气候下,子弹留在身体里容易发炎和感染。

“红狼,你看那里。”晨曦看到从一片废墟中跑出的人,拍了拍旁边杨光的肩膀,并指给她看。

杨光顺着晨曦的手指,看到远处那个跌跌撞撞衣服破烂的人,正拼命的往前跑,唰的一拍大腿冲出去。

晨曦惊愕了下,立即大喊:“掩护掩护!”

听到晨曦大叫的话,正从另边出来的韩冬他们迅速据起枪,半蹲地上看到跑远的女孩。

韩冬见是她一个人,让厉剑他们留在原地就追上去。

杨光没见过贝拉克,只在战斗中看到一个人在指挥,想那个人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人,现在这个似乎受伤颇重的人,正是她在楼上看到的那个。

她跑上去后,一个箭步将想要逃的人按倒,反扣着他双手。杨光抓住他的头发拉起来,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眉头一皱押着他往回走,看到不放心跑来的韩冬。

韩冬没有责备,问她手里的人。“什么人?”

“可能是贝拉克。”杨光把人给他。“我在楼上见过他,可能性很大。”

“嗯,我们先回去再说。”

靳成锐在他们回来后,带着人往城市外撤离,在一处树林里扎营。

因为刚才的大爆炸,睡梦中的人都被惊醒,他们纷纷涌出来围在爆炸的地方,彼此交谈后就又各自回房睡觉。

对于这里的居民来讲,战争,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而战狼匆匆忙忙离开那里,是怕会引来军队的搜索,所以回到他们觉得十分安全的山林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