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6章 宇文辙的信1W+

大魏景元二十八年,大魏背信弃义,趁东夷危难之时发动进攻,东夷举国愤慨,上官谨亲自率兵于大魏决战于魏东。

上官谨已经十三年没上战场了,上次上战场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对方也是大魏……

那一场战争双方整整打了一年,僵持不下,最终因为战线拖得太长,大魏不得不退兵褴。

那时候的上官谨不过一个稚嫩黄口小儿。

如今,他已是一方枭雄。

那时候的东夷积贫积弱。

如今的东夷国富民强。

那时候的东夷国内人才凋零。

如今的东夷聚集了东土最优秀的人才鲎。

……

三天!

尽管大魏精心部署,趁人危难,然而这一次,战争却仅仅只打了三天……

大魏大败,投降议和。

然而这一次,就算上官谨肯放过他们,东夷子民也不可能会放过他们。

上官谨一声令下,继续追击,讨伐宇文康。

早已厌倦战争的百姓这一刻竟然没有反对,甚至都不约而同地站到了上官谨这边,为其摇旗呐喊。

十三年苦心经营、时机成熟、师出有名……

这一次东夷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上官谨这一次是不会再放过大魏了,用他的话讲,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璇儿,激动吗?”

周璇出发前,上官谨在魏东为她践行,嘴角带着风轻云淡的笑。

“周璇一定会替主上拿下大魏!”

周璇信誓旦旦地说道,这是为他,也为她自己。

“恩。”上官谨点点头,看着远方,缓缓地说,“去吧。”

以往,每次她出征,他若来送别,都会道一声“孤等你回来”,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说。

上官谨低头看着周璇渐渐远去的背影,淡雅的笑在他脸上一点一点荡漾开来。

早知道她是凤凰。

五年前,她带着一身伤孤注一掷地来到他身边,他能做的便是守护她,竭尽全力,给她最好的一切。

如今她要飞了!

他也不留!

不管她飞到哪里,都与他没有关系了。

周璇,珍重,你我缘分已尽于此,往后无论你做什么选择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兄长,她还会回来吗?”

周璇率领将士消失在天地之间,上官一诺转过头来,担忧地看着上官谨,眼中带着几分疼惜。

曾经,以为兄长不懂爱恨情仇,如今,她知道是她错了……

这个世界上只怕不会有人能像他这样爱一个人了,她的兄长是这个世界上最深情男子。

“不知道。”

上官谨淡淡地看向上官一诺,那张俊逸的脸并没有上官一诺想象中的悲痛、失落,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若她还回来,便以功臣之礼迎接她吧。”

他的声音淡淡的,随即优雅地转身,牵着瑜儿和倩兮离去。

兄长是什么意思?

他放下了吗?

上官一诺凝视着上官谨的背影。

阳光下,他一身高贵的玄色朝服,金灿灿的光芒在他身后留下一缕阳光,让他的背影看起来那么孤单。

是孤单,却不是孤独!

仅仅是孤单而已,好似他的世界里永远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能够走进去一般……

******

这场和上官谨预料的一样,非常顺利。

两年前东夷的慷慨让大魏百姓免于饥荒,百姓心里一直念着东夷王上官谨的恩情。

要知道,那个时候,全天下只有上官谨肯出手相救。

若不是他,只怕他们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对于宇文康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百姓早就心怀不满,更何况这些年来,景帝穷奢好大喜功、光光给皇后周玉华兴修陵墓就给百姓带来了眼中的负担。

国内早已怨声载道。

是以,周璇作先锋率军而来,大魏百姓不但不反感,甚至自发地主动打开城门……

一路凯歌!

不到半个月,东夷大军便来到了东都。

毕竟是都城,本来以为至少会有一场恶战,谁知城内发动了一场政变,二皇子宇文源控制了整个东都,并且主动打开城门,将以周璇为首的东夷大军迎进城门。

城内百姓不但不愤怒,甚至自发性地夹道欢迎,大户东夷王万岁!

国破,景帝自缢于宣武门。

……

五年了,再次回答东都,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遗憾吗?最终没有亲手杀了他?”

宇文源指着尸骨已经冰凉的景帝,轻轻地问。

这个男子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嚣张得散着头发,眉宇间也不似往常的不羁,多了一分成熟。

五年,改变了很多,甚至连宇文源都改变了。

周璇问自己,遗憾吗?

曾经,她恨景帝恨到牙痒痒,做梦都梦到自己亲手杀了景帝,挫骨扬灰,替爱人报仇!

然而,这一刻,她看着宇文康的尸体,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以帝王之礼,厚葬了吧。”

周璇发现自己的声音那么平静。

因为她知道,若是上官谨,肯定会这么做。

她欠他的那么多,不能再在这个时候给他添麻烦了!

宇文源沉默了,他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女子。

她一声戎装,乌黑的长发挽成简单的髻,眉眼依旧是以前的眉眼,却比以前多了一分英气。

此时此刻的她,看起来更像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英姿飒爽……

这个词会让北羽源忍不住想起赫连雨涵……

雨涵,她现在一定恨死他了吧!

罢了,就让她恨吧……

“二皇兄,这就是你和上官谨的合作吗?”

周璇看着宇文源,她很清楚如果没有宇文源同沐风协助,她不可能这么轻易拿下大魏,毕竟大魏曾经也是一个威震四方的强大帝国……

“恩。”宇文源的声音淡淡的,“那个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战役,大魏朝中内外早就渗入了他的势力,就算这一次你们不出征,没多久大魏也是一盘散沙了……”

“看来大魏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的。”周璇叹息,“只是我不明白二皇兄为何要这么做?”

宇文源终归是大魏皇子,他这样做,只怕最终留给后人的印象会很尴尬……

说难听一点,就是通敌卖-国,后世对他的评价无论如何,也好不大哪里去……

宇文源为何要这么做?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父皇年轻的时候或许是个好将军,但他不是治世之才……这些年来,大魏看似壮大,实际上早已入不敷出,民不聊生。终归,我也是皇室中人,自有我的使命,只可惜我本***自由,自认为没有耐心,也没有实力治理好这个国家;宇文轩的性子过于温软,若在治世倒会是个不错的皇帝,只可惜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乱世,他注定不可能成为上官谨那样的英雄;老四倒是有才,只可惜他被他身边那个女侍卫毁了……”

宇文源说得漫不经心。

宇文勋身边的女侍卫?

他说的是林阮?

周璇的心微微一缩。

这五年来,她一直沉浸在宇文辙离去的悲伤之中,活在为他复仇的仇恨之后,曾经的朋友都不曾有机会联系……

她记得她离开大魏的时候,阮阮还跟在四皇子身边做侍卫。

“看来你还不知道。”宇文源看了周璇一眼,看向西北方向,目光中带着一份悲悯,“宇文勋一直以为林阮是为了报他的救命之恩才跟着他,其实他不知道,林阮是上官谨派到他身边的细作,奉上官谨之命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且毁了他……”

原来……是这样……

周璇感慨万千,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没想到阮阮竟会是上官谨的细作……

上官谨,上官谨……

这个外表儒雅温和的男人,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无害的样子,他到底有多可怕?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和上官谨一决高下,只可惜被父皇亲手杀了!”宇文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惋惜,“所以,与其让百姓为了所谓的国家尊严饱受战争之苦,倒不如直接交给上官谨,至少,他会给百姓一个好的生活。周璇,你说是不是?就算被后世之人说成卖-国--贼也无所谓了,我只求问心无愧!而且到时候,我人都已经死了,听都听不到……”

宇文源冲着周璇眨了眨眼睛,那样子看起来有些顽劣,恍惚中,周璇好像看到了往昔的他。

那个行为乖张、放-荡不-羁的二皇子。

“二皇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周璇看向宇文源,上官谨并非暴君,宇文皇室虽然亡国,但是他并没有像史书中的那些开国之君一样屠尽前朝遗老遗少,他在西北化了一块地给他们,打算将宇文皇室全部迁往西方……

当然,宇文源不用!

他可以不去。

“我?”宇文源的目光有些迷离,“继续做北羽源吧。”

对哦!

她忘了,他还是北羽源。

或许这个身份更加适合他吧!

经历这么多,周璇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平静面对这个曾经差点杀死无痕大哥的男人

……

“你呢?”他问她,“打算随他而去?”

周璇浅笑不答,笑容中却全是暖意,甚至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幸福。

宇文康亲手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一事实对东夷入主大魏有利。

她相信无论与公与私,上官谨一定会让史官给宇文辙的死一个公道的……

现在,她终于完成了他交代的一切,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找他了……

五年了,宇文辙,你还好吗?

我马上就可以来找你了,你高兴吗?

周璇和宇文源分开之后,去了一趟雁回楼,才发现昔日繁华的雁回楼大门紧闭,看来已经关闭多年了……

是啊!

他都不在了,这家酒楼便已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雁回楼如此,那么齐王府呢?

周璇来到齐王府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红彤彤的太阳勾勒出其模糊的轮廓。

齐王府。

三个字,苍劲有力,门口的两座石狮静静伫立着,带着一丝寂寥。

周璇忍不住想起有一次她一夜未归,回府的时候被白真真抓了个现成,带到绿萝院见他……

对了!

绿萝院!

周璇推开齐王府的大门。

府内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

现在是盛夏,可绿萝院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绿幽幽的一片,这里杂草丛生,不似望日的繁华……

然而道路却是她熟悉的。

她忍不住想起五年前,自己弄坏了他的夜明珠,然后提着食盒,站在这里,乞求他的原谅……

宇文辙,其实从你送夜明珠给我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我了,对不对?

只可惜那时候的自己心里还想着慕容莫问,看不到他的好……

宇文辙,对不起!

对不起……

如果我早点爱上你,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或许,你就不会离开了吧……

宇文辙,对不起……

周璇跌跌撞撞地来到绿萝院的寝宫面前,伸出手,轻轻一推。

门没锁。

“咿呀——”一声,开了!

和外面的破旧不同,这个寝宫却非常整洁,一切都井井有条,竟然一点儿灰尘都没有。

空气中带着熟悉的清香,那是她熟悉的味道,是他身上特有的味道……

这一刻,她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

宇文辙,其实你没有死,对不对?

其实,他还住在这里对不对?

不知道为何,这个想法突然来的那么猛烈,她忍不住四下张望……

前方,传来一丝轻响,周璇的心猝然提起。

难道……

难道……

周璇的心跳突然加快,咚咚咚,不断地跳动,好似要从她喉咙里跳出来了一般。

他真的还活着吗?

“宇文辙!”

周璇想都不敢想,她以最快速度冲过去。

门后果然有人,然而,却不是他……

周璇看着白珍珍惊慌所措的脸,暗自苦笑,笑自己天真!

笑自己痴心妄想!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明明五年前,你亲眼看到他下葬的……

“王妃?”

白真真见到周璇有些惊讶,很多年前,她曾经把周璇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可如今再见到她,竟生出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你还在王府?”周璇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恩。”白真真点点头。

“一直都在吗?”

“恩。”

白真真点点头。

昔日,她家道中落,被亲戚送到宫中做宫女。

太后娘娘见她能够断文识字,且略通医术,派她来齐王府负责宇文辙起居,那时候,她就把宇文辙当成自己的归宿,虽然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顶多也不过是个妾室,然而她也满足了……

虽然曾经痴心妄想过……

甚至在周璇来的时候,她都还曾想挤兑走她……

然而,一切都由不得她……

宇文辙死后,太后准她离开,找户好人家嫁了,然而她却发现自己离不开这里……

她只想守在这里,一辈子守在这里……

就够了!

“王妃,我在整理书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我想应该是齐王殿下留给您的。”

五年,白真真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执迷不悟了,她能守着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就够了,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不会再觊觎了。

宇文辙留给她的?

周璇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

他还有东西留给她吗?

她怎么不知道?

她紧紧捏着自己的胸口,跟着白真真,急迫地来到书房。

书房,还是原来的样子……

和以前一样,连笔墨纸砚摆放的位置都同以前一样……

周璇一进来,就仿佛看到以前,他逼她抄写各种全七八糟的诗文,想起她坐在这里看书,他在一边画画、弹琴,想起他在这里面不改色地画春-宫,想起他在这里给她《凌波神诀》……

想想自己真的很可笑,他给她《凌波神诀》的时候,她还曾暗中笑他目不识珠……

现在,她才知道宇文辙对自己有多好!

他不但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她,还送得这么不着痕迹……甚至也不要她的感谢……

周璇想起自己曾经教宇文辙唱过那首二十一世纪的英文歌:《YOU-ARE-MY-SUNSHINE》……

曾经,她以为自己是阳光温暖了他冰冷的心;现在,她才知道,其实宇文辙才是她的阳光……

从他离开之后,她的世界便只剩下黑暗了!

白真真给周璇的是一个盒子,周璇打开之后,才发现里面装的是都信件,每一个信封上都写着“璇璇,亲启”,上面甚至还标了序号……

第一封,第二封,第三封……

宇文辙,你是要我按照顺序看吗?

周璇觉得眼睛酸酸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心痛,却又带着期待……

她颤抖着打开第一封信。

璇璇:

你好吗?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对不对?

能告诉我我死了多久了吗?

我是怎么死的?

毒发身亡,还是老得自然死?

我有一种预感,总觉得自己一定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我有时候常常想,我若现在死了,是不是很亏呀?

璇璇都还没爱上我呢?

她的心里好像只有那个慕容莫问!

慕容莫问有什么好的呢?

难道女人都喜欢他这种冷冰冰的那人吗?

哎——

本王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璇璇怎么就看不上本王呢?

璇璇,你肯定是个瞎子,对不对?

璇璇,你会爱上我吗?

告诉我,你看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爱上我了,好不好?

我想如果这样的话,我死也瞑目了!

或许,你永远都不会看到这些信,可是我还是决定每天给你写信……

因为我忍不住还是在期盼,万一呢?

万一璇璇你有一天爱上我了呢?

如果你爱上我了,我又死了,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该怎么办?

我怕你孤独、寂寞、难受……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每天都给你写信,多写点,能让你一直看,就好像我一直都陪着你一样……

我的璇璇性格这么刚烈,若爱人死了,一定不会独活吧?

可是,我不想你陪我死呀!

我想你活着……

哎——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周璇这个臭丫头还没爱上我呢!

我真是个二百五!

……

******

第二封

璇璇:

你好!

你看信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我被你气死了,你知道吗?

昨天晚上天气凉,我担心你着凉,好心过去帮你盖被子,结果你却在梦里喊着慕容莫问!

气死本王了!

慕容莫问到底哪里好呀!

你就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你知不知道本王很爱吃醋的!

不准喊知道不知道?

还有,你的睡相也真够差的,你睡下去的时候明明躺得好好的,到了晚上居然整个人都横过来了,被子也掉到地上了……

正怀疑有朝一日我们同床共枕的时候,本王会不会被你一脚踢下床!

突然,不怎么期待与你同床共枕了……

不行,以后要是真的有一天,你爱上本王了,本王一定要把你折磨的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到时候看你怎么踢人!

……

******

第三封:

璇璇:

臭丫头,你知道不知道,你昨晚喊了一百多句慕容莫问!

本王真想掐死你!

你怎么就这么执着呢!

你嫁给本王了,他都没有

表示什么,这说明他根本就不在乎你呀!

白痴璇,快点弃暗投明,投入宇文辙的怀抱吧!

本王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

璇璇:

你好!

昨天,慕容莫问来了,他想要带走你……

璇璇,你知道不知道本王当时有多害怕!

本王好怕好怕你会就这样跟他走……

因为你这么爱他!

然而,你没有跟他走!

天知道本王有多高兴,有多激动……

虽然,那仅仅是因为你的高傲和自尊,并不是因为我!可是无论如何,你没走就好……

因为我知道,如果走了,本王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就算你还在齐王府,本王却愈发不安了!

一直以来,本王都以为他不爱你,没想到慕容莫问他竟然也是爱你的……

那我怎么办?

我没有一点儿的胜算……

我是不是应该对你温柔一点,多哄哄你?

常江说女人是要哄的,可是本王从来没有哄过姑娘,不知道该怎么哄你……

每次接近你的时候都跟自己说要对你好一点,温柔一点,然而结果却总是弄巧成拙,不欢而散……

宇文辙,你真是太失败了!

璇璇,你一定生气了对不对?

你一定恨死我了!

我居然想要通过强行占有你的方式把你留在身边……

可是璇璇,我也好恨你!

为什么,你都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却始终不肯把自己交给我呢?

你是我的妻子,却为慕容莫问守贞,这不是很可笑吗?

我跟自己说不用感到愧疚,你本来就是我的,我要你是天经地义!

从头到尾,错的都是你!

……

可是,本王却没法说服自己,本王好担心你,怕自己伤害了你,怕你想不开……

所以,本王一直跟在你身后……

偷偷地看着你独自流泪,如果可以,本王正想替你一点一点地把眼泪擦干,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我不该冲动……

璇璇,对不起!

对不起!

这么大半夜的,你一直不睡觉,地上寒气这么重,你会不会着凉?

……

这一封,应该是那天她同赫连雨涵促膝长谈的晚上写的吧?

没想到,他竟然在暗中受了她一个晚上……

宇文辙,你那么早就开始爱我了吗?

*******

周璇:

我恨你!

好恨你!

恨你不爱我!

你既然这么爱慕容莫问,为什么还要嫁给本王!

你招惹了我,却连一个目光都不肯施舍给我,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很残忍!

哎——

如果我将这些话同你讲,你肯定会笑我吧?

笑我自作多情!

你根本就没有招惹过我,每次都是我主动靠过去……

是我在犯贱对不对?

我觉得自己很可悲,每次想法设法,厚着脸皮靠进去,却总是把你推得更远……

常江说我该多同你说些甜言蜜语才行,其实甜言蜜语本王也准备了很多,今天在见你之前,本王还对着镜子练了很久,比如说夸一夸你今天很漂亮……

可是不知道为何,见了你之后,那些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还总是说些惹你生气的傻话……

哎——

谁让你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似对什么都没感觉,对什么都不在乎,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引起你一丝的情绪一般。

我甚至觉得如果我对你说出那些甜言蜜语的话,你肯定会觉得我可笑!

也是,的确挺可笑的,谁让这份感情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头热呢?

谁让我爱上不爱我的你呢?

……

周璇想起来了,有一段时间,她的确走到哪里都总是遇到他,每次都被他冷嘲热讽一番,被他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冲上去同他打一架,然而考虑到形象,却只能装出一脸淡然……

那时候,她真的讨厌死他的!

她不知道当时他竟是这样的心态……

原来,他已经爱上她了,爱得那么忐忑,那么无助,那么忿忿不平……

宇文辙说得对,那时候,就算他真的同自己说他爱她,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原来,她曾在无意中伤了他那么深……

可即便如此,他却没有放弃,一直爱着她……

宇文辙,谢谢你,谢谢你一

直没有放弃我……

*****

璇璇:

你好!

昨天,你说你喜欢无痕大哥!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突破了呢?

我终于不再是一个路人了,对不对?

我很高兴,璇璇终于开始喜欢我了,可是我又很难受,因为你爱的是南宫无痕,不是宇文辙!

可我是宇文辙呀……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最爱的无痕大哥就是你最讨厌的宇文辙,你会不会理我而去?

我是不是最终还是会失去你?

璇璇,我很忐忑!

你看信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就是南宫无痕了?

如果你还不知道的话,我跟你说声对不起!

璇璇,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只是太想要拥有你的爱了,才会想尽办法接近你……

璇璇,其实我也很痛苦!很害怕!

你知道的,我这么爱吃醋,我现在感觉自己整天泡在大醋缸里,自己吃自己的醋……

哎——

璇璇,你快点爱上宇文辙吧,要不然我真的会被自己酸死。

……

原来,这是他当时他的心态……

周璇静静地看着这封信,仿佛看到了那个男子辗转反复的样子,仿佛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痛苦……

宇文辙,宇文辙……

你怎么这么让人心疼?

周璇把信捏在胸口,感受到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般,痛得肝肠寸断……

她本来想要去拿下一封的,发现下一封上面写着“宇文辙绝笔”,这封信……

是他临终前写的吗?

周璇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她突然有些不想看这封信,想要越过这封信看下一封,然而发现下一封信的信封上写着第六年……

第六年?

什么意思?

他是让她在他死后第六年、也就是明年再看吗?

周璇下意识地咬了咬唇,紧紧地咬着,咬到她甚至都清楚得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可是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疼。

终归,她鼓起勇气,将那封“绝笔”打开……

信封上斑驳点点。

这事泪痕吗?

他写信的时候哭了?

他那么坚强的一个人也会哭吗?

周璇的视线愈发模糊了,模糊地都看不清信纸了,眼泪一颗一颗啪啪地落下来,落到纸上,同他的泪痕混在一起,晕开了早已干涸的字迹……

璇璇:

没想到我真的要死了!

这一刻,我好庆幸,庆幸自己提前给你写了那么多封信,可以留给你以后满满看。

璇璇,我觉得自己好自私。

若是换了别人,都要死了,肯定希望你能忘了我,在我死后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我发现我却希望你爱我!一直爱我!

哪怕我死了,你也能一直爱我!

璇璇,我真的很自私对不对?

我太渴望能够被你爱了……

璇璇,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是运命太不公平了,你才刚刚爱上我没多久,就让我死了……

好吧!

其实这些都只是借口!

我就是想要你一直爱我……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好爱你,爱到快死了都不想放手!

璇璇,你知道我吗?

其实我现在很怕死,我好想好想一直活下去,跟你一起活下去,天天都活在你的爱里面……

你看,我好懦弱!

你看了这封信,会不会就不爱我了?

其实,你不爱我也挺好的,这样你就可以重新找个人生活下去了!虽然我会不高兴,也永远不会祝福你,甚至死不瞑目,可是,也挺好的……

哎——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些什么。

其实,我知道,你的性格这么刚烈,我为救你而死,你肯定会随我而去的,可是我却想要你活着,一直活着……

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

你一直都很不听话,而我在你心中也没什么权威……

所以,我只能威胁你,让你给我报仇!

那个理由很苛刻,你那么聪明,肯定一看就知道是我故意设计让你活下去的借口,你又会恨我了!

可是璇璇,我真的好爱你,所以我想让你好好活着!

终归,我的心不够狠吧,怕你过得太绝望,所以我又让云和沐风把那些东西交给你,助你推翻大魏……

以你的性格,为了早点替我报仇,肯定会找上官谨合作吧?

上官谨不

是什么好东西,他一直觊觎你!

不过没关系,只要你手里捏着东夷的软肋,他也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毕竟他是个理智的人!

以你和上官谨的能力,应该不过五年就能灭大魏吧?

五年,为我报仇可以支撑你五年!

那么五年以后呢?

我能用什么理由让你再活下去呢?

而且不那么痛苦……

璇璇,如果你一定要来找我的话,你就来吧!我拦不住你!

但是我还有一百二十多封信,都是以前写给你的,你如果想看的话,你去找崩雷,他会告诉你!每半年一封……

璇璇,你想不想知道我到底写了什么?

璇璇,就算我死了,但我其实一直都陪着你,所以你不要死好不好?

至少在我还能陪着你之前,别死……——

题外话——谢谢3095345492的红包!万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