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四章 奇葩的国家

她一顿,接着大喊:“隐蔽隐蔽!有敌人!”

同时也感到那道劲风的厉剑和韩冬,在她大叫的时候迅速将身边的战友拽倒。

哗啦一下不消片刻,刚才欢声笑语的山里突然间平静下来,只有树叶还在微微晃动。

杨光心里一片冰凉,若不是聂勋反抗自己,那颗子弹不是打中他就是打种自己。伸手摸了一脑门汗,静静隐蔽树叶下的杨光,把枪架在手臂上四处搜找那个狙击手。

这里离城市还有一段距离,在这个混乱的城市里,怎么会有狙击手这玩意儿?

杨光找了一圈没看到人,便在无线电里汇报。“狼头,树叶太茂盛,我这里暂时没有看到异常。”山里有天然的隐蔽藏身之地,所以她才会稍微松懈些,想别让他们那么压抑,可没想到一松懈就出了事,好在大家都没事。

靳成锐离她的位置不是很远,看她紧崩着背像炸毛的猫,想是刚才那颗子弹把她给惊吓到了。“其他人呢?”

“狼头,我这里没有看到敌人。”徐骅。

“狼头,我也是一样。”陈航。

“狼头,我这也没有。”高博。

“狼头,我看到十二点方向的五百米处有树叶在动。”晨曦。

跑在最前面的聂勋也表示没有导常。

“狼头,我想子弹是从正前方射来的。”韩冬瞄着自己感觉到的方位,来回搜索那里的每片叶子。

厉剑给出和韩冬、晨曦不一样的答案。“我认为是在三点钟的位置。”

这三个方向,是由两名狙击手和一个队长给出的,都十分具有考据性,但刚才就一颗子弹,所以只能是一个方向,因此答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杨光心里吐槽。这个破城市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应该早点打死。

靳成锐听到这些不同的答案,平静的讲:“厉剑,你以五十米的半径绕到前方一百米外。”

“是!”厉剑没有犹豫,缓缓起身后,以最轻最快的速度跑到长官指定的位置。

他一停下便半蹲下来,架着枪瞄准自己感觉到的方向。“狼头,已经到达,请指示。”

“把枪口移到六点钟的方向,看到了什么?”

“一个人。”厉剑如实回答。这与他说的地方差了很远,但找到敌人才是首要的。“狼头,请求射击。”

“批准。”

随着靳成锐的两字,厉剑扣下板机。从消音器里急射出的子弹,无声无息打中那名狙击手的头,让他安静的趴下了脑袋。

收到厉剑的报告,靳成锐让他原路返回,便把分散四周的部下叫过来。“这里应该有十到十五人的守山人,也有可能是贝拉克得到消息,特意让人在此设的警戒,现在我们得解决他们然后离开这里,在贝拉克未发现之前将他制服,是否明确?”

“明确!”几人低吼,再次分散开来。

他们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在五米左右,隔得不是很远,这样既能扩大搜索圈,同时又让敌人不那么容易发现他们。

杨光握着手里的野狼,一边前进一边想:可爱的敌人们,你们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呀,你大爷我现在手很痒。

不知是杨光的祈祷起了作用还是怎么的,在队长击毙一个人后,她也看到了一个。

你奶奶个熊,我玩偷袭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杨光迅速瞄准那人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把子弹送给他。

看到目标倒下,杨光正想说搞定一个就看到旁边的树叶在哗啦啦动,她想也没想拔腿追上去,远远的看到那人的脑袋,可等她要开枪时便被树叶遮了去。

靳成锐看她一路狂追,架起枪从容平静的瞄准那人,在失去目标后仍然扣下板机。

“嗖”的一声,子弹倏的穿过层层树叶将奔跑的敌人打中,而且是直穿心脏。

之前在折角处时的那一枪杨光没看到,这一枪可是近距离的越过她,然后把快被树枝树叶包围住的敌人打死,还是一枪毙命,不禁大为惊愕,她反头看到不远处的长官,又惊讶他什么时候离自己这么近了。

靳成锐向她扬了扬下颔,在无线电里讲:“红狼,回到你原来的位置。”

“是!”

在有长官这个枪法变态,人也变态的带领下,杨光他们成功突出重围。

离开山里的靳成锐带着他们一路奔袭,不再是之前的步行前进,从现在起他们要分秒必争。

杨光心里的惊愕仍未平息,跟着队长跑的时候视线都落在长官身上。

之前长官有多厉害,她总是在听说,尽管一起执行过这么多次任务,也鲜少见他亲自动手,他总是站在他们的身后,把指挥权交给韩冬或是直接下令,她只知道他的决策从未出过错,从而得知他把控了整场战役,才有可能做到丝毫不差,像今天这样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她想:怪不得那次海权论的两会,乔要他来负责外围的安全,还有零蛋为什么这么怕长官了。

“饿狼,你带A队往左边,找到目标后呆在原地,等我们到来后再行动。”在跑过一座无人居住的土瓦房后,靳成锐开始部署任务。“红狼你留下。”

“是!”韩冬没有任何疑问,立定应下,就带着厉剑、徐骅、刘猛虎和陈航往左边跑。

杨光看他们跑远,扭头看高博和长官。高博这队加他自己只有三人,是得从A队那里抽个人出来,她对此没想法,只想知道下一步行动是什么。

靳成锐也没作停留,等韩冬他们进城就带着高博、晨曦、聂勋和杨光往右跑。

这里离马林大道没多远,走正确的路,开车最多二十分钟就到。战狼因为不知方向,花了一点时间,但也不多,他们可不像小孩子要走三步歇两步,因此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五十分,这个夜才刚刚开始。

虽然时间还早,但蒂瓦的人民似乎不喜欢夜生活,此时的城市里灯火昏暗,街道上也没见到几个人影,想是他们都抽大麻,此时正躺在床上做着神仙般的美梦呢。

这样也好,方便战狼他们行动。

杨光在大马路上朝前跑,脖子几乎一直是偏着的。她要看路标,高博和晨曦、聂勋三人负责掩护。

他们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找,杨光在跑到下条街时,看到前边聚着小伙人,莫约有六七个。

靳成锐举手握拳,示意停下来。

杨光跑得快,停得急,差点扑到前面的长官身上。她连忙往后退了退,伸长脑袋看外面的情况。

那伙人里,六个男的是站着的,穿着陆战迷彩服,他们脚下坐着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她拉住其中一个大兵的裤子似在苦苦哀求什么,而那些大兵则在哈哈大笑,似乎很享受这种事。

这些肯尼亚大兵想做什么?再者这里怎么会有大兵?现在整个肯尼亚都是伊尔的统治,难道还存在军队?如果是这样,那么马林大道的战争为何都是些武装分子,而不是正规军队?

杨光心里有无数问号,她紧盯着那几个大兵,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得到答案。只是……

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杨光瞪大了眼,皱眉问:“长官,我们要一直在这里看着么?”

那个女的似乎和他们做了什么交易,此时就在路边做着十八禁的事呢。

这条街道没有其他人,除了那六个大兵和女人,就是他们这几个躲在小巷子里偷看的中国大兵。

靳成锐把她脑袋按回去,收回探出去的身子平静的讲:“不看,但我们得等着。”

得到长官的话,杨光老实的坐下来,和高博他们戒备着四周。他们出来的时间没多久,可一路都没歇过,现在既然要等,当然要挑个舒服的姿势。

在这夜黑风高的夜里,他们深入敌后,随时可能与敌人交火的情况下,他们听着大兵的笑闹和女人呻吟的尖叫,真他妈的太*了。

杨光伸了伸腿,拿出水壶喝了口水,就面无表情的等着。

半个小时后。

在杨光想杀人的时候,那些声音终于平息。她悄悄探头看到完事的六人丢了一包白色的东西给女人,而原本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看到那东西如回光返照般,怕有人抢似的把那包东西紧紧抓在手里,然后颤抖的拿出吸食工具。

靳成锐在那六个大兵走后两分钟跟了上去。

杨光走过那个女人时,忍不住瞥了她眼,可她好像没发现他们。

白色粉沫,靠吸食的,应该是可卡/因。杨光想这里的种类还真多,是不是就如同超市里卖的面粉,只是价格不一样而已?

聂勋路过时好奇的伸头看了眼露了享受的女人,才刚看一眼就被晨曦给拉走。聂勋打开他的手臂,心想他就是好奇,才没想过要去尝试。

不过这种随身带着几包毒品的大兵,他们还都是第一次见。

那六个大兵爽过了,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大概他们前不久也抽过可卡/因吧,从后方看他们就像一群没有骨头的丧尸。

跟着他们的战狼因为都受过专业的跟踪训练,正常人都很难发现他们,更别说是这几个隐君子,因此他们一路上很轻松,就是要注意四周,以防突然冒出个武装分子来。

杨光望着前面的大兵,想这也是个奇葩的国家,几十公里外在交战的水深火热,这里人毛不见几根,大兵们和如同奴隶般的女人做着肮脏的交易,真是前所未见。

要杨光来选最不宜居住的十大国家,这里肯定排第一。

但是管他的呢,她只是来执行任务的,任务完成后就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浑然不知自己被人跟踪的六个大兵,走了大约十分钟,走进一栋七层楼的混泥土大楼里。

杨光在远处用瞄准镜看大楼,发现阳台上都有守卫,立即精神一振。

想这里很有可能就是贝拉克住处,杨光移动方向在大楼侧面看到街道号,确实了刚才的想法。“狼头,是马比特52号街!”

对她的激动,靳成锐似一切都在意料中,他在无线电里对韩冬天讲:“饿狼,马上赶到以下坐标……”

听到长官的话,韩冬和杨光差不多反应,他回了句收到,就带着战友往长官说的坐标跑去。

而这边的杨光还在咧嘴笑。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杨光和高博他们一起在街道的阴影处等韩冬他们。

靳成锐也和他们一样,坐在石阶上看着对面的大楼,没采取任何行动。

蒂瓦的房子都没有规则好,不像有些国家,那建筑群简直是国家精心打造出来的,不仅设计好、风景好,看着赏心悦目。这里的建筑就像是自各为王,谁有钱谁把楼盖的漂亮,后可能是因为伊尔的原因,没有人再愿意劳动,街道边的房屋上都积了层灰,仿佛被遗弃似的。

看着寂静的夜里,路灯下被风吹得打旋的白色垃圾袋,杨光拉了拉作战服,很想把头盔脱下来。

这里的气温真的很高,杨光经过刚才的长途奔袭,汗水已经浸湿她的内恤,头发更是早已湿透。

但对脱下头盔一事,她仅是在脑海里想了下,就用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老实的坐着。只要任务还没结束,只要还在战区内,脱下头盔都是件非常傻逼的事,她才不会这么做。

“长官,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杨光很想知道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种未知的感觉让人很不爽。

“监视这栋楼,找出贝拉克。”靳成锐冷静的分析。“毛司尚如果跑来这里,贝拉克和伊尔肯定会有所防备,我想和这次美方友军遭到袭击有直接关系。”

“可是白天我们要怎么办?晚上他们都沉醉在大麻和可卡/因里,白天这座城市的人就会苏醒。”

“找个地方潜伏起来。”

看来似乎只有这样。杨光不再发问,看了下戒备中的高博、晨曦、聂勋,便到处打量,看哪里会成为他们的潜伏地点。

在杨光为白天寻找庇护所时,靳成锐频繁的看了两次表。

发现他这个动作的高博担忧的问:“狼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饿狼他们还没有来。”靳成锐没有隐瞒,把实情告诉他们,让他们清楚每一件事。

“可能是饿狼他们离这儿远。”

“不同的方向同样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他们不可能还没找到这里。”靳成锐调整耳麦,呼叫他们。“饿狼饿狼,这里是狼头,你们现在在哪里。”

杨光和高博、晨曦、聂勋四人都看着他,在他说完话后屏住呼吸,紧张的等待下一句话。

可靳成锐没有再说话,似寒星朗月的眸子望着对面,像在听人说话又像是在沉默。

无线电里没有声音,只有通过舌头和口腔发出的啧啧声。

听了会儿的靳成锐站起来,看向杨光他们。“他们遇到了麻烦,我们马上过去缓助。”

“是!”

韩冬带着厉剑、徐骅、刘猛虎和陈航,在向长官说的坐标前进两条街道时,感到他们被人包围了,这种被枪口对准的感觉一定错不了,他们迅速分散寻找掩体,透过绿色视野和瞄准镜到处搜找,却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没有发现敌人,不能证明敌人就不存在。韩冬命令他们都呆在原地别动,在听到长官的呼叫也没有出声,而是用摩斯密码告诉他,他们遇到麻烦了。

韩冬现在所在的街道,可以容纳两辆大卡车进来,是条主干道,却没有看起来那么繁华。

水泥铺成的路面被装甲车压坏,突出的水泥块像地震后的场景,马路两边除了乱停放的车,就数垃圾堆最多。现在韩冬和厉剑他们就是躲在垃圾堆后面,陈航要好一点,他的障碍物是一辆报废的车,比起韩冬他们要稍微好一点。

垃圾堆久未处理,加上这里的高温气候,蚊子和苍蝇横行,韩冬他们戒备四周,似没闻到这里难闻的气味。

他们把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在寻找敌人身上,这是一种本能,也可以说是这样做他们会好过一点。

而在他们的周围,确实埋伏着许多敌人。

这是进城的主道路,得到消息的贝拉克带人在这里设伏,并且还让人通知这里居民都回屋睡觉,目的就是想大干一场。

现在他在离韩冬他们不远的混泥土大楼里,这栋大楼和旁边那栋都是他的人,足有百来号,他们个个手持精良装备,又是他挑先出的精兵,他完全可以现在开战,之所以没这么做的他,是想让韩冬他们继续往前走。

再往前莫约三十米就是一片雷区,只要他们进入那里,他再轻轻一按开关,便可以轻松把他们炸飞,一举消灭所有特种队员,然后他就可以在伊尔面前好好吹嘘一阵,让那个毛司尚知道他就是输了,他就是这么的没用。

毛司尚在中方的战绩很不错,他是除了阿富汗负责区,做的最好的一个,是伊尔面前的大红人,所以伊尔每次教训贝拉克他们,都会拿毛司尚来做比较。因此想一口吃成胖子的贝拉克一拖再拖,即使韩冬他们没有再进一步的意思,他都还是不叫人开枪。

总想等到最好的时候,但谁知道最好的时刻是什么时刻?

因为他的愚蠢和贪心,为靳成锐他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杨光跟着长官往左边靠拢,想到韩冬他们可能受到攻击,恨不得立即飞过去,因此她与长官并肩,甚至还有点超过他。

靳成锐看她急不可耐的样,在快到达坐标后抓住她背囊,把她扯回来。

高博、晨曦、聂勋见此情景都停下来。

“我们从这里过去,就会和饿狼他们一样。”靳成锐指着上面。“我们得走不同的路,才会有不同的效果。”

杨光和高博他们抬头望着楼顶,没有置疑。“狼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北极狼、纽芬兰白狼,前面开路。”

“是!”

晨曦和聂勋低声应着,抱枪就跑上一栋房子的外走廊,然后利用多功能折叠刀把门锁撬开。

一投入战役的晨曦就像变了个人,他一脸冷静沉着,动作雷厉风行,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这与他平时有点小纠结的情况真是南辕北辙。

杨光和高博在长官走进去后,紧跟在后,注意楼下的动静及安全。

这栋楼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住,楼道里散发着一股霉味,不时还有被惊吓到的大老鼠从他们脚边窜过。

移动枪口的杨光,看到护栏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和外面生了锈的门锁,想这里应该是没人居住的。

顺利来到天台,在聂勋打开紧闭的铁门时,一股巨大的腐臭味就扑面而来,真是比生化还可怕。

天台上不知道怎么会有一些积水,里面的垃圾可能被泡了一个世纪,已经看清原状是什么了,而蚊子和一些不知明的东西在到处乱飞。

“戴上防毒面具,把衣口和袖口扎紧。”靳成锐冷静的下令。

杨光反手在背囊最外的口袋拿出防毒面具,脱下头盔把套头式的防毒面具戴上便又把头盔戴好,然后把塞在衣服里的迷彩围巾拉出一些,把脖子严密包住。

前面的晨曦和聂勋也是一样,他们做完一切又检查了遍袖口,确定没肌肤裸露在外便再次推开门,架着枪往前走。

此时,杨光即使什么不做也感觉呼吸粗重,行动比之前要慢了些。

他们本来就是穿着冬天的作战服,加上防弹背心都有二三十斤重,再加上装备,负重至少在五十到六十公斤,现在又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这汗就像雨一样停不下来。

不过这样的热度他们还是能承受的,因为如果是沙漠,会比这里热不知多少陪,更何况比起感染不知明的疾病,他们更愿意出出汗。

在前头带路的晨曦和聂勋走到天台边上,远远的看到主干道上的韩冬他们。

这里距离他们还有两百多米的距离。

杨光没犹豫,走到另边看着对面的天台讲:“我想我们能跳过去。”

她话刚说完,一个黑影就唰的跳了过去。

跳到那边的聂勋背对杨光,打了个OK手势,并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