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3章 不要胡思乱想

周璇当然爱宇文辙,但是她想不通上官谨为何要问她这个问题。

她爱不爱宇文辙跟他没有多大关系吧?

周璇本不想回答,但上官谨一直注视着她,那温润却凛冽的眼神让她没法忽视,更没法拒绝。

“爱。”

终归,她还是投降了,选择了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爱就把孩子生下来吧。鲎”

说话间,上官谨来到窗边,打开窗户,任由寒风拂面,清风得他身上的衣服轻轻飘荡。

“这是他唯一生命的传承,不是吗?”

他的声音悠远流长,好似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般。

周璇的心被触动了,因为上官谨的话激起了她心中被她强行压抑的渴望。

是啊!

这孩子身上留着宇文辙的血液,是她同宇文辙爱情的结晶……

她又何尝不想留下他呢?

只是那样太不理智了。

“上官谨,你不懂……”

他不知道她已不打算长活,她只想完成一切以后便随宇文辙而去……

上官谨转过身来,静静地凝视着周璇,一双瑰丽的眸子深不见底,你没法猜透他在想什么,但是他却可以洞悉你内心的想法,看得周璇有些慌乱。

“周璇,其实你也是想要这孩子的。”上官谨看着她,道,“若她不在了,只怕以后你每天都会睡得不安稳了……”

她一定会自责,愧疚,痛苦……

他不想要她这样……

“周璇,先生下来吧,若几年后,你心不变,依然想要随他而去的话,孤帮你将他养大成人。”

上官谨淡淡地说道,那双眼睛深沉似大海,声音平静如清风。

然而,就是这样的声音,却在周璇内心激起千层浪。

“你……你说什么?”

她咬着唇,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瞧。

他给她安胎药,不是提示她拿掉孩子?!而是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怎么?不相信孤?”

上官谨浅浅地笑,似乎有些口渴了,他低头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尝了一口,修长的眉微微蹙起。

“茶不好。”

“上官谨,你知道孩子出生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吗?”

周璇看着他,目光灼灼,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娶她,这事已经让人猜忌了,若她还将这孩子生下来……

周璇不敢相信,她不知道上官谨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官谨就那么风情云淡地一挑眉:

“孤都担心,你担心什么?”

通过她的眼神,他已经感受到其实她很想要留住这个孩子的。

周璇,既然你想,孤会帮你的。

“周璇,你就生下来吧,孤还是挺喜欢小孩的。颖儿小的时候,尿布都是孤帮她换的。”上官谨笑道。

换尿布?

周璇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他可是一国之君呀!

她知道他的好意,正是因为如此,她愈发不能让他难做。

“上官谨,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事关重大,这毕竟关系到你们东夷王室的颜面,太后,太皇太后他们……”

“母后和皇祖母从来不管孤的事情,只要孤开心,他们就开心,只要孤喜欢的,她们从来不会反对,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上官谨温和地看着周璇。

“可是……”

“璇儿,说了这么多,你不口渴吗?”

周璇皱着眉头,还想说什么,却被上官谨打断,他塞了一杯茶给她。

“这茶虽然难喝,但是可以解渴。”

周璇终于不再说什么,她结果上官谨递过来的茶,浅浅地尝了一口。

茶,明明很好喝。

她的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眼睛有些酸,这一刻,她才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原来是这么想要孩子……

而那一切理由都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怎么不想要呢?

孩子是宇文辙唯一留给她的!

如果可以,她当然会想留下他……

周璇抬起头,看向上官谨。

烛光下,那男子一身月白色的泼墨长衫,儒雅俊逸中带着江南男子特有的温和,唯独那双洞悉一切的眸子流光溢彩。

原来……他早就看到了她内心深处的渴望……

原来……他有意成全她。

“上官谨,谢谢你。”周璇由衷地说道。

谢谢你愿意成全我。

“璇儿,光道谢可是不够的。若真要谢孤,就帮孤开疆扩土吧,孤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

上官谨冲着周璇微微一笑,他笑起来的时候

若春风拂过,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

东夷天宝九年夏,柔福王后早产诞下龙凤双胞胎,王甚悦,分别赐名倩兮,瑜。

在后世看来,这位柔福王后绝对是个传奇人物,有野史说嫁给东夷大帝上官谨之前曾经有过一段婚姻,甚至有人怀疑她的一双儿女都不是上官谨所出,然而在上官谨在位期间却对她宠爱有佳,可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当然,这些都只见于野史。

正史内,帝后情深,在这位惊才绝艳的东夷大帝在位期间只有她一位王后,而王后也绝非寻常女子。

她和那些那些靠帝王恩宠而活下的后宫女子不同,她能出入朝堂,并且经常为上官谨出谋划策。

起初,朝中外臣是反对的,因为后宫干政自古以来就是敏感的话题,是禁忌。

弹劾的奏折此起彼伏,甚至有大臣以辞官相逼。

面对这些,那位年轻的王风轻云淡地微微一笑:

“在你们看来是,是后宫干政;可在孤看来,这事举贤任能。传孤旨意:但凡天下贤者,无论男女,无论出身,只要愿意为天下苍生谋福,东夷的大门永远都为他们敞开。”

不是为东夷,是为天下。

仅仅是一句话,却赢得不少有学之士的心,一时之间,东土各地,前来投奔东夷的人才络绎不绝……

而上官谨这么一席话,也让那些顽固的大臣闭了嘴,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是不容置疑的。

他们的王,平日里温和,虚心纳觐,然而一旦他决定的事情,便是绝对要贯彻到底的,除非事实证明他是错的。

这就是上官谨。

而历史的车轮最终也再次向世人证明,上官谨的这个决定是多么英明。

王后沐清河多次率领东夷将士出征,百战百胜,立下汗马功劳无数。

上官谨之所以能够平定天下,她可谓是功不可没。

可谓妇好再世。

天宝十一年夏的冬天,大魏趁着魏水冰期,再次来犯。

此时已近年关,就在朝中商议这一战由何人领兵的时候,王后挺身而出,主动请缨。

她说:

“春节乃合家团聚之时,理应陪同家中老小共享天伦。此时国家危难,必须要有一个人挺身而出的话,那这个人必须是东夷王室众人,因为守护子民安居乐业,是王室的职责。”

一番话,感人肺腑。

一个弱女子尚且如此,他们这些大丈夫又岂可贪恋一时之天伦。

众人受了感触,争先恐后要替国出征。

最后,上官谨看着周璇,淡淡地说:

“孤等卿归来,一共过节。”

一锤定音。

出征前一天,周璇将一双儿女送到了无垢宫。

这两年,她经常出征,两个孩子跟温无尘的时间比跟她还多。

其实,在决定留下孩子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非常忐忑的,虽然有上官谨支持,但是太后、太皇太后那边她依然不放心。

都是聪明人,她们又岂会不清楚孩子的真正来历。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温无尘的态度竟和上官谨一样。

在她怀孕期间,她老人家甚至还亲自下厨炖补品给她吃……

听李嬷嬷说,她生产的时候,太皇太后还同上官谨一起守在门口。

孩子出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一向不信鬼神的太皇太后还激动得谢起天地来了。

温无尘对倩兮、瑜儿的好,周璇可以感受得到。

这些年来,她老人家是把两个小家伙当做亲曾孙来对待的,就如同上官谨一般……

而两个孩子也实在是讨喜,无论谁见了他们都喜欢得不得了。

人心是肉长的,这些年来,上官一家对她的恩情她都记下了,她能做的便是竭尽全力替上官谨平定天下……

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

出征当天,两个小宝贝同温无尘一起来送她。

“母后,小心点。”瑜儿对着周璇说道。

“是啊!记住曾祖母说过的话,打不过,跑!”倩兮调皮地冲着周璇眨眨眼睛。

“好!”

周璇点点头,出发前,抱了抱两个孩子。

三年了,她终于等到了今天,终于有机会同大魏军队交战了。

她日日夜夜从未停止修炼《凌波神诀》,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今日的周璇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门外汉了,再加上两年的作战经验,以及东夷本身的实力,这一战打得很顺利。

不出三日便击退了入侵的大魏军队,周璇率兵追击,就在前线将士激动地欲一鼓作气地拿下大为边陲郾城的时候,周璇却不顾众人反对,下令停止追击,并且率兵回东夷。

一时之间,东夷朝堂之内

一片哗然,议论纷纷,主张趁胜追击地占了主旋律,有耿直的谏臣上表直言王后怯懦,更有人指责她是大魏派来的奸细!

根本就是霍乱东夷!

一时之间,周璇之前所立下的功劳荡然无存,人们对她只剩下指责。

指责她害东夷失去拿下大魏的良机。

朝堂之内,几乎没有人站在她这边。

周璇低着头,默不作声。

他们说的没错,若不是她强行阻止士兵前进,至少能给大魏教训,为东夷拿下郾城……

郾城地理位置特殊,易守难攻,若能拿下,可以作为以后攻下大魏入主中原窗口,然而却因为她的私心失去了良机。

所以,面对众人的指责,周璇无话可说,她上前一步,跪在地上,等待着上官谨的惩罚。

朝堂之内很安静,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上官谨。

他们的王一向赏罚分明,即便是王后犯了错,他们相信他也不会偏袒。

上官谨坐在上位,平静地扫过众人,淡淡一笑。

“孤敢问诸位是志在坐断东南,做个一方霸主,还是心怀天下?”

上官谨一脸平静地望着朝堂上下那些对周璇心怀不满的臣子,问道。

“自然是心怀天下,追随主上一统中原!”众人起身回答道。

“既然心怀天下,有增能在新春佳节挑起战端,陷百姓于水火呢?”上官谨那双瑰丽的眸子在这一刻流光溢彩,“大魏不顾天下苍生,进攻我东夷,我们为保卫家园不得不拿起武器,既然家园已定,何必在此时陷百姓于水火?大魏不仁,天会罚之,我东夷绝不可不义!孤认为王后所做没错。”

上官谨一开口,原先忿忿不平的大臣们便沉默了,仔细想想,主上所言倒是有道理。

上官谨看着渐渐平复下来的大臣,然后目光透过他们看向前方的天际,淡淡道:

“天下之势自有定论,诸位何必急于一时?不过过小小一个郾城而已,也值得我们大过年的不安生?”

“主上的意思是……”

“休养生息,固国之根本,等待时机成熟,不蜚则已,一蜚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站起来走下王座,将跪在地上的周璇扶起,轻轻道:

“还是王后明白孤,你们呀,回去多看看史书兵法,以史为鉴。”

众人一震,原来这是大王的意思,王后只是奉命行事!

看来是他们错怪王后了!

既然是上官谨授命的,自然不敢有人提出异议。

周璇没有说什么,只是她眉心越皱越紧,忍不住悄然看向这个高高在上的男子,神色复杂。

这明明是她擅做主张,他为何要替她将这一切扛过去呢?

下了朝,她终于忍不住找他。

“上官谨,其实……你没必要维护我!我做错了事情,应该收到惩罚。”周璇说道。

“错?错在哪里?”上官谨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孤已经在朝堂上说得很清楚了,王后不要说你早朝的时候在开小差。”

“不是……上官谨……我没你想得那么好……”

周璇咬着牙,心怀愧疚。

其实,当时她之所以不追,是因为前方是文德皇后安息的地方。

昔日,文德皇后曾在那里大败东夷,守卫大魏,她生前要求死后把她埋在郾城郊外,继续守护大魏……

周璇恨大魏,然而文德皇后却是宇文辙的生母,她不想扰她安息……

仅此而已!

她真的没有上官谨说的那么好!

其实,她很清楚,此时若拿下郾城,对东夷是有很大好处的,却因为她的私心撤了兵……

那些大臣说得对,她应该受罚的!

周璇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好似上绝佳的绸缎垂在两侧,非常地漂亮,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上官谨伸出手,可就在触及她秀发的前一刻,停止了动作。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周璇你不用太过自责,这两年你为东夷立下那么多功劳,孤护你一次,是应该的。”

果然,他早就看透她的想法了!

他是有意护她。

为何?

他们本来就只是合作关系,而他,一向赏罚分明……

为何?为何?

“不要胡思乱想了,仔细想想孤刚才说的话吧。”上官谨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