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2章 周璇你爱宇文辙吗

在这之前,周璇从来没有想到东夷的皇宫内氛围竟然会是如此轻松,那天下午,她安静地坐在无垢宫,静静地听着上官谨同温无尘闲话家常。

他们的对话与其是像是祖孙之间的交谈,倒还不如说更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唯一不同的时,言语中透露着亲情的味道。

亲情…褴…

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感觉了!

在周府,她没有感受过亲情,在大魏的皇宫更加不可能体会到亲情,就连喜宝,她曾将她当做妹妹,可结果……

亲情,这个东西距离她实在是太遥远了,远到连她想都不敢想……

若非近日目睹他们祖孙之间的谈话,她都忘了人世间还有一种感情叫做亲情了……

在大魏长乐宫,她可以感受到里面压抑的气氛,人和人之间充满了算计,即便是太后和景帝之间也是如此……

或许,苏太后对宇文辙也有那么点亲情,然而那个亲情实在是太过脆弱了,脆弱到只要稍微有一些利益冲突,她就可以放弃他…鲎…

但是周璇依然感谢苏太后,若不是当初她执意坚持,宇文辙只怕连五岁生日都活不到,而她也没有机会遇上他……

所以,即便苏太后最终放弃了宇文辙,周璇也不恨她……

周璇沉默地看着上官谨和温无尘之间的交流,她感慨,虽然同样出身在皇家,上官谨显然是比宇文辙幸运很多,因为他有一个像温无尘这样的祖母……

从无垢宫出来的时候已经近黄昏了,太阳不知道何时钻进瑰丽的云层之中。

西边天际开出了一朵一朵比玫瑰还要眼里的云彩,那些美丽的霞光四下蔓延着,妖娆、柔和、迷人……

“对了,这个是皇祖母给我的红包……”

周璇将温无尘递给她的红包拿出来,递给上官谨。

上官谨明白她的意思,她不好意思拒绝皇祖母,却又不好想要这个钱,所以想要将红包还给自己……

这丫头实在是太见外了!

上官谨温和地看着周璇,道:

“既然是皇祖母给你的,你就留着吧。”

“可是……这样不好……”

周璇摇着头,想要把红包塞还给上官谨。

“没什么不好的。温无尘她有的是钱,她这辈子最担心的事情是人死了钱却没花完,所以你就帮帮忙,替她花一点吧。”

上官谨对这周璇浅浅地笑,居然直呼自己祖母的名字!

而且,怎么有人这样说自己的祖母?

周璇下意识地蹙眉,然而她心里确实充满羡慕的,怎么能不羡慕呢?

这样的家庭氛围,即便是摆在二十一世纪,也让人嫉妒呢!

“璇儿,下次不要这么拘谨了,我皇祖母很随和的,你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吧。”

上官谨的声音在她耳际响起,温柔儒雅得让周璇可以清楚得感受到他的善意。

家吗?

那是多么温暖的词汇……

这么多年,她孤身一人在这陌生的时空飘荡,每每疲惫不堪,她也曾奢望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她避风……

有一个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很温暖……

只可惜,太奢侈了。

“上官谨,谢谢你。”

周璇淡淡地向他道谢,心里却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有家的。

因为这里没有宇文辙,对她来说,有宇文辙的地方才是家。

宇文辙……

周璇忍不住抬头,看向远方,本来说好离开了东都,暂时便不再思念他,把重心放在复仇上,然而她却发现她总是忍不住会思念他,因为爱已经深入骨髓……

或许是想得太过出神了,她竟没注意到足下的台阶,一脚踩空,险些摔倒在地,好在上官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

“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走路要小心。”

他微微蹙眉,眼中带着几分温柔的责备。

“呕——”

周璇正想开口说话,然而,一种恶心的感觉突然自心底翻滚而来,她忍不住弯下腰干呕。

“怎么了?是吃坏东西了吗?”

上官谨关切地皱起了眉。

“没……”

周璇想说没事,结果一开口,又一阵恶心的感觉席卷而来。

“不会是水土不服吧?”

上官谨担忧地伸手搭上她的脉……

“没事……”

周璇淡淡地摇头,却发现自己身边那个俊逸的男子脸色有些异样。

“怎么了?”

周璇不解地看着她,她不知道他还懂医术。

“没什么。”上官谨摇了摇头,看着她,缓缓地说,“以后注意点,早点休息便好。”

他将她送回坤羽宫。

李嬷嬷见到他们立马让人布菜,并且去做相关的准备,上官谨毕竟是一国之君,虽然他的作风平易见人,但该有的礼仪是不能费的,他要留宿坤羽宫,那么自然要一番准备。

周璇看着忙前忙后的李嬷嬷,有些焦虑。

按礼,他们是新婚,他理应留宿坤羽宫,这对内对外也都是个交代。

虽然经过昨晚,她知道上官谨不是个坏人,可是他毕竟是个男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归是不好。

就在周璇无比为难的时候,他听到上官谨说:

“你且去准备晚膳吧,孤在这儿用膳,不过孤今天还有政事没处理,要回御书房,就不留宿了,希望王后能够体谅孤。”

明明是她不想他留宿,可是他一番话却把一切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这个男人……

这一刻,周璇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必须绞尽脑汁方能应付这个男人,却没想到他却早已将一切都替她想好了,她只需顺着他的话回答,根本连大脑都不用转……

上官谨,不但让她如愿,还给她留了一个雍容大度的美称……

周璇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怎么了?

才一天而已,她竟这么信任他,甚至都不怀疑他做的这一切有诈……

其实有时候,要分辨一个人是善意还是恶意还是很容易的,毕竟演技再好也终归是演出来的,和发自内心是不一样的……

周璇可以感受得到,上官谨所做的一切并无一丝虚伪。

夜色渐渐地晚了,然而周璇并没有什么睡衣,她坐在屋内,低头研究大魏的军事布局,思量着该如何应付……

虽然现在时机尚未成熟,然而周璇清楚这一天终究回来临的,这也是她余生的目的,所以,她必须早作打算,以求将来能够一举拿下。

“笃笃笃——笃笃笃——”

外面传来敲门声。

周璇将图收了起来,起身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宫女,从衣着打扮来看,品阶应该不低。

“参见王后娘娘。”她给周璇行了一个礼。

“免礼吧。”

周璇说道,她手上拿着上官谨的令牌,应该是奉上官谨之命过来的。

只是这么晚了,上官谨派人过来做什么?

“奴婢含香,是乾天宫的宫女。”含香自我介绍道,“大王担心娘娘一个人初来东夷,水土不服,然而他政事繁多,脱不开身,遂命奴婢给娘娘送药过来。”

含香说完之后,便将一个食盒放到桌子上,周璇才想起白天,上官谨曾给自己把过脉……

不是说没事吗?

怎么还给她送药了?

周璇不解地打开食盒,浓重的药味席卷而来,周璇的眉心不由自主地微微一蹙。

这药……

她精通医理,所以只需一闻就知道,这是安胎药!

上官谨为什么要给她安胎药?

难道……

这一刻,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猛然想起自己的月信已经好久没来了,只是自从宇文辙过世之后,她的脑海里全是哀思,以至于自己都没注意到……

所以,她是怀孕了,而且至少有两个月了……

这一刻,周璇心如同一团乱麻,乱到了极点!

她没想到自己会怀孕,更没想到第一个知道她怀孕的人是上官谨……

之前,她不是没想过同宇文辙生一个孩子,可是这是宇文辙活着的时候的事情……

这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现在他已经不在了,而她必将会随他而去……

到时候孩子怎么办?

而且以她现在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有孩子的……

她是东夷的王后,和上官谨成婚不过一日,到时候孩子若生下来,如何堵得住悠悠之口?

上官谨是个不错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这个孩子,因为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而这个男人还是一国之君。

于情于理,这个孩子都不能要!

周璇低头,看着碗里的那碗安胎药,她忍不住想起他白日里那个复杂的表情。

她想上官谨应该是想给她堕胎药的,只是这种事情不能由他来做……

她若是个聪明人,应该识时务。

“含香,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这药对我不管用”

周璇没有喝那个药,而是拿起笔,自己重新开了一个药方,递给含香。

“麻烦你把这副方子给大王。”

她让含香把药房给他,是要告诉他自己的态度。

告诉他,他们是合作伙伴,她清楚自己的处境,不会让他为难。

含香走后

,周璇低头下意识地看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

孩子,对不起。

你恨妈妈吧!

……

她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只是她太理智了。

既然知道自己注定不能给孩子带来完整的人生,又何必带他来这个世界上受苦呢?

对不起,宝宝……

******

御书房

绚丽的夜明珠反射出绚丽的光芒,驱走黑暗,留下了光明。

风姿绰约的男子优雅地坐在书桌前方,低头翻阅典籍。

虽然奏折早已处理完毕,不过上官谨每天都有阅读的习惯,他看书也不挑,无论是史书兵法、医药典籍、地理著作、诗词歌赋、甚至市井小说……他都看……

含香回来复命的时候,他手里正拿着一本时下坊间颇为流行的话本,上官谨看话本,看的并非里面动人的情节,而是感受时下百姓的生活,了解他们的心态、疾苦……

这些是从奏折中感受不到的。

“药她喝了吗?”

上官谨问道,目光并没有离开手中的话本。

“回大王,王后娘娘说她的身子她自己清楚,这服药才是她现在所需要的,希望她恩准。”

含香将周璇开的药方呈上。

上官谨接过她手里的药方,打开,迅速浏览了一眼,脸色顿时变了。

不用多想,他便明白周璇的意思。

该死!

她把他上官谨当什么人了?

他若真的要她打掉孩子,何须如此虚伪地给她安胎药?

的确,在得知她怀孕的那一刻,他的心情的确有些复杂,但是……

“备轿,去坤羽宫。”

上官谨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道。

*****

夜色已经愈发深了。

窗外突入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连绵不绝的雨水伴随着寒风飘进来,带来浓重的湿气和寒冷。

周璇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连忙抱了个暖炉在怀里,一边继续低头研究手里的图,一边等待上官谨那边派人送堕胎药过来。

她相信以上官谨的办事效率,她不需要等太久。

门外传来脚步声,周璇以为终于等到堕胎药了,却没想到等来的确实上官谨。

她当然不会认为上官谨是亲自来给她送药的。

以他的性格,不会做这般无聊的事情,也不需要。

又不是宫斗剧,他堂堂一国之君,拥有绝对的权威,还不至于要亲自监督一个女人喝堕胎药……

更何况,那还是她主动要的药,他应该清楚她是个明白人,不会做那种阳奉阴违、毫无意义的蠢事。

那么他来干什么?

周璇心里充满了疑惑,不过依然镇定地起身给他行礼。

“你们都出去。”

上官谨屏退了左右,门被关上。

顿时,屋内便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便只有高烧的红烛了。

“上官谨,你……”

周璇正想开口询问,却被上官谨打断。

被打断并不是因为他的言语,事实上,上官谨一句话都没讲,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而那冰冷的眼神却让周璇下意识地停止了说话。

周璇这才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帝王之气。

原来帝王气势并不是疾言厉色,威逼利诱、动不动就咬人脑袋,而是站在哪里,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让你不自觉地按照他的意思做事。

周璇识相地没有说话,而是也凝视着他。

而她却悲伤得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透眼前这个男子……

猜不透他的心思,推测不出他的目的。

即便聪明如她,也没法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如何……

深不可测!

此时此刻,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给她的感觉只能用这四个字形容。

上官谨一直都不说话,周璇又看不透,也只能陪着他沉默。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沉默在无止境地延续着,周璇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汹涌,然而她却没办法抓到。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一切都在冥冥之中归于平静,上官谨终于开口了:

“周璇,你爱宇文辙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周璇彻底懵了。

之前,她曾设想过无数种他可能会说的话,可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她爱不爱宇文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