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50.250打地铺

翌日,湛蓝的天空中祥云朵朵,喜鹊在枝头欢快地叫着,火红的太阳从东方爬出来,对着人间露出绚丽的笑容。

东夷王成亲的大日子,临安城内张灯结彩,锣鼓阵阵,虽然上官谨主张一切从简,然而临安的百姓却自发上街,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用东夷最传统的方式庆贺他们的王大婚……

迎亲之前,周璇在嬷嬷的伺候和监督下沐浴更衣褴。

东夷尚黑,以玄黑色为正统,她换下了大红喜服,换上东夷玄色礼服……

然后依据周礼行了礼之后,她被送到了坤羽宫。

坤羽宫,东夷历代王后居住的地方,周璇安静地坐在床沿,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玉,脑海中思量着一会儿该如何应付那个极度危险的男人。

这些日子,她几乎看遍了所有的关于他的资料。

上官谨,年方二十,八岁便孤身深入敌营打探消息,十二岁救东夷于危难,从此坐断东南,雄霸一方……

这样一个人,为何会提出同她和亲呢鲎?

他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大魏重镇的守卫图吗?

还是别的什么?

……

门口传来脚步声,终于来了。

周璇的一颗心提了起来,下意识地握紧挂在胸口的玉。

盖头被掀起,周璇听到一个低沉温和的声音:

“怎么低着头?”

“奴婢……奴婢不敢抬头……”周璇轻声道。

“孤命令你抬头。”

微冷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地王者气息,十分霸道。

周璇心中一凛,以为会看到一个冰冷霸气的帝王,然而映入她眼帘的确实一个儒雅到极致的男子。

一身黑色的礼婚服的他站在红烛旁边,白皙的的脸上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

周璇有些惊讶,因为这张脸跟沐风的脸如出一辙,但是她知道他不是沐风,是上官谨。

以前她一直以为他是易容的,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不可能在东夷王宫之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易容……

也就是说上官谨本来就长这样?和沐风一模一样……

不过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脸,可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

沐风给人的感觉是妖娆慵懒,虽有大魏第一才子之称,然而看到他,你却很难将他才才子联系到一切。

而上官谨不同,他往哪里一站,你便会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书卷味,好似掩在泼墨山水画之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官谨的气质更像一个儒雅的江浙才子,而非呼风唤雨的帝王……

然而他确实货真价实的帝王。

一个难以对付的可怕对手!

“大王……”

“你还是叫我上官谨吧,或者阿谨也行,我家人都这么叫我。”上官谨走过去,他手里端着两杯酒,轻轻地冲着周璇笑,“喝一杯吧,暖暖身子,临安湿气重。”

这本该是交杯酒,周璇其实内心是排斥的,她这辈子的丈夫只有宇文辙一个,上官谨她只想成为他的合作对象,而不是他的妻……

“这些天委曲你了。”上官谨看着一脸为难的周璇,将酒杯递给她,道,“我知道你丈夫尸骨未寒就让你改嫁,你心里一定高兴,不过两国联姻势在必行,但我又不愿意身边多个大魏奸细,所以才向大魏要了你……”

周璇之前一直在苦恼如何跟上官谨开口,没想到他竟一来就主动将话题引导她最想知道的事情上来……

“大王……上官谨……”她刚开口,见他挑眉,便改了口,“你为何认为我不会是奸细呢?”

“你说呢?”

他没有回答,而是温和地看着她。

他知道?!

怎么可能?

上官谨见周璇蹙着眉,上前一步,看着她,道:

“因为我知道,你比我更想要大魏灭亡。”

他的话轻轻的,柔柔的,带着江浙一带特有的吴侬软语强调,可说出来的话却给了周璇一个剧烈的震旦。

很显然,他知道!

他都知道!

可是为什么?

他身在东夷怎么会知道她同宇文辙之间的事情。

“你……你为什么会知道?”周璇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呢?”上官谨低头看着周璇套在手上的一对羊脂白玉手镯,目光深沉沉,嘴角却带着浅笑,“他能绘出我东夷的重镇军事图,我为何不能知道他的机密呢?”

上官谨平静无波的话如同一记炸弹,再次在周璇的心上激起千层浪。

他竟连这个也知道?!

这一刻

,周璇终于开始有些担心自己这一步到底走得对不对?

这个男人的可怕成都远远大于她的想象,她忍不住怀疑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当你的对手对你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你对他的了解却有限的时候,那种无助和挫败会让人退缩。

曾经她以为她有资格谈条件,然而这一刻,她却没了自信。

然而她却不能退……

事已至此,她已没有退路。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上官谨却她想象中的要好应付的多。

“周璇,古人云成家方能立业,孤需要一个王后,替孤稳定朝堂,以免那些大臣们变着法子把女儿王孤这边送,同时养精蓄锐一统天下;而你也则想要杀景帝,为你丈夫报仇……这笔双赢的买卖孤觉得可以做,你说呢?”

他抬眸对她笑,她千思万想不断琢磨、思量、步步为营,小心翼翼不知如何才能恰当提出的想法竟被他这样平静地说出来。

对周璇来说她应该欣喜若狂的。

这叫什么?

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而,来得太容易了,反而让人难以置信,尤其对方是上官谨,她不能不防……

他明知道这便是她嫁过来的终极目标,他为何不加以利用,多加砝码,让她替他做更多的事情?

还是说有更多的阴谋等着她?

大抵是因为跟宇文辙相处习惯了,周璇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阴谋论,其实不仅仅是宇文辙,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直到后来,周璇才知道上官谨和大多数人都不同,他不喜阴谋算计,只用阳谋……

他这辈子唯一算计过的人叫慕容莫问……

上官谨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好到让人挑不出缺点……

很多年后,有人问周璇上官谨和宇文辙哪个好?

周璇会毫不犹豫地说上官谨比宇文辙好无数倍。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周璇却没法对他心动。这一点连宇文辙都觉得难以置信……

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话:曾经沧海难为水。

对周璇来说,宇文辙的爱是最绚丽的烟火,昙花一现,却太过刻骨铭心了,至此以后……便没有以后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宇文辙,而她除了宇文辙以外,没法对其他任何人心动……

彼时,东夷人最敬仰的王正温和地看着周璇,道:

“孤的话只需理解字面就可以了,不必多费心思,孤说的什么便是什么,璇儿不需要浪费精力去想,女人想太多了会来的很快哦。”

那一句“哦”声调微微上扬,从他口中吐出来,别有一番风味。

他又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周璇,一杯留给了自己,然后用那灿若星辰的眸子暖暖地凝视着她,说:

“干杯,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周璇同他碰了杯,看着他端着酒杯饮尽里面的液体。

上官谨喝酒不疾不徐,自有一番独特的节奏。

这样的他,同她在大魏见到的他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这让周璇忍不住想起她在天牢时,他曾经跟她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不过下次见面你见得将会是真正的上官谨”……

所以,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就是真正的他吗?

可是,她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温吞的男子竟能以一己之力撑起一个王国,成为万人敬仰的王者……

周璇想象不出……

“你怎么不喝呀?”

又是一声吴侬软语,温柔得更像西湖畔吟诗作对的书生。

“我干了。”

周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举起就被,一饮而尽。

一杯小小的酒,却被她喝出了几分豪迈。

上官谨在她喝完就被之后,拿过她手里的杯子,将它放回桌边……

周璇这才惊讶地发现屋内并没有宫女嬷嬷太监,除了她以外便只有他了……

这意味着什么?

周璇下意识地握紧胸口的玉。

她不是没经人事的少女,她成过亲,自然知道新婚之夜意味着什么。

上官谨早早地屏退左右,这意味着什么实在是太明显了……

可是,她不想!

她不要!

她没法接受自己同宇文辙以外的任何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怎么办?

上官谨正朝着周璇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带着招牌式笑容,带着属于他特有的儒雅气质,然而同时也带着强烈的男性气息……

她可以感受得到,他虽然儒雅温柔,却也是个十成的血性男儿!

怎么办?

他越靠越近,周围的空气中全是他的气息,带着旖-旎的暧-昧,这

让周璇坐立难安。

“上官谨,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我有条件……”

周璇皱起眉头,往床的另一头坐过去,忍不住同他拉开距离。

“什么条件?”

他笑,说话间,却将手臂伸入床铺。

“我……我希望你……不要强-迫我……上官谨,你应该不缺女人吧……”

周璇的眉头一下子就打结了,她慌乱的站起来,瞬间从床上离开,同他离开距离。

上官谨看到她这个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挑了挑眉,似笑非笑:

“谁说孤不缺女人的?孤的后宫可只有你一人呀!缺得很!”

周璇想说,既然这缺,要不着手选秀填充后宫吧……

然而这话她终归还说没说出口,因为她知道,上官谨若要选秀,早就选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他无意,她若还提,就是自讨没趣了。

“可是上官谨,我……”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早点休息吧,你舟车奔波劳顿,难道就不累吗?”

他看着她,宠溺地笑。

若周璇此时不是紧张过头了,她肯定能听出他的语气中其实是充满疼惜之情的。

他一边说,一边从床上饱了一床被子下去。

周璇一脸疑惑,她以为他刚才过去床边是想要对她……

然而事实似乎和他想的不大一样。

他是去拿被子。

可是,他拿被子做什么?

“璇儿,你放心,我上官谨从来不强迫女人。”

他看着她,一脸认真,看得出并不是在开玩笑。

周璇的脸顿时红了——竟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周璇惭愧地看着他抱着被子,不解问:

“你是要打地铺?”

“恩。”

上官谨点点头,他深深地看了周璇,那双乌黑的眼眸中伴随着淡淡的温暖和无奈。

“璇儿,我知道你不想同孤共处一室。孤也不想为难你,然今天终归是你我成亲之日,宫内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太后看着、太皇太后看着,朝中大臣看着,整个东夷都看着……孤乃一国之君,若此时出去,众人定会以为孤是被新娘子赶出来了!这也太没面子了,你让孤以后怎么做人?”

他四两拨千斤地将事情说得无足轻重,然而周璇却听得明白。

他说得对,这个晚上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然而他若不在坤羽宫过夜,到时候难以做人的不是他,而是她……

他是东夷的王,谁能乃她如何?

然而她不同……

说得好听,她是代表大魏结两国之秦晋,可事实上,她在东夷的处境确实非常尴尬的……

东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欢喜无比,然而周璇清楚他们欢喜是因为自己敬仰的王大喜,并不代表着他们欢迎她这个外来的王后……

上官谨此举其实完全都是为她考虑……

周璇是个是非分明的人,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她懂。

他如此为她着想,她又怎么能恩将仇报让他打地铺呢?

更何况他还是一国之君,怎能让他屈尊降贵至此呢?

“上官谨,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

周璇看着他,说得真诚无比。

然而,她的话却换来上官谨一个冷眼:

“璇儿,你把孤当什么人了?我堂堂大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让你一个弱女子睡地铺呢?”

他的意思很明确,这让周璇愈发地愧疚:

“可是……”

“不用可是了……你如果真的这么愧疚的话,就过来帮孤铺床吧。”

上官谨冲着周璇盈盈一笑,周璇才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这是他同沐风不同的地方……

当然,就算没有这一点,他和沐风站在一起,也不会有人将他们搞错,因为他们之间的气质实在是相差太大太大了。

周璇走过去,拿起被子打算帮忙,才发现被子那么薄,南方的冬天湿气特别重,这一夜睡下来非睡出病来不可。

“上官谨,要不……还是我睡地铺吧,你要是着凉了明日早朝怎么办?”

上官谨勤政是出了名的,即便大婚,依然没有停止早朝。

“孤要是着凉了照样可以上朝,璇儿你要是着凉了,孤还要分心照顾你,才是真的影响我东夷江山社稷呢!”

他戏谑地开着玩笑,然而言语间却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说完之后便直接吹灭了灯,不给周璇任何说不的机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