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49章 出嫁

周璇低下头看着沐风递过来的牛皮卷,小心翼翼地摊开看,发现竟真的是东夷的军事重镇防卫图。

沐风是什么意思?

这是宇文辙的?

周璇带着疑惑仔细地观察牛皮纸,发现里面有很多标注的确都是出自宇文辙的手。

这让她忍不住联想到不久前云亦岚给她的大魏军事重镇防卫图褴。

军事防卫布局关系到国家的命运,一般来说都是极其秘密的,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

可是宇文辙却不仅拥有大魏的军事重镇防卫图,东夷的他也有…鲎…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我还想看有一日他同上官谨交手的,只可惜辙去得太早了……”

沐风叹了一口气,略带惋惜地说道,瑰丽色的眸子里面满是哀伤。

“你……”

周璇的眉心越皱越紧,她依然没搞清楚这个男人是敌是友。

宇文辙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他这里,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对宇文辙来说是非常重要、值得信赖的人?

生死之交吗?

可他若同宇文辙是生死之交,那他为何又同宇文源,上官谨来往密切?

尤其是上官谨……

沐风自然看得出周璇的疑虑,他无奈一笑,若有所指地对着她说:

“我的处境很复杂,不方便同你讲,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对辙是真心的。”

什么?

他对宇文辙是真心的?

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所谓的真心指的是友情,还是别的什么感情……?

周璇探究地看向这个有着大魏第一才子之称的男子,男子妖冶的眸子深不见底,他冲着她露出一抹深沉的笑,目光落到她手心的玉之上,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哀伤以及思念……

“能把玉给我看看吗?”

沐风的声音再次响起,很轻,很淡,可是周璇却听出了浓浓的渴望。

这一刻,周璇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懂了……

终归,她什么也没说,将手里的玉小心翼翼地递给他。

沐风接过周璇手里的玉,将他捧在手心,像是捧着稀世珍宝,生怕它一不小心就碎了。

夕阳从窗户中洒进来,火红的阳光将沐风身上的一副照得愈发红,远远看去,好似他整个人都包裹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之中一般,妖娆,凄美。

阳光给他白皙的脸镀上了浓浓的胭脂红,却又显得有些斑驳。

斑驳的是哀伤。

沐风就这样盯着那块玉良久良久。

“这块玉是苏家家传的,他一出生,皇后娘娘就给他带上了,二十年,从未离过身,除了沐浴,他从来不摘下它。”沐风轻轻地说道。

“沐浴?”

周璇微微皱眉,狐疑地看着他。

“怎么?吃醋了?”

沐风转过头,冲着周璇妩媚一笑。

“不吃醋。”周璇淡淡地说,声音中却带着浓浓的无奈,“人都不在了,还吃什么醋?而且,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同别人一起沐浴的……”

除了我……

后面的话,周璇没有说,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他不在了,她也要一个人保守秘密。

沐风讳莫如深地盯着周璇,瞧了许久许久,终归也露出一丝无奈:

“看来你真的很了解他。”

其实真正算起来,他们认识也不过短短数个月,没想到这个女人却能将辙了解得这么透彻,想来定是个玲珑剔透之人!

难怪辙会拼了命地爱她……

甚至为他放弃多年的部署……

沐风用手拄着下巴,那双会勾魂的妩媚双眸静静地凝视着周璇。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长得也不错,其实她同宇文辙挺般配的……

只可惜……

沐风那双眸子妖气十足,却又多了一分悲伤,他低头看着周璇交给他的那块玉,静静地注视着。

玉戴久了有灵气,这一刻,沐风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看到了宇文辙:

“辙,我好想你……”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忧伤。

周璇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湿了眼……

******

景元二十三年,冬月初八。

鹅毛大雪,飘飘扬扬地从天空之中飘落下来,好似蒲公英的种子,又像棉絮,伴随着晶莹的冰块轻盈地落到人间,潇潇洒洒,纷纷扬扬,婀娜多姿……

屋顶、树木,都穿上了雪白的衣裳;马路上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好一个粉妆玉砌的银色王国!

周璇一早起来,任由丫鬟扶她做到梳妆台前梳

妆打扮。

铜镜朦朦胧胧地映出她的影,一身大红嫁衣,凤冠霞帔,肤若凝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灿若星辰,纤腰若束,不盈一握,削葱细指好似暖玉……

“公主真美!”

负责给她梳妆打扮的婆子由衷地称赞道。

美吗?

周璇低头,看着自己捏在手中的暖玉,脑海里再度浮现出那男子绝美的容颜,想起他总是嫌弃她,还说她的平庸之色配不上他的绝世容颜……

能嫁给他是她八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有一次,他甚至还非常认真地说:“周璇,你上辈子是不是重金回路月老了?否则怎么能嫁给我这样完美的男人呢!”她当下就无语了,翻了翻白眼,送他三个字“自恋狂”,却不可否认她被他逗乐了……

宇文辙……

宇文辙……

她在心里轻轻地念着。

你看,我都要嫁给别人了,你怎么还不来阻止呢?

你不是一向最受不了我和别的男人接触的吗?

今天怎么就不来阻止呢?

快点来呀……

心好痛,其实她知道,他是来不了的……

终于,鲜红盖头被盖到她的头上。

盖头挡住了视线,隔绝了她与别人,泪水终于在盖头里面的世界决堤……

东都街上,十里红妆,一路上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尽管天气恶劣,大雪纷飞,街道两边还是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其中不乏妙龄少女。

她们都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当世少年英雄,东夷人人敬仰的王到底是何等英姿……

然而,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东夷王上官谨国务繁忙,并没有来迎亲,而是派了他的堂弟会稽候来迎亲。

有人说柔福公主沐清河真是世间最幸运的女子,竟能嫁给东夷王这般集权利、智慧、外表于一身的男子。

有人说谁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呢?不过是冰冷的政治联姻而已,上官谨也未必重视……

……

然而这一切对周璇来说都不重要,此时此刻,她坐在轿子里面,触景生情,想起不久前自己同宇文辙的婚礼。

那时候,他就坐在她旁边装病。

她无聊地嗑瓜子,他还向她要瓜子了……

她好心分他瓜子嗑,他却装病坑她……

不过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她偷偷服下蓝亦散,并且在太后训斥她的时候借机自杀谢罪,想要脱身,却被他给救活了……

那一刻,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蓝亦散早就失传,她是靠着《上古药典》才配制出蓝亦散的,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空前绝后了,没想到他却有蓝亦散的解药……

后来,他流出王府,遇到了南宫无恨,自认为发财了,熟不知却被他坑惨了……

仔细回想,其实一开始无论对南宫无痕还是宇文辙,她都是极其讨厌的,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天天画圈圈诅咒他归天……

她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他……

更没想到强大如他,竟然真的就这样走了……

周璇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

眼前是一个朦胧的世界,鲜红的盖头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却挡不住她的泪水……

周璇知道这也是她最后能哭的日子了,等到了东夷,她必须打起精神来应对上官谨。

那个男人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大魏都城东都到东夷的都城临安算不上太远,他们走的是官道,一路上走走停停,十分浩荡,远远看去像一条长龙……

一路上天气都不大好,天空黑沉沉的,狂风呼啸,卷起旋转的黄土,官道两边凋零的树叶被卷得到处飞扬……

不远处一个山丘上伫立着一个男子,一身玄色长衣在狂风中飞舞,身材伟岸,五官分明而深邃,浑身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此时此刻,他那双锐利深邃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迎亲的队伍,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上官谨,你终于如愿了吗?

司马长风站在一边,凝视着慕容莫问,他只是在他身边一站,却能感受到他浓烈的悲痛。

“公子,要不要……”

司马长风刚刚开口,慕容莫问却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讲下去。

沉默,四周仿佛在都笼罩在冷空气之中,压抑不堪,同远处敲敲打打、热闹非凡形成鲜明对比……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忧郁地看着迎亲的队伍,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

“公子……”司马长风小声地唤他,欲言又止。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慕容莫问的悲伤,当他发了疯似的从无日峰赶来,他还以为他抢亲……

就在前一刻,他都以为他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直到迎亲的队伍彻底消失,司马长风才开始确定慕容莫问不会这么做……

迎亲的队伍消失很久了,慕容莫问却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对于他的这个习惯,司马长风早就习惯了……

自从三年前,那件事情发成之后,公子便会经常站着发呆,有时候一站就是一个月,不吃也不喝……

慕容莫问站了一天一夜,就在司马长风以为他会一直站下去的时候,他却开口了。

“去东都。”

风很大,草木飞舞,纷纷扬扬,那风华绝代的黑衣男子衣袂翻飞,消失在凛冽的狂风之中……

******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何日更重游!

东夷的都城临安是一座古老的城市,这里盛产才子佳人,他们的故事写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刻在在荷花池的婀娜翩婷之中,写在悠长清越的钟声,遗落在桨声灯影的枫桥里面……

这里的风土与东都是很不一样的,周璇一踏上这片土地,闻到这里的风,便感受到江南湿润的温暖……

到临安的第一天,周璇并没有马上被送进宫,而是被安置在了行宫之中。

夜,很安静。

云很厚重,看不到月亮。

周璇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黑乎乎的天空,找不到月亮,就仿佛找不到宇文辙一般……

宇文辙,你在哪里?

你不是同我说要带带我来江南,一起在氲氤似雾的朦胧烟雨中看风景……

为什么最后来的却是我一个人?

宇文辙,你难道不知道言而无信会变成大胖子的吗?

想哭!

却不能哭!

因为现在她已经在上官谨的地盘了,必须鼓足十二分精神去应对才行,不能有一点差池……

周璇抬起头,强忍着泪水,雪白的皓齿咬紧牙关:

宇文辙,你真的要让我一个人去面对上官谨吗?

你就不担心我说服不了他,最终死得连骨头都不剩吗?

宇文辙,你好狠心!

好狠心……

“主子,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熟悉的声音在周璇耳畔响起,是崩雷。

宇文辙给她留了很多很多,其中也包括他的暗卫。

慕雨接受不了周璇远嫁东夷,不愿追随,周璇尊重她的决定,放她自由;而崩雷却选择留下来帮她……

这一次,崩雷是作为她钦点的侍卫同大魏的队伍一起过来送嫁的……

“主子,明日之后,我会在临安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到时候再同主子联系。”崩雷警惕地说道。

“恩。”周璇点点头,“小心点。”

这里不同东都,上官谨的地盘,必须小心谨慎才是。

“属下会的。”崩雷答道,“主子你也要小心。”

“我会的。”周璇轻声应道。

这一刻,他们就像朋友一样道别,周璇知道宇文辙生前一直把崩雷当做至交来看,她理应如此。

“对了,小雪球就托付给你了。”

此次进入东夷王宫,也不知道要面临多少危险,她实在没有余力照顾小雪球,昔日她曾经答应过那人是好好照顾小雪球,如今虽然已经过了十年之约,然而人都是有感情的。

十年相处下来,她早已将小雪球当做亲人,让她随便丢弃它,是不可能的。

“好的。”

那晚,周璇目送崩雷带着小雪球离去之后,方才进屋。

一整夜,她的脑海里都在想着要怎么应付上官谨,要如何才能让他答应同自己合作,要如何才能护自己周全……

她这辈子允许自己同宇文辙以外的男人有肌肤上的接触的,绝对不可以!

周璇想好了,如果实在不行,她就拿沐风给她的东夷军事防卫图出来威胁上官谨,当然这样做有些极端,如果可以,能避免就避免的好。

一夜无眠。

翌日一早,便听到吹吹打打的声音。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周璇咬紧了牙关,将宇文辙的贴身玉佩挂在脖子上,让它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胸口。

宇文辙,你会替我加油的,对不对?

我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你还不保佑我的话,实在是太没良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