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8.248你永不知道你的男人本事有多大

自从周璇来沐王府之后,飞燕和玉湖便不方便过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

其实对她来说,现在她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地带着,对着宇文辙留给她的这块玉讲话,好似同它讲,宇文辙就能听到一般。

好似看着他,就像看着宇文辙一般。

“笃笃笃--”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鲎。

周璇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有些奇怪,她只是暂住在这里,同沐王府的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平时他们也不会来打扰她,现在也不是饭点,怎么会有人来敲门呢?

“谁?”周璇问道。

外面没有声音,没有人回答她,只是敲门声还在继续。

周璇修长的眉微微拧起,会是谁呢?

那一瞬间,有数张脸可能在她脑海里快速浮过,难道是……

周璇微微抿嘴,她站起来,走向门口。

“咿呀——”

开门的声音还没停止,便有一股强劲的剑气掩面而来,周璇一猫腰,躲过了攻击,然后站定,看向来人……

来人一身蓝色的衣裳,黑亮的青丝仿佛上好的绸缎,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黑珍珠,此时此刻正散发出凛冽的寒气。

果然是她!

东方弄月。

“柔福公主原来就是你……”

东方弄月冷冷地看着周璇,好似从地狱里出来的索命恶鬼一般。

“是。”周璇点头。

“你居然还有脸点头!”

东方弄月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怒不可遏,没想到她竟厚颜至此。

当她得知齐王妃殉夫的消息之后,非常不安,虽然她同周璇并没有多少交情,然而她毕竟是他的嫂子,是她的兄长拼了命都要去保护的人……

当下她便快马加鞭赶过来……

潜入齐王妃,才发现府内的尸首并非她……

当时她松了一口气,没死就好……

然而没多久,突然得到大魏东夷和亲的消息。

沐清河,她之前并没有听过有这号人的存在……

当下,东方弄月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沐清河可能就是周璇……

东方弄月曾经无数次在心里同自己说不要胡思乱想,兄长为周璇而死,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怎么可能回这么快就改嫁他人呢!

然而,事实却残酷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周璇,我哥他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你却这么快就改嫁他人!你对得起他吗?周璇,你怎么不去死啊?”东方弄月悲痛地看着周璇。

周璇同样悲痛。

如果可以,她何尝不想去死呢!

只是她没有这个资格……、

周璇双眸定定地看向东方弄月愤怒的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还不能死。”

她还要留着命替宇文辙报仇!

“既然不能死,又何必捏造死的假象呢?周璇,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这话,东方弄月终究没有说出来,她陷入了沉默。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东方弄月眼中的哀伤渐渐地仇恨所去取代。

“我知道为什么了。”东方弄月看着周璇,清冽的双眸被仇恨冲得发了红,“周璇,你假死只是为了嫁给上官谨对不对?其实你根本就不爱我兄长!你只想当东夷的王后!”

对面东方弄月卡狂风暴雨一般的仇恨,周璇终归还是没有说什么,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里的那块玉,默不作声。

“周璇,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心虚了对不对?”

东方弄月恨得咬牙切齿,她一把抓住周璇的肩膀,不断地摇晃。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周璇,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我只要你答应我意见事情!不要改嫁!我哥是为你死的……”东方弄月看着周璇,目光灼灼,“周璇,你知道的,我哥这个人占有欲那么强,他那么爱你,如果他知道你这么快就改嫁给别人肯定会发疯的……”

是啊!

他的占有欲那么强……

那么爱吃醋……

周璇的心又痛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已经痛得麻木了,没想到还可以再痛一点。

“周璇,答应我好不好?不要改嫁……”

“对不起。”周璇摇了摇头,小声地说,“两国和亲不是儿戏……”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的!有我在,他们强迫不了你!”东方弄月拉起周璇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然而周璇却站在原地不愿意走。

“周璇,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小月……”周璇摇了摇头,“我不能跟你走。”

“周璇,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哥他死得太不值了!!!!太不值了!!!”

东方弄月的声音越来越响。

“你这个坏女人!你把我哥还给我啊!还给我啊!!”

周璇没有说话,她任由东方弄月歇斯底里地吼她,如果可以,她也想把宇文辙还给她……

只是……宇文辙他不肯回来……

“周璇,我要杀了你,替我哥报仇!”

到最后,东方弄月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她猛地再次拔出手中的剑,朝着周璇,狠狠地刺过去。

周璇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闭上双眸,任由长剑刺入她的胸口。

剑刺得并不深,或许是伤到了血管,只看见鲜红的血液不断地流出来,瞬间染红了她白色的素衣。

整个房间内,充斥着血腥的气味,伴随着一阵清风,蔓延开来……

然而周璇依然没有躲,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任由血液在她胸口开出一朵红色的血莲花,妖娆无比……

东方弄月微微一怔,她幽冷的目光凝视着周璇,问道:

“为什么不躲?”

周璇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却是空洞的,目光的焦点显然不在她身上,更或者说,她是通过东方弄月在看另外一个人……

毕竟是亲兄妹,从某个角度看过去,似乎可以看到宇文辙的影子……

眼前这个女子是她丈夫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周璇,你不要以为你不躲,我就会放过你!”

东方弄月眼神寒冷似冰,手执长剑,再次狠狠地刺向周璇。

“叮——”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一个红色的影子从门外闪进来,手中长剑快如闪电,迅速挡住了东方弄月的攻击,将周璇拉倒一边。

“竟然这么正大光明地来我沐王府杀人,东方教主,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

男子一袭红衣,三千烦恼青丝用莹润的冠玉束着,随意中带着几分妖娆,柳叶眉下瑰丽的狭长凤目微微眯起,妖冶到了极致,鼻梁高挺,肤若凝脂,唇红齿白,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妖气。

这个人便是沐风,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沐王府世子。

“哼——我东方弄月要杀人从来不分场合!多管闲事,我便连你也杀了!”

东方弄月冷哼一声,手中长剑翻飞,一道道蓝色的剑气随之飞舞,朝着四面八方冲去,稍有不慎便会重伤。

沐风冷冷一笑,整个人愈发妖冶,手中长剑一动,一股强劲的剑气飞出,在距离东方弄月不远处分散成数道,从不同方向将她紧紧地围住。

一时之间,红蓝两道剑光此起彼伏,宛若狂风暴雨。

二人僵持不下。

东方弄月运足内力,剑气突然大增,更加凛冽,将沐风整个人包围了起来,一时之间,好似有上万把长剑朝着他刺过来一般,霸道非常。

沐风见状修长的眉微微一挑,瑰丽的眼中带着一抹兴味十足的笑意,只见他足下一点,身体微微后仰,手中长剑,美轮美奂,不但没有躲,甚至正面迎接东方弄月的剑气,将它们全部捆成一团。

剑气在沐风手中膨胀,好似一个光球,越来越大,东方弄月大叫不妙。

她战斗经验丰富,知道带沐风将她的剑气收完之后,肯定会朝着她进攻,到时候就不妙了!

眼下之际,只有一条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逃!

东方弄月打定主意,多窗而出,尽管她逃得很快,然而沐风随之而来的进攻依然震得她整个人一阵摇晃!

这一刻,东方弄月无比庆幸自己这个英明的决策!

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有人可以将她的剑气全部收住!

这个沐风,实在不容小觑!

周璇远远地看到东方弄月被余波震出数丈之外,不过好在并无大碍,松了一口气……

沐风见东方弄月离去,收回目光,转身看向周璇胸前的伤口,紧紧皱起眉头。

“快叫大夫。”

他的声音如同他本人一样,带着妖娆的磁性。

没多久,大夫便来了,为了避嫌,沐风退到了门外。

大夫诊治之后,由医女替周璇处理伤口,上了药。

没多久,沐王爷夫妇也赶过来探望,询问情况。

“谢谢王爷王妃关心,我并无大碍。”周璇温和地同他们收到。

“公主受惊了!本王已经派人全力捉拿刺客了。”

沐王爷和沐王妃松了一口气。

这可是要同东夷和亲的柔福公主呀!

好在伤得并不深,没什么大碍,要不然,他们还真的没法跟皇上交代!

在简单地一番客套之后,沐王爷同王妃便以不打扰周璇休息为理由离去了。

周璇目送他们离去。

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周璇小心翼翼地拿出玉佩,放在手心,静静地凝视着,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不是担心东方弄月,她知道刚才东方弄月并没有受伤,以她的功夫,这些宫廷侍卫并不能拿她怎么样。

她只是心里有些难受……

东方弄月不想她嫁给别人,她又何尝想呢?

只是没有办法……

“好点了吗?”

屋内传来一个妖娆的声音,那红衣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你一直都在?”

周璇轻轻地问,将玉佩握在手心,抬头看向沐风。

“恩。”

沐风点头。

他早就在了,从东方弄月出现到现在,他一直都在。

所以,从刚才带现在发生的一切都逃不开他的眼睛。

“为什么不躲?”

沐风来到床边,低头,注视着周璇,若有所思地问道。

他指的是东方弄月要杀她的事情。

“她不会真的伤我的。”

周璇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唯一的亲人离世!

东方弄月是太伤心了才会对自己动手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震怒,她都懂,所以她没有躲……

如果这样她能舒服一点,周璇愿意被她所伤,只因她是宇文辙唯一的妹妹……

同时,她也知道,东方弄月虽然愤怒到了极点,不惜对自己拔剑,然而她却不会真的杀了她……

也因为她是宇文辙的亲妹妹。

她就算再恨自己,恨到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但也不会真的杀了自己,只能为因为她的兄长是为了救自己而死,这一点东方弄月一直都明白……

要不然以她的功夫,早就要了她的命了,哪里会留时间给沐风来就她……

终归,东方弄月还是下不了手,她只是想要一个让自己退却的理由而已,而沐风就是这个理由……

沐风听完周璇的话之后,没有在说话,沉默地走到桌前,自顾自地到了一杯茶,浅浅地品,瑰丽的双眸略带深沉地看向远方,那张妖冶的脸有些忧郁,目光的焦点落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是在寻觅着什么,沉思着什么。

屋内出奇地安静,就连空气都静止了一般,静到他们俩虽然隔了很远,但是却可以清楚得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说起来,周璇和沐风并没什么接触。

两个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就这样安静地待在同一个空间之内,近在咫尺,各自思量着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打破沉默的意思。

时间就这么一点儿一点儿地流逝,屋外的太阳一路向西,直到有金色变成了红色……

沐风终于收回了目光,站起来,若有所思地看向周璇的手心,道:

“这是他贴身的玉佩。”

周璇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地握紧玉佩。

“你很想他?”沐风问道。

周璇依然没有回答,她不清楚沐风是敌是友。

这个男人,曾经她以为是宇文辙的朋友,可是他却跟宇文源来往密切,甚至还任由上官谨易容成他的样子,打着他的招牌在大魏行走……

这样一个人,她看不透。

沐风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周璇,道:

“其实,我也很想他。”

什么意思?

周璇下意识地咬了咬唇,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不解地看向沐风,带着疑惑。

他同自己说这话到底是何意图?

是在试探她吗?

他想从她身上挖到什么信息吗?

为上官谨?

为宇文源?

周璇的眉心忍不住越皱越紧,最后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沐风看到她这个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头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她,道:

“这个你拿着吧,只要有它在手,上官谨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是什么?”周璇疑惑地看着他。

沐风看着他,一片平淡地说:

“东夷重镇军事防卫图。”

“什么?”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沐风。

他怎么会有东夷重镇军事防卫图?

而且为什么要给她?

“这图本来就是他的,如今他不在了,我把它给你也算是原主而已。”沐风目光迷离,“周璇,你不知道,你男人的本事有多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