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7.247宇文辙我不像你那么狠心

周璇将那块玉捏在手心,紧紧地捏着,感受着他遗留下来的气息,就像他还在她的身边一般。

“他这么快就收服了苏将军的旧部下?”周璇看着云亦岚,呐呐道。

“是呀。真快……”云亦岚点点头。

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到如今也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苏府的旧部为他所用…褴…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还有这个。”云亦岚将一张牛皮递给周璇。

这是一张非常大的牛皮,只怕好几张桌子都摊不下。

“这是大魏全部军事重镇的防卫图,你拿好。”云亦岚说道鲎。

“全部?”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云亦岚,宇文辙在心里里面提过防卫图,原话是这样的:璇璇,大魏重要城池的防卫图是我多年来的心血,你拿好。它可以能助你夺下大魏江山。

她以为只是几个重要城池,没想到只全部!

“恩。”

云亦岚点点头。

“也包括东都?”周璇问道。

“恩,包括东都和皇城。”云亦岚说道。

这一刻,周璇终于知道景帝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除掉宇文辙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乃文德皇后所出会威胁到宇文轩的正统地位这么简单……

而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若真的要大魏江山,简直易如反掌!

如果她是景帝,只怕也会这么做……

对此,聪明如他,又怎会毫无防范,终归是自己害了他……

像他这样的人,是不能有弱点的……而她却成了他的弱点……

宇文辙显然早就知道了,可就算如此,他还是选择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这一刻,周璇再次感受到宇文辙的爱……

他对自己的爱远远比她所知道的还要深!

所以,她不能死,在完成他的遗愿之前她绝对不能死……

活着注定比死了痛苦,可是若她连这点痛苦也不能承受的话,怎么配得上他的爱呢?

******

大魏景元二十三年、东夷天宝八年秋,东夷水军同南越大魏联军决战于魏东,大胜。

大魏求和,双方议和,互派使节,于魏东谈判,经过几天的激烈谈判,最终签订协议:

双方和亲,大魏向东夷赔款银一百万两,绢一百万匹。

东夷大军退回以魏水以东,以魏水为国界,双方各守边界。

是为魏东之盟。

当这个消息传回国内的时候,一时之间国内怨声载道,战争是大魏挑起的,而最终的负担却加在老百姓身上,所以与其说百姓恨东夷,倒不如说他们更恨大魏的无能。

魏东之盟诸多条款为人诟病,却唯独一条例外——和亲。

谁都知道东夷王上官谨二十出头,是个少年英雄,相貌英俊,才华横溢,什么样的美女得不到呢?然而早已过了婚嫁年龄的他,未曾娶亲,也不曾纳妾……

这让人困惑。

有人猜他可能心有所属,爱而不得,也不肯将就,才会独身至今;也有人认为这位文武双全,看似完美的男人其实有隐疾,不能驭-女;更有甚者干脆说上官谨其实喜欢的是男人……

尽管疑虑多多,然而这并不影响少女们对这桩婚事向往,因为对方可是当世大英雄,不仅如此,嫁过去还能成为东夷的王后,上官谨唯一的夫人……

实在是太诱人了!

一时之间,人们忍不住猜测到底谁才是这个幸运儿,会不会是自己呢?

当然,这个想法太过单纯了!

其实早在议和之时,早已有了人选,是东夷方面提出来的。

这个人便是周璇……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儿子三七还没过,就逼着儿媳改嫁!”

飞燕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得直发抖,狠狠地怒拍桌子。

“嫂子,你不要这么激动,影响到孩子就不好了!”云玉湖担忧地看着百里飞燕。

“不要叫我嫂子!我不是你嫂子。”飞燕撅着嘴,不满地看了云玉湖一眼。

“可是……”

云玉湖小心翼翼地看了飞燕的肚子一眼,想说连孩子都有了,你还跑得掉吗?

话还没出口,就被飞燕狠狠地瞪了一眼。

“看什么看,等卸货了,我就走人!”

“啊?”

云玉湖吃惊地看着飞燕,第一次知道还可以这样的!

通常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逼着男方娶了自己才对吗?

她以前一直以为飞燕姐姐是喜欢兄长的,可是现在,她有些不敢确定了。

“飞燕姐姐,在你心里,我哥算是什么呀?”

云玉湖觉得有必要替自己的兄长问一问。

“你哥他是我雇主。”飞燕非常认真地说道。

“啊?雇主?他雇你生孩子吗?”云玉湖不敢置信地看着百里飞燕,“我知道飞燕姐姐收人钱财替人办事,没想到还包括生孩子这个业务呀……”

“……”

当然不包括!

飞燕不知道该怎么跟云玉湖解释这件事情,总不能说自己莫名其妙睡了某人,结果某人狮子大开口,要收一千万两嫖资,她拿不出钱,只能给他打工抵债吧?

“不提你哥了!”

百里飞燕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周璇,发现她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一边,看着手里的玉,心不在焉……

“哎——璇璇——你没事吧?”

飞燕走过去,心疼无比地看着她。

虽然这些天,她比之前好多了,不再拒绝吃东西了,但是脸色却依然憔悴得吓人。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周璇知道飞燕关心自己,艰难地扯出一抹笑,“还有,说话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哼——他做得出还怕人说呀!哪有儿子尸骨未寒就逼自己儿媳妇改嫁的!他还是不是人啊?”

飞燕忿忿不平地说道。

“他本来就不是人。若是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杀手呢?”

周璇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仿佛是在说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一样,然而飞燕却知道此时此刻,周璇的内心绝对不想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她的痛苦不是其他人能体会的。

百里飞燕认识周璇这么久,从未见她哭过,但是自从宇文辙离开之后,她的眼睛总是红的……

虽然自从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在他们面前哭过,但是从她红肿的眼睛中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坚强的女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独自躲在房间里哭泣的样子……

那画面,光想一下就让人心疼无比!

飞燕知道周璇很坚强。

正是因为她坚强才更人心疼,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周璇能够别这么坚强……

“璇璇,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我去让李太尉上书,他生前同宇文辙交情不错,而且他有把柄在我手里……”

“不用了。”周璇摇了摇头,道,“刚才我已经答应皇上了。”

“什么?你答应他什么了?不会是嫁给上官谨吧?璇璇,你疯了吗?”

飞燕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声音忍不住上扬了几分,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

“周璇乃东夷子民,自幼受东夷庇护,国家有难,理应挺身而出,能为国分忧是我的荣幸。”

这是周璇回答景帝的原话,她对着飞燕说了一遍。

“周璇,你一定是疯了!你是不是一个人关太久了,脑子不正常了?还是发烧了?”

百里飞燕上前一步,伸手去摸周璇的额头。

周璇捉住她的手臂,将它放下来,叹了一口气,道:

“飞燕,我没疯,我非常的清醒。这是我最好的选择……”

飞燕的手顿了一下,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

“璇璇,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同上官谨合作,联手东夷?”

“对。”周璇点了点头,“飞燕,你知道的,这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宇文辙给她留了很多,但是她要对抗的毕竟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在魏东之战以前,大魏一直是最强大的……

眼下虽战败,也只能说现在东夷与其势均力敌而已。

论财力,论版图,论资源,东夷还远远比不上大魏。

东夷尚且如此,更别说她了……

最好的办法便是同上官谨联手,借助东夷的实力。

“可是……上官谨他会答应吗?或许他只是想找个王后而已……璇璇,你还是不要冒险了!咱们慢慢来,我会帮你!云亦岚也会帮你的,还有常江的天机楼……”

“幽云城一向不参与各国斗争,这是他们祖上的规定,我不能让云城主为我破了这个规矩,而愧对祖先;至于常江,飞燕你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真实身份?他不是天下第一楼天机楼楼主吗?还追杀过我呢……”飞燕说道。

“恩。”周璇点点头,“但是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讲到这里,周璇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向云玉湖。

云玉湖有些意外,常花花的身份是个秘密,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辙哥哥也不可能将这事说出去……

璇姐姐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事已至此,云玉湖也不打算隐瞒,她叹了一口气,道:

“飞燕姐姐,常花花本姓赫连……”

赫连,南越国皇室的姓……

眼下南越同大魏是联盟,而且还要靠大魏抵御东夷

,自然不可能对大魏出手……

百里飞燕沉默了,她漂亮的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好似打结了一般,紧紧咬着唇,一脸纠结,似乎是在想办法,却又想不出法子。

“他这人一向把云亦岚、常江、薛进画看做兄弟,绝对不会让他们为难的……这是其一。”周璇低头看着手心的玉佩,目光深沉而又温柔,“另一方面,是我的私心。我不想等太久,我只想要早一点去地底下见到他,所以,我选择了这条最有效的路……”

“可是,璇璇,我担心上官谨,这个这么可怕……”

“不用担心。我既然选择了,我便有办法对付他”周璇轻轻地打断飞燕的话,“飞燕,相信我,在替他报仇之前,我都不会让自己有事……”

她的眼神那么坚定。

飞燕知道她心意已决。

以飞燕对周璇的了解,她若倔强起来,十辆马车都拉不回来。

所以,她不劝了:

“璇璇,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如果需要什么帮助,你尽管同我讲!你要知道,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说话间,她握住了周璇的手。

“还有我!”云玉湖也走上来,拉住周璇的另一只手,“璇姐姐,玉湖也会帮你的……”

“谢谢。”

周璇轻轻地说,声音有些酸楚,眼睛中有湿润之气在打转。

这一次,不是悲痛。

是感动……

宇文辙,你说得对,虽然你走了,但我不是一个人……

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我会争取早一点去见你的。

……

******

齐王妃周璇因思念亡夫成疾,悲痛不能自拔,于景元二十三年,十月初十自缢于齐王殿下坟前,以身殉夫,圣上赞其忠烈,下令将其事迹编入《烈女传》,流芳百世……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掀起了一场学习齐王妃的热潮……

当然,这只是官方的宣传,有些事情百姓是永远不会知道的……

景元二十三年十月二十,景帝下旨册封沐王府郡主沐清河为柔福公主赴东夷和亲。

谁又想得到这位沐清河就是已故的齐王妃周璇呢?

出嫁的日子钉在冬月初八,是个好日子,据说是上官谨亲自挑的。

十一月,东都已经很冷了,周璇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听到呼啦啦的北风吹得草木不断晃动……

她知道,要下雪了……

毕竟是和亲,替国出嫁,沐王府早早地就开始张罗起来,此时虽然距离出嫁还有七天,沐王府之内便已喜气洋洋了。

自从景帝颁布她的死讯之后,周璇便住进了沐王府。

沐王府很美,不过周璇并没有心情欣赏,她每天都待在屋子里,除了练功以外,还是练功。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自己变得强大!

因为她清楚,以前想要便强大,是为了自保,尚且可以偶尔偷偷懒,然而现在,她是为了宇文辙。

要替他完成遗愿,她必须足够强大才行!

这些日子,她甚至连睡觉做梦都在想着怎么练功,或许是过了早期的瓶颈,也或许现在她心无杂念,竟然连破两层,进入了第四层……

宇文辙层说过,第三次到第四层极难突破,普通人甚至一辈子都不能突破第三次……

能进入第四层便是质的飞跃!

“宇文辙,我进步这么快,你会替我高兴吗?”周璇看着手里的玉,轻轻地念道。

然而,回应她的确实沉默。

“哎——你真小气!我又没让你花钱奖励我,只是让你同我说一句祝贺的话,夸夸我而已,这样都不肯!真是吝啬鬼!”

周璇委屈地看着玉佩,禁不住,眼泪便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宇文辙,你真是个混蛋!回来看看我会死吗?从地府到这里也花不了多少路费的……”

终归,她又一次泣不成声。

她知道,他对她从来都不吝啬,只是……回不来!

“宇文辙,你知道吗?曾经我那么想离开东都,如今真的要离开了,我竟然是这么不舍……因为这里是你的故乡,是你安眠的地方……我不想离开你……我不像你那么狠心……”——

题外话——乐乐:虽然不想剧透,但是看着亲们这么伤心,乐乐实在不忍心。

这个文宇文辙是男主,他肯定还会出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