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6.246周璇我爱你

“不,若你的余生是如此痛苦,他定不会让你活下去!”云亦岚坚定地摇头,“周璇,你放心,他既然要你活下去,便会让你好好活着!带着希望活下去!褴”

说着,他将一个信封递过去,交给周璇。

周璇愣愣地从他手里接过信封,目光好似被黏到了信封上了一般。

这是宇文辙的字迹!

这……是他写给她的吗?

云亦岚将她眼中的波涛汹涌悄然收入视线,他看着她,道:

“我在外面等你,看好了来找我。”

言罢,他缓缓退到门外。

“咿呀——”一声,门被带上,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周璇一个人。

然而周璇却迟迟没有拆开手里的信。

她的手在发抖,好似手里拿着的不是一封信,而是重如千金的重担一般鲎。

周璇缓缓走向宇文辙的灵位面前,抬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那个牌位,红肿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悲伤。

“宇文辙,你到底写了什么?”

她抬眸,轻轻地问他,心中有无数个问好,同时,心中也充满着害怕。

她怕……

她怕知道她不想知道的。

时间一点一点儿地流逝,云亦岚倚靠着栏杆,一双美得不像话的眸子熠熠生辉,平视着前方,隐隐带着几分伤感……

太阳从东方的天空升起,百里飞燕过来找周璇,恰逢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来,落到云亦岚的身上,给他着了一层瑰丽的色彩,带上了一分温暖,让他看起来和往日很不一样……

说实话,飞燕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云亦岚。

这个男子绝美无双,然而大多数时候,他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花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唯一可能回出现的表情便是愤怒……当然出现的几率也少得可怜……

用他妹妹云玉湖的话将,他就是木头,一块不知冷暖的木头……

百里飞燕还是第一次见到云木头除了生气以外露出了别的表情,不过此时此刻,他似乎靠在回廊上睡着了。

站着都能睡着!

真不愧为云木头。

他武功高强,只有有风吹草动都会警觉,不过这一次,他的对手是飞燕,她武功不如他,轻功却不在他之下。

不过尽管如此,大多数时候,她还是瞒不过他的!

这就是为什么她带球跑这么多次都没有成功的原因。

这一次,她蹑手蹑脚地靠近,并没有被他觉察,可见云亦岚其实也睡得挺沉的……

这也难怪,自从宇文辙出事之后,他就没好好休息过。

其实最初,飞燕并不知道,当时她甚至还怪他没心没肺,即便她这个同宇文辙并没有多少交情的人,也被他的痴心所感动,被他对爱情的爱都所折服,更因为他的离去而伤心……

即便她这个跟宇文辙尚无多少交情的人也悲痛难耐,而她却发现云亦岚,这个被宇文辙认为是生死之交的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一张木头脸……

但是她非常气氛,不知道在暗地里骂了他多少次冷血,直到那天,无意中听到下人谈起他们主子最近总是通宵达旦地工作,不睡觉……

她早就知道他是个工作狂,只是不明白他的好兄弟都过世了,他居然还有心情工作,所以她带着愤怒闯进他的工作房,怒火滔天地指着他的鼻子狠狠地骂他,多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

他什么也没说,依旧是一副招牌木头脸,低头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云亦岚,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为什么急于现在呢!你究竟是不是人呀!我听说人刚死的时候,魂魄还在,会来寻觅自己在人世的好友,你难道不应该留一点时间出来,去看看宇文辙吗?!”

他依然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继续着手里的活计。

终于,飞燕忍无可忍了。

“云亦岚,我不管你做的是什么!我要毁了它,替宇文辙出口气!他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她将内力凝聚,狠狠地朝着云亦岚手中的半成品拍去!

“劝你三思而有后行!辙这个人一向小气,若知道你弄坏了我亲手帮他做的墓碑,只怕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

依旧是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好似在诉说着意见平淡无奇的小事一般,百里飞燕的心却猛地一缩,目光终于落到那块他手下,才发现他正在雕刻一个墓碑,确切地说是宇文辙的墓碑!

上面还有墓志铭,从文风来看,应该是出自他本人之手,而他又一个字一个字亲手将它刻上去……

百里飞燕没有时间细看墓志铭到底写了什么,眼下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赶紧将内功收住,免得酿成大祸……

然而她这一掌出得着实够猛,要收回来绝不是容易的事情……

绝对不能让墓碑出状况!

就算自己受伤,也不能伤及墓碑。

飞燕紧紧地咬着牙关,强行改变方向,因为用力过猛,整个人失去重心,直勾勾地朝着地面扑去……

摔倒在地,然而预期的疼痛和冰凉并没有如期而至,好像有个垫子垫在了她的身下,肉肉的,却蛮结实的……

是个肉垫!

还是个结实的肉垫……

而此时此刻,屋内除了她,就只有另外一团肉——云亦岚……

飞燕的心强烈一震,她低头,果然看到了一张美得好似从美人图中走出来的脸……

竟然真的是云亦岚!

哦!

天呐!

她居然将天下云木头当肉垫了!

他会不会打死她呀!

云木头的字典里好像并没有不打女人这个词!

完了!完了!

诶——等等……她刚才摔倒的时候并没有去拉他,而且她也不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摔过去的!

也就是说她以正常的轨迹,他是不可能回压到他的!

除非……他主动过来给她当肉垫!

可是,这可能吗?

云木头不是一向扬言要杀了她吗?

百里飞燕狐疑地低头看向自己身-下的男人……

不得不承认,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真的不是白叫的!

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看够了吗?”

云亦岚冰冷的声音响起,无情地打断了飞燕的思绪。

“看……看够了……”百里飞燕非常诚实地回答道。

“那还不起来?难道你打算躺倒明天早上?”云亦岚冷冷地说道。

“那也不错呀!”

当时飞燕就这么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没办法,一直以来,她真的被他压榨得太凄惨了,难得有机会能“压”一回他,她自然有些意犹未尽……

飞燕对天发誓,自己当时只是很诚实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话出口之后,飞燕已经做好被云亦岚挖苦的准备了,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云美人竟然点点头,道:

“那好好躺吧。”

百里飞燕承认,当她只听到这上半句的时候,她都怀疑天要下红雨了,直到她听到下半句:

“既然你这么喜欢躺着,明天早上起来我送你去棺材,让你躺一辈子。”

“……”

百里飞燕立马炸毛了,以最快速度从他身上跳了起来,同时讪笑连连:

“不躺了!不躺了!谢谢云公子刚才让我免于摔个狗啃泥……”

“我不是为了你,我为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百里飞燕,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这么上窜下跳,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直接送你下棺材……”

“别啊!云公子放心,我怎么会让你儿子有事呢!呵呵……”百里飞燕一边连忙好言讨好,另一边忍不住嘀咕,“你怎么知道是儿子呢?就不能是女儿吗?”

“不能!”

百里飞燕自认为念得很轻很轻,而且他不是在雕刻墓碑吗?怎么回听到的?

“为什么不能?”她不接地追问。

“因为我讨厌女人。”

“……”

这真是个强大的理由!

百里飞燕嘴角微微抽搐了上百下之后,终于决定默默退出房间,不打扰他工作了……

从那天起,百里飞燕每天都会关注云亦岚的动向,她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几乎时时刻刻都在雕刻墓碑,而且他还不只雕刻了一个……

当她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个一模一样的墓碑的时候,云亦岚风轻云淡地说:

“那家伙挑剔得很,没有做到最完美,他是肯定不会要的……”

那一刻,百里飞燕才真正地明白,其实云木头并不像他外表表现得这么无情……

他对宇文辙的感情其实是非常非常深的!

其实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挑墓碑呢?说穿了,不过是活着的人放不下而已……

是活着的那个人总是忍不住站在对方的角度替他考虑……

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云亦岚也是想接着工作来麻痹自己,减少悲痛,减少对好友的思念……

明亮的太阳照出云亦岚的绝世容颜,那是真正的眉眼如画,仿佛每一笔都是上天的最用心的杰作……

飞燕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他憔悴了不少!

现在,她知道了,是因为悲伤,痛苦……

百里飞燕什么也没说,她安静地在云亦岚身边坐了下来,陪他一起等周璇……

璇璇,你要坚强!

一定要坚强!

你要知道,他因救你而死

,所以请你一定一定不要辜负宇文辙一片苦心……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站在你身边,支持你,保护你的!

四周很安静,时间一年一点地流逝,太阳渐渐从东边的天空朝着天空西边缓缓爬过去,飞燕知道云亦岚醒了,不过他并没有说话……

的确眼下,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周璇能够自己主动从屋内走出来。

“咿呀咿——呀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传来木门开启的声音。

云亦岚和百里飞燕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朝着门看过去。

门终于开了,周璇一身素净的白衣,静静地站在门口,一头如瀑布一般的青丝在晚风中轻轻飘荡。

她的脸很白很白,没有一丝的血色,看来很惨……

但是他们都知道其实她的脸色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么多天没好好吃过东西,没睡过觉,她还活着就已经是个奇迹……

包括飞燕在内,都会忍不住怀疑周璇是不是故意的!她想就此累到,去陪宇文辙……

其实,他们都清楚,若非宇文辙临终前的那个要求,周璇只怕早就随宇文辙而去了。

“慕雨,去厨房把晚膳传过来,我要吃。”

火红的夕阳下,那白衣女子抬起头,用她干涸的唇轻轻开口说道,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可怕……

“好!属下马上去办!”

慕雨喜出望外!

太好了!

主子终于肯吃饭了!

“飞燕,云公子,你们要一起吃吗?”

周璇看向站在一边等待了几乎整整一天的云亦岚和百里飞燕,小声得开口。

“好。”

“好。”

百里飞燕和云亦岚异口同声地说道。

周璇终于肯吃饭了!

而且还是主动要求用餐,这说明她想通了!

太好了!

晚饭非常丰盛,不过都是素材,因为周璇规定,在宇文辙过完七七之前,整个齐王府都要吃斋念佛,好超度他的亡魂……

事实上,周璇决定下半辈子她都要吃素了!

因为她清楚,她要完成宇文辙的遗愿,那么势必就要杀很多恨的人,作孽,造业……

她能做的就是用吃素弥补,其实也不见得能弥补多少,然而至少她心里会舒服一点……

她曾是和平主义者,然而,为了他,她注定要展开杀戮了,或许还是屠杀……

宇文辙啊,宇文辙,你真是……

哎——

祸水!

祸水……

再次之前,周璇是绝对不会想得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拼尽一切,不为黄金屋,不为颜如玉,也不为权利,只为能有资格陪着他去死……

说出来谁信呢!

宇文辙,你真够狠!

但是谢谢你,谢谢你至少给我留了努力的方向,而不是让我想行尸走肉一样在世间苟延残喘,谢谢你愿意帮我完成你自己留下的遗愿,让我能够有盼头……

“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吧。”

吃饭的时候,周璇抬起头,看着云亦岚,轻轻地说着,心中万千感慨!

她从来不知道有人能够机关算尽到这个地步,他不仅算到了自己会死,还算到了身后事,并且一步一步地为她指明方向,替她布好局,铺好路,她只要按照他安排的去做便可以……

“这个是苏将军的旧部下名单,只要你拿着这个玉佩,他们随时都会听你调遣。”云亦岚将一块镂空的白玉玉佩递给周璇,“这不仅是他号令苏将军旧部下的工具,也是他从小带到大的贴身之物,你留着更是个纪念。”

周璇从云亦岚手中接过那块玉佩。

玉,温润之中带着几分凉意,因为是他从小带到大的贴身之物,周璇分外珍惜,紧紧地将它握在手心,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它,渐渐地将它原先的凉意一点一点赶走。

玉变得温软,握在手心非常舒服,周璇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感受宇文辙遗留下来的气息,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玉上面有些纹路……

周璇睁开眼睛,低头仔细一看,一双眼睛顿时就湿润了,只见上面刻着:

周璇,我爱你,永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