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5.245话外有话

昔日,当宇文轩终于知道周璇就是当年救过自己的那个女孩,是自己挂念多年的小仙女时,他是那么后悔,后悔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他想要好好地弥补她,好好地爱她…褴…

然而,他没有机会!

因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男人,而她爱那个男人……

当他得知宇文辙去世的消息时,他不否认他有那么一丝窃喜,这个时候,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渴望能够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更何况无依无靠的她呢?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会毫无反应。

“太子殿下,宇文辙,他是你的兄长吧……”

周璇轻轻地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她其实很清楚,对于这些从小在争权夺利的环境之下长大的皇子们来说,兄弟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史书上关于这一方面的记载并不少……

而她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想要激起宇文轩的兄弟之情,引起他的伤感,她只是想要告诉他一个事实:

“太子殿下,请你记住我永远是你的三皇嫂,你兄长留在这个世界上的遗孀……如果不想身败名裂的话,请离我远一点!”

宇文轩闻言心中猛地一震,这一刻,他竟然有些不敢看她的脸。

原来,她竟知道他的心思鲎!

她是在拒绝他,更是在警告他……

这个女人!

“崩雷,送客。”

周璇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便不再看宇文轩一眼。

*********

东夷,临安。

十里桂花飘香,漂亮的湖面好似一块宝石,水光潋滟晴方好。一男子坐在湖边,拿着拿着鱼饵喂鱼,湖面采莲的人儿划着轻快的小船,哼着软绵绵的江南小调,见到那男子便会冲他打个招呼。

“大王,送你给莲藕。”

朴实的采莲人摘下一个白白胖胖的莲藕,用清澈的水洗净划着船过来,丢给岸边的布衣男子。

“谢谢李大叔。”

上官锦拿着莲藕轻轻地咬了一口。

“甜不甜?”李大爷期待地看着他。

“甜!简直甜到心里了!”上官对着他竖起大拇指。

“那当然,也不看看谁种的莲藕!”李大爷自豪地拍着胸脯。

若非亲眼所见,无论谁也想不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寻常百姓竟能如此自然地同他们的王聊天。

不寻常的不是百姓,而是上官谨。

从古自今,从来没有一位帝王能像他这般,毫不避讳地走在街头,毫不避讳地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开开心心地和百姓打成一片!

然而,上官谨可以。

“大王,您的年纪不小了,该成亲啦!”李大爷乐呵呵地看着上官谨,“我儿子同您一般大小,都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做帝王做到被百姓当面摧毁,上官谨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一一个。

“好呀!”上官谨眯着眼睛,淡淡一笑,“等魏东一战结束,就给你们娶个皇后回来!”

“那魏东一战什么时候结束呀?”

又一个采莲人凑过来,好奇地问道。

上官谨停了下来,目光悠远地看向前方,浅浅一笑:

“明天晚上。”

******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轮圆月挂在天空之中,散发着幽白的光。

苏轼说: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还在齐王府,宇文辙,你在哪里?

周璇抬起头,就仿佛透过幽白的月光看到宇文辙璀璨的笑容。

周璇也跟着笑了:

“宇文辙,你现在在月亮上吗?你说你为人那么恶劣,死后不但没有下地狱居然还能跑到月亮上,到底有什么手段收买阎罗王了?”

然而,说着说着,她的眼中不自觉地便充满了泪水。

“宇文辙,你到死都算计我,你说你这么坏,阎王怎么就收了你呢?我要是阎王我就把你遣送回人间,免得你祸害阴间……”

说着说着,周璇忍不住埋头哭了!

宇文辙……

你怎么这么狠心呢?

怎么就狠心丢下我呢?

……

这一夜,周璇抱着宇文辙的灵位在齐王府里转了一夜,不断地跟他说话。

“宇文辙,你看,那是桂花,好香……”

“宇文辙,其实,齐王府挺美的……”

“宇文辙,我发现我们竟然连齐王府都没一起好好逛过……”

……

又是一夜没睡。

每个人都劝她睡一觉,然而,周璇却一点儿困意都没有。

“王妃,你好好睡一觉吧。或许,主子会如梦找你……”慕雨心疼地看着周璇。

“他不会的。”周璇摇了摇头,“他这个人一向狠心,走了就走了,绝对不会恋恋不舍的。”

“……”

慕雨也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周璇,无奈地看向崩雷,却发现崩雷比她还要迷茫。

哎——

怎么办?

再这样下去,王妃的身子非要垮掉不可!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慕雨仿佛看到救星一般。

“飞燕姑娘,你来了吗?”

自从主子出事之后,飞燕姑娘担心王妃的安全,几乎每天这个时候都会过来陪她……

然而,慕雨打开门,却没有看到百里飞燕,而是看到了一张木然的绝世容颜,竟是云亦岚。

“属下告退。”

慕雨崩雷跟随宇文辙多年,对他身边的朋友都有些了解,知道云亦岚不喜欢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慕雨离开之后,崩雷也走了。

他看得出云公子有话要同王妃讲,云公子是主子生前最信任的朋友,所以他退到门口,随时待命。

屋内非常地安静,静得只剩下周璇和云亦岚的呼吸声。

周璇低着头,不说话,她甚至都没开口问他飞燕为何没来。

“来,给他上个香吧。”

周璇站起来,从旁边拿了一支香,点燃,递给云亦岚,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云亦岚默不作声地接过香,走到宇文辙的灵位面前。

昔日的好兄弟,如今只剩下一个牌位,云亦岚的心里也非常地悲痛,然而,他并没有表露出来,眼下他更加担心的是周璇。

还记得在宇文辙去赴连城流觞之约的前一刻,他曾跟自己说:“云,若我回不来了,你要替我好好看着周璇,我怕我不在了她也会活不下去。”

现在看来,宇文辙的担心并非多余的,听说自从宇文辙去世之后,这个女人就没有合过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撑到今天的。

总之,云亦岚现在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已经完全透支了,好似虽是都会一命呜呼一般。

“你忘了你答应他什么了吗?”云亦岚看向周璇,目光中带着几分咄咄逼人。

“记得。”周璇说道,“我答应他要替他报仇。”

“那就振作起来。”云亦岚说道。

周璇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低着头,陷入了沉默。

在经过很长很长一段沉默之后,周璇终于再次抬起头,一双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云亦岚:

“云亦岚,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振作?他所说的报仇若是让我去杀了景帝,我到时可以做!可他是让我成为能主宰历史的上位者……你觉得这可能吗?我一个女人,顶多有点小聪明而已,毫无根基,他让我去问鼎天下,你觉得我能做到吗?别说我了,换了你,你有把我你能做到吗?不是每个人都是上官谨,能以一己之力撑起半片江山的!更何况上官谨本就拥有我们所没有的东西,他是名正言顺的王,他手下有一群能为他所用的官员,他有祖上打下来的基业……而我呢?我有什么?我用什么去争大魏江山?我用什么去跟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宇文轩争?更何况除了宇文轩还有宇文源,宇文勋?”周璇越说越激动,然而最后,一切终归归于平静,她无力地垂下头,轻轻地呢喃道,“说白了,他不过是找个借口逼我答应他好好活下去而已……”

“不!不是的。若是让你这般痛苦绝望地活着,和死有什么区别?他那么爱你,怎么可能明治你这般痛苦,还让你强撑着呢?。”

云亦岚若有所指地看向周璇,话外有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