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两百四十四章 请不要打扰我们

周璇拒绝任何人进入屋内,她爬上-床,在宇文辙身边躺下,牵着他已经毫无温度的手,轻轻地说:

“宇文辙,我们卧谈好不好?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卧谈过……其实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同你讲。”

“对了,你知道什么叫做卧谈吗?在我的故乡,我们上完晚自习,熄了灯就会躺在床上瞒着老师偷偷和室友一起卧谈,我们会聊哪个男生长得帅……褴”

“如果你在我们那个时代的话,绝对是全校女生卧谈会的男主角……对了,其实我的故乡并不在这里,我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我是杭州人……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投胎转世了,记得去那里找我……要是你能在我学生时代就找到我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做特工了,也不会死,不会穿越……或许我就留在二十一世纪跟你过平凡而又幸福的夫妻生活了……”

周璇一边说,一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透过天花板,她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抱着一堆书,忙碌地穿梭于图书馆、教师、餐厅,然后她在青青校园之中邂逅了这个有些顽劣的腹黑少年,结婚生子……

那样……真好!

可是……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不会死了,也不会穿越,也不会认识这个世界的你……那样真的好吗?”

不好鲎!

一点也不好!

虽然命运很残忍,但至少他还让我遇见了你,让我爱上你……

这一刻,周璇脑海里不自觉得浮现出往日的点点滴滴,他不怀好意的捉弄、他们斗智斗勇、到后来……他用南宫无痕的身份不顾性命地救她……

回忆,真的太可怕了!

因为越是回忆,周璇越发现宇文辙对她有多好……

这个男人,或许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顽劣模样,有时候甚至有些可恶,也极少甜言蜜语,然而他却一次又一次地为了她不顾生命……

这种事情一次两次或许可以解释为被荷尔蒙冲昏了头脑,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话绝非冲动……

若非真的爱入骨髓,谁做得到呢?

越想越难受,心像是被硬生生掏空了一般。

周璇转头,看着身边那个已经没有气息的男人,泪如雨下:

宇文辙,我怎么这么傻?

为什么非要到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曾经失去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好好地爱你,好好地珍惜你!

然而,没有如果……

上天不会再给我机会了……

她紧紧地抱着她,不断地哭,如鲠在喉,泣不成声,对着他已经没有温度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说:

“宇文辙,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好爱你……你为什么不肯再给我一次机会呢?”

周璇抱着宇文辙的尸体一遍又一遍地哭,撕心裂肺。

宇文辙,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随你而去!

“你放心吧!我会按你说得做,我会替你报仇!我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我会让后世都知道你是因何而死!你放心,在替你报仇之前,我都会活着,好好地活着……”

他轻轻地说道,再次伸手,轻轻地抚摸他的眼睛。

这一次,宇文辙原本睁着的眼睛竟然合上了……

原来,他一直在等她说这句话!

宇文辙,你真可恶!

不过,放心吧,我会替你报仇的,你等我,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

大魏景元二十三年九月,史官在史书上记下了寥寥数字:皇三子齐王宇文辙薨。

从此,这位传说中活不过二十岁的皇子便这样盖棺定论了,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是如何地惊才绝艳,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何而死,直到数年后,天下一统,年轻的帝王为这位王爷正名,并且追封他为文忠太子……

宇文辙入土那天,东都像是被砸出了一个窟窿一般,暴雨不断。

宇文轩是在葬礼上见到久违的周璇。

那天,她一身孝服,长长的黑发垂下来,倾泻而下,光洁的额头,淡雅的五官,娇俏的鼻梁,完美的唇线虽然看起来有些憔悴,却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样一蹶不振,那漆黑如同子夜的带着绝望的哀伤,任何人看到她的眼神,都会觉得这个女子已经死了,她的灵魂已经随着她的丈夫一起入土了,可偏偏她又好端端地站在你面前,一身傲骨,遗世独立,非常得体地完成每一项仪式,送她的丈夫最后一程,从此阴阳永隔。

全程下来,哭声震天,但凡同皇室有一丁点儿关联的女眷都哭得伤心欲绝,然而唯独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至始至终,她都只是静静的,冷漠地看着那些伤心欲绝的人。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自己的丈夫死了竟然连哭都不哭,难道你一点儿也不伤心吗?周璇,你还有没有良心?!”

淑琴公主趁人不注意,发了疯似的冲过来,不断地捶打这周璇的身体。

“周璇,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还是不是人!”淑琴公主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周璇。

崩雷担心地过来想要来把淑琴公主带走,周璇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上来阻止。

至始至终,周璇什么也没有说,任由淑琴公主捶打,直到她伤心欲绝地瘫坐在地……

淑琴公主,无论她怨恨自己,打自己,骂自己,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因为周璇知道淑琴公主是全场唯一一个真心为她丈夫哭的人。

葬礼结束,宾客一一退去,也没有人愿意多停留,因为没有人会把一个无权无势的已逝王爷放在眼里,这些人都势力得很。

不过这样也好!

乐得轻松……

周璇看着灵堂上的排位,轻轻地在心里念道:

这些讨厌的人终于都走了,终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真好!

“宇文辙,你这么挑食,一定吃不惯阴间的饭菜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周璇起身,紧紧地将他的牌位抱在怀里,小声地呢喃。

“你……还好吧?”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轻柔的男声。

“宇文辙,你回来了吗?你终归还是舍不得我,所以回来找我了,对不对?”

周璇转过身,果然看到那个男子站在门口,白衣胜雪,剑眉星目,眼若星辰,风华绝代,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外面,一阵清风吹过,吹得他衣袂飘然,宛若一个虽是都要羽化而登仙一般。

“不要!不要走!”

周璇心里一紧,猛地冲上去,想要伸手将他抱入怀中。

不对!

气味不对!

不是他……

周璇原本乌黑的眼睛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她顿下脚步,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你把本宫当作三皇兄了?”

宇文轩静静地凝望着周璇,关切地问道。

他可以感受得到那一瞬间她眼中闪过的喜悦,然而,很快,那喜悦便被绝望所取代。

“时候不早了,太子殿下请回吧。”

周璇淡淡地说,转身,目光再次落到那个牌位之上。

宇文辙,你这个混蛋!

你怎么说走就走?

为什么不肯回来看我一下?

你就没有一丁点儿地不舍吗?

混蛋!

我好舍不得你……

“你哭了?”

宇文轩关切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身后响起。

“我丈夫走了,我不该哭吗?”

周璇转过身,目光冰冷地看着宇文轩,眼中泪光点点,却被她倔强地抹去。

这个样子,好让人心疼!

宇文轩走上前,心疼无比地凝视着周璇,道:

“三皇嫂,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舒服一些……”

或许大多数人在这般无依无靠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温软的怀抱出现,无论谁都会忍不住想要靠一靠,然而周璇却没有。

她很清楚,她不需要。

“太子殿下请回吧。”周璇面无表情地看着宇文轩,“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请不要打扰我们。”

这个“我们”让宇文轩的心震了一下。

因为他知道她的“我们”指的是她和宇文辙,不,确切地说是指她和那个牌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