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2.242对不起

周璇知道宇文辙在叫她……

然而,她没有应他,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在上官一诺出现的那一刻,她便已经知道答案了……

她的大脑瞬间停止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知道心很难受,像是硬生生被撕碎了一般……

然而当她看到他不顾一切地端起酒杯的那一刻,她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他有事,几乎本能地就冲了过来…鲎…

还好……

周璇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褴。

“璇璇,对不起……”

宇文辙将周璇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地说道。

周璇没有说话。

要她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马上原谅他是不可能的……

“现在就你侬我侬,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一点呀?”连城流觞不冷不热地打断他们,“就算你挣脱了锁魂链阻止南宫无痕喝下毒药又怎么样?本尊已经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你们以为逃得掉吗?”

连城流觞冷笑道,他是一个思维严密的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附近都是他的红衣卫,就算南宫无痕武功再高强,也逃不到!

“连城流觞,如果你想你妹妹活命的话,现在就把人给撤了!”

一个娇俏的女声突然出现,眼中带着十足的灵气和英气,同时也带着杀气,她正拿着一把匕首,牢牢地对准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连城流觞的亲生妹妹,连城流沙。

“哥哥……救我……”

连城流沙无助地看着连城流觞,叫道。

连城流觞见到自己的亲生妹妹突然被绑,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连城流觞,我倒数十下,你若把你的人撤了,我便杀了她!”

百里飞燕的声音愈发地幽冷,说话间,那双漂亮的眸子中带着毫不留情的决然。

“不要!哥……你还犹豫什么!快把人撤了呀!难道你真的连我的命都不顾了吗?”连城流沙惊慌失措地大叫。

“怎么可能?”

连城流觞皱起眉头,他在四面八方都布下了天罗地网,怎么可能有人在他好不觉察的情况下进来呢!

难道……

“百里飞燕?”

连城流觞看向飞燕,问道。

“没错,正是在下!”

“百里飞燕,轻功冠绝天下,果然名不虚传。”连城流觞淡淡地笑。

“能得到连城岛主的夸奖,是飞燕的荣幸。”百里飞燕笑着眯起眼睛,“岛主,怎么说?这人还澈不撤?”

“你都把流沙捏在手里了,我能不扯吗?”

连城流觞耸了耸肩,然后下令撤退。

不出须臾,训练有素的红衣卫便非常严整地撤退了。

“可以放人了吗?”

连城流觞静静地看着百里飞燕。

“希望岛主不要耍什么花招!”百里飞燕警惕地看着连城流觞。

“耍花招?你这是在侮辱本尊吗?”

连城流觞目光冰冷,他连城流觞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出尔反尔之事乃他所不耻也!

“没有!我只是验证一下连城岛主是不是如传说中一般言而有信!”

飞燕吐吐舌头,笑道:

“事实证明连城岛主果然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铁骨铮铮的汉子?”

这是在夸奖他吗?

为什么他觉得她是在骂他?

连城流觞冷哼一声,带着从飞燕手里跑出来的流沙以及红衣卫离去。

又是一阵妖风,疯狂地翻动着树枝,天地之间只剩下萧瑟。

那青衣男子负手而去,高大的声音带着遗世独立的孤傲,他的身边,那漂亮的紫衣少女悄然松了一口气。

“连城流沙,你真是不学无术,居然连百里飞燕都打不过,坏了本尊的事也就算了,把我烟波岛的脸全都丢光了!回去给本尊好好练功!近期不要再出门了!”

行至半山腰,连城流觞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

“……”

连城流觞嘴角微微抽了一抽,“哥,我有话跟你说……”

“本尊不想听。”

“哥,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周璇她能挣开我们的锁魂链……”

“本尊不想听!”

……

******

山顶,周璇看到连城流觞带着他的人悉数离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的目光落到百里飞燕身上。

许久未见,飞燕倒是比以前圆润了一点,她的气色看起来不错,这些日子应该过得挺好的……

曾经,她以为自己暂时是没法平静面对这位曾经的好友的,却没想到这一刻见到她,她竟然这么平静。

“飞燕,谢谢你……”

“璇璇,你我之间何须说谢谢呢!”百里飞燕对着周璇说道。

其实她的心情也很复杂,有很多话想要同周璇说,然而,当她看到宇文辙心急如焚的样子之后,忍不住笑了。

瞧——

有人比她更迫不及待地想要同璇璇聊天!

“璇璇,我去那边等你!你们小两口先聊聊吧,慢慢聊!聊完了再来找我!”

百里飞燕冲着周璇和宇文辙眨了眨眼睛,转身离去,临走前还不忘记把一脸幽怨的上官一诺连带着一起拖走。

“飞燕,你等我……”

可周璇似乎并没有想要同宇文辙聊聊的意思,看到百里飞燕要走,她连忙跟了上去。

“璇璇……我……有话要同你说……”

宇文辙伸手拉住周璇。

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焦灼。

在上一刻,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他可以不在乎她会恨自己,甚至觉得她恨他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可如今,不一样,他还活着,那么他不喜欢她误会自己……

“宇文辙,我同你没话说。”

周璇冷冷地想要甩掉他的手,眼中带着不悦。

“璇璇,你听我解释……”

宇文辙皱起眉头,脸上写满了焦急之色。

“我不想听!”

周璇不知道该如何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她很乱!

之前,她一直把南宫无痕当做偶像要崇拜……

她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在纠结到底是选择爱自己的人跟温柔体贴的无痕大哥走,还是留在宇文辙身边,选择自己爱的人,努力地争取爱情……

当她决定选择自己的爱情的时候,便一直觉得自己负了无痕大哥!

天知道这些日子里以来她是有多愧疚,多难受……

现在事实却告诉她南宫无痕和宇文辙是同一个人!

这让她自己接受?

那么一直以来,她的难过、纠结又算什么呢?

以前她还曾经不止一次在南宫无痕面前说过宇文辙的坏话……

而他,有时候还会附和两句!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一个玩具?

一个笑话?

而很显然,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连上官一诺也知道,到头来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周璇有些没法接受……

这种事情,换做谁都没法接受!

她觉得自己需要时间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可是宇文辙却不让她走。

“哎——”

周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不肯放开她,不让她走的男子。

“宇文辙,你暂时放开我吧……”

“不放!我放了你就会走掉,再也不回来了!”

宇文辙死死地抓着她的手,固执地摇头,心里莫名地害怕,总觉得只要一放手便会永远失去她一般。

“不!我不放!”

“放手吧,我现在看到你,头会痛!”周璇伸手揉了揉自己仿佛要裂掉一般的脑袋。

“璇璇,我现在如果不看着你,心会痛……”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胸口,一双漂亮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声音那么轻柔温和:

“璇璇,你感受到了吗?我心里都是你!看不到你,它会死掉的……”

他这般温柔的语气听起来就像在撒娇一般,周璇只觉得脑袋更加疼了!

因为她感受到自己又心软了,在他面前,她总是特别容易心软!

不!

不能这样!

她不能心软!

周璇定定地看着宇文辙:

“宇文辙,你可知道我自从决定好好爱你的时候,我是多么相信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曾怀疑过,你就这样对我吗?”

她漆黑的眸子微微闪烁,隐隐有泪光,宇文辙听到周璇委屈地说:

“宇文辙,你都这样对我了,就不能允许我稍微冷静一下,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吗?”

周璇越说越委曲,眼中泪光闪烁,然而她却死撑着,忍着,不愿意让它滴下来。

周璇很少哭,而且很少会用这么委曲的语气同他说话……

她一向坚强,就算受了什么委曲,也从来不同人说,这一次……

宇文辙的心猛地一阵瑟缩,他知道,是他不好,是他委曲了她……

的确,他不该这么逼她……

罢了!

既然她要一个人冷静,就让她暂时离开他冷静一下吧……

“周璇,我爱你!”他捉着她的手,小声地说,“我以后不

会再欺骗你了。”

周璇应答,她已经忘了他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

宇文辙,你的信用已经破产了!

“放开我吧,我去找飞燕。”周璇轻轻地说道。

“不听我解释吗?”

见她如此决绝,他无奈地放开她的手。

周璇没有说什么,转身便朝着西方飞燕所在的地方走去。

宇文辙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苦笑,他都已经退步了,她却连他解释的时间都不肯留给他……

他知道自己怪不得她,一切都是他不好,他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她!

尤其是明知道她这么相信自己,还骗她……

然而她又怎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他心里的矛盾、纠结、害怕……

他也曾经不止一次想要同她坦白,然而却总是没有勇气,怕她知道真相后离自己而去……

除非他死,否则他没法想想往后的日子里如果没有她会怎么样……

终归,他是太爱她了……

爱到不敢轻易去冒险!

其实,他也讨厌自己这个样子,扭扭捏捏、胆小懦弱,一点都不像他……

怪只怪爱入骨髓,爱得赌不起,输不起……

因为他真的很怕失去她!

他不能失去她!

茫茫红树林,风很大,周璇远远地就看到了火红的海洋中一点绿,她正负手而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燕……”

周璇轻轻地唤道。

百里飞燕听到周璇的轻唤,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可就在她转头的一瞬间,她的身后,只听“咻——”的一声,一个暗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勾勾地朝着她飞过去。

“小心——”

这一刻,周璇心里一慌,本能地朝着百里飞燕身上扑去,用自己的身体死死地护住飞燕,然后,她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到来。

然而,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她感受到有人将她抱在了怀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气味……

是宇文辙!

“你……宇文辙,你干嘛……”

周璇看到暗器嵌入他的背部,血液涌出,呈黑色!

有毒!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猛地一紧!

怎么会这样!

“你没事吧?”

周璇看到宇文辙用南宫无痕的脸对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顿时心猛地一抽,只觉得眼睛酸得很!

他……干嘛呀!

这种时候还关心她有没有事!

“宇文辙,我没事!你快放开我,然后趴下,我替你看看伤口……”

周璇尽量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冷静下来,指挥宇文辙躺好。

“真的没事吗?”

宇文辙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没事!你不要说话了,说话会加速毒发的……”周璇急忙说道。

暗器深深地嵌在他的体内,血肉模糊……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毒……

周璇看到宇文辙的脸迅速铁青,连嘴唇都发紫了……

怎么会这样?

这毒明明不致命呀!

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候,凌乱而又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周璇看到了常江、薛进画、云亦岚急匆匆地赶过来。

“璇璇,让我来看看吧。”

薛进画对着周璇说道。

周璇放开宇文辙,把位置让给他,她的脸色非常难看,紧张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薛进画看过之后,也是一脸凝重。

“先回齐王府。”

马车颠簸,周璇紧紧地握住宇文辙的手,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流。

“璇璇,别哭了。你不是一向不爱哭的吗?”

“宇文辙,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没必要替我挡的,我穿着软猬甲呢!”

周璇对着宇文辙说道,虽然这个暗器锋利,然而毕竟有软猬甲挡着,虽说不一定能刀枪不入,但至少不会伤得这么重,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是啊!璇璇穿着软猬甲呢!我忘了……”

宇文辙说得风轻云淡,那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璇璇受伤,本能地去保护她,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呀……

更何况,就算他真的知道她穿着软猬甲,也一样会扑过去的!因为他不能让她冒风险,一丝风险都不可以……

“璇璇……我跟你说……”

宇文辙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要说话,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消失在他的唇齿之间。

怎么会这样?

明明那便不是多厉害的毒呀,怎么会这严重!

“宇文辙,你别吓我呀!”

“我不生气了!我不离开你了!拜托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周璇对着宇文辙惨白得一点儿血色都没有的脸,一遍一遍地呢喃。

回到齐王府,薛进画便彻夜未眠地投入治疗。

一夜未睡,他终于取出宇文辙体内的暗器。

清晨刺眼的阳光下,周璇看到薛进画从宇文辙的卧室之内走出来。

“他醒了,你进去同他说说话吧。”薛进画对着周璇说道。

“太好了!”

终于醒了!

周璇松了一口气,连忙进屋,然而她才刚刚抬腿,却听到薛进画略带哀伤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璇璇,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意思?

周璇顿下脚步,转过身,愣愣地看着薛进画。

“薛神医,我知道你爱开玩笑,但是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周璇握着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进去吧。”

薛进画没有再说什么,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这一刻,周璇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碾碎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

就在一瞬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

这不是真的!

这一定不是真的!

明明不久前,这家伙还生龙活虎的!

明明不久前,自己已经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不……

这一定是老天爷在同她开玩笑!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个人怎么可能在同一天之内刚刚遭受完灾难之后,马上又……

不!

不会的!

“璇璇……”

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是宇文辙在叫她。

周璇紧紧地握紧了双手,强打起精神,朝着屋内走去。

那男子趴在床上,悲伤包裹着纱布,无力地抬头,在寻找着爱人的身影。

现在他卸去了易容,露出了那种绝美的脸,只是透露着铁青的眼色,昭示着这个男人时日不多了……

终于,看到心爱的那个人了!

宇文辙嘴角露出一抹笑,即便嘴唇发黑,黯淡无关,然而他笑起来依旧足已倾城倾国。

“璇璇,还生我的气吗?”

他看到她走到自己床前,连忙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望着她,一双漆黑的眸子可怜兮兮的:

“璇璇,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是……”

“不要说话了……”

这一刻,周璇有些听不下去了,尤其是看到他气若游丝、这般艰难地同自己讲话,她心疼无比,连忙伸手,紧紧地握住他修长的手指。

他的手好凉好凉……

“璇璇让我说吧,不说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宇文辙淡淡地说,声音中满是无奈,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这一次只怕是到头了……

“宇文辙,你不要说这种话!”周璇打断他的话,“你会长命百岁的。”

“璇璇,不要这样,我的身体自己清楚,这一次,我只怕是撑不过了!”宇文辙冲着周璇淡淡地笑。

“不会的!又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能解的!”周璇将他冰冷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尽量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

不能哭!

不能在这个时候哭!

她要给他信心!

“傻瓜……”宇文辙笑了笑,看到她这副故作坚强的样子,心疼得要紧,“这毒解不了的。”

“才不是呢!你不要听薛进画那庸医乱说!能解的!我能解!我以前解过……”

周璇一边说,一边要去写药方。

话虽这么说,其实她心里没谱!

这毒她不陌生,但是它在宇文辙身上的症状同在别人身上却截然不同……

“不要走!陪陪我!”宇文辙拉着她的手。

“好!我去给你配解药,配了解药我就陪着你!”周璇焦急万分。

“哎——”宇文辙叹了一口气,深深地凝望着眼前这个不肯放弃的女人,说道,“璇璇,其实……没有用的!这毒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碍事,都能解,却唯独对我致命……”

他的话让周璇整个人都僵硬了!

唯独对他致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璇璇还记得本王跟你说过,本王从小就被父皇下了噬魂毒吧?噬魂毒会随着年月的增长而渐渐深入骨髓,原先是每年发作一次,渐渐地半年发作一次,然后再一个月发作一次,一个月发作两次……每次发作都是削骨一般的痛,仿佛被无数只虫蚁啃噬骨头一般……到最后将人生生折磨至死……中毒

者就算底子再好活不过十五年的,本王中毒的时候五岁,而本王的身子本就不好,所以外界传言本王活不过二十岁都是抬举本王了……若非遇到母亲,也就是璇璇你的生母,本王只怕连十二岁都活不到……后来母亲又找到了薛进画,这些年,噬魂毒本来已经被薛进画压制住了,已经好些年没法做了……不过大概父皇看本王年过二十还没死,终归放心不想,想方设法想要除掉本王吧……”

宇文辙看着周璇,一脸平静,好似所说的一切都是别人的事情,同他无关一般。

直到最后,他才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怕本王同宇文轩争,其实本王要的只是同璇璇你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对他的破王位根本没兴趣……”——

题外话——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