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9章 夫妻甜蜜日常一

岑安气的扑上去掐他,赵景予哪里把她的花拳绣腿放在眼里,睨她一眼道:“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个好人了?”

“怎么样?要听细节吗?我还记得那个妞儿平日里看起来清纯似水的,却不料一上床……”

赵景予讲的格外夸张,还一脸的回味,岑安受不住,扑上去就捂住了他的嘴,气鼓鼓的嚷嚷:“不许说了!褴”

“我这才刚说到开始呢,你不是想听详情吗……鲎”

“赵景予!”

岑安气死了:“以后再也不许和我说这些了!”

也不知道一开始是谁吵着闹着非要听的。

“那你讲讲你的,你,除了你那个师兄……还有其他的男朋友吗?”

赵景予把她揽在怀里,她这会儿倒是乖乖的了,温顺的伏在他的肩上,任他一下一下的梳着她柔顺的长发。

岑安听他问,竟然还真的傻乎乎的想了好大一会儿:“也不知道算不算……”

“什么?”

“高考结束之后,我一个同学给了我一封信,说是等到来领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会在校园后面等着我,有话给我说。”

岑安想了很久,才想到那一件事,可这都过去十多年了,她的记忆也有点模糊了,只好像隐约脑子里有一点印象,好似,那个男生把信递给她的时候,脸格外的红。

而那个时候,她正站在学校的玉兰花树下,她好似,从来都没觉得玉兰花的香气会那样的浓郁。

或许,是因为平生第一次收到男生书信的缘故吧。

“那你去了吗?”

赵景予抚着她头发的手指一顿,眉毛微不可查的蹙了蹙。

这小女人从前大约恋慕者不少吧,只是她傻乎乎的自己不知道罢了。

岑安又拧着眉毛想了很久,她去了吗?好像是……没有去的吧。

她隐约的记得,好像她去看完分数,就和苏岩欢天喜地的出去玩了,压根就把那件事给忘在了九霄云外……

现在想来,真是觉得有点抱歉了,也不知道人家到底等她了没有,岑安可记得,那时候正是夏天,还下了一场大暴雨呢。

“你不会没去吧?”

赵景予看着她表情就猜了出来。

岑安就有点不好意思:“我好像是忘记了……因为看完分数,我和苏岩考的差不多,我们俩报的志愿也一样,那时候满心欢喜可以念同一所大学了,把其他事都扔到九霄云外了……”

赵景予忍不住笑起来,眉毛也舒展开了,这丫头糊糊涂涂的,却也有糊糊涂涂的好处。

不然,那时候她要是赴约了,说不定两人就成了,后面也许就会被那小子给占了便宜也说不定……

哪里像现在这样,除了他之外,她再也没有过任何一个男人,从头到脚,她都是属于他的。

赵景予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想到这些,方才彻底的心满意足下来。

“你怎么看着这么幸灾乐祸的样子?”

岑安狐疑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赵景予微微正色:“哪有,我在想,那个小子倒是挺可怜的,不过,说不定他也没去呢。”

岑安叹口气:“算了,都这么多年了,我连他叫什么都给忘记了呢。”

“那就别想了,我们睡吧?”

今晚还没洞房花烛呢,哪能把时间全都浪费在这些玩意儿上面?

岑安立时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翻身缩在被窝里:“我困死啦。”

赵景予直接把她捞出来剥了一个精光,栖身压下去:“刚才不是还挺有精神的吗?这会儿倒是困了,嗯?我信你才怪?”

“赵景予……明天还有好多事呢……”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今天可是洞房花烛夜……”

赵景予一边细细碎碎的亲她,一边在她耳畔说道:“安安,***一刻值千金呢……”

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无声的下起了细雨来。

初秋

的夜,有了淡淡的微凉,而那微凉之下,更是透出了泥土的芬芳气息,岑安的目光渐渐的恍惚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房间里满是甜腻旖旎的香气,她疲累的闭了眼睛,低低呢喃他的名字:“赵景予……”

他似乎在应她,声音沉沉的,而下一瞬,她已经昏沉沉的睡去。

赵景予忍不住的摇摇头,看来,以后健身也要拉着她一起了,体力这么差,怎么能行?

**************************************************************

蜜月他们去了爱琴海。

这也是岑安第一次离开儿子这么久,虽然知道他戒了奶,已经会蹒跚走路,也会说一些含混不清的字眼了,一天天长大的儿子,不会再像婴儿期那样离不开自己,可却还是牵肠挂肚。

每天必定要和儿子FACETIME的,岑安总是会在这边激动的眼泪盈眶,可他们的儿子啊,那个才不过一岁多一点的婴孩,却是自小就展示了赵景予的强大基因,高冷的让人心都碎了。

“你说,别人家一岁多的小宝宝都是天真可爱,为什么我们儿子老是一张扑克脸?”

“胡说八道!”

赵景予板了脸:“慕安不过是比较深沉而已……”

“一岁多的宝宝要什么深沉啊!我要的是那种肉嘟嘟一逗就笑往我怀里扑那种好吗?”

赵景予看一眼抓狂的妻子:“男孩子这样挺好的,将来也不用多费心思,要是生个女孩儿,倒可以是这样的傻白甜。”

“什么傻白甜?你怎么能这样说小宝宝!”

岑安跺脚,赵景予一点都不着急,他难道不觉得慕安这样太早熟了吗?

以后还继续这样板着扑克脸,会找不到媳妇的好吗?

“好了,不用太心急,这天底下的小孩子,绝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慕安可能是天性如此吧。”

“可是他都不黏我……”

岑安还是格外的伤心。

可是蜜月结束回家,慕安却给了岑安一个大大的惊喜。

岑安最初还以为,这么小的孩子,大约两周不见就会忘记妈妈的模样吧。

可她刚下车,被保姆抱着的慕安就挣着要下来,岑安看着他一摇一摆的跑过来,小鸭子一样的可爱,不由得就笑起来,可眼圈却渐渐的湿了……

“麻麻,麻麻,抱抱……”

岑安忍不住的跑向儿子,那小小白胖的婴孩一下扑入了她的怀里,虽然没有笑的开怀,却用肉嘟嘟的小胳膊,抱紧了岑安的脖子:“麻麻,香一个……”

岑安两边脸颊都被他亲的湿漉漉的,却高兴的快发疯了,走的时候慕安还只会喊妈妈,可是现在,都能说这么多话了……

赵景予也格外的高兴,伸手想要抱儿子,却不料慕安用“你是什么鬼干嘛要抱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立刻又抱紧了岑安的脖子。

爱琴海的日光把赵景予晒的黝黑却又性感健康,可是,慕安却根本不认识他啦!

岑安实在忍不住,抱着香喷喷的儿子狠狠亲了几口,却是乐开了花,瞧着赵景予吃瘪的样子,就觉得超级爽好不好!

赵景予没忍住,在自己儿子的小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臭小子,连你亲爹都不认了!”

岑安赶紧抱住了慕安躲开来:“赵景予不许你打我儿子!”

赵景予瞧着这母子俩,显然已经是同一战线,不由得摇摇头,好似现在,他在家里的地位又往下降了一降,连第二名都保不住了。

慕安再大一点的时候,岑安觉得整日待在家中无聊,也决定出去工作。

赵景予原本让她来公司上班,可她却不肯,顶着老板太太的名头去,能干什么?大家不都要敬她捧着她?她又何苦给人家找不自在呢?

就坚持自己投简历找工作,最后,竟然真的在一家杂志社找到了一份薪水还算不错的工作来。

而与此同时,美国那边也传来消息,梁宸师兄他,醒了——

题外话——什么都不想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