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40.240希望你别失望

“听你这么说……本尊倒觉得你挺不错的,不如你来爱好吧……”

连城流觞坏笑着靠近周璇,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周璇下意识地蹙眉。

“刚才还是不在意本尊的外表,本尊才一靠近就这样了……”连城流觞那张扭曲的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

“不是因为你的脸……”周璇蹙眉,“男女授受不亲……”

连城流觞闻言突然仰天大笑鱿:

“你马上要成为我的女人了,还什么授受不亲呀……”

他一边说,一边别有深意地看着周璇,周璇意识到他并不是在开玩笑,忍不住整个人往后缩了缩:

“你……不要乱来……”

“如果我要乱来呢?”

连城流觞坏笑地靠近周璇。

“不要过来!”

周璇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警告道。

“你觉得你的警告对本尊有用吗?这里可是本尊的地盘,本尊要你生才能生,本尊要你死,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周姑娘是个聪明人,我劝你还是顺从我吧!反正女人跟一个男人做也是做,跟两个人男人做也是做,不是吗?”

连城流觞的话让周璇沉默了,她不说话,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那样子看起来是在考虑连城流觞的话。

她偏着脑袋,静静地凝望着连城流觞,道:

“如果,我顺从你,你就不会伤害我?”

“那要看你表现了……”连城流觞轻笑。

“那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周璇浅浅地笑。

连城流觞心中暗笑,还以为有多难搞呢!原来是个胆小鬼……不过识时务是对的……

周璇感受到连城流觞短暂的松懈。

是了!

就是这个时候!

距离刚刚好,周璇抓起刚刚从桌子上随手拿过来的碗,狠狠地朝着连城流觞的脑袋砸过去。

连城流觞一直以为周璇的双手被捆绑着,而且在他看来,二人的武功相差实在是悬殊,所以压根儿就没把周璇放在心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周璇已经解开了绳子,当周璇对他出手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近在咫尺,即便他的武功再高强,也已经来不及了……

瓷碗砸到连城流觞的头上,周璇几乎是用尽了力气。

碗瞬间碎成碎片!

周璇迅速起身,朝着屋外跑去。

然而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站着面无表情的两个门神,显然就是传说中烟波岛的红衣卫。

催眠术!

周璇迅速给他们施展了低级催眠术……

她的低级催眠术对付普通人还可以的,但是这种红衣卫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

她现在手中没有笛子,这是她能做到的极致了!

趁着那两个红衣卫发愣的一瞬间,周璇拔腿就跑……

然而,却被一个高大的青色身影挡住了去路。

连城流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前方,乌黑的碎发上染上了血迹。

“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本尊……”

连城流觞笑了,笑得很炫丽,可是不知道为何,却很难判断出他到底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生气的吧!

他堂堂烟波岛岛主,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女人敢这么对他!

被女人暗算,更是头一次!

好在自己做事一向严谨,早已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否则还真被她跑了还说不定……

不过这样更好玩了,他对她的兴趣反而更加浓烈了……

“有意思!不知道到了床上,你是不是也这么有意思……”

连城流觞坏笑地上前,这一次,他不似刚才那样温和了,一上来就直接撕周璇的衣服!

周璇清楚想连城流觞这样的对手,不是她以一己之力能对付的,刚才一击失败,只怕这一次自己是凶多吉少?!

“你……别过来……”周璇不断地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啧啧……瞧这激动呢……你就这么为他守身如玉吗?”

连城流觞看着周璇,坏坏地笑道。

“对!”周璇回答得非常坚定,“如果你再进一步,我就直接死在你面前!”

她知道连城流觞抓自己过来是有目的的,他一定不会让她死……

“用生命威胁本尊?这一招本尊见多了,你倒是自杀呀……”连城流觞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

真是个难对付的人!

周璇咬了咬牙,将抱在手里的碎碗片狠狠地割向自己的喉咙。

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

连城流觞一震,没想到她会真的下手……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命了…

“你赢了!”

连城流觞上前一步,夺下周璇手里的碎片,冷冷地说道。

“找大夫给她包扎伤口。”

连城流觞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看着那青色的背影远去,周璇无力地瘫坐在地,长长地周璇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他们都在赌……

她赌他会留着她、利用她,所以不会让她有生命危险;而他无非是在赌她没有勇气真的自杀……

周璇是个赌博高手,她知道其实这一场赌局赌得无非是看谁的心更狠,看谁更沉得住气……

连城流觞无疑是个非常沉得住气的男人,从他直到看到她割下自己的喉咙,鲜血流出的时候,他才肯松口就可以看出……

那一刻,他无疑是以为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在跟他赌,豁出性命跟他赌了……

然而周璇自己知道,其实她做不到!

她不想死!

只要连城流觞再坚持一会儿,她只怕会放弃……

不是因为她怕死!

她周璇从来不怕死,她怕的是若自己离开人世之后,留下宇文辙一个人,他会怎么办?

他已经失去太多了……

她不想让他再失去自己……

她不想让他痛苦……

所以她不会真的用自己的命去赌……

一切不过是拼演技而已!

面对连城流觞这样的对手,光靠演技还是不够的!

她该庆幸自己学医出身,知道如何避开大动脉,所以才骗过连城流觞……

总之,她暂时是没危险了……

然而为什么,她心里却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

接下来几天,周璇一直被关在房间里,她没有见过连城流觞,但是每天都有好几个人监督着她……

******

齐王府

书房之内无比凝重,空气仿佛被冻住了一般,冷得吓人。

就连一向开朗的薛进画也是一脸凝重。

“真的是连城流觞?”

云亦岚皱起眉头,一向没有表情的木头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担忧。

宇文辙没有说话,只是将手里的心递给他。

信是连城流觞亲手写的,里面明确跟宇文辙说想要周璇平安无事,请于明日去南郊红树林找他……

“怎么办?”

云亦岚还未开口,薛进画已经跳起来了。

“连城流觞既然已经知道你是南宫无痕,只怕他不会轻易放过你,而现在小璇璇还在他的手里……”

薛进画有些说不下去了……

连城流觞也是个奇男子!

昔日他曾以俊美著称于世,和云亦岚齐名,素有北云城南烟波之称……

偏偏两个人对待外貌的态度也是南辕北辙!

云亦岚讨厌自己的长相,总是想方设法掩盖自己的容貌;连城流觞却极其臭美,精心护理,并且扬言一定要在美貌上战胜云亦岚……

然而一次机缘巧合,宇文辙在试蛊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一不小心毁掉了他容貌……

一切可想而知了!

对云亦岚来说,外貌就是他最心爱的东西,所以他扬言一定要夺走辙最爱的东西……

以前他以为他喜欢上官一诺,便易容成昔日的样子,使劲手段勾-引、诱-惑上官一诺……

或许那时候上官一诺年轻,少女怀春,再加上宇文辙对她的态度怎么看都不伤心,她抱着想要刺激宇文辙的心态就同连城流觞往来了……

连城流觞成功之后,发现宇文辙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于是便对上官一诺失去了兴趣,继续找别的下手……

“要不,我替你跟他说说吧。”

云亦岚想了一下,说道,他跟连城流觞倒是有点交情,若他开口去求他,或许连城流觞会手下留情也说不定……

“不用。”宇文辙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是我同他之间的恩怨,终归是要解决的。”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了解云的性格。

云一向高傲,从来不求人。

这若是他自己的事情,只怕他宁愿去同连城流觞拼命也不会开口求他,然而为了自己,他却愿意开口……

有这样的朋友,他宇文辙此生足矣!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不能让他为难……

更何况以连城流觞那六亲不认又奇葩的性格,如果云去求他,难保他会提出要云自毁容貌,变得比他丑的要求……

或许云不在乎,但是他不能让他陷入这样的境地……

更何况璇璇是他的女人,保护她是他的责任……

“明天我一个人去。”宇文辙说道,“你们就不用动什么歪脑子的,连城流觞的性格你们也知道的……尤其是你,薛进画……”

宇文辙有些不放心地看向薛进画。

这群朋友他是了解的,尤其是薛进华,平日里虽然总是以揩油、损人为乐,但是若自己真的有难,他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

薛进画沉默了……

朋友有难,怎么能坐以待毙呢!

然而连城流觞的性格……

若他们真的前去的话,只怕连城流觞会直接撕票……

屋内是沉默,死一样的沉默,空气仿佛宁静了一般,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屋内,不仅静得可怕,也冷得可怕!

薛进画、宇文辙、云亦岚、常江……

每个人都沉着脸,心事重重。

其实他们都不怕连城流觞,可偏偏连城流觞捏着宇文辙的软肋——周璇……

这一刻,即便是这个强大的男人,也仿佛华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就此离开了,你们要替我照顾周璇,让她……好好活下去……”

宇文辙轻轻地说道,声音听起来有些寂寥。

“辙,不要胡说八道……以你的能力还怕他小小一个烟波岛……”薛进画第一个跳出来嚷嚷。

其实他们都知道:

烟波岛并不小!他们的势力绝对不在四大世家之下,然而宇文辙并不怕他们,只是周璇现在在连城流觞手里……

“只是说如果嘛……”宇文辙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我当然不会输给连城流觞,但是食物绝对,我是说,万一我不在了……”

“你若不在了,她也不会独活的。”

这一次说话的是云亦岚,他那双美丽得不像话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宇文辙,道:

“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着把她带回来!”

云亦岚的话好似一把刀,深深地刺入宇文辙的心头。

他知道他说的事实……

他只有一个选择:把周璇带回来,活着将她带回来!

******

黑岩村

原石毛料市场

“你说什么?哥哥把周璇抓起来了?”

连城流沙好看的眉心紧紧拧在一起,仿佛打结了一般,紧紧地拧成一个“川”字!

“是。”司马翩翩说道。

“他抓周璇干嘛?难道他也知道周璇可能是我们的妹妹了?”

连城流沙猜测道,不对呀,这些年来,兄长同父亲一直不合,即便父亲临终前他也不肯回来见他老人家一面,所以这件事情父亲只告诉了自己,而她在还没确定之前,尚未来得及告诉兄长……

照理说他不可能知道呀!

“沙沙师父,我听说岛主是用周璇威胁南宫无痕……”司马翩翩道。

原来如此!

连城流沙想起来了,南宫无痕的确很在意那个女子,而兄长同南宫无痕一向有仇……

“不行!我得赶紧去大魏东都一趟,免得兄长伤了妹妹。”

连城流沙心里焦急,一刻也等不了。

“但是沙沙师父你约了欧阳公子……”司马翩翩说道。

“顾不上了!以后再说吧……”

眼下阻止兄长伤害妹妹才是最重要的!

……

大魏景元二十三年九月二十四的夜晚对很多人来说都特别难熬!

这一夜,连城流沙快马加鞭,连夜赶往大魏东都,片刻不敢怠慢,生怕一个闪失铸成弥天大错……

“璇璇……璇璇……”

这一夜,飞燕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床前。

“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话出口之后,她知道自己口误了,虽然这个房间云亦岚分给她住,然而这整座宅子都是他的。

他肯定会说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那她是不是该说这个房间她交了租金的,有权利不被打扰……

然而,出乎百里飞燕的意料,云亦岚竟然没有为难她,也没有抓他的口误。

“睡不着?”

他那双宝石一般的黑眼睛静静地凝视着他,飞燕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人情味”的云亦岚,一时之间,她竟忘了他们之间的敌对关系,对他吐露心声。

“恩。”飞燕点点头,“我梦到璇璇有危险……”

再次回忆起那个梦,她依然心有余悸,她只要一想到璇璇有危险,整个人便忍不住瑟瑟发抖。

“没事,只是一个梦而已。”

倏地,她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周璇吉人自有天相,不可能

会无缘无故出事的。”

这是云亦岚第一次安慰人,他居然会无聊到去安慰这个女人……

他想,应该是为了防止她的负面情绪影响到他的孩子!

对的!

肯定是这样的!

等她卸货之后就让她滚蛋!

……

这一夜,宇文辙彻夜难眠,他一直坐在观柳居,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屋内的一切,回想着往昔发生的很多很多事情……

这辈子从来没有有人像她这样牵动他的心……

璇璇,璇璇,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就算拼上我的性命,我也会护你周全。

其实,他也有些害怕!

他知道,过了今天,他南宫无痕的身份肯定是瞒不住了,到时候,她还会要他吗?

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恨他……

会不会就此不爱他了……

他若能就此不爱自己也挺好的……

因为若是不爱了,她便不会没法接受他的离去,她或许会生气、会愤怒,但是她不至于会因此而伤心得活不下去……

这样也挺好的!

只要她活着,好好地活着,终归会忘掉一切……

或许,有一天,她会遇到一个更好的人,开始新的生活……

想到这里,他却有些不敢向往想了!

他发现,他还是没有这么伟大,即便是自己真的死了,若她真的爱上了别人,他只怕会死不瞑目吧!

算了,不要想这么多了!

只要她活着就好,其他的,他也管不了……

宇文辙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让暮雨拿来笔墨纸砚,开始挥笔直书,他是在给周璇写信,写给未来的她,一直写……

东方不知不觉乍现鱼肚白。

天亮了。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宇文辙放下手中的纸笔,换上衣裳,易容,去迎接一场硬战……

********

而与此同时,在时隔多日之后,周璇也在这个清晨再次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连城流觞。

“今天你就可以见到你爱的那个人了,高兴不高兴?”

连城流觞一见面,就对着周璇咧嘴笑,然而,这样的笑容却让周璇不寒而栗。

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按好心!

“你猜,这个人是南宫无痕还是你的宇文辙呢?”连城流觞看着周璇,自顾自地说道,“不用心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希望到时候你能不失望……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