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8章 我爱你

没人再去顾及新婚时落泪会不会不吉利的问题,只是握紧了她的手,和她一起掉眼泪,和她一起哭着又笑出来。

岑安曾经以为,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从赵景予的口中听到‘我爱你’三个字了,却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

也许,他是真的爱她,也许,直到这一刻,岑安才敢相信,他对她的心意,并不比她的少上半分褴。

赵景予唱到最后,其实都有些忘词了,可却没人在意这些,歌声停住,是短暂的安静,然后,不知是谁先鼓起掌来,渐渐的,门内门外,掌声响成一片。

苏岩眼睛微微红了,却仍是高高扬着下颌,轻轻捏了岑安一下:“还算有诚意,就放他一马喽。鲎”

岑安抹着眼泪点头,灵徽也不叫化妆师,自己拿了化妆包给她补妆,岑安轻声的道谢,灵徽却只是抿着嘴儿轻轻笑。

可微红的眼眸最深处,到底还是透出了点点的羡慕。

她这一生,会有这样的时刻吗?

高崇元在赵景予肩上擂了一拳:“大哥,你这一鸣惊人搞的,我以后结婚时可怎么办啊。”

徐长河就打趣起来:“苏岩肯定不会让你唱歌的好吗,你唱歌那么难听,不如你到时候就给我们跳舞吧!”

高崇元狠狠瞪他一眼:“徐长河,你别忘了你也没结婚呢!”

徐长河立时辜辜然起来,也是啊,至少人家高崇元都有女朋友了,他这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呢。

小艾过去开了门,赵景予抱着大捧的玫瑰进来,屋子内熙熙攘攘,他却直接去找岑安的身影。

她穿裙摆巨大的婚纱,端庄坐在大床上,正笑吟吟的望着他,眸子却亮闪闪的,赵景予一眼就看出来,她刚才哭了。

“怎么哭了?”

他也顾不得还有几个小环节没有进行,直接就走过去问。

小艾几个人都掩着嘴偷笑,岑安都不好意思的不行了,小声的嘟囔他:“赵景予……”

他还没找她的鞋子呢。

湘莞藏的地方可严密了,她要是不放水,怕是找到天黑他都找不到呢。

岑安怎么不着急呢,眼瞅着吉时都要到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女生外向,看不得自己男人受一点点的刁难呢。

岑安指了指自己的脚,赵景予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灵徽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赵景予方才闹清楚状况。

可这新房这么大,又堆满了小艾灵徽她们添箱的东西,他往哪找呢?

岑安也急的不行,一个劲儿的给赵景予使眼色,直往天花板上瞄。

骆湘莞那一会儿可是脱了鞋子跳上桌子,把她的鞋子给藏在了卧室里的水晶吊灯上了呢。

那灯又巨大无比,遮掩的根本都看不清楚,更何况,谁又想得到那里去呢?

赵景予却没收到自己妻子的信号,找了一大圈子,急的脑门都出汗了。

几个伴郎也赶紧来帮忙找,高崇元不时的讨好看着自家媳妇儿,想让她放水,苏岩哪里肯理他,倒是惹得骆湘莞得意的笑个不停。

岑安实在是急的不行了,一个没注意,连矜持都忘记了,差点跳起来:“哎呀,你们也往上面找找啊!”

她这一嗓子喊出来,赵景予这么精明的人立时就知道了关窍在哪,直把苏岩没气死,忍不住的就‘吼’岑安:“安安,你胳膊肘也拐的太厉害了吧!”

岑安自家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又低着头尴尬的对起手指,苏岩真是拿她没辙了,狠狠的翻了几个白眼之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景予成功的找到鞋子并且单膝跪地给岑安穿好了。

过了这一关,余下的就是按部就班进行下去。

婚礼现场,向来就是催泪的,结婚的没结婚的,都哭成了一团。

尤其是新娘自个儿,新郎还没怎么着呢,就哭的搞不成事了。

赵景予看着岑安这样,心里却只有自责和疼惜。

若是他知道,她这么的在意这些外在的东西,他也一定不会像从前那样,连几句甜言蜜语都不肯说了。

交换了戒指,新郎要亲吻新娘了。

岑安哭的妆有点花,可此时却也稍稍的能控制住情绪了。

孰料,赵景予吻过她之后,却是别别扭扭的在她耳边飞快说了一句:“安安,我爱你。”

他说的很快,声音也很低,岑安甚至都以为那是她自己的错觉。

可在看到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时,岑安整个人彻底的崩溃了。

也许这一场婚礼,会成为在场宾客好多年后都念念不忘的,因为,婚礼的结束,是以新郎抱着哇哇大哭的新娘匆匆回洞房而告终的。

岑安哭过之后,激动褪去,冷静下来,羞的都不行了,躲在新房里不肯出去,连敬酒都不要出去了。

她真是丢脸死了,怎么能哭成那样子呢,以后,她哪里还有脸在郾城行走交际,面对这些宾客呢?

赵景予不知哄了多久,岑安才换了敬酒的礼服出去。

原本以为大家都要笑话她的,却不料众人都格外的客气热情,没人敢有一丝的轻看。

岑安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个道理,在中国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女人,只要她的丈夫把她放在第一位,捧在手心里,那么无论到哪里,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不会有人敢有一丝一毫的看轻她。

譬如那一日,赵景予待她那般好,纵然她丢了脸,可最后获取更多的,却也只是众人的羡慕和祝福。

卧室里一片的红,枕上绣着一对鸳鸯,是岑安弟妹亲自送来的新婚贺礼。

那个出自苏绣世家的温婉女孩儿,一针一线,足足绣了三个月,方才绣成这样一幅堪称艺术品的枕套来。

岑安心里感动的同时,却也为弟弟高兴,这样的妻子,能娶回家,足可以说是岑家的幸事了。

洗浴之后,夫妻二人躺在大床上。

岑安忽然问了一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唱歌,你以前都没唱给我听过。”

赵景予低头亲了亲妻子的额头:“我也有二十多年没有唱过了。”

“那……这是你念书时候学会的吗?”

岑安忽然一骨碌坐了起来,眸子亮闪闪的望着赵景予:“你念书时是不是有喜欢过的女孩儿?赵景予,好想知道你初恋是什么样子的啊……”

赵景予喝多了酒,头有点疼,可这个小麻烦却好像是更来劲儿了一样,揪着他刨根问底没完没了了。

“我没有喜欢过什么女孩儿,也没有初恋。”

赵景予按了按额角,望着那个八卦兴致来了就止不住的女人,忍不住磨磨牙:“还不睡觉?明天还有很多事呢……”

要回礼,要请客,等等等等,忙的不可开交呢,也难得她竟然这么有精神。

“不可能吧?你都快四十了啊,怎么可能之前没有过恋爱经验?赵景予……”

岑安抱住他的手臂开始摇晃起来,赵景予横她一眼:“你真想听?不怕吃醋?”

他虽然没什么恋爱经验,但过去的女人可真是不少,这要是一一讲起来啊,大约能讲个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岑安一愣,转而一颗小脑袋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不怕不怕,你讲嘛!”

赵景予从她小手中抽出手臂枕在颈下,唇角噙了一丝笑凝着她:“行啊,这可是你说的,嗯……那就先讲讲我十六岁破处时那个女生吧……”

“十六岁……破处……”

岑安惊住了,她虽然性子跳脱,可却是个乖乖女啊,十六岁的时候,她还傻乎乎的追什么流星花园F4呢,连情窦初开都没有过……

这男人,竟然十六岁就干那种坏事了!

“你不是个好人!”

岑安气的扑上去掐他,赵景予哪里把她的花拳绣腿放在眼里,睨她一眼道:“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个好人了?”——

题外话——我也是醉了……甜成这样了也没票,早知道一虐到底好了你们太坏了

赵禽兽:你确定你想一虐到底?

猪哥:怎么,不行吗?你没看都不给投票了吗?

赵禽兽:你确定怪我和安安太甜蜜了?

猪哥:不怪你们怪谁!难道怪我咯!

赵禽兽:你的床戏写成那样子还被退稿了,谁给

你票?我他吗亲了一下就直接关灯了,你还好意思要票?我要是读者我也不给你!

猪哥:赵禽兽!你别忘记了,梁宸还在美国呢,马上就要醒了!

赵禽兽:那个,你微信加我一下,我给你发个红包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