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39.239南宫无痕必须死

喜宝吃力地拉着周璇,走出寺庙,然而,她有些撑不住了……

毒发的时候快到了!

百鸟阁为防止杀手心生异变,在他们签下契约的时候,每个人都服用了毒药,必须通过完成任务换取解药……

刚才她还没有顾得上向上官一诺要去解药…瞬…

呜……

头好晕!

怎么办?

喜宝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连视线都变得模糊,恍恍惚惚中,她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鱿…

“叔叔……救命……求你……救救我们……”

她无助地抓住那人的衣角,无力地请求道。

那青衣人转过身,淡淡地看向喜宝,已经昏迷中的周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笑容。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两个都带走。”

他对着手下吩咐道。

“把周璇洗干净了,送本尊床--上……”

******

夜,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天空中黑漆漆的,月亮不知道躲道哪里去了。

人间也黑漆漆的。

狂风乍起,树木在狂风之下时不时发出森然恐怖的声音,昭示着今晚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齐王府

灯火通明

宇文辙站在书房之内,来来回回地跺来跺去,一向冷静,运筹帷幄的他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冷静……

他,脸色铁青!

明明早上自己出门的时候,她还笑容满面,温柔无比地送自己到门口,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会去哪里了呢?

“主子,根据了解,王妃失踪之前去过城南的观音庙……”

崩雷心惊肉跳地回复到,即便是早已习惯主子可怕的样子,此时此刻,他依然不敢看宇文辙的眼睛。

看了之后就不仅仅是害怕那么简单了,会担心……

认识主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真担心下一刻,他就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找……让白衣卫全部出动……”

宇文辙冷冷地下命令。

“可是主子……如果动静过大,只怕会暴露您的身份……”崩雷说道。

白衣卫是南宫世家的侍卫,数量庞大,若全部出动去寻找齐王妃,就算他们做得在隐蔽,这里毕竟是东都,而景帝只怕也不是泛泛之辈……

这样,只怕不暴露都难。

“现在,还顾得上这些吗?”

宇文辙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双总是如同深潭古井一般的双眸之中满是焦急之色。

“暴露就暴露吧!”

只要能找到璇璇,他还在乎这些吗?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绝对绝对不能让璇璇有事!

崩雷闻言,心中颇为震动:

他一直都知道周璇对自家主子很重要,只有这一刻,他才发现竟然是重要到这个地步。

这一刻,他甚至能感受得到如果周璇真的出事的话,只怕他家主子也不会独活了……

“属下这就去!”崩雷说道。

崩雷走后,宇文辙站在原地,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眉心紧锁:

璇璇,璇璇,你千万不能有事呀!

不行!

他不能坐以待毙!

他得亲自出动去寻……

******

秋天的夜,来自“蒙古西伯利亚”的狂风好似一个嗜血的将士,用自己的寒冷侵吞着尘世中原有的温暖,同时散发出“乌拉拉——乌拉拉——”的哀鸣,听起来阴森而又恐怖……

头,好痛!

好像要炸裂了一般。

周璇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揉一揉快要爆炸的脑袋,却发现她的手根本动不了!

她的手被捆着!

她的心猛地一个激灵,顿时惊醒。

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青色的床帐……

透过床帐,隐隐约约快要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而不是上官一诺……

怎么回事?

暗算的不是上官一诺吗?

她怎么不见了?

这个男人又是谁?

冷静!

必须冷静!

周璇强迫自己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冷静下来。

很显然,她身上的一副被唤过了,那么原先她藏在一副里面以备不时之需的药都没办法用了……

笛子也不在,这就意味着她顶多只能使用低级催眠术,但是面对意志力强大的人,只怕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那么这就意味着她必须更加冷静才行!

为了防止被发现自己已经醒来的事实

,周璇尽量将呼吸维持得和睡觉时差不多的频率,然后继续打量周边的环境……

那个男人的背影好似在哪里见过,还带着斗笠……

对了!

他就是那个连城岛主……

之前曾经跟无痕大哥交过好几次手……

但是她同他无仇无怨,他绑自己过来,难道是为了威胁无痕大哥吗?

周璇的心猛地一缩,愈发地不安!

心想自己已经这么对不起无痕大哥了,如果还拖累他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

不行!

她绝对不能拖累无痕大哥!

周璇小心翼翼地转动眼珠,为了防止被发现,她以最小的弧度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床的前方是一张圆桌,桌子上摆着一盏灯,灯的旁边是一只碗……

这就意味着她可以利用烛火烧掉绳子,不过,前提是她能做到不被那男人觉察而来到桌子旁边才行……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进来。”

那轻易男子开口道。

这声音,果然是连城流觞……

外面走进来一个红衣卫,附在连城流觞耳畔轻轻地说了什么。

“哦?竟然出动了这么多白衣卫……”连城流觞的声音袋中带着十足的兴味,“没想到这个女人对他这么重要,竟然不惜暴露身份!”

看来这个周璇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远远超过任何人?!

“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办?”侍卫问道。

“把这个消息告诉景帝,相信他会好好配合我们的。”

连城流觞别有深意地说道。

相信景帝若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可能是南宫无痕的话,只怕拼了老命也会除了他……

南宫无痕,你可别怪我!

怪只怪你太厉害,太难对付,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要娶他的性命实在是没把握,所以只好同景帝“联手”了……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亲自去部署一下……

连城流觞随着侍卫走了出去。

待到他出了房门之后,周璇松了一口气,她艰难地从床--上爬下来,有些庆幸,至少连城流觞没把她的脚也给一起绑了。

周璇好不容易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桌子旁边。

双手被困在了身后,青灯又在桌子的正中央,够不到……怎么办?

周璇看了一下凳子,踩上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坐在桌子上,将手一点一点地朝着青灯移过去。

她必须小心!

那毕竟是火,一不小心把她的衣服都烧起来的话就麻烦了……

身后她看不到,只能靠感觉!

好烫……

很显然,火烧到了她的手。

这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烫得她直咬牙……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周璇心猛地一紧,连城流觞回来了……

可是绳子还没断!

不要紧张,他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再坚持一会儿……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好在最后一刻,周璇的手一松,绳子烧断了!

搞定!

不过就算她的手获得了自由,也不能怎么样,连城流觞武功高强,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现在还不能急,只能静观其变,寻找机会!

周璇迅速将桌上的灰烬捡起来,捏在手心,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炮灰床上,闭上眼睛……

当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门正好被打开!

这世间掐的!

二十一世纪的老大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夸奖她,要知道她虽然是特工,但主要是催眠师,手脚功夫实在是普通……

周璇闭着眼睛,竖着耳朵,感受到他正一步一步地朝着自己走来,带着危险的男性气息……

窗幔被掀起,一双袖长的手伸过来,捏了捏周璇的脸。

“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连城流觞的声音淡淡地传来,语气非常笃定。

然而,周璇并不为所动,她依然闭着眼睛,调节呼吸,继续装睡。

“装得好挺像的……真不愧为南宫无痕的女人,演技跟他一样好……”

连城流觞的声音再次响起,周璇依然不为所动,完全没有因为他这句话有一点儿的慌乱,就如心跳的频率也毫无变化。

“怎么还不醒?难道是药下重了?”连城流觞微微蹙眉,“来人,拿针来。”

周璇以为这只是连城流觞吓她的伎俩,然而没过多久,竟然真的有针扎到她的身体里来……

好痛!

但是周璇依然强忍着!

连城

流觞见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还真能忍!不过没有用的,你已经醒了,我知道……我倒数三下,你如果不睁开眼睛,我就直接脱你的衣服,对你下手了!我连城流觞想来说到做到!”

“三、二……”

周璇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在开玩笑,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来做的话,只怕他真的会对自己下手!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连城流觞的“一”字之前,周璇终于睁开眼睛……

“还算识相。”

连城流觞露出淡淡的笑,虽然隔着斗笠上的面纱周璇看不清他的脸,然而不知道为何,她却可以感受的到,他在笑。

“知道我是谁吗?”连城流觞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问道。

“连城岛主。”周璇说道,“我们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记性不错!聪明的女人,我喜欢!”连城流觞淡淡一笑,说话间,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不如……你抛弃南宫无痕跟我吧!”

“连城岛主真是会开玩笑!我乃有夫之妇,跟南宫无痕并无关系。”

周璇平静地看着连城流觞,声音听起来很平静,看起来并没有因为连城流觞的咄咄逼近而慌乱,其实不然,她心里怎么可能不慌乱?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很危险,而且不怀好意!

“啧啧……看来你还不知道南宫无痕的真实身份呢!不过不急!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连城流觞挑着周璇的下巴,上下打量,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不过在这之前,不如我们先快活一场……哈哈哈……”

连城流觞的笑容很爽朗,这种情况,若换作其他人,定会给人一种猥琐的感觉,然而连城流觞却不会……

或许是家教使然,他举手投足之间,总给人一种很优雅的感觉!

不过,周璇并不这么认为,她没法接受除了宇文辙以外的男人碰自己。

然而,这种情况下,她知道,一位反抗并没有用……

不如先顺从他,再见机行事!

“连城岛主,你快活的时候,也要带着斗笠吗?”

周璇漂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线,似笑非笑地看着连城流觞。

连城流觞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女人会奋起反抗呢?

结果她不但没有反抗,却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这女人……

他刚才还觉得她挺聪明的,可是他现在却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没办法,我的脸太吓人了!”

连城流觞淡淡地说道,讲到这里,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那是一种恨不得想要将南宫无痕生吞活剥了一般的恨,似乎被勾起了痛处,连城流觞恶狠狠地瞪着周璇,一字一顿地说:

“所、以,南、宫、无、痕、必、须、死!!!”

周璇被他强烈的恨意给震撼到了,不仅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同无痕大哥之间到底是什么仇恨,为什么每次一见面都一副非杀了他不可的样子,现在看来,很可能他是被无痕大哥给毁容了!

就在周璇思量的时候,连城流觞突然伸手,拿掉脸上的斗笠。

斗笠下的那张脸非常地吓人,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歪歪曲曲的疤痕爬满了整张脸,凹凸不平……

但是看那疤痕,倒不像是伤疤,周璇突然想起无痕大哥擅长用蛊……

所以这应该是一种蛊吗?

连城流觞目光深沉,见周璇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瞧,有些意外。

“见到我的脸,不但没被吓到,还敢这么专注地盯着看的,你是第一个……”

连城流觞看着周璇,那爬满疤痕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看来你简直是为本尊而生……”

不就是没被他的脸吓到而已嘛!怎么就成为他而生了!

这个程度,对于见过尸体无数、解剖过尸体无数的周璇来说,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如果是蛊毒的话,应该可以解的。”周璇说道。

“可以解。”连城流觞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解药是除非有一个人能够真心爱本尊!然而,你觉得本尊都变成这样了,还会有人真心爱本尊吗?”

“会的。”周璇回答得非常坚定,“连城岛主你武功高强,才华横溢,我觉得你一定能遇到一个真正欣赏你的姑娘!”

周璇这话并非为了说服连城流觞而编出来欺骗她的,她说的是事实……

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爱情的,她的爱情是与外貌无关的,她看人是用心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