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7章 赵景予要唱首情歌才能进来迎新娘

灵徽赶紧的打圆场,骆湘莞立时又兴奋起来:“我昨天特意百度找了好多法子难为新郎,你们快看看,哪个好?”

“不好吧,赵景予那性子,闹的厉害了,他会生气的……”

别人还没说话,岑安却是接了一句褴。

众人一愣,旋即却是个个笑的前仰后合起来,苏岩也笑,笑过之后却是佯怒的指着岑安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开始心疼啦!”

岑安忍不住嘟嘟嘴,她哪里是心疼啊,她还不是在担心,赵景予这个人那样难搞,公司里谁不害怕他啊,万一待会儿湘莞她们闹的太厉害了,他一生气不娶了可怎么办呀鲎?

苏岩不用看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可心里也没辙了,这个丫头就是这样的脾气,能怎么办呢?

但愿赵景予今后再也不要辜负她的好。

“他从前那样坏,今天不好好整一整他,以后就没机会啦,反正今天新娘子最大,谅他也不敢怎样!”

到底还是苏岩直接拍板决定了。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半天,骆湘莞特别天真的问了一句:“你们都说赵景予又腹黑又坏又高冷,那,咱们让他唱歌吧?不给安安唱情歌,不让他进来怎么样?”

苏岩都没想到这一茬,立刻就拍手叫好了:“太好了,就这样定了,哈哈哈,我一定要录下来,以后赵景予只要敢翘尾巴,我就放给他看,哈哈哈哈!”

岑安都囧了,赵景予唱歌?

我的天,她就算是到下辈子,都完全无法想象赵景予唱歌是什么样子好吗?

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忐忑,怕他冷着一张脸让大家都难堪,却也坏心的想要看一看,他到底会不会唱歌给她听……

新郎官这边。

赵成和姜墨一左一右,婆婆妈妈的不停叮嘱:“少爷,这可是结婚,是大喜事,您要笑,敞开了笑,不能像在公司那样板着冰山脸知道吗?”

陆锦川如今和他关系和缓了一些,但却也没到要好的地步,听了赵成这样说,就在一边添了一句:“就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安安上赶着要嫁呢。”

赵景予今天的好日子,心情自然特别好,就连看着陆锦川,都觉得顺眼了太多。

“行了,我知道了,不用你们再提醒了。”

车队停下来,他抱着花要上楼迎亲了,陆锦川到底还是没忍住,好心提醒了一句:“喂,待会儿迎新娘,她们,肯定要为难你,不管怎样,都不能掉脸子,今儿可是新娘最大!”

赵景予倒是没想到一向对他没个好脸色的陆锦川竟然会提醒他,不由得看向他,短暂的惊愕之后,倒是缓缓笑了,那笑,竟也透出了几分的真挚来。

陆锦川不由得在心里撇撇嘴,我可不是为了你,要不是我媳妇也在里面,怕媳妇伤心,你以为我会提醒你。

可赵景予到底还是记住了他这一份人情。

他初次娶岑安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的弯弯绕,再说了,谁又敢拦门为难他?

那时候,他可是直接进去就把新娘给迎走了。

也因此,赵景予虽然做了心理准备,可却也没想到,竟然结个婚还要被这样整!

堵着门的新娘娘家人怎样都不肯开门,红包都塞了不知道多少出去了,姜墨手都要抖了,里面却还是不肯开门。

小艾推推骆湘莞,湘莞推推灵徽,灵徽也不敢先开口,大家都知道赵景予这个人,从前多少也听说过他的名声,知道他最是面辣心狠,没一个敢先开口刁难他。

到底还是苏岩最胆儿大,直接对着门外嚷了起来:“赵景予,想进来迎娶我们安安,只要答应一个条件就可以了!”

岑安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都有点坐立难安了。

赵成和姜墨赶紧推他,赵景予赶忙说道:“好,你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

苏岩一笑:“你当然做得到!”

高崇元几个跟在赵景予身后,听到自家媳妇儿的声音,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推了推徐长河,得意说道:“我媳妇声音好听吧?”

徐长河却格外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被苏岩这样辣的女孩子吃的这样死,高崇元却还能甘之如饴,也真是够极品了。

“苏岩……”

岑安都紧张的不行了,唱歌啊,这可是唱歌啊,赵景予这样的大叔,可千万不要一张嘴就是什么萍聚再回首啊。

苏岩看都不看岑安:“赵景予,你给咱们安安唱一首情歌,我们立刻开门!”

门外,瞬间安静了。

高崇元那小眼睛都瞪大了,隔着门板都恨不得想看清楚自家媳妇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好吗?

他们和赵景予认识这么多年了,从来,从来!从来都没有听他唱过一句歌好吗!!!

再说了,唱歌这样的事,像是赵景予这样的人做得出来的吗?

赵景予自己也愣住了。

唱歌?他肯定会唱歌,可那也至少是二十多年前上学时候的事了……

“咳,能不能换一个?”

赵景予微微的蹙眉,换个其他的也行啊,唱歌,他都不知道怎么张嘴了好吗?

苏岩妖娆的一笑,往门上一靠,对小艾飞了一个媚眼,笑眯眯道:“好啊,那跳个舞也行。”

高崇元立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大笑。

苏岩差点蹦起来:“高崇元你作死呢,笑的这么难听赶紧给我闭嘴!”

“是是,媳妇儿,我不笑了。”

高崇元迫于苏岩的淫威,不得不闭了嘴,可却要憋死好吗!

赵景予跳舞……

哈哈哈哈,只要他一想想这个画面,就会忍不住要笑死过去好吗!

赵景予实在忍无可忍,回头狠狠瞪了高崇元一眼,“你丫给我小心点,你也还没结婚呢!”

高崇元大张着嘴,立刻笑不出来了。

我的天,苏岩对着赵景予都敢这样,到那时候会怎样整他那岂不是不言而喻了?

高崇元一张脸立刻苦了下来,却是惹得在场众人再忍不住,俱是都笑了起来。

眼看着吉时都要到了,再耽搁下去就不好了。

赵景予心想,一辈子就这一次了,干脆豁出去吧。

只是,唱什么呢?

岑安好多次都要他说,喜欢你,我爱你,可他从来都没有说出口过。

想到念书时,男孩子们都学beyond乐队的歌,他倒是也会唱几首,尤其是那一曲出名的《喜欢你》。

他说不出来,那就唱出来吧。

准备张嘴的那一刻,却到底还是紧张了起来,多少年都没唱过歌的人了,却没想到眼瞅着四十了,却要浪漫一把。

赵景予清了清嗓子,门外安静了下来。

门内的几个女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都回去围坐在岑安身边,也安静了下来。

岑安真的没有想到赵景予会这么快答应的,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却又忍不住的期盼着,他到底会唱什么歌呢?

……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的说声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

高朝部分的歌声传进来那一刻,他声音里微微的颤抖和真挚,如和风细雨一般立时就浸润了岑安的心,她撑不住,当场就哭了起来,泪如雨下的哭。

却并没人劝她阻拦她,这一路走来多么辛苦,只有身边陪着她的人才会知道。

她多么渴盼安定和幸福,亦是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懂。

没人再去顾及新婚时落泪会不会不吉利的问题,只是握紧了她的手,和她一起掉眼泪,和她一起哭着又笑出来——

题外话——老赵一出手,没人hol

d住啊,甜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