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316.316当爸的要和自己儿子争福利呢(万字加更完毕)

可她又哪里知道,她双眼含春的样子,就算是瞪人,也像是勾人呢,赵景予当下,又被弄的蠢蠢欲动了。

岑安还没抱儿子几分钟,赵景予就把儿子接过去递到保姆手里褴。

岑安赶紧又抢回来:“慕安还没吃奶呢。”

她都涨的疼死了,起来时睡衣都湿透了。

想着儿子一晚上一上午都没吃奶,岑安自责的不行,都怪这只大种猪。

一边喂奶,一边又忍不住拿眼瞪他,却见对面的男人,眸光只是定格在她那里,不由得羞红了脸,腾出一只手拎了抱枕就想砸他鲎。

赵景予却摸摸下巴,慢条斯理的来了一句:“安安,你不觉得他该断奶了吗?”

岑安一听就要炸了:“他才六个月呀!”

“六个月,也差不多了吧。”

赵景予皱了眉,这小东西把他的福利都给抢走了,他让给他六个月已经算够意思了,难不成还想继续霸占下去?

“不行,我要喂到一周岁的。”

岑安才不听他的,她的母乳好,慕安吃的白白胖胖的,谁看了不夸她,小艾都羡慕的不行呢。

小艾是天生底子弱,奶水从来都不像岑安这样充足过,不知多羡慕她把慕安喂的这么白胖呢。

赵景予那好看的眉毛就皱了起来:“一周岁,你确定?”

岑安连连点头:“当然确定。”

晚上。

小家伙被喂饱,又换了干净的尿布之后,舒舒服服的鼓着小肚皮睡着了,岑安刚从婴儿床边站起来,整个人就被抱住放在了软软的大床上。

“赵景予……”

柔软的手臂缠着他的颈子,低低的撒娇:“好累……”

昨晚折腾了一整夜呢,哪里还有劲儿呢。

“不用你动。”

男人言简意赅的一句,接着岑安就觉得胸前一凉,衣衫已经被解开了。

赵景予真是爱死了如今的岑安,就像是成熟饱满汁水甜蜜的水蜜桃一般诱人。

她骨架子生的小,如今胖了一些,手感却更好,一身的皮肤调养的雪白水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尤其是那里,赵景予最喜欢的一处。

似乎他的目光太炽热,要她整个人都似感受到了那炙烤的感觉一般,岑安不由得害羞的推推他:“喂,赵景予……”

可她话音刚落,他已经低头吻了下去……

岑安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响,那样亲密的触感几乎要她整个人都晕眩起来……

他有多久,没有碰她这里了?

可渐渐的,岑安却觉出了几分的异样来,这家伙,这家伙,根本就是在和自己儿子抢口粮呢!

岑安又羞又气,忍不住狠狠掐他鼓鼓的手臂,可他一身都是肌肉,手臂也*的,她又哪里掐得动呢!

赵景予餍足了,方才缓缓抬起头来,唇角还带着一抹让岑安不敢直视的乳白痕迹,岑安气恼的推他:“赵景予你知不知羞啊!”

“怎么,我让给那臭小子这么久了还不够?”

赵景予微微挑眉,长指一伸,姿态慵懒的将唇角的痕迹抹去,他翻身躺下来,复又将岑安拉起来坐在自己腰上,眯着眼细细打量自己妻子的美好风景。

岑安胡乱的掩住衣襟,狠狠瞪他:“我不和你说,慕安晚上要吃奶哭闹了,我看你怎么办!”

“我说了他也该戒奶了。”

“你是亲爸吗?”

岑安都真的要生气了,她又不是没有奶,为什么不让她多喂一段时间呢?

瞧着她真是要动怒的样子,赵景予只得妥协:“要继续喂奶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岑安狐疑看着他:“什么条件?”

赵景予伸手将她一拉,岑安立时趴在了他的身上,耳边有他呼吸的灼热气息,撩拨的岑安渐渐心跳加快。

“我和那臭小子,要共享福利。”

他还真是好意思!

岑安作势又要掐他,赵景予却是勾唇一笑,翻身又将她压在了身子底下:“你不是说累吗?我来为你服务。”

岑安一肚子的抱怨还没能说出口呢,两片嫣然红唇就被他堵住了。

“赵景予……”

最初的声音里,还带着不情愿的味道,可渐渐的,却衍生出了迤逦和柔婉的情致来,直让那夜风听了,都害羞的隐匿,渐渐悄然无声……

明月静静照着大地,连虫鸣都细微了下来,岑安瞧着那窗子边透进来的淡淡月光,只觉得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渐渐的模糊了。

柔嫩的脊背磨在纹理细腻的床单上,可时间久了,却仍是有些疼,她微微蹙了眉,轻声唤他的名字。

赵景予抬起头来,额上汗珠密布,堪堪落下来一滴,却正在她雪白胸口,他低头吻着她轻问:“怎么了?”

“疼……”

她轻声呢喃,扭了扭身子,却换来他一声性感的闷哼,下一瞬,整个人却腾空而起,复又变成了她在上面的姿势。

岑安讶然低呼了一声,赵景予却已经沉沉笑出声来:“安安,安安……”

但愿这一夜,永远无尽头。

**************************************************************************************

慕安一周岁的时候,岑安彻底给他戒了奶,而另外一件事,赵景予开始认真的摆上案头。

他欠岑安的太多,求婚,婚礼,蜜月,礼物,首饰,太多太多。

幸而还有时间,足够他来一一弥补。

想到十年前,他们的那一场婚礼,纵然热闹,盛大,可总归还是不尽人意。

那时候的他,怀着阴暗的心思,对她毫无感情可言。

那时候的她,一步一惊心,对他,更是只有厌恶和惧怕。

赵景予想,纵然如今时光静好,可他却也想给她一个更好的婚礼。

虽然事业正在上升期,正是最繁忙的时候,可他却也腾出了很多的时间,和策划团队商议他的想法。

也并不需要多么全城轰动,最重要的是温馨和幸福。

岑安生日前夕,赵景予忽然一日下班回来,提出要带她去买衣服。

岑安都吓坏了,赵景予这样的男人,平日最是不喜欢逛街的,陪着她去了几次,都是在商场咖啡厅里开着电脑发邮件,她拿着卡一个人去刷刷刷。

这一次竟然主动提出带她买衣服,岑安都忍不住想出去看一看,是不是天上下红雨了呢。

赵景予瞧着她不敢置信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也有些自责,看来,真的是他陪她的时间太少了。

直到被带去了那家全世界少女都渴慕拥有的知名婚纱品牌店,岑安还傻乎乎的没有回过神来呢。

当年那一场婚礼,为着赵家的面子,岑安的婚纱当然也算名贵,不过却是成品。

可今日这一件,却是赵景予亲自参与了设计,甚至还用自己整日画建筑图纸的手画了好几张的草图呢。

到最后敲定了六套礼服,全都美的惊人,单是这礼服的钱,都让岑安心疼的不行了。

对于一个做了阔太太还喜欢去夜市和小店淘宝贝的女人来说,这么一大笔钱换了六套一辈子只能穿一次的衣服,她都心疼死了,简直和割肉一样的疼。

将近千万啊,干点什么不好啊。

赵景予看她皱皱眉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忍不住掐她的小脸,别的女人求之不得的,偏偏到她这里什么都不一样了,这脑回路,也真是够惊人的。

任岑安怎么撒娇卖痴,赵景予还是拍了板,在她一一试穿之后,到底还是订下了五套礼服。

婚期临近,礼服还要空运回米兰要那边的高级裁缝按照岑安的尺寸再做修改,赵景予可是一刻都不愿意耽搁时间的。

回去的路上,岑安对着手指头偷看赵景予,好几次都欲言又止的样子。

赵成开着车,都察觉出了岑安的异样。

“景予,你挣钱这么辛苦,这么多钱,就换几套礼服,我以后也再也不能穿了,多不划算啊……”

赵景予看一眼膝上的笔电,手指飞快的敲了几个字,不紧不慢说道:“男人挣钱不就是让女人花的。”

好吧。

岑安继续对手指:“可是五套也太多了……”

“别想那么多。”赵景予抬手揉揉她的头发:“这点钱你老公还是拿得出来的。”

赵成心都碎了,少爷的心也真大,如今可不是从前了,挣的钱一股脑全都投入在婚礼上了,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知道您老人家挣钱能力一流,可也不是这样的花法啊。

可是赵成却一句都不劝,他劝了也没用,少爷哪里会听呢?就这样,少爷还觉得不够呢。

一眨眼的功夫,婚期就到了。

岑安娘家实在离的太远,好在赵景予有先见之明,在事业起步之后,就在北京先买了一套房子,岑安就从北京出嫁,到郾城来。

新房布置的格外喜庆热闹,小艾,苏岩,灵徽,湘莞,熙熙攘攘一屋子漂亮女孩儿,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灵徽是通过小艾认识的,湘莞是席佑晨的女朋友,自然也和小艾相熟,因为性情相投,几个人关系逐渐的好了起来,如今,灵徽和湘莞,也算是融入了她们这个姐妹淘的圈子里了。

骆湘莞和岑安的性子最相近,早就急不可耐了,好几次都蹿到阳台上去看迎亲车队到了没有。

灵徽却是文文静静的大家闺秀样子,不多说话,只是抿着嘴儿笑,时不时的给岑安弄吃的弄喝的。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鞭炮声响起,远远看到车队过来,骆湘莞激动的大喊,好似是自己要结婚一样,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小艾都调侃了一句:“哎呀,回去我要和佑晨说一说呢,有人急着要出嫁啦。”

骆湘莞一张脸腾时就红了,可眸子却亮晶晶的,作势要去掐小艾:“以为你是个好的呢,原来也这样坏!都是被惯的!”

苏岩一下就把小艾护在了身后,长眉一挑,霸气说道:“怎么,都是姐惯出来的,不服气!”

小艾捂着嘴笑个不住,骆湘莞气的跺脚:“你们都是一伙儿的,我不和你们玩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待会儿他们就要过来了,我们快想想怎么拦门吧。”

灵徽赶紧的打圆场,骆湘莞立时又兴奋起来:“我昨天特意百度找了好多法子难为新郎,你们快看看,哪个好?”——

题外话——万字加更喔,惊喜吧,我的月票都不动了唉。

下一个故事是灵徽和林漠的。

若是还有下一个的话,就是骆湘莞和席佑晨的。

不过按照猪哥的尿性,估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