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5章 赵景予‘丢脸’了……(第二更)

送弟弟他们走的时候,岑安和他说了很久的话,她不在爸妈的身边,照顾父母的事儿就落到了弟弟的头上来,赵景予给他这些,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

又告诫他好好对待弟妹,不准惹老婆生气,女人怀着身孕,不容易呢褴。

弟弟却连连点头,又鬼精灵的说:“姐姐你放心吧,这些话姐夫都和我说过了。”

岑安不由得讶异去看赵景予,那人却不好意思的样子,一转身,抬脚就出去了。

岑安瞧着他别扭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里,再没有一丁点的愁绪,满满的,却全都是岁月静好的舒心和开怀鲎。

等花开花落,等云卷云舒,等每一个天黑和天亮,等每一次日出和月落。

等到最后,终于等到人生中最美丽的风景和最好的爱情。

这才算是,修得正果。

————————————————————————————————————————

赵慕安一周岁的时候,岑安准备给他戒奶了。

六个月开始添加辅食,母乳中的营养已经跟不上,而赵慕安饭量实在太大,夜间两边吃空了,他还吃不饱,一两个小时就要醒一次,小孩睡不好,岑安也休息不好。

戒奶这件事,就提上了日程。

孩子天生脾气都是不一样的,赵慕安生来就大脾气,还不到一岁,却格外的任性执拗。

岑安还以为他戒奶要吃苦头,总要哭几夜,却没想到这小家伙晚上饿的醒过来,正要哭的时候,奶瓶往小嘴里一塞,他当下就呼哧呼哧的喝了起来,不消片刻,一壶奶粉喝的精光,小家伙两只胖手一松,小青蛙一样摊着鼓鼓的肚皮睡的香甜了。

紧张万分的赵氏夫妇不由得都愣了一下,两个人对视一眼,看了看喝的空荡荡的奶瓶,不由得都无声笑了。

原来,人家压根不介意是奶粉还是母乳好吗?人家只想好好吃一顿饱餐,然后继续呼呼大睡长肉呢。

赵慕安白白胖胖,一岁时已经长到18斤,岑安几乎都抱不动他了。

赵景予却轻轻松松就能把他举到头顶,或者高高的抛起来再接住,赵慕安乐的咯咯直笑,渐渐的,就更喜欢爸爸多过妈妈了。

岑安都吃醋了呢,断了奶,又开始怀念起他从前窝在自己怀里哼哼唧唧闹着要吃奶的样子了。

可是孩子总要长大的啊,难不成还能窝在她身边一辈子?

岑安一边怀念着赵慕安从前可爱黏她的样子,一边,却又盼着他赶快长大,人啊,还真是矛盾的动物。

对了,差点忘记了一件事。

岑安产后六个月来了例假之后,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婉转的告诉她,她恢复的还不错,而且,也可以开始正常的夫妻生活了。

其实,也并没有谁规定必须要多久多久才能夫妻同床,不过是赵景予心疼她产后需要调理,再则,岑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赵慕安的身上,哪里想过那样的事呢?

她白天忙着赵慕安,晚上忙着喂奶,慕安睡着了,她也困的呼呼睡了,赵景予再多的绮思,也只能忍下来。

而现在,医生都发了话,赵景予终于还是决定开荤了。

赵慕安的小床就在他们的卧室里,虽然有保姆,但是岑安晚上要喂奶,还是睡在她身边更方便一点。

等到晚上岑安喂了奶,赵慕安躺在小床上睡着之后,赵景予就叫了自己太太去洗澡。

岑安的亲戚刚走,这是个好时机。

她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但是,儿子就在他们大床旁边睡着呢……

赵景予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喊了保姆过来推了小床先去婴儿房。

岑安瞧着保姆忍不住要笑的样子,羞的一张脸都红了:“赵景予,你怎么这么猴急啊!”

怎么能不猴急呢,算算都多久了,怀孕九个月,生完又六个月,这都一年多了啊。

再这样憋下去,他真害怕自己那玩意儿彻底的废掉了。

岑安嘴里抱怨他,可心里却还是心疼的,这一年多,也真是太委屈他了。

明明

是那种每天都要至少来一次的精力旺盛男,却偏偏为了她,硬生生的忍了这么久……

赵景予却比岑安想的还要难熬,甚至,很多时候他都忍不住的嫉妒自己儿子起来。

每次看到那小家伙嘟着胖下巴,两只小胖手捧着他朝思暮想的雪白两团吃的香甜的样子,赵景予心头的火啊就蹭蹭的直往上冒。

岑安哺乳期,cup更是比从前惊人的多,男人嘛,哪里不喜欢女人这样?

虽然赵景予从前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岑安的小馒头,但是,如今这样子,他也觉得挺好的。

岑安产后调理的好,整个人都丰腴了起来。

她从前算得上是纸片人了,但如今却是有腰有臀有胸,因着骨架小,穿着衣服还不显,衣服一脱,赵景予当下眼都直了。

小兄弟在下面挺胸抬头的,激动的不能自已,可那女人似乎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多勾人,扭着身子往身上涂沐浴乳,却将最美好的侧边弧线都展露在了他的眼前。

赵景予哪里还能忍得住呢,也不顾她一身滑溜溜的沐浴乳,直接把她按在了浴缸的边沿上。

岑安这一年多未经那事,生孩子又是剖腹产,下面更是比从前紧了太多。

虽然她也情动,可哪里抵得过赵景予天赋异禀的某处呢?

疼的眼泪都要出了,若在从前,赵景予肯定会忍下来慢条斯理的哄她,可今日他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原本以为是一场持久战,却没料到岑安刚有点感觉,赵景予却是闷哼一声,忽然紧紧抱住了她。

岑安先时还发愣呢,不消片刻,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赵景予也有今天呀!

男人脸色实在难看的不行,这简直就是他一辈子最大的一个污点。

有多久,三分钟?五分钟?

脸色难看的几乎要滴出水了,可身下的小女人却笑的花枝招展的,赵景予气的磨磨牙,干脆长臂一捞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直接就扛到了卧室里去。

岑安事后后悔的不行,因为一时的恶趣味嘲笑了他,她那一整夜,都根本没有能消停过。

天色都微微发白了,赵景予还不肯出来,咬着她耳朵一遍一遍问:“还笑不笑?嗯?笑不笑了?”

她嗓子都喊哑了,只能死命的摇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再也不敢了,绝对不敢了好吗!

赵景予却仍是有些懊恼的,都怪她实在是太紧了,他根本都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他一向对自己这方面的实力引以为傲,这样的事情,除了他人生第一次发生过之外,是再也没有过第二次的,却不料在她面前出了丑。

怎么会不气呢,若是今晚不把场子找回来,他以后可怎么在岑安面前抬起头来?

瞧着她是真的不行了,眼睛里水汪汪的都要哭了,赵景予才算是出来放过了她。

岑安连去洗澡都没劲儿,任他抱着自己去了浴室,浑浑噩噩的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过来,想起来儿子,当下都要急哭了,赵慕安最是黏她了,现在指不定要哭成什么样子了呢。

匆匆忙忙的起身,刚出门就听到楼下客厅里儿子的笑声传来。

岑安一看,赵景予正把那胖嘟嘟的小娃高高的举起来逗弄着玩呢。

小家伙也不害怕,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看着爸爸,咯咯的笑个不住。

岑安只觉得一颗心这才落回了肚子里去,嘴边的笑,也不由自主的勾了出来。

慕安看到妈妈过来,咿咿呀呀的挥舞着胖胖的小手让妈妈抱,岑安赶忙走过去接住他,小家伙可真重,岑安手臂还是酸的呢!

都怪他,要她摆出这样那样羞人的姿势来!

岑安心里想着,就忍不住狠狠剜了赵景予一眼。

可她又哪里知道,她双眼含春的样子,就算是瞪人,也像是勾人呢,赵景予当下,又被弄的蠢蠢欲动了——

题外话——哎呦,老赵你丢人了呀,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