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4章 慕安(第一更)

岑安脸色白的如纸一样,瞧着他过来握住自己的手,她到底还是对着他那一脸的紧张和心疼,无力的挤出一抹笑来:“景予……”

“我在呢。”

赵景予眼圈微微有些红了,可他那样的性子,怎么肯掉眼泪,只是握着她的手,一点点握的更紧了褴。

“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呢。”岑安笑容更盛了一点,却到底还是说完这句,就虚弱的睡了过去。

赵景予知道她是身子太虚弱才会昏睡过去,却还是担心的叫了医生鲎。

医生看过之后,说了无碍,他却还是不放心,将襁褓中的小家伙交给了孙姨,就寸步不离的守着岑安。

她这一觉,直睡到了黄昏时候。

昏沉沉醒来的时候,麻醉剂的药效过去了大半,伤口开始火烧火燎的疼。

镇痛泵好像都不起作用一样,她躺在那里,动也不能动,可身上的衣服和身下的褥子,都被虚汗湿透了。

“是不是疼的厉害?”

赵景予瞧着她嘴唇都干的起皮了,现在却又没办法多喝水,只能用棉签沾了温水给她湿了湿嘴唇。

岑安只是摇头,她当然知道会很疼,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把最初这几天的难受给熬过去。

“宝宝呢……”

岑安没听到孩子的动静,心里有点着急起来。

赵景予给她擦了擦额上的虚汗:“宝宝吃了奶粉,在隔壁睡觉呢,等会儿醒了就让孙姨给你抱过来看。”

岑安闻言却是皱了眉:“宝宝吃了奶粉,还会不会再吃我的母乳了?”

她可是决定要母乳喂养宝宝的,至少也要喂到十个月。

“怎么会。”

赵景予就微微一笑:“护士说了,你这提前了十来天生,母乳还没下来呢,这两三天,宝宝暂时只能吃奶粉了。”

通乳的按摩师已经请好了,是手法最好,口碑也最好的。

赵景予不想她以后再受一丁点的罪。

可他们这个小子却不是个疼妈妈的,一钻到岑安怀里,就像是小饿狼一样,吃奶的样子凶猛无比,还没半天呢,岑安那里就被他吸的破了皮,简直疼的钻心,甚至要岑安觉得剖腹产后按肚子排恶露的痛都不算什么了。

赵景予气的当下就打了他的小屁股,他压根也没用劲儿,可这小子却哇哇哭的震天响,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当下就让岑安心疼的狠狠剜了赵景予好几眼。

“你都快四十了才有这么一个儿子,你怎么还下得去手打他呢!”

赵景予抱着儿子哄,小家伙哭的小脸通红,显然是气的狠了,一边哭还一边抽噎着直打嗝,可把岑安给心疼死了。

“他要再敢这样大力气吃奶,我还打他!”

赵景予当然也是疼儿子的,可是男人对于孩子的感情,天性就和女人不一样。

女人要经历十月怀胎,母子血肉相连,孩子未生下来感情就已经日积月累的深厚了。

可男人不一样,很多男人都是在孩子生下来之后,一日一夜的陪伴之下,才逐渐的积累出了感情,而在孩子会叫爸爸会撒娇了之后,才渐渐体会到做爸爸的真正感觉的。

赵景予疼儿子,可如今的儿子,在他眼里,哪里比得上安安的十分之一重要呢。

“你要敢再打他一下,今晚你就别进来睡了。”

岑安瞪他一眼,掀起衣服又要喂奶。

小家伙胃口大的很,吃奶的量都有其他小宝宝两倍那么多了。

“不如让他先吃奶粉吧?”

赵景予看着她那里都破了皮,露出血红的嫩肉的样子,心疼的不行。

岑安却不愿意:“奶粉哪有母乳好,再说了,他这么小,正要多吃点母乳,好增加抵抗力呢。”

这个道理赵景予也懂得,但是就是不忍心要她再受罪而已。

可到底还是疼的不行,小家伙一吸,奶水混着血珠子就出来了,他尝到味儿不对,当下瘪瘪小嘴,又是哇哇大哭起来。

这下真是不得不暂时先吃奶粉了,总要等到伤口养好了再说。

岑安看着儿子委屈的样子,心里又是心疼又是觉得愧疚,眼圈当下也红了。

“可不敢哭,孙姨说了,坐月子要是哭鼻子,以后会眼睛疼的。”

赵景予赶忙揽着她轻哄,岑安忍了几忍,才把眼泪忍回去。

初为人母,不都是这样的心情吗?

看不得宝宝受到一丁点的委屈,但凡遇到一点事,都像刀子割肉一样的疼。

“没事儿,我听孙姨说了,都是这样过来的,等过两天,你伤口好了再喂他,也是一样的。”

岑安歪在他怀里轻轻‘嗯’了一声,可到底还是鼻子酸了。

新手爸妈都要有一个忙乱的过程,但出了月子之后,岑安已经从之前的手忙脚乱,变的可以姿势娴熟的抱着赵慕安喂奶了。

对了,他们这个儿子的名字,叫做赵慕安。

是赵景予亲自取的。

刚取出来的时候,他还不好意思告诉岑安呢。

这个男人啊,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像那些情场高手一样,对付女人一套一套的,可他认了真之后,却是把对她的爱,都氤氲在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去。

岑安有时候还是抱怨过的,为什么赵景予连一句‘喜欢你’都不肯说。

高崇元可是恨不得把‘我爱我老婆’这五个字给挂在嘴边上的。

就连甄艾和陆锦川,结婚这么多年了,孩子都有两个了,却还和热恋一样,看的人心里羡慕死了。

偏偏是她,从来都听不到一句。

有时候逼着他说,他也不肯,她气的急了,他就会提起儿子:“儿子的名字不就说明一切了吗?”

可那一样吗?

只是她到底也是了解他的,知道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的话,还不如杀了他来的容易,但却还是会有点失落。

女人不都是这样吗?她哪里又能脱俗呢?

岑安直到产后半年,例假方才姗姗而来。

医生说,这是因为她身子亏损的厉害,产后也恢复的慢的缘故。

那些身体强健的产妇,有的两三个月后例假都来了。

但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再继续精心的调理着。

好在这个月子做的很好,出月子之后,岑安整个人看起来比从前气色好多了,人似乎也圆润了一点。

爸妈弟弟都不远千里的赶了过来,瞧着岑安气色这么好,小宝宝养的白白胖胖的,老人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人活着一辈子,年轻时盼着自家过的好,父母身体康健,到了老了,不就是看着小辈儿们过了?

女儿总算是苦尽甘来,连带着岑安爸爸的身体都逐渐的好了起来。

弟弟也结了婚,弟妹是怀了身孕了,所以没有过来,却让弟弟捎来了很多的小衣服,都是她亲手做的。

拿了最柔软的棉布,煮了之后,又一点点将棉布搓揉的软绵绵的,再做成小衣服,小婴孩贴身穿着不知道有多舒服。

那一针一线,又细密又整齐,内里贴肉的地方,一丁点的结子都没有,岑安看着这衣服,就能想到,自己的弟妹是多么好的一个姑娘。

弟弟结婚的时候,因着她正怀着身孕,就没有赶回去,但是岑安知道,赵景予送了很大的红包。

这一次弟弟跟着过来,弟妹送了这么贴心的礼物,赵景予自然又有丰厚的回礼。

弟弟却红了脸不肯要,这样子,人家还以为他就是存着心要占姐夫的光呢。

最后还是岑安开了口,弟弟才收了下来,心里却格外的不舒服。

岑安知道,他是生怕赵景予会因此看轻了他们这些娘家人。

心里不由得窝心的很,弟弟是真的长大了,从前会和她吵嘴打架的小孩子,现在也知道心疼姐姐了。

岑安怎么能不欣慰呢?——

题外话——今天其实算得上结局了,后面还会有一点甜蜜的夫妻日常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