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36.236我没有

周璇看着眼前这个温柔得不像话的男人,漂亮的眸子微微一挑,嘴角微微勾起:

“宇文辙,你不要以为说句甜言蜜语我就会放过你!”

她一边说,一边眯着眼睛,半眯的眼中带着继续怒火。

“……”

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这事是他不好,他心里满是愧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装傻瞬。

“宇文辙,不准装傻!”周璇撅起红唇,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你小子太过分了!居然不相信我!居然怀疑我!你……就算你怀疑我,你至少也知会我一声呀!居然什么都不同我说,还跑去告诉上官一诺……”

“我没有。鱿”

宇文辙皱起眉头,她前面说的那些他承认,的确是他对不起她,但是她绝对没有跟上官一诺说过……

“哼——你说没有就没有啊!”

周璇皱双手叉腰,怒道。

其实,她也相信宇文辙不会做这种事情,不过她就是要吓吓他!

这个男人太过分了!

惹了一朵烂桃花也就罢了!居然还不相信她!

“璇璇要怎么才肯相信我呢?”

“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你不是同那上官一诺爱得死去活来吗?人家都说人家把第一次都给你了……”

“没有!”

宇文辙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他没想到上官一诺居然同周璇说这样的话。

别的事情也就罢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

“璇璇,我对天发誓,我没有碰过她!”

宇文辙怕周璇不相信自己,非常严肃地举手指天发誓,那样子让周璇忍不住想起以前二十一世纪看的古装片,突然觉得逗宇文辙倒是挺好玩的一件事情。

宇文辙见周璇没说话,眉心蹙得更紧了,只见他非常严肃地说:

“皇天在上,我宇文辙对天发誓,这辈子除了周璇从没碰过其他女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周璇本来是想要咧嘴大笑的,然而当她看到宇文辙这么严肃、这么认真地出这句话,胸口突然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

这哪里是对天发誓呀!

这分明是时间最甜蜜的情话呀!

“宇文辙……”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眼睛酸酸的,好像有不明的液体正从眼中流淌而出……

“璇璇,那件事情,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该怎样乞求你的原谅……”

宇文辙一脸愧疚地为自己的愚蠢道歉。

其实周璇刚刚获知他误解自己的一瞬间,的确生气过,不过这不也从侧面证明宇文辙在那方面真的是毫无经验,纯洁的可以……

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宇文辙,你想要我原谅你是吧?”周璇黑漆漆的双眸滴溜溜地在宇文辙身上打转,眼中透露着几分狡黠,好似一只小狐狸一般,“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要看你表现!”

“璇璇要我怎么表现?”宇文辙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周璇,道,“为夫能文能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洗衣会做饭,还会暖床……”

说话间,他有些暧--昧地看向周璇。

“暖--床不错!不过我受伤了,不方便呢……”周璇挑了挑眉,坏坏地看着宇文辙,“这个等我伤好之后吧!你现在先跪下给本姑娘唱个《征服》!”

“什么?”

宇文辙微微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跪下,唱《征服》!”

周璇非常有耐心地再次解释道。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除此之外绝不轻易下跪!

不过,为了博得亲亲娘子的原谅,跪就跪吧!

周璇还以为骄傲如他,多多少少会不愿意,倒没想到他跪得还真够爽快的!

这种感觉……

爽歪歪呀!

简直爽得不能再爽了!

回想嫁过来至今,自己从没少被欺负,而且他作为王爷,她给他下跪行礼的次数没有上千次,也成百了!

今天终于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嘿嘿……

周璇侧靠在床上,一脸满足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宇文辙,笑得特别灿烂:

“唱个《征服》给我听听!”

“什么东西?”

人一得意容易忘形,宇文辙一脸迷茫的样子才让周璇想起他是古人,当然不可能会唱二十一世纪的歌……

不过不要紧!

今儿她心情好!

“我教你唱!”周璇笑眯眯地冲着宇文辙眨眨眼睛,张口即来,“就这样被你征服~~~~~”

“什么东西?”宇文辙眯起眼睛,茫然依旧。

“这是歌!你不用管什么东西,跟着我唱就行!”周璇清了清嗓子,道,“就这样被你征服~~~~~”

“没听清楚,再唱一遍。”宇文辙道。

咦?

这家伙的乐感不是一向很强的吗?

怎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难道说他的乐感仅限于他们这个时代的乐曲,一遇到二十一世纪的通俗流行歌曲就没办法了?

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周璇还是非常耐心地又唱了一次:

“就这样被你征服~~~~~”

咦?

她怎么觉得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呢?

周璇心中升起一丝疑惑,抬头正好对上宇文辙狡黠的笑,方才醒悟过来自己是上当了!

这哪是她教他唱《征服》呀!分明是她对他唱《征服》……

这男人!

太过分了!

周璇郁闷地转过身去,不去看他!

“生气了?”

他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轻轻地,不大不小,却异常地温柔,带着暖意。

他小心翼翼地从身后环住他的腰,避开她的伤口,把头枕在她的肩膀之上,灼热的气息落到她敏-感的耳际。

“宇文辙,这就是你的诚意吗?”周璇沉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你别想我原谅你了!”

“璇璇乖——不生气!为夫很有诚意的……”

他坏坏地在她耳畔轻笑,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悄然来到她胸前,坏坏地挑--逗着……

“宇文辙……你……别乱来……我身上还有伤呢……”周璇大叫。

“你刚刚不是说伤得很轻吗?根本没什么大碍吗?”他无辜地眨着眼睛,用她的话来堵她!

话虽这么说……

但她终归还是受了伤呀!

虽然只是皮外伤,可皮外伤也是伤呀,她还流血了呢……

虽然现在已经没事了,可现在就做这种剧烈运动,真的好吗?

“放心,我会很温柔,不会碰到你的伤口的……”他轻轻地呢喃。

“……”

一时之间,周璇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

她怎么觉得这事自己一开始就钻入了他的圈套……

“璇璇,昨晚为夫状态不好,你肯定没尽兴……今天为夫一点会好好补偿你的……”

他在她耳畔轻轻地吐着气。

……

屋内一室春光!

不过有一点必须要提一下,虽然宇文辙全程都非常小心,非常努力,非常认真,然而他的技术,真的不敢恭维……

“宇文辙,你到底找到入口了没有?”

周璇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忍不住含蓄地提醒道。

“快了。”

然而又过了一刻钟……

“宇文辙,要不我帮你找吧……”

周璇忍不住有些怀疑昨晚他是怎么就一击即中的……

“不用!我能行!”某人非常严肃地说道。

“……”

又过了一刻钟……

“宇文辙,要不……咱下次吧!我身体都要僵硬了……”周璇弱弱地说道,总是维持一个姿势好累啊!

“你别催!男人不能催的……”

“我也不想催呀!是你……哎——实战这么差,亏你画的春---宫--图,还卖得那么好!欺骗读者呀……啊——啊——痛!痛……”

“终于……进来了!”

“……”

心好累……

这真是让人难忘的一次!

事后,床单上一抹鲜艳的红让两个人都石化了……

“所以……宇文辙,其实昨天晚上,是你没做成功……对不对?”周璇不满地看着某人,幽怨地说,“太过分了!明明是你自己不行!居然还误会我……”

周璇一句“不行”彻底打击到了某人自尊心。

“那个……薛神医说不一定都是第一次见红的,也有可能是第二次,或者之后……”

某人开始搬出薛神医的话,为自己辩解,然而并没什么用,周璇依旧是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不用狡辩了,不行就是不行!”

此情此景若是换了其他男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尴尬吧,然而宇文辙的脸皮从来都是铜墙铁壁。

面对周璇的“毒舌”,他依然笑若春风,甚至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

“对!没错!为夫不行!没经验嘛!所以娘子你要多教教为夫呀……”

“……”

从那以后,宇文辙并以此为借口,不断地找周璇“学习”兼“练习”,经常害得周璇腰酸背痛下不了床……

******

一个月后

九月深秋,王府里的银杏被染成了金黄色,秋风吹过,偶尔几片树叶被垂落,好似一只只金色的蝴蝶翩翩起舞,透露着一种灵动的优雅之美。

周璇穿过长长的回廊,远远地看到李德胜又给宇文辙送药来了。

宇文辙跟她说过李德胜是自己人,所以周璇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可是她心里依然有些担心。

李德胜走后,书房又恢复了平静,宇文辙屏退左右,屋内便之上下他们二人了。

他走过去,很自然地牵过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掌心,好似握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般,心里只剩下幸福……

“李公公来得愈发勤了。”

周璇蹙起眉头,眼中带着担忧。

宇文辙没有说话,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

她的手修长而又漂亮,手腕上套着他送给他的那对羊脂白玉镯子,细腻的玉陪着她漂亮的手,相得益彰!

他爱死了!

忍不住捉着她的小手,放在嘴边,动情地留下一个吻。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跟你讲正事呢!”周璇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能!”

他非常任性地丢给她这两个字,然后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喜欢她柔软甜甜的唇瓣,永远都吻不够,每次都会忍不住想要攫取更多。

这个吻如同星星之火,一下子就燎原了。

“宇文辙……不要……这里是书房……别乱来……”周璇觉察他要做什么之后,惊呼!

“没有本王的许可,没人敢进来!”

宇文辙霸气地说道,原本站在门口的慕雨听到这句话,非常识相地拉着崩雷走得远远的。

“可是……”

“乖啦!娘子……咱们还没在书房里做过呢……而且刚刚不久前,本王查了不少资料,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正好拿出来让娘子检验一下是否有提高……”

“……”

周璇欲哭无泪!

这一刻,她后悔无疑:

让你图一时口快说他不行!

这下好了。挖坑把自己埋了吧?

哎——

一个下午,就这样被他给“浪费”了……

不过这个男人虽然在这方面有些过于贪婪了,然而不得不否认,他对她是极其细致而又体贴的,每次爱过后,他都会仔细耐心地替她整理,情深意浓……

“宇文辙,我记得三天前李公公刚刚才来过……”周璇依偎在他的怀里,小声地说道。

“璇璇,你我刚刚做完这般美好甜蜜之事,不是应该说写甜言蜜语,互诉相思才对吗?你在这个时候提李公公真的好吗?还是说,你跟本王缠--绵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李公公?”

宇文辙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打趣道。

“……”

周璇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愧为宇文辙,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哎——”周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语地敲了敲他的头,“你就每个正经!”

“好了!不生气……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宇文辙将她的手捏在手心,收起了刚才的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正色道,“璇璇,你猜的没错!父皇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取我性命了,毕竟我已经过了二十岁生日了嘛……”

果然……

周璇心猛地抽了一下!

外界传言宇文辙活不过二十岁,以前周璇还以为是宇文辙装病,串通太医传说来的……

现在她才明白这个传言只怕是景帝放出来了,为了防止他威胁到宇文轩的储君地位!

按照大魏礼法,是否嫡子是以他出生时母亲的地位为准的!宇文辙出身的时候文德皇后居正宫,当之无愧的嫡子。而宇文轩出生时周玉华只是侧妃,虽然后来她被立为皇后,但宇文轩却不能算是嫡子。

如果宇文辙真的要争,只怕朝中有些用户祖制的大臣会站在宇文辙这边,更何况苏家虽然归隐,然而朝中却仍然有许多将领当年都是苏将军部下,受恩于苏将军……

只怕若宇文辙站出来,这些人必会念及苏家而选择支持他!

景帝早就想除掉宇文辙?,昔日若不是苏太后拼死护下,只怕景帝早就杀了这个儿子了!

自古帝王薄情,若不得其心,连亲生儿子也不会手软!

“你父皇……真的打算置你于死地了?”周璇心疼无比,也担心无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