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33.233跪求谅

薛神医的话没说完,原本坐在窗边的宇文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啊——痛……救命……放开我!脖子要断掉了……”

薛神医哇哇叫,拼命地挣扎着,扑腾着。

以往他嘴贱说了不该说的话,宇文辙顶多给他几把无痕刀,凭着自身敏捷的功夫,他还能躲过去!

然而对他动手还是头一次瞬!

薛进画看着一脸暴戾的某人,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妈的鱿!

他得赶紧投降!

要不然,今天非被宇文辙给掐死不可!

“辙……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乱说话了好不好?”

薛神医可怜巴巴地眨着自己的小鹿眼睛,非常诚恳地说道。

宇文辙俊眉一蹙,终归还是放了他,面无表情地退回到窗边,看着窗外的雨幕,双眸失焦。

薛神医终于恢复了自由,终于能再次呼吸新鲜空气了。

太好了……

不过他心里充满疑问,这家伙昨晚不是和小璇璇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不会是做到一半被小璇璇踹下床,没成功吧?

“薛进画,你去怡红院叫个姑娘给我。”

就在薛神医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宇文辙冰冷的声音让他吓了一跳。

啊?

不是吧?

叫姑娘?

这家伙不是一向守身如玉的吗?

“你……叫姑娘干什么?”

薛进画一脸疑惑地问道,莫非是经验不足,找姑娘学习?

这个认知让薛进画的兴趣一下子就上来了。

“那个,如果你要学习的话,其实不用找姑娘啦!我也可以教你的……我可是大夫,对这方面很懂呢……”

“很懂?你什么都能做?”

宇文辙看了某人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

“恩。”

薛神医显然已经好了伤疤忘了痛了,他非常用力地点头。

“你能陪我睡?”宇文辙嘲讽得看了他一眼。

“啊?”薛进画目瞪口呆,“你……你……你找姑娘是为了睡?”

“要不然呢?”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看着薛进画,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气。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惹他!

然而薛神医从来和正常人无缘,他显然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教训,继续作死:

“那个……怎么突然想到找姑娘?难道昨晚小璇璇没满足你?”

“哗——”地一下,宇文辙再次腾空而起。

啊!

又踩到他的雷区了!

薛神医大叫不妙,不过这一次,他早有防备,以最快速度开溜:

“辙,我去给你找姑娘!你要几个?一百个够不够?”

薛进画真的不是正常人,他竟然真的给宇文辙找了一百个姑娘!

当平日里只在怡红院的美娇娘们浩浩荡荡地出现在雁回楼时,云玉湖还以为是常花花兽--性大发了,当她得知是她一向敬爱的辙哥哥叫的,顿时惊得合不拢嘴。

“排队,一个一个进。”

屋内,宇文辙看着薛神医叫来的姑娘,沉着脸,冷冷地说道,心里特别烦躁!

周璇,既然你的生命中不是我一个人,那么我也要找别人!

这样才公平!

然而,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当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他面前,温顺地讨好他,他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一看到她们要脱衣服,他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滚——都给我滚——”

雁回楼的后院响彻着宇文辙暴戾又懊恼的声音。

他气!

非常气!

气周璇,也气自己。

“辙哥哥到底怎么了?”

云玉湖不解地看向薛进画,明明昨日见到辙哥哥,感觉他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

“从他的反应来看……”薛神医托着下巴一阵沉思之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亮,“该不会他昨天发现小璇璇不是第一次吧?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认知让薛进画咧嘴大笑。

哈哈,宇文辙,你也有今天呀!

常江瞪了他一眼,连忙捂住云玉湖的耳朵,示意薛神医有小孩子在,不要乱讲话。

“常花花,你装什么装啊?明明带坏小玉最多是你自己……”

然而,薛进画的话并没有说完,目光冷冷地看向前方。

薛进画虽然人贱贱的,但是脾气一向很好,能让他一见就露出讨厌的表

情的人并不多。

上官一诺是一个。

“你是说……他们昨晚才圆房?”上官一诺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喜悦。

她怎么也没想到宇文辙同周璇成亲这么久了,他们竟然一直都是冰清玉洁的!

在上官一诺看来,在这个世界上,一个男人若迟迟不肯对自己的妻子下手,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不爱!

没错!

辙一定是不爱周璇,才一直不肯要她的!

对!

一定是这样的!

辙爱的果然还是自己!

这个认知让上官一诺整个人都雀跃了起来。

看着她一副喜悦的表情,薛进画用脚趾头想都看得出这个女人只怕是又想歪了!

“自恋诺,你别自恋了!辙爱的是周璇,你要是不信现在可以上去找他,看他会不会要你!”

薛进画冷冷地提醒道。

“哼——薛进画,你安的是什么心呀?辙现在心情这么差,你让我去找他,岂不是离间我们的感情?哼——我才没那么傻呢!”

上官一诺冷哼一声,朝着屋外走去。

外面,雨淅沥沥地下着,模糊了天地。

“她居然没去找辙哥哥?”

云玉湖有些意外,她记得诺姐姐刚刚还跟自己说过,想要找辙哥哥谈谈的……

“雨这么大,她会去哪里呢?”云玉湖不解。

“我猜她应该是去找周璇了吧。”

常江看着上官一诺急切的背影,淡淡地说,然后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向薛进画,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阿画,让你嘴贱!

等下有你受的了!

薛进画大叫不妙!

不行!

他得赶紧去阻止才行!

否则小璇璇要是误会了,到时候宇文辙肯定会剥了自己的皮!

可是,就算自己现在去成功阻止了上官一诺,然而以上官一诺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就算这次不成,下次,她还是会去找周璇的,而他又不能日日夜夜都盯着她……

怎么办?

怎么办?

他必须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行!

最好还能将功补过!

薛进画的大脑飞速地旋转,旋转,不断地旋转……

在死了无数脑细胞之后,终于脑门一亮——有了!就这么干!

打定主意,他迅速朝着楼上宇文辙所在的那个房间走去,留下一脸茫然的云玉湖和常江。

“那个……薛神医,我家主子现在不想见你!”

门口,崩雷拦住了薛进画。

宇文辙现在当然不想见薛进画!

因为不久前,他让薛进画找姑娘,薛神医给他精挑细选了一百个美人,可他老人家对她们竟然一点儿也没感觉,只觉得恶心,最后连手指头都没碰就把她们全轰走了……

这事挺伤自尊的!

再加上此时此刻,他心里还堵着一块大石头,烦得狠!

哪里还有什么心情见薛进画那个二货呀!

然而薛进画哪里肯走啊!

只见他对着那扇紧闭的木门一阵狂吼:

“喂——宇文辙,我劝你还是让我进去!否则你会后悔的!”

“……”

回应他的除了沉默以外,还有崩雷机械化的冰雕脸。

“薛神医,请回吧。”

薛进画才不管崩雷呢,他对着木门继续狂吼:

“宇文辙,你我再说一遍,我有话跟你讲,你要是不让我进去,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

沉默!

回应他的依旧是死寂。

看来宇文辙是铁了心不理自己了,薛进画急了,看来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只见薛神医双腿一迈,扎了个马步,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冲着紧闭着的门再一次说道:

“宇文辙,你要是不让我进来,你和周璇之间的误会别想解开了!到时候,小璇璇被别人抢走了,你可别怪我!”

“……”

沉默!

回应他的依旧是沉默。

该死的,这家伙什么居然连小璇璇都不管了!

不是吧?

薛进画眉心紧蹙,就在他思量着要不要换个策略,先去阻止上官一诺的时候,只听到“咿呀——咿呀咿呀——”一声,紧紧关闭着的门倏然打开。

宇文辙睁着一双血红色的双眸,面无表情地看着薛进画,道:

“说。”

“你确定要让我在这里说?”

薛进画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地看着崩雷,又看看不远

处正以极其好奇的眼神朝他们这边看的云玉湖和常江。

“虽然我是无所谓,但是我觉得这种事情你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薛神医弱弱地看着一脸深沉的宇文辙。

终归,宇文辙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退回到了屋内,把门留给了薛进画。

看样子是同意他进来了。

薛进画松了一口气,跟了进去,进来之后还不忘把门带上。

“哗啦啦啦——哗啦啦啦——”

窗外,雨越下越大,好似无数条箭从天空射向人间,密密麻麻的。天地之间愈发潇洒。

院内的花朵在秋风秋雨的袭击下,不断地凋零,这一刻,就连一向粗枝大叶的薛神医竟然也有些伤感。

果真是秋风秋雨愁啥人!

宇文辙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坐在窗前,不说话,很显然,他是在等薛进画说话。

可是不知道为何,一向口无遮拦的薛神医却突然有些害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了许久,让空气凝结,冰冻。

“薛进画,本王倒数三下,你要是再不说话,就滚出去。”

宇文辙沉着脸,目光冰冷,声音则比眼神还要冰冷,带着浓浓的杀气,好似一把锋利地刀,削着薛进画的骨头……

算了!

豁出去了!

薛神医气沉丹田,咬了咬牙,说道:

“那个……小辙辙……你……是不是怀疑小璇璇不是第一次?”

“……”

薛进画此言一出,原本就冰冷的屋内顿时更加冷了,空气都仿佛要结冰了一般。

静!

死一样的寂静,恍恍惚惚间,薛进画看到宇文辙的脸黑到了极点!

带了绿帽子,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宇文辙已经觉得非常不爽了,更何况眼下还被薛进画说出来……

他愈发觉得难看!

“薛进画,你可以滚了!”

宇文辙是真的生气了,气得连发火都懒得冲薛神医发了。

然而不发火的宇文辙对薛进画来说反而显得更加可怕,他非常担心这家伙突然怒火攻心,冲上来同自己同归于尽!

他还年轻!

他还不想死!

好想滚呀!

然而,他这个时候是断然不能走的!

薛神医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同目光幽冷如鬼似魅的宇文辙对视。

“那个……小辙辙,我觉得以小璇璇的为人,她不像是那么轻浮的女子……”薛进画小心翼翼地说道。

或许是因为他这句话触及到了宇文辙内心深处,他竟不再一味赶他走,而是皱着眉头,不说话。

“其实……”

就在薛进画以为宇文辙不会开口,打算继续开导他的时候,宇文辙却打断了他的话。

“她以前发生过什么,其实我不在意的,毕竟她曾经那么爱慕容莫问,情之所至,若真有什么也是可以理解的。”

宇文辙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因为一直垂着头的缘故,他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只听到他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屋内轻轻地响起。

薛进画被吓了一跳,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宇文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没听错吧?

这话若是出自常江之口,他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常花花风--流---倜--傥,阅--人--无--数,他自己都不纯,自然也不会对另一半要求这么严格,当然也不排除那种双重标准的男人……

其实说句实在的,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男人都还是双重标准的!自己流连花丛,却要求自己的女人守身如玉……

宇文辙一直以来都守身如玉,以他自己的作风,若要求对方也要同他一样纯洁,其实并不过分!

所以,当薛进画听到宇文辙说出这番话之后,他震惊了!

他没想到宇文辙对周璇竟然宽容到这个地步!

没想到他家辙竟是如此好的一个男人!

难怪那个上官一诺死皮赖脸地都要纠缠着他!

“我在意的是她为什么要骗我?如果连这种事情她都骗我的话,那么她还会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爱我……”

宇文辙叹了一口气,与其说他是在气她骗自己,倒不如说他是在气自己明知道她在骗自己、明知道她可能不爱自己,却依然爱着她,甚至对除了她以外的其他女人毫无感觉……

可悲啊!

这大概是宇文辙第一次对别人吐露自己的感情,薛进画皱了皱眉,发现自己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幸灾乐祸,甚至有些心疼自己这位老友。

“辙,你觉得小璇璇她是那种会欺骗别人感情的人吗?”薛进画

深深地看向宇文辙。

宇文辙沉默了。

他不信!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她是一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

然而……

“我也想相信她,可事实摆在那里。”宇文辙叹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悲悯。

薛进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向吊儿郎当的他难得正经了一把:

“辙,有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事实。”

“什么意思?”

宇文辙绝望的双眸燃起了一缕亮光,天知道他比谁都想要相信周璇。

“其实并不是每个姑娘第一次都出血的。”薛神医看了宇文辙一眼,道,“作为一个大夫,我可以很负责人地告诉你,磕碰、剧烈运动等等很多原因都会导致那层膜破裂!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讲到这里,薛进画知道自己已经不用讲下去了,宇文辙信了。

事实上,一个人若愿意相信,便会想方设法地说服自己去相信,哪怕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就足已支撑他……

其实宇文辙一直都想要相信周璇。

薛进画看到此情此景,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松了一口气,于是嘴贱的毛病又犯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太细了,或者太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薛进画笑到一半,脑海里浮现出刚才被宇文辙掐脖子的惨痛画面,连忙捂住嘴。

哎——

怎么一大意,老---毛病就犯了呢!

他咬着唇,小心翼翼地看着宇文辙。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宇文辙并没有同他计较。

只见那绝美的男子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满脸自责:

“我真该死!我怎么就不相信她呢!她一定很伤心……一定很恨我吧……”

“你说我还有什么脸见她呢?”

“哎——”薛进画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不是不相信她!你是自卑!说白了,你的内心深处还是很不安,不确定她是否真的爱你才会如此的……我想如果当时,你若对她的爱有十足的把握,你也不会想这么多的……”

是啊!

其实薛进画说的对!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她不爱自己,甚至想过用南宫无痕的身份同她过一辈子,而她突然对自己这么好……

他有些不敢相信!

总觉得这份感情有些不真实,总担心这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一个梦……

梦醒了,她还是不爱他……

就算如此,他依然不想为自己找借口!

至始至终,璇璇都没有过错,错的是他!

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奢求她的爱呢?

璇璇,一定恨死他了!

“辙,与其在这里患得患失,还不如去跪求小璇璇原谅吧!”——

题外话——薛神医终于做了一件人做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