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32.231伤身呐

大魏皇宫

尚书房

景帝一身威严地坐在明黄色的书桌之后,高贵的脸上是捉摸不定的深沉。

“自从皇后娘娘去世之后,太子一直闭门不出什么,疏于政事。”

“恩。鱿”

景帝淡淡地扫了锦衣卫统领王伟一脸,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锦衣卫是大魏的特务组织,只对景帝负责,主要任务便是监视朝中大臣、众皇子的行为瞬。

“四皇子最近频频同平南王联系。”

“哦?还不死心?”景帝冷笑。

平心而论,四个成年皇子当中,老四算是最努力的,但是有点努力过头了!

朕都还没死呢!

这位皇位注定是要给轩儿的,谁都不能同他抢!

否则朕绝对不会客气!

“同平南王联系?他想干什么?”

景帝的目光愈发幽冷了。

平南王狼子野心,景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同他不和,当年他可谓是宇文皓然的拥护者之一,景帝可以算是恨透了这个弟弟,只可惜他在南边势力强大,根深蒂固,一时之间拔不掉。

没想到老四竟然会同他联系上……

“继续盯着!收集证据……”景帝眼中闪过一丝狠意,一切不言而喻。

自古以来皇权斗争从来就没有父子之情。

“老二呢?”

“二皇子还是老样子,不着家。”王伟说道。

“都成亲了,还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景帝眼中带着薄怒,相比较老四的过度用心,这个老二一副不思进取的样子也没让他省心。

“恩。”王伟点点头,“二皇子还是每天都流连风月场所,关顾得最多的那家还是风月楼,几乎每隔十天就会找西方风月姑娘……”

西方风月,风月楼的头牌,宇文源的红颜知己,景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宇文源从五年前就开始迷恋这个西方风月……

本来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五年如一日,对这个西方风月的喜爱可谓是有增无减。

宇文源的风--流曾经一度让景帝烦恼,可是教育了很多次,一点作用都没有。

后来他也懒得管他的!

毕竟对景帝来说,荒唐的庶子总比老四这种精明的庶子要好……

按照宇文家的传统,传嫡不传贤,他的皇位只会传给宇文轩,在宇文轩不够强大的情况下,他不希望其他儿子过于强大……

若他们威胁到大魏皇室的传承,那么就只有一个后果……

不过宇文源以前这样乱来也就算了,现在毕竟不一样了,大魏现在同南越结盟,共同抵御东夷,老二又是南越驸马,在这个节骨眼中,希望这老二别给他捅出什么幺蛾子来!

“赫连雨涵什么反应?”景帝问道。

“晋王妃自从成亲之后和王爷倒也算是举案齐眉、琴瑟和谐,并没有什么大矛盾,对于王爷的风--流行径,王妃倒也是宽容……”

王伟如实汇报,他们锦衣卫实力强大,深入各个角落,朝中官员大到政务要事,小到柴米油盐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有什么情况,通常都是第一时间回报给景帝……

景帝对朝中官员的控制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甚至连官员晚上吃了什么都一清二楚,这些皇子自然也不例外。

“以后盯牢点,尽量制造点阻碍,别老让老二跑风月场所。”

景帝淡淡地说道,毕竟老二现在是南越驸马,赫连雨涵又是赫连涛最疼爱的女儿,南越国第一女将军,不好驳了南越国面子。

“是。”

“老三那边呢?”景帝问道。

“齐王殿下也是老样子,卧病在床,昨儿是他二十岁生辰,似乎病得更加严重了,但听说突然病发,可把齐王府上下折腾得够惨……”

传言宇文辙活不过二十,如今虽然过了二十生辰,不过看样子是撑不了多久了……

“恩。”

景帝点点头,这大概是今天唯一一个让他满意的消息。

王伟走后,大太监李德胜走了进来。

“传令下去,让御膳房给齐王殿下熬制一碗补汤,一会儿你亲自给他送去。”

景帝看着李德胜,说道。

“是——”

********

齐王府

书房

宇文辙漫不经心地拨动着手里的白玉茶盏,一双漆黑不见底的目光有些涣散。

今日起风了,气温骤降,但是阳光却特别的明媚,金灿灿的,落到他的身上,给他白皙的脸庞镀上了一层金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愈发地俊朗迷人。

崩雷站在一边,公式化地向他汇报。

“这就是今日锦衣卫向他陈述的

全部内容?”

宇文辙挑了挑眉,眼中带着深意。

“是。”崩雷应道。

“老二在锦衣卫里面有钉子呀!”宇文辙勾着唇,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位二皇子放--荡不--羁、不务正业,整天只知道流连风月场所……

谁都不知道他去风月场所却不为寻--花--问--柳,而是收集情报……

青--楼那种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除了酒楼以外,那里绝对是人员最复杂的地方,而那些男人被姑娘们一吹枕边风,大脑一热,难免会失言……

宇文辙当初正是秉着这一点暗中办了怡红院。

这一点,他想得到,别人自然也想得到!

通过长时间地盘查,他发现风月楼很可能也是这样一家青---楼,而风月楼的老板据他之前的调查是沐风……

不过他不认为沐风区区一个沐王府世子会有这等野心。

于是他让手下继续查,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头绪,直到三个月前,终于有了突破……

沐风果然只是一个幌子,风月楼真正的幕后老板竟是他的二皇兄。

有意思!

更有意思的是他发现这位二皇兄似乎还有一位有意思的合伙人,这位合伙人可谓是大有来头……

东夷王上官谨!

宇文勋再有野心也不过是和平南王合作,到底还是大魏内部的人,宇文家族的成员;而宇文源合作的对象却是上官谨,他想做什么?

不过在宇文辙看来,让他更加感兴趣的却是那位东夷王,他居然都已经把手直接伸到他们宇文皇族内部来了,甚至有意插手储君之争……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宇文辙很清楚景帝是绝对不允许庶子威胁到太子宇文轩的地位的,任何人只要流露出对皇位的野心都只有一条路——死!

不久前,他曾经将查到的信息暗中透露给了锦衣卫,没想到锦衣卫不但没有上报,反而还将了他一军……

“主子,接下来怎么做?”

崩雷蹙起眉头,有些担忧。

锦衣卫直属景帝,没想到二皇子竟然能将钉子安排进锦衣卫,而且看样子地位还不低,否则绝对截不下他们的消息。

这个二皇子,早在他们查出他就是北羽源的时候就知道他绝对不简单,没想到他竟然厉害到这个地步!

崩雷有些替自家主子担心。

“查。本王倒是想看看老二的能力到底到什么地步。”

宇文辙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那么漫不经心,那双漂亮的眸子中却闪过一丝浓浓的兴味。

“主子,要不要把二皇子安排在四皇子身边安排了钉子这件事情告之四皇子呀?”崩雷问道。

“不急,都还不清楚她到底是老二的钉子还是上官谨的钉子呢!”

宇文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而且他不认为以宇文勋那狡诈的性格会没发现……

人家正主都不急,他急什么!

……

“主子,李公公求见。”

这时候,外面传来管家的声音。

李德胜?

宇文辙好看的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李德胜乃大总管,是景帝最信任的人,若不是景帝让他过来,他是断然不会离开皇宫的……

很显然,是他的父皇让这位大总管来的!

“传—”

宇文辙点点头。

没过多久,便看到李德胜带着一群随从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

此时此刻,宇文辙正有气无力地半躺在贵妃榻上,不断地轻轻咳嗽,一副并入膏肓的样子。

“参见齐王殿下。”

李德胜给宇文辙行了一个礼。

“李公公……快……快请起……咳咳咳……咳咳咳咳……”

宇文辙一边说,一边有气无力地咳嗽,在一旁伺候的暮雨见状非常熟练地将帕子递过去。

宇文辙捂着帕子请轻咳,过了好一会儿,当他拿开帕子的时候,帕子上面毫不意外地染了殷红的血迹

李德胜似乎对这一切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依然装出一脸惊慌的样子。

“快——快请太医!”

“咳咳……不用……李公公不必担心……老--毛病了……”宇文辙淡淡地笑,“不碍事的……”

“哎——还是请太医过来看看比较放心呀……”李德胜说道。

“薛神医刚刚看过。”宇文辙依旧一脸平静,“我这病请太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其实薛神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那毒早已深入骨髓了。

李德胜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道:

“齐王殿下不必难过,圣上正在全

国各地网罗名医,一定会找到医治殿下的办法的。这不,圣上一听闻齐王殿下病重,立马就煎了药派小的亲自送来补身子……”

补身子?

李德胜亲手端来的那碗补药,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的确是补药没错!

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补药,唯独对他来说却是毒药!

会加快他毒发的速度!

看来他的父皇对他过了二十岁生日还没死的事实表示很遗憾,所以特地送来的毒药……

啧啧……

一心一意,想方设法盼着儿子死……

他的父皇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还请殿下喝了药,奴才好回去复命。”李德胜说道。

“让父皇担心,真是深感愧疚……”

宇文辙一脸愧疚,又一脸感动地接过李德胜递过来的药,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不久前,周璇为自己挡下毒药的一幕,心里有些乱……

周璇,那一刻,你对本王可有一点儿的真心?

还是只是演戏骗本王的?

将从李德胜手里接过来的补药一饮而尽,宇文辙在慕雨的搀扶下艰难地站起来,朝着皇宫所在的位置跪了下来,谢恩。

看着宇文辙将碗里的药一饮而尽之后,李德胜简单地客套了一番,便回去复命了。

待到他们一行人消失之后,崩雷脸色一变,连忙上前一步,担忧无比地看着宇文辙:

“主子,您没事吧?要不要属下帮您把药逼出来?”

“无碍,不过是清热解毒的凉茶而已,不必紧张。”

宇文辙挥挥手,淡淡地说道。

“怎么可能?”

崩雷惊讶无比,圣上怎么会给主子赏赐凉茶呢?根据以前的经验,他人家每次赏赐都是对主子致命的药……

难道圣上改变心意了?

宇文辙一眼就看透了崩雷的心思,一针见血地说道:

“他从未改变心意。”

“那怎么会……难道……”

崩雷的话讲到一半,连忙捂住嘴,用一种极其震惊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主子。

“你猜没错。”

宇文辙点点头,一脸淡然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一刻,崩雷的心中激起了千层浪!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主子在皇宫里一定都一颗强有力的钉子,却没想到这可钉子居然强大到这个地步!

大太监李德胜,景帝最信任的人……

“别这么惊讶!你家主子若没点本事,怎么可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

宇文辙轻轻地拍了拍已经震惊到石化的崩雷,吊儿郎当地说道。

他当然知道自家主子很有本事,只是这本事也太逆天了吧!!!

他说他们白衣卫怎么能总是轻而易举地探到尚书房发生的事情,原来是有高人暗中相助呀……

连李总管都是自己人,这场斗争显然不用再斗下去了,等着景帝归天不久得了?

“父皇身体一向健朗,要他归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宇文辙的声音再次响起。

崩雷有些窘,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每次自己想什么,主子总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呢?

这男人……

太可怕了!

这一刻,崩雷无比庆幸,自己一直以来对主子尽忠职守,绝无二心,否则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主子玩呀……

汇报完大事之后,崩雷突然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放到桌子上。

“对了,主子,这是您要的羊脂白玉镯子。”

那是一对漂亮、精美到极致的羊脂白玉镯子,只是那么随意一放,便流光溢彩,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轻轻地抚摸,可以感受到莹润细腻的触感,非常舒服。

可是在宇文辙看来,这对手镯却如同烫手的山芋一般,提醒着他有多愚蠢……

这般掏空心思,想要讨她开心,可换来的是什么呢?

欺骗……

宇文辙,你真够愚蠢的!

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他烦躁地将玉镯随意丢入抽屉,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

周璇做好午饭,来到书房的时候,宇文辙已经不在了。

“主子出去了。”

慕雨刚刚整理好书房,见到周璇,非常恭敬地说道。

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家主子搞什么,不过跟随宇文辙这么久,她感受得到周璇对主子的特别……

她从未见主子对一个女子这般上心!

所以,她自然不敢怠慢周璇,而且其实慕雨也挺喜欢周璇的!

“他去哪里了?”周璇问

道。

“不知道。”

慕雨摇了摇头,她作为属下,不能随意向外人透露主子的行踪。

“哦。”

周璇有些失望,叹了口气。

本来,她是打算多气他一会儿再跟他说真相的,但是刚刚她一个人认认真真、冷冷静静地分析了一下,觉得这个误会还是不要拖太久比较好……

她倒是不担心宇文辙会因此对自己做出什么来,反而担心他会生闷气把他自己给气死……

她很清楚那个人心眼有多小!

所以她客观分析了一下,觉得还是早点把事情说清楚比较好。

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看样子,只能等他回来了!

哎——

慕雨看到周璇再次叹气,不知道为何,一颗心就软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那个……王妃你可以去雁回楼看看……我的意思是……那里的酒菜不错……”

慕雨对天发誓,她真的没有向周璇透露宇文辙的行踪,她只是跟她推荐雁回楼的酒菜而已。

***

八月的东都,天气变化得特别快,刚刚还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可是一眨眼,却乌云密闭,秋风乍起。

雨滴疯狂地从天而降,无情地席地这人间,带来一阵凉意。

风雨中,树叶簌簌地凋落,唯独桂花树傲然挺立,茂密的树叶中点缀着朵朵桂花。

桂花很小,很小,点缀在绿色中,好似一颗一颗星子,冲着你眨眼睛。

其实桂花实用价值远高于观赏价值,比如做成香甜可口的桂花糕便是薛进画的最爱。

薛进画本来是来雁回楼拿桂花糕吃的,结果一来就看到宇文辙看着窗外的雨幕发呆,忍不住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呀——我没看错吧?你今天怎么有空来雁回楼啊?不是应该在齐王府和你的小璇璇你你侬我侬、缠缠绵绵才对吗?”

“有多远滚多远——”

宇文辙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中传来一般,带着浓浓的杀气,让薛进画有一种置身于修罗场的错觉。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吃炸药了?”

薛进画似乎感受到了宇文辙的不对劲,微微蹙起眉头,有些担忧,本来是想安慰一番的,然而当他看到宇文辙布满血丝地双眼,嘴贱的毛病又犯了。

“哎呀——小辙辙,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啊?昨晚不会是一夜没睡和小璇璇激战到天亮吧?就算是初尝情事兴奋激动,但也不能乱来呀!纵--欲伤身啊……”——

题外话——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