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两百十四章 五十文钱

农忙过后,萧易和崔乐蓉的日子又回到了像是之前那样的闲适的时候,要忙活的也就是只有早上和打猪草割草喂还被圈养着的鱼,毕竟现在刚刚种下去的秧苗还青嫩着呢,要是把这些个食草的鱼全都放出来了之后遭殃的可就是他们家的稻秧了。

唯一和以前的日子有些不同的那就是现在空闲下来了,不少人都找上了门来求教如何打出一台打谷机和谷风车的。

像是村子上现在就要打造出两台来,那谷风机也是要打造出两台来,这算是用作公用的,到时候就会放在祠堂哪儿等到下一次收获的时候给村子上的人用的,不过像是谷风机舂米之后也能用,所以村子上也是有人想要自己家里面打造一台来用的,反正弄得好看不好看的也不要紧,最紧要的还是够实用就成了。

也没有人比萧易更清楚要怎么造这两样东西出来,萧大同也就安排了村子上木工活计做的十分不错的两个人上萧易家学去了,也答应了东西造出来村子上也是会给他们两个人一些个工钱,不会让人平白做了白工的,因着这一点倒也没有人说个啥,反正打造的木料只要上山砍砍就能有了,也就是费点时间和费点打造那打谷机里头的滚轴而已,其余的基本上就是费点劳工而已。

其他几个村子上的人也都知道了有打谷机和谷风机的事情,毕竟像是杨树村还有中央村里头也是有外嫁来的媳妇,有了这样的好事儿那肯定也是会往着自己娘家哪儿通风报信去了,于是其他几个村子上的人也就基本上都知道了现在有了打谷机和谷风机的存在,为了下一季度收获的时候能够不那么的辛苦,自然而然地就找上了门来。

萧大同觉得最近的自己那可真是走路都是带风的,当了大半辈子的里正也就现在这个时候让他觉得自己真心是走出去那就倍有面子的,尤其是最近其他几个村子上的里正那都要过来凑个热闹,那好话也是说了一箩筐的,就为了看看那打谷机和谷风机,方便的话那就顺便指点指点到底是要咋做的也好让自己村上下一季的时候能够轻松一点。

萧大同大半辈子就想着有那么一天能够压了别的村子上一头的,但说白了他们村子上也没啥出挑的大事儿,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过的平平无奇的很,除了那有一阵子自家村子上那些个丢人的事情,现在看到这么多别的村子上的里正那好声好气还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模样,萧大同也是觉得有几分的好笑,心中更是有几分的得意,但在面上却还是半点也不显的。

他也知道这些人能够那么快就得了风声的,那基本上也都是和那些个小媳妇离不开关系的,再加上他们村子上的汉子那也没少在外头说这事儿,那么长脸的事情干啥不往外说呢,尤其是好事儿,总不能还一直都藏着掖着放着不提吧?村子里头的男人们也多数都是好面子的。

“大同兄弟啊,你们村上那就叫不仗义了,咋地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和兄弟咱们说一声的,你们可是占了大便宜了啊,难为咱们村子上的人那都是起早贪黑的,大晚上的还在哪儿摔谷碾谷的,那可真是苦的不行了啊!”今天来的人是红船墩上的费里正,费里正这一张口就有着几分埋怨的意思。

萧大同这几天来听得那都是一个个好听的话,就算是那些个人有些酸味那也都没有这么明显地说出来的,红船墩上的费细毛他往常的时候接触的也不算多,一直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见了面可就客套上一句,现在被人说自己村子上不仗义,这对于萧大同来说那是能忍得了?

“我说费里正你这话啥意思呢,啥叫咱们村子上不仗义了,你让我咋地去和你们说,我们自己村上那也是到了双抢的时候才知道好用不好用的,就算咱们那个时候知道了,通知了你们你们能咋地了?是打算先把打谷机给弄出来再打谷不成?你们能等的了那个时候?”萧大同那就不客气地把话给顶回去了,这也能算是他们不厚道的?他们真要是不厚道,那就一直藏着掖着不放看着别人一直辛苦才是道理。

“我也不瞒着你说,当初咱们也是不知道到底好用还是不好用的,光是那机子打造出来也是花了好些功夫的,尤其是里头的那个滚轴还是打铁匠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打造出来的。我就是和你们说了,你们也没这个功夫去等不是?再说了,咱们都没用过也不知道好用不好用的,这要是告诉了你们,到时候万一不好用你还不得来拆了我的房子的。现在倒是好意思把事情都往着我们头上推了,这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萧大同原本还想好好地和费细毛说话的,但那一口气梗在喉咙口那就是有着不吐不快的,他也好意思在自己的面前说这话,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的。

费细毛被崔大同这话说的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心想这萧大同现在是越发地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来看了,以前的时候就是个喜欢好面子的,现在那架势是越来越大了,这要不是做这打谷机的人在他们杨树村上,这杨树村就算是请了他来他肯定也是不来的。

想到这里,费细毛也只能耐着自己的性子道:“刚刚那些个话是我心急,一下子就说错了。你看你,还和我较真上了不是,我这要是真的怪了你们村的咋地还会上是你们村上来的。咱们两个也都是当里正的,那不都是为了村子上好的么,你也能够了解的我的心思是不是?”

萧大同听着费细毛这话心中对这个老小子那是更加的不屑了,现在又说起这种话来了,那刚刚干啥去了,不过看在对方都已经说了这样的软话的情况下了,那崔大同也不好再和人计较个什么。要不人家还觉得他是在刻意刁难呢。

“要是不知道你这人的性子我还能在这里和你说话的?”萧大同道,“走吧,我也领着你去看看,到时候你也找几个手艺还算是不错的人上来学学,要想下半年的时候就能用上,你也得赶紧上了打铁铺子上去定了东西的,否则等到定的人多了,那又不知道要轮到什么时候去了!”

萧大同领着费细毛就往着萧易家去,这两天来他也已经习惯了领着人上萧易家去看看了,索性萧易家两口子还是个脾性好的,遇上点脾性差的可不得闹腾起来么,这一天到晚的把人往着家里面领的,还要不要干活了?

“你这事儿也赶紧的。这些天来来回回地那么多人,人家两口好在还个脾性好肯教人的,要是脾性差一点的,早闹腾开了,人家好说话咱们也不给尽给人添了麻烦你说是不是?”萧大同絮絮叨叨地说着。

“是这个理,但这东西不是人做出来的么,咋地人家不打算做了卖的?”费细毛一听到还要找了人来学啥的都觉得有些麻烦的,原本想着要是费点钱直接买了不就成了。但是现在听萧大同的意思那还是免费教人怎么做,那到时候要是学去了人家要是做出来卖了,别说是他们这边附近几个村子上了,再往远一点的地方那肯定都是有人买的啊,费细毛这么一想就觉得这完全是一笔好生意啊,到时候就算不是一家人家买的,但一个村子买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啊。

“要不怎么说人厚道呢!”萧大同道,他看到费细毛那一张充满着算计的脸就知道这老小子现在是在想个什么了,“我可告诉你,那不该想的心思最好还是别想,咱们也算是认识了不少年了,也甭说我没照应没和你说啥的,人家已经把图纸都给了徐县令了,前几天县令大人那也是派了人过来学了的,说是到时候要推广开去,你当人是不知道这也是个挣钱的路子呢?人家一开始就没指望着靠了这个挣钱的,要不就把那图纸捂着,咱们村子上用了之后已是这样的好用了,到时候知道好用的人有多少,那还不得一个一个都上了门来让人打造东西的?那挣的银子还少的?”

“我萧大同这人年纪也不算小了,也算是见识过了不少的人,但像是那两口子那样的,我也是第一次瞧见的,你也甭和我说人家想不开是个蠢的,那小媳妇可是个精明能干的,就连京城里头宰相爷家的小公子都是和人挺好的,真要想挣钱还怕没了路子不成?人家不拿这个挣钱那就是为了咱们这些个老百姓的!”萧大同道,他也是在后头的时候想透了这个道理,所以现在看着萧易家两口子的时候那是更加觉得人两口子不错了。

“……”

费细毛听到徐县令的时候就已经缩了缩脖子,一听到徐县令都拿了图纸还找了人来学的,他哪里还敢打什么歪主意的,这要是传出去他这脑袋还要不要了?再听到宰相家的小公子,费细毛那是更加的敬畏了,心道这一家子那可都是个什么人呢,这寻常人家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的人他们倒是见了好几回来着了?

“还亏得大同哥你在我面前说起了这事儿,我这脑子刚刚就是有些不大清楚的,竟是想着那些个混账事儿了。我这就是觉得替人有些惋惜,这也是个挣钱的好路子啊,咱们这地界能挣钱的路子谁不眼巴巴地瞅着呢,人家倒是舍得把钱财往外推的啊!”费细毛觉得萧大同口中的那家子也实在是个怪异的很,这正经的挣钱路子都不要了,旁人想要都还要不到的呢,倒是人家还不屑一顾的很。

“你咋知道人家就没挣钱路子了?”

萧大同反问了一句,在萧大同看来,这两口子要说精明可不就是精明在这个份上了么,这东西要是藏着掖着在自己身上那要说得到好肯定是能得到的,至少这银子肯定是能够挣上一些的,但他觉得萧易家妙就妙在把图纸都给送了出去,就徐县令那样子那也肯定是不能让萧易家吃了这个亏的不是?那损了的也就是眼前的这些利益,但者往后还不知道能得了多少的好处呢!也就是这些个眼皮子浅的还在那边说萧易两口子傻了的,该挣的钱不挣啥的,人家两口子那才叫真聪敏的,眼光早就已经放在以后去了,有这样的心性的,还怕往后没有挣钱的机会的?

费细毛听了萧大同这话那也是有些诧异了,这图纸都要交出去了,到时候要是盛行起来会做的工匠多了哪里还有啥挣钱的路子的?但一看到萧大同那神情,费细毛也就有些不敢确认了,觉得指不定这其中还有些自己没有相同的道道呢。

他也不说话,也知道就算自己开口问了,萧大同也不可能会和自己说点啥的,所以干脆也不问了,要知道他们这些里正里头也没少在私底下憋着劲儿较量着呢,之前杨树村上出了那么些丢人的事情他那也是没少在人背后笑话着的,可现在又是被人压上了一头,费细毛也觉得自己这脸面上无光的很,哪里还愿意开口去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这问出口了之后还不得被人觉得自己是个蠢笨的那点道理也是想不透的,他回头去琢磨琢磨,到时候肯定是能够琢磨出点道理来的!

费细毛跟着萧大同到了靠近山脚的那一家人家,那院子们也是打开着的,院子里头还有不少的人,有些还拿着木匠的工具正在忙活,其中围着的就是一个有些晒得有些黑的年轻汉子,那汉子眉眼生得极好,脸上的神情也是和和气气的,光是这么一眼看着的时候都觉得这汉子脾性应该不错。

“萧易在家呢?我这不又给你带人来了,红船墩的费里正。他就是听说了东西之后跑上门来瞧瞧的。”萧大同对着萧易道,那态度也是十分的和善,“这些天也算是苦了你了,可忙坏了吧?来来回回那么多人,也闹腾的有点过了,叔这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但人家都已经找上了门来也不好意思让人回去你说是不是?”

萧大同现在是看萧易怎么看都觉得顺眼,看着萧易的眼神那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儿子似的,可别说,萧大同还真有几分把萧易当做儿子看的念头了,想想这孩子好啊,本事的很,自己的儿子虽然也还是不错,但是和这小子一对比之后那就差了点。要这孩子是自己的儿子,那自己可就真的长脸了!

可惜了……

“没多大事儿,反正最近这些天也不忙,就是再过几天我家要去喝了喜酒到时候可就没人在家了,到时候叔你就甭领着人过来了。”萧易道,“怕到时候走了个空也不好意思不是?”

萧大同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笑:“我知道,前几天的时候你就同我说过了,哪天肯定是不带来人了。而且也差不多了,你这该教得不也已经是教了,得空的时候自己多摸索摸索就成了。”

“反正我人在也没啥事儿和人叨叨也听好的。”萧易对着萧大同道,“费里正来是想看看还是打算来学的?”

费细毛听着萧易的问话,先是楞了一楞,然后这才反应了过来道:“我这先瞅瞅成不?”

“有啥不成的,都在哪儿,费里正你想咋瞅就咋瞅,要是是到时候你们村要是有人想来学那就来吧,就是甭太早来,早上的时候我们也都忙的很怕是没啥空能抽的出来的,要是不来想要图纸的话也是成的,到时候回去自己练练手,要是还有啥不对劲的地方到时候再问问也是成的。叔,屋子里头有水也有西瓜,你自己拿啊。”萧易指了指摆放着机器的地方,让费细毛自便,他也不阻拦也不说啥,只是把要交代的事情给交代清楚,然后就在院子里头干自己的活计去了,在他旁边忙活的人也都在低头忙活着,就是时不时会问萧易一句,萧易那个时候就会停下自己编着箩筐的动作,凑过去看几眼然后说两句话啥的,等到人家再忙活开的时候也就跟着自己干活去了,那半点也没嫌弃院子里头的人麻烦的。

萧大同也没忙着走人,先是去萧易家的堂屋里头喝了点水,看到桌子上还摆放着切好的西瓜片,萧大同看到那西瓜的时候也是笑了笑,他拿了个小马扎,在萧易身边坐了下来唠叨了起来。

“你家那田里面养的鱼可不少呢,等到下一季稻子收了之后可是找了买家来了?”萧大同问道。

“有是有的,不过到时候也要留下一些来给镇上的铺子里头么,也得留点下来等到过年的时候用呢。”萧易原本也还想着自家今年有这么多的鱼到时候要往着哪里销比较好的,可前两天陆言东随着马车也过来了,倒是说起了这事儿来了,说是等到秋收了之后,他就让人来买鱼,听陆逍说这到稻花鱼的味道那是正经不错的,他也想要尝尝看。

要不是听到陆言东这么说的时候,萧易都快忘记了当初陆逍还在家里面吃过稻花鱼给炖的鱼汤呢,那个时候陆逍半死不活的样子,萧易也没不舍得的,三不五时就要给炖点鱼汤或者是别的东西,后来伤口好了,还给做过好几顿的红烧鱼的,现在田里面的鱼也比陆逍当初走的时候要大上不少了。

陆言东这么说的时候萧易当然也是答应了下来,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到时候指不定还得拉着牛车上各个村子上叫卖掉一些的。

“那你到时候多留几条下来啊,叔到时候也和你买一条,等到年夜饭的时候也算是年年有余了。”萧大同听到萧易这么说急忙道,就怕这小子到时候卖的一条不剩的,原本这事儿同萧大柱说也是一样的,但大柱家就开了一亩田用来养鱼,到时候把稻子收了鱼卖了肯定是要放干了水种点耐储藏的菜好用过冬的,所以还不如是和萧易说了这事儿来的好的,他家五亩田呢,到时候留下点留在一个鱼塘里面剩下的四亩田也还是能够种了东西的,更别说人家还有地呢。

“成啊。”萧易笑呵呵地就应下了。

“诶,萧易啊,咱们也可是要的啊,到时候你得多留几条,咱们过年的时候肯定是要买了的,年年有余呢多好的兆头!”旁边忙着干活的人也急忙跟着说道,大冬天的时候那鱼原本就不好买,而且那价钱也贵的很,这要是和萧易买了,到时候那价钱上肯定是能够便宜一些的,光是冲着这两点就值得买了。

“成啊,要不,等到到时候卖鱼之前我上村子上问上一声,想要的人家就和我说一声,到时候我就看着给留点。”萧易想了想道,其实他也觉得到时候多留一点也没事儿,到时候肯定也是能够卖的出去的。

“那感情可好,我看你到时候多留点,临过年的时候鱼卖的可不便宜了,到时候买的人也不少哩!”其他人也急忙说到,萧易这人不错,又大气,所以他们也乐意和萧易搭着话说,给出出主意啥的那也是高兴的很,“这越冷的时候鱼就价钱越高,倒是那猪肉反而是要便宜起来了,那个时候杀猪的人家也多的。”

“可不,过年的时候基本上好多人家都要杀猪呢,反而这猪肉啥的卖的可就没有寻常的时候好了,倒是那屠户倒能挣上不少钱哩,一天到晚都在给人杀猪的。”

“萧易啊,你家也养了两头猪,你家到时候杀不杀啊?”萧大同也问了萧易道,“可别看现在日头还热着,可这一眨眼就半年过去了,这日子过起来的时候那也是要多快有多快的。”

“咱家过年的时候不杀了,阿蓉说了这养了大半年的猪正是上膘的时候,咱家就只有两个人,杀了就算是往着我丈人家里面送了也还得留下不少呢,干脆还是不杀了,到时候就问村子里头杀猪的人家买点猪肉啥的过年就成。”萧易道,“我觉得也是这个理,所以到时候村上要是杀猪啥的就喊我们两口子一声,到时候也好让我们买点肉。”

“等到那个时候哪里还用喊个啥的,光是那杀猪声音都叫得整个村子上都知道了。”其中一个埋头打磨的汉子抬起头来说道,他这一句话一说出口之后其余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可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么,杀猪的时候那猪叫声都能够嗷穿了天的,基本上只要顺着声音去看就知道谁家在杀猪了,到时候上门买就是了,那家人家还乐得多卖出点猪肉去呢。

“不过这猪是不杀了,到时候指不定会杀一头羊。”萧易笑着道,他家里头养了好几头的羊呢,长得也还不错,羊原本就比猪小点,到时候杀一头给丈人家送点去,到时候家里头吃吃也挺好的。

“那不错啊,这羊肉不错就是膻了点。”村子上对于羊肉也没有那么在意,家里面基本上也是有一两头羊的,就是那羊膻了点,冬天那可正好是吃羊肉的时候呢。

“恩。就是膻了点。”萧易点了点头道。

“你媳妇呢,今天咋地就没在家呢?”萧大同见他们在院子里面唠嗑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见崔乐蓉,也忍不住问道,“是看家里面人多,所以上大柱家去了?”

萧大同也清楚崔乐蓉和萧大柱的媳妇于氏关系挺不错的,所以就算是知道崔乐蓉上了萧大柱家也没有觉得有多少意外的。

“今天上镇子上帮忙去了,也很多没上镇子上帮忙了,今天就过去一趟。”萧易道,“指不定一会就回来了。”

萧大同听到萧易这么问的时候,那也就知道了,他们两口子在镇上还有个铺子呢,最近忙的也的确是好久没上镇子上了,也该上镇子上瞅瞅了。

其实萧易这话也还是没说完的,其实镇子上的铺子大多的情况下崔乐蓉都是在干着甩手掌柜的事情,反正他们也是十分信任崔乐文的,今天崔乐蓉上了镇上到底还是因为昨天萧易上镇子上送菜的时候遇上了钟氏刚从铺子里头出来。

萧易也是十分不喜欢钟氏这人的,看着钟氏萧易就觉得像是看到了王氏一样,没来由地厌恶的很,那钟氏既然上了铺子那肯定也就是没啥好事儿了,而且那钟氏走之前还笑呵呵地和自己打了招呼,要自己在她女儿成婚那一天一定是要送一车西瓜的,那态度也是一副“你答应也得答应你不答应也得答应”的模样,看的萧易真心觉得这人怎么就能够脸大成那样了,一张口就是一车西瓜的,他在镇子上卖了,那一车西瓜就算是现在最便宜卖一文钱一斤的至少也得一百多文钱呢,更别说他家的西瓜大部分还是刘言东派人来拉走的,给的还是五文钱一斤,他上镇子上卖那也是怕西瓜熟得太久容易中空的。

等到人一走之后,萧易就去找了自己那大舅子了,问了之后才知道钟氏来找崔乐文就是让他去掌勺婚宴的,说是一共有十六桌,菜色啥的就让崔乐文看着定就成了,但也得有鸡有鸭有肉的,再加点其他的菜啥的,钟氏嘴巴上说的那叫一个好听的,不能让自己女儿出门子的时候叫人看不起,但结果却只给了五十文钱给崔乐文,也不提那钱是让崔乐文先垫着还是余下不够的钱都让崔乐文自己掏了腰包,而且这嘴上说是让崔乐文上门喝喜酒却又要人当了厨子,这当了厨子该给的红包也没有说,那意思就是要人掏了喝喜酒的礼金还得垫付上喜酒上的菜钱还是白干活一样。

萧易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大舅子那难看的近乎扭曲的脸色,等到他回来了之后就和自家媳妇给说了,她媳妇今天一早就跟着车一同上镇子上去了。

崔乐文的脸色经过一天都还没缓和下来,他是知道那二婶是个无耻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无耻到这个份上,就给了五十文钱,要鸡要鸭还要肉的,要知道那喜宴可是中午一餐和晚上一餐两餐呢,中午的正酒的确是要做的好看点,晚上的可以稍微简陋一点,但是在怎么简陋给他五十文钱就想着要他做出两场酒来,还十六桌的酒菜,就这五十文钱一桌都不够好么!

“之前我就说了二婶和奶奶他们就是把主意打到咱们家来了呗,给五十文还算是客气的了,我原本还以为他们是一文钱都不给的呢!”崔乐蓉看着自己大哥那难看的脸色忍不住道,“大哥你是个啥意思,难不成还真打算帮着人把喜酒给办了不成?十六桌的酒席,中午晚上的,哪怕菜从自家出了,那买肉啥的至少也得二三两银子,更何况人家还要鸡鸭鱼肉的,你不会傻到真的自己贴上去吧?”

“怎么可能,就二婶那性子,就算是我先垫上去了她那也不可能给我的,那钱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我干啥还给她垫着那真是要蠢到家了才能干出这种事情了!”崔乐文也是火大的要死,昨天早上的时候他在厨房里头把那些个肉菜给提前炖下,结果他那二婶就跑来找了自己说了这种神经一样的话,扔下五十文钱就走了,索性的时候,那个时候厨房里面那些个肉菜才刚刚下锅,要是赶上出锅的时候,崔乐文觉得就凭着自己二婶那不要脸的作风都能够端着不少肉走的。

“那你想咋地,回头把钱还给人?”崔乐蓉看着崔乐文笑眯眯地道,“你信不信你要是把钱还给了人,到时候二婶就能够在村子里面说你是个没良心的,说她就是这天身上钱没带够先给了你五十文剩下的到时候肯定是会给你的,说你就怕他们要你垫钱啥的。”

崔乐文哪能没想到这一点的,就他二婶那样子还有啥是干不出来的,不管自己咋做,到时候自己那二婶都能够有话说的,而且往外说的时候基本上也不会说自家半句不好,不好的地方全是在他们身上。

“那你说咋整?”崔乐文也是对二叔那一家子完全受不住了,明明都已经关系不怎么样了那一家子还能够闹的像是关系很好地上门来要求这要求那的,就和狗皮膏药一样完全黏上了就甩也甩不掉的,不对,二叔一家子完全就是和蚂蟥一样的,盯上了之后不吸点血那是完全不肯下来的。

“阿娘那边我看也忍得差不多了,反正当初都已经说好了分家了,现在二叔他们闹的这么难看那也是他们自己整的,到时候也就别嫌弃咱们做的不好看了。”崔乐安来运稻秧的时候那也是没少和自己说郑氏一直就憋着一团火,钟氏和章氏在村子里面到处说自家要送大礼的事情,闹的钟氏的婆家那边也知道了,钟氏婆家兄弟来帮忙的时候还说郑氏客套的,那是完全把他们一家子当做冤大头来看待了,郑氏那么一直隐忍着也就是打算等到出门子的时候再给闹腾开的,二叔家既然不肯收敛的话那他们也无所谓把事情闹腾的更大一点了。

“二婶不是给了你五十文钱么,还要办十六桌的酒席么,你说五十文钱能买个啥,给她买几板豆腐回去烧烧呗。”崔乐蓉道。

“光买豆腐,那不好吧?”崔乐文道,这好歹也是喜酒呢,这喜酒上咋地能上豆腐,他们这里的风俗是喜酒上那是不能有豆腐的,一般只有死人的寿宴上才会用豆腐的,

“你买点肉,再买几板豆腐,她自己钱都没给够凭什么咱们要顾及那么多?能给她煮就已经算是十分给了面子了,倒时候嫌弃让她自己买去呗,这买菜的时候谁家愿意给赊账的?说哪里都没有这个理的!”崔乐蓉才不管这些呢,“二叔家就是想着从咱们身上占点便宜去的,咱们要是一直那么客套那就在他们眼中咱们是好欺负的,当初不往来的那些个日子咱们过的可比寻常的时候舒心了,既然他们不怕丢人咱们怕啥丢人的,最多就是以后不往来了么,奶奶那边跟着二叔过,咱们只要逢年过节不落了她的份,等到她往后老了走了给她披麻戴孝一场,谁也说不过咱们去。再说了,他们嫁女儿凭啥什么都要咱们家来操心来给整治的?这又不是咱们这一房的姑娘,也别说什么到底亲戚一场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人家早没把咱们当做亲戚来看了,咱们要是还把人当做亲戚来看的那才真的是蠢透了。”

崔乐蓉半点也没有把崔乐雅放在心上,要是以前的时候自己可能还会因为到底是自己的堂妹而不会做的这么过,可她还记得在自己出嫁的之前,屋子里头就剩下自己和这个堂妹的时候,这个堂妹还哭着说自己没有良心,明明可以另外选了萧家的婚事干啥还非要把她的名声也给搞臭了,说上水村的亲事明明她也没有看中的,为什么就不能够顺着她娘的意思把那一门亲事让给了她。

当时可把她给恶心的,崔乐雅这人的性子那还是真的是和钟氏如出一辙的,仗着所谓的“一家人”就算干出点啥事儿来都觉得能够被原谅的,觉得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觉得还是他们小题大做了。

“那咱们要是真这么干了,到时候两家人家可就真的不往来了。”崔乐文想了想崔乐蓉的话,他嘴巴上是这样说的,但那一张原本皱成一团的脸也渐渐地松散开了,他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的很,受了那么久的鸟气这一次一定要狠狠地出一口才成,凭什么二叔家嫁女儿就要他们大房这里操心,又得出钱出力啥的,就该让他们知道大房这里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崔乐蓉看到崔乐文那神情还有啥不明白的,自己大哥嘴巴上是这样说的,可心里面并不是这样想的,压根也是跃跃欲试的很。

“怕什么,到时候真要是闹出了什么事情来,你就当着大家伙的面说了二婶只给你五十文钱却要你整治十六桌的酒席,你就说摊子上不让赊账你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五十文钱能买啥就是啥的,就这样你都还是没问二婶要当喜酒厨子的红包钱呢。到时候人家还没来得及怪你就得先去找二婶的麻烦去了。”崔乐蓉道,“大哥你不也是一直都想着不和二叔家走动的么,咱们家到时候礼金给得好看点就成了,至于那添妆什么的,你就甭管,我早就告诉阿娘了,到时候她想给啥就给啥的,不用看人家的脸面。”

郑氏也早就已经和崔乐蓉通过气了,说那一天的时候她就给几尺的粗布,反正当初她姐姐和她出门子的时候自家二婶也没添什么好妆,给几尺的粗布都算是对得起人了。

“那成,我就按着你说的干。说实在话的,当初大姐和你出门子的时候二叔一家子也没给咱们什么脸面,还当咱们不记得这些了呢,这也该是咱们还给人家的时候了。”崔乐文一撩袖子,也不再犹豫了,自家妹子说的对,就给五十文钱还想要大鱼大肉,吃豆腐去吧,豆腐还得十几文钱一板的呢,到时候煮出来也不知道够不够吃的,他干啥要给人操心的,反正丢人的不是他们,想当初大姐出嫁的时候他们再穷也没有想着只花了五十文钱就把酒席给办了的。

崔乐文和崔乐蓉两个人相视一笑,都在彼此眼中看到那笑意,也该是给二叔一家子点脸色瞧瞧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