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29.229呆瓜

周璇打开门,便见那英俊的白衣男子站在天地之间。

明眸皓齿,眉眼如画,在晚风中衣袂轻轻拂动,好似随时都要羽化登天的仙人,火红的夕阳在他的身后都显得黯然失色,成了陪衬。

周璇看到空气中翻飞着甜蜜的因子,整个人便像喝了蜂蜜一般,甜甜的。

“送给你。”

他的手里端着一个盆栽,是菊花。

若是平时,收到这么一盆菊花作为礼物,周璇肯定会浑身不舒服鱿。

虽然说在大魏,菊花象征高洁文雅,然而作为一个灵魂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女,菊花对周璇来说早已不是一种花……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满心欢喜。

“喜欢吗?”

“喜欢。”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她伸手,从他手里接过洁白的菊花,温软的笑容爬上眉梢。

只是一个微笑,却让宇文辙晃了眼。

他喜欢她的笑,只要她肯冲他笑,他便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宇文辙发现了,今天的璇璇很不一样。

“你今天真美。”

他忍不住发自内心地赞叹。

“你的意思是我平时不美喽?”

她娇俏地勾唇,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宇文辙看得出她没有生气,不过他喜欢她这副娇俏的样子。

他发现只要璇璇不冲他生气,无论什么样子,他都爱死了!

其实,就算她冲他生气,他也是喜欢的,只是心里会难受。

看到她生气,他会心疼……

“我的璇璇什么时候都美,而且每天都是不一样的美。”

他将盆栽安置好,转过头,抓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边把玩着她削葱一般的玉指,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她。

那双漆黑璀璨的眸子熠熠生辉,充斥着满满的暖意。

“宇文辙,你什么时候这么贫嘴啦!”

周璇眯着眼睛打趣地看着他,很幸福。

但是幸福来得太快了,她甚至觉得有些不真实。

还记得不久之前,他们两个人讲话讲不到三句便会大吵特吵,没想到如今竟能和颜悦色的相对,更没想到他一向气死人不偿命的嘴竟会对她吐出这般情绻旖旎的甜言蜜语。

“王妃,冤枉!句句发自真心呀!”

宇文辙捧着自己的心,非常严肃地冲着周璇眨眼睛,而那眼里则投射出强电流,周璇整个人都觉得仿佛被电到了一般。

这男人……

她不得不承认,宇文辙这家伙,如果他愿意,绝对是可以靠脸吃饭的。

“吃饭吧。”

周璇牵着他,来到桌边。

宇文辙的目光被桌上一个不明物体所吸引。

那东西圆圆的,白白的,软软的,看上去有些像棉花一般,上面似乎还写着什么。

他只认得宇文辙三个字,其他的字歪歪曲曲的,好像蝌蚪一般,有些奇怪,不像东土的文字,倒是有些像西土那边的文字。

“丫头,这是什么?”

他眯着眼睛,笑呵呵地看着他。

“生日蛋糕。”

周璇温婉地看着他,眼中带着浓浓的爱意。

那么迷人的眼神看得宇文辙有些受不了,他觉得大脑有些空白,好似魂都被她勾走了一般。

“生日蛋糕?倒是第一次听说呀……”

他奇怪地看着她,觉得有些新鲜。

“我也是听一个朋友说的,他们那里每逢生日都要吃蛋糕,我觉得挺新鲜的,便给你做了一个……”周璇解释道。

有心了。

宇文辙虽然第一次见到蛋糕,但是他看得出,这个东西做起来应该是挺麻烦的……

他的璇璇真是一块稀世珍宝!

怎么能做出这么多各式各样、闻所未闻的菜呢?

连御厨都比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他宇文辙上辈子到底是积了什么德,居然能娶到璇璇这块宝!

“璇璇,你在上面写了什么?”

他指着上面的字,轻轻地问。

周璇的小脸“唰——”地一下就通红了,她害羞地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指着上面地字,轻轻地念:

“宇文辙,ILOVEYOU!”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大胆地对人表白。

周璇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

好快!

好像是要从喉咙中跳出来一般。

“什么?”

宇文辙虽然无所不能,甚至还会所谓的语言法术,然而周璇说的却是上千年以后的现代英语,就算宇文辙再神通广大,也不可

能未卜先知,遇见人类语言进化和发展的未来。

就是我爱你的意思!

周璇在心里呐喊,可让她开口,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张雪白的小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

宇文辙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更加好奇了,忍不住追问了一次:

“到底什么意思呀?”

“就是……就是……生日快乐的意思……”

周璇咬着牙,头都快埋到地板上去了。

“是吗?璇璇,不过是对你夫君说一句生日快乐而已,有必要害羞成这样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对本王告白呢!”

宇文辙狐疑地看着周璇,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孰料周璇听到“告白”两个字,一张小脸更加红了,整个人好似要烧起来一般,连耳根子都红得不像话。

宇文辙深潭古井一般的墨眸微微亮了,他两只手一左一右各牵着她的一只小手,低下头,光洁的额头抵着她同样漂亮的额头:

“璇璇,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其实你是在向本王表白?这句话不是生日快乐,而是我爱你?”

啊?

周璇惊讶地抬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

这家伙真是太逆天了!

这样都被他看出来了……

宇文辙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满是惊讶,便知道一切不言而喻了。

这个傻丫头……

怎么这么可爱呢?

他情不自禁地低头,轻啄她红扑扑的小脸。

亲一下还觉得不够,又亲了第二下。

亲了第二下,依然觉得不够,便亲了第三下……

他家丫头真的是太美好了!

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宇文辙,我唱生日歌给你听好不好?”

周璇被他这样亲得浑身发热,虽然她已经决定在今天把自己交给他的,但是不是现在……

她要先给他一个与众不同、终生难忘的生日。

宇文辙虽然万般不舍,却还是乖乖地放开她,因为他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把持不住,到时候吓坏她了就不好了。

她是他的妻子,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他绝对不能稀里糊涂地要了他。

他们的第一夜应该是美好的!

必须是她想好了,愿意把自己交给他才行!

“还有生日歌啊?”

他放开她,目光温柔地凝视着自己心爱的女子。

“恩。”周璇点点头,“不过要先点蜡烛。”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周璇将事先准备好的蜡烛点上,然后吹熄桌上的孤灯。

蜡烛在黑暗中散发着绚丽而又浪漫的光芒,好似一群可爱的萤火虫。

周璇看着微弱的烛光,轻轻地唱道: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在二十一世纪,周璇也参加过朋友的生日聚会,生日歌通常都是小朋友唱的,这么正儿八经地给人唱生日歌还是头一次,说实话,周璇还有些别扭……

这一刻,她忍不住想,有一天,她同宇文辙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她就让孩子来唱……

宇文辙第一次见到生日蛋糕,第一次见到生日蜡烛,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给他唱生日歌……

自从母后去世之后,他从来没有过过生日。

深深皇宫,他一个微不足道的皇子,在外人看来无权无势,谁会记得呢?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这么用心地替他过生日……

而且这么别出心裁!

璇璇……

宇文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感动。

幸福……

今天,大概是他从小到大最幸福的一刻了……

只因为有她……

“璇璇……”

他忍不住动情地将她纳入怀中,再一次感谢上苍,让他遇到她,更感谢上苍能让他们相爱……

“宇文辙,你先许个愿。”

周璇连忙说道。

“许愿?”他蹙起眉头,“丫头还这么迷信?”

“快点嘛!蜡烛都快熄灭了……”周璇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宇文辙一向奉行“人定胜天”,有什么愿望是要靠自己而不是靠上天。不过既然周璇要他许愿,他便乖乖地许愿。

只要是璇璇让他做的,无论是什么,他都不会反对,而且非常认真、非常虔诚。

宇文辙闭上眼睛,虔诚无比地许下心愿:

老天爷,如果你真的有灵,就让我和璇璇白头到老、生生世世不分离。

许下心愿,吹熄蜡烛。

周璇猝不及防地拿了一块奶油抹到宇文辙的脸上,宇文辙显然不知道现代人的玩法,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呆呆愣愣地看着宇文辙。

那双漆黑的双眸甚至还带着几分委曲,似乎是在控诉周璇不该欺负他……

他这副样子呆萌呆萌的,萌得周璇的心都融化了,居然徒生出几分愧疚来,忍不住走上前,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宇文辙……”

她开口,刚要向他道歉,一大坨奶油朝着她的脸上袭来,顿时弄花了她整张小脸。

“宇文辙,你好过分!怎么可以偷袭呢!”周璇不满地嘟起红唇抗议。

“周姑娘,本王这是跟你学的,你可别恶人先告状!”

宇文辙非常无辜地冲着周璇扑闪着漆黑的双眼。

“……”

周璇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要以暴制暴为自己报仇了!

一时之间,两个人互不相让,打成一团,好似两个顽皮的孩子。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观柳居。

这让守在门外的慕雨和崩雷都觉得不敢置信!

他们跟主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

这场“奶油大战”最终以周璇战败而告终。

“小璇璇,蛋糕明明这么好吃,你居然拿来浪费!真的好可惜呀……”

某人一脸心疼地看着周璇。

“你要是喜欢,我明儿再做给你吃。”

周璇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进化成小馋猫的男人,明明她才是吃货好不好!

“可是我现在饿……”

某人鼓着腮帮子,一脸委屈地看着周璇。

饿?

这么满满一桌子的菜他说饿?

故意的吧?

周璇凤目微微一眯,漂亮的红唇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辙:

“王爷饿了可以吃菜,或者吃更好吃……”

“更好吃的?比如说……”

宇文辙漆黑的双眸流光溢彩,若有所思地看着周璇,似乎有些没有明白她这句话的含义,更或者说他是怕会错意了。

周璇如画的柳叶眉高高挑起,只见她上前一步,大胆地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靥如花:

“比如说……我……”

宇文辙愣了一下,瞳孔猛地一缩,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他双目如炬,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只觉得胸口像是又一只小兔一般,“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璇璇,你说真的?”

他沙哑的声音带着不敢置信,小心翼翼地凝视着她。

“恩。”

周璇娇俏地点头,一张脸红扑扑地,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敢看她。

“咚咚咚——咚咚咚——”

她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咬着牙,紧张得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当然,紧张之余还带着浓浓的期待,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同男人做这种事情……

就算看了再多爱情动作片,但毕竟没有经验!

更何况眼前这个人,正是自己心爱的人儿。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周璇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然而,她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等到宇文辙有进一步动作。

她想,大概他是紧张!

毕竟他也是第一次!

紧张是难免的……

她应该耐心一点,多给他一些时间。

周围很安静,安静得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下一下的。

她可以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可是过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等待他的动作……

周璇觉得手臂都有些酸了,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不解地看着宇文辙。

“宇文辙?”她轻轻地唤他,“你……你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虽然这句话有些打击人,但是周璇实在是想不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能让这个男人迟迟没有行动!

她都已经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聪明如他,不可能会不懂,除非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心有余而力不足!

哎——

周璇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伸手,紧紧地握住他略带薄茧的大手,轻轻地说:

“你别难过!就算你不行,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咱们慢慢治,总会治好的!如果一直治不好也没关系,我爱的是你的人……”

“……”

宇文辙看着周璇温柔地握着自己的手,体贴地安慰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本来应该是哭笑不得才对的!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有些感动呢?

以他的性格,被她这般质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早应该不顾一切将她推到,狠狠地爱了!

然而,他

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反握住她的手,一双眸子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地看着身边的小人儿,非常认真点地问:

“璇璇,你真的想好了吗?”

“啊?”

周璇还没从“宇文辙不行”的事实中回过神,整个人有些没反应过来。

于是,他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璇璇,你真的想好把自己交给我的吗?”

这一次周璇才反应过来,她心头猛地一怔。

她没有想到他是因为不确定她是否真的想好了。

“丫头,女孩子的贞--操是很珍贵的,你要想清楚……不要迁就我……我可以等的……”

他的声音轻轻地传过来,不大不小,可是每个字都仿佛有千金重一般,落到周璇的心头,激起千层浪。

一直以来,她只听说男人变着法子哄女人上---床的,而他竟然这么认真地劝她三思……

还真是世间少有!

突然,一阵感动从心头浮现,周璇觉得眼角酸酸的,鼻子也酸酸的。

“宇文辙,你这个傻子……”

周璇猛地扑进他的怀里,闻到他身上淡淡香味,一颗心异常地安定。

“丫头,我不急的,我可以等……”

他以为她是真的还没准备好,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熟料这时候,怀里的人突然堵住他的唇。

她小心翼翼地吻他,动作轻柔,却倾注了全部的爱,她要用这个吻来告诉自己的丈夫,她准备好了。

她是属于他的!

宇文辙感受到了她的爱意,用力地回吻着她,互相吮着对方的芬芳。

疯狂地贪恋。

然而,除了这个疯狂的亲吻以外,他依然什么也没做,至始至终都没有越雷池半步。

说不想她是骗人的!

但是,他说过要等她完完全全准备好才行!

所以,他宁愿自己憋坏,也不会去伤害他的宝贝。

周璇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宇文辙,你这个呆瓜!难道真的要我主动吗?”

"什么?"宇文辙愣了一下,漆黑的眸子突然变得炽热,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璇璇,你……”

周璇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家伙表达自己的意识了,干脆直接动手解他的衣服。

“璇璇,你真的准备好了?”

他惊讶地看着她大胆的动作,漆黑的眸中带着一阵狂喜。

天!

璇璇她……

周璇已经懒得跟他交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扒---光再说!

宇文辙的腰带被解开,衣服褪至肩膀,那性--感又漂亮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之中……——

题外话——乐乐:辙,你是不是男人!居然真的要我们璇璇主动!

宇文辙:下一章,本王就让你这个没眼界的作者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男子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