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十二章 雷阵雨

村上的人都是紧赶慢赶着都在抢着收的,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也是半点也不落,等待大后天轮到他们两人的时候也已经把家里面的田里面的稻子基本上都给收了下来,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把稻谷给打了,晾晒在晒谷场上。

这几天来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在村子上的名望那可算是空前的高的,尤其是那打谷机实在是好用的很是,那古风机也好用,刚打下来的稻米往着里头一倒就能够把叶子给清了,这样就方便堆到晒谷场上晾晒了,而等到晾晒好的时候再放到古风机里头去转一回,就能够把瘪的稻谷都给清了出来,可比扬扬来得省力气的多了。

村子里头的人那基本上看到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都是带着笑的,那招呼起来的时候也比以前的时候要来得亲近的多了,村子里头的那些个娃娃们也被家里面的人交代了,基本上白天的时候都是在晒谷场上呆着的,手上拿着一根小棍子,看到有鸡过来的时候那就要给赶一下的。

因为村子里头的人也都不好意思和萧易抢了用的,所以萧易和崔乐蓉也是村子上第一家把收稻的事情干完了的,等到干完了收稻的事情,萧易就赶着牛往着田里面开始犁田了,崔乐蓉则是在晒谷场上负责晾晒自家的稻谷,就是拉着扒犁把晾晒的谷子给翻翻啥的,那也是轻便的很,这也是让忙活了好几天的崔乐蓉觉得自己算是活过来了,也能够喘上一口气了。

等到萧易犁田的第二天,崔乐安就赶着牛车过来了,这几天学堂也放了假,崔乐安也没少帮着家里面的忙,割稻,打稻,还有晒谷啥的那也是折腾的厉害,那原本一张白净斯文的脸也已经晒得和糖糕似的了。

崔乐安赶着的还是花家的牛车,自家的牛车还在田里面犁田呢,他今天来那是为了来拿稻秧的,他们还家现在的稻秧那基本上都是他姐姐姐夫给育苗的,而且那稻谷长得可好了,所以第二季稻的时候也还是给帮着育苗的,他阿娘也是知道基本上姐姐姐夫两人也忙的很,也不好意思让两人把苗子给送去,所以就让他自己赶了牛车来拿了,崔乐安也乐得接受这样的活计。

“咋样啊?”崔乐蓉也没有什么空闲去自己娘家看看,现在都忙的天昏地暗的哪里还有啥空挡过去,自己这个弟弟过来拿那也是个好事儿,省的他们给送过去了,“送去的打谷机和谷风机好用不好用啊?”

“可好用了!”崔乐安一脚踩在育苗田里面,跟着他们一起拔了秧苗道,“一开始的时候阿爹还觉得有些不相信呢,后头用了之后那才叫一个好用,村子里头用过的人那都说好用的,都说等到插了秧苗之后也要打出来用啥的,大同叔说村子上打个两台算是公用了,等到秋收的时候那就省事儿多了。”

崔乐安笑呵呵地道,“咱们家可是第一个把谷子给打完的,现在已经放在村子上头让村子里头的人一起用了,这几天天气好,咱们家的稻谷都已经晒好了都收起来了,今年收成可好的很,阿爹说了至少比去年上半年那一季度的收成高了三成!往年咱们家一亩良田一季度最多也就产了两百多斤不到三百斤的,今年阿爹算了算,咱们家至少一亩良田有三百多斤呢!差不多要比往年多好几十斤的量,村子里头的人那看着咱们家的产量都觉得羡慕的,都说阿姐你和姐夫给育苗的好,等到下半年秋收一收,咱们家今年的粮食肯定是要比去年多了。”

崔乐蓉听到崔乐安这么说时候那也算是高兴的,她和萧易两个人也都算过了这一次自家的产量,一亩良田的产量至少都是在三百五六十斤的,比人家的良田亩产至少高了接近百斤,崔乐蓉也是看了萧大柱家的那一亩田,也基本上都有在三百十多斤,比去年多了好些斤的,这样一算之后崔乐蓉虽然觉得自己家的确是高了一些,但好歹那也没有比人家高了太多去,这样一想之后她也就有些心安了,想着下一次的时候自己肯定要少在田里面少放点灵泉水,争取不那么的扎眼。不过这样的丰收也是让萧易整天都高高兴兴的很,他长这么大也还是头一次自己种出了这么多的粮食。

“能多点就好,下半年那还要税收的,这样交完了税收之后咱们能够比往年的时候多点收成就成了,到时候就算是卖银子也能多卖点。”崔乐蓉道。

“是啊,阿爹现在每天可都欢喜的很,咱们家今年这收成好,田里面还给养了鱼,等到秋收之后也还能卖鱼!”崔乐安想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一脸敬佩地看着自己这个二姐,稻田养鱼这个法子那还是自己这个二姐提出来的,当初自己也还是觉得有点不对的呢,结果现在那收成光是看着都觉得可好了,他就觉得自己二姐果真是个很本事的人。

“阿娘还来让我来问你们,要不要让三姐过来帮着插点秧啥的?说二姐和二姐夫家里头人少,到时候可能是要忙不过来的。”崔乐安这问话还是在自己更改过的,她阿娘原本说的是她二姐压根就是个不会干这些农活的人,到时候肯定是要拖了后腿的,要是不找个人过来帮点忙啥的指不定到时候就要拖累了姐夫。

“家里头人也不多啊,干啥还过来!”崔乐蓉对着崔乐安道,“现在秧苗啥的不也不用我和你姐夫送了么,干啥还要来帮忙的?”

“可家里面会插秧的人多啊!”崔乐安一本正经地道,“家里面除了大丫他们三个娃子不会之外,谁不会的?大姐说了,插秧的时候让阿爹看着会是平顺,她也下田帮着插秧的。这样咱家人不就多了,二姐你家就你和姐夫两个人,到时候那点重活可都到了姐夫的身上去了。”

“没事儿,你回头告诉阿娘,我和你姐这儿也没多大事儿,现在也就是犁田插秧这事儿了,紧着慢着来就成了。”萧易把那秧苗送上牛车回头来的时候就听到自己这个小舅子所说的话,对于自己那岳母心里头那是觉得越发的尊敬了,“这些天家里面也没少受累的,就甭来了。”

萧易也觉得就是插秧犁田的事情而已,“我们家也是头一个打完了稻谷的,剩下的事情也都不多了,也没得折腾了人。回头让阿娘和你们都好好歇歇。”

崔乐安听着自己二姐夫这话,也都觉得自家姐夫那真是个客套的,自己要是这话回头了阿娘,阿娘肯定也不会就这么放弃了的,“这样吧姐夫,咱们家就先插秧着,到时候我们家这活计干完了,就过来帮你们两天。你也甭说那些个客套的话,我知道姐夫你心里面都是为了咱们家着想的,但你都是一直想着咱们的,那咱们也不能完全半点忙也不帮着的,当初要不是你给送的打谷机和谷风机来,那咱们家也没得这么轻快的。”崔乐安往年的时候我也不是没试过在双抢的时候在家帮忙的,那真的是要把人都给累掉了一成皮的,摔谷碾谷的,家里头就没有一个齐活人,白天晚上那都没得个喘气的时候,今年那可真的是轻松极了,投桃报李这事儿他也不是不懂的,自己二姐夫客套可自家也不能真的完全不管了人的不是,那肯定也是要过来帮忙的。

“二姐夫你也甭劝了啊,你甭看我读书识字的,干这些个农活也是很趁手的,我过两天就过来帮忙!”崔乐安就怕萧易不答应,急急忙忙地就把话给说了半点也不给萧易拒绝的机会。

萧易听到自己这小舅子这么说,也觉得要是客套下去那反而是显得有些生分了,“成。”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也不说这种拒绝的话了。

崔乐安听到萧易说出成这个字眼的时候那也觉得高兴了,都是一家人,那真的不需要这般的客套,他拔秧的速度那是更加的勤快,就如同他所说的自己是个干惯了这种事情的人,甚至还能够一边干着这些活还能一边和崔乐蓉他们说着家里面所发生的那些个事情,这说的基本上也就是那打谷机和谷风机的事情。

像是他们家紧着自家先打了谷,他和阿娘还有崔乐菲三个人负责在田里面收割稻谷的,阿爹和大姐崔乐萍就在家里面打谷,白天的时候都是紧着自家用的,晚上的时候就把打谷机给借给了花家用去了,一开始的时候村子上的人呢也没咋注意到这事儿,还是想起萧易给崔老大送的那两个机器来了,过来一瞧之后,发现的时候崔老大和花家都已经把谷子给打了一半多了,村子里头的就想着来借了。

崔老大也是个实诚人,所以也没有想恁个多,就答应自家的谷子给打完了就给借出去的,村子里面的人基本上也都是没啥意见的,毕竟这东西那也是萧易给做给自家丈人的不是属于村子上的东西,就算是闹腾也没有这个脸面来闹腾不是,可村子里头的人都没啥意见的情况下,那崔梅青一家子就不乐意了。

“阿姐你是没瞅见,奶奶和钟氏就跑上门来说咱了,说咱们一家子没有点良心,本家亲兄弟都没用上呢就要给借出去的,说啥也要先留着给二叔用完了之后再借给村子上的人用的,那脸皮可是贼厚了,还说咱们家省事儿干的快,到时候也应该帮着点忙帮着把二叔家的稻谷也给收了啥的,就想哄着阿爹阿娘再像是以前一样给干活呢!”崔乐安说起自家奶奶和那个二婶的时候也是没啥好气的,在他眼中就没见过那么偏心眼的奶奶,咋地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呢,说出去都不怕被人笑话的。

“就咱们家人多啊,他家不是人也不少么,要儿子有儿子的要女儿有女儿的,当初分家的时候奶奶不是要跟着二叔过硬是多给二叔多分走了好几亩田的么,没能力种没能力收的话那还留着干啥!”崔乐蓉哼了一哼,“就知道他们没那么容易消停的,阿爹阿娘不会是犯傻了吧?”

“哪能啊!”崔乐安道,“阿爹阿娘以前是抹不开脸面,奶奶又是个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只能帮衬着,可现在不是里正叔都已经发话了,咱们家也没有啥必要和二叔家搅合在一起,对咱们也没有啥好处,再说了咱们往年给二叔家帮忙的时候也没见给咱啥好的,阿娘和阿爹受了那么多的气哪能现在还去给帮忙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咱们在么,咱们也不能让阿爹阿娘接着这么犯傻了是不是?”

崔乐安说着这话的时候就有几分的得意,他们现在也可都是学着二姐呢,完全不把二叔他们一家子给放在眼内。

“我们就说了,帮着二叔家收稻子也不是不成的,但是到时候一亩地就得给咱们一人二十斤粮食作为辛苦的,也说了打稻的机器是姐夫给帮着打的,村子里头说借那也抹不开面子说不借的,但是二叔要是想抢了在了村子里头的人前头把打谷机拿去用了,就让他去找了十六叔公说这事儿。”崔乐安一想到当时二叔家那脸色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了,那可一张脸可是黑沉的厉害呢,“二叔哪里有脸面去找了十六叔公说这事儿的,村子里头来借了,那也还是要轮着的呢,这白天晚上的基本上都要轮着人来的,村子里头的人早就已经眼巴巴地等着了,那也肯定是不肯让二叔家抢了先去的呀!所以二叔他们一家子那是白闹腾了。”

崔乐蓉一听也跟着笑了,“这些话那可真是阿爹阿娘说的?”

“可不,虽说奶奶是长辈咱们这些个当小辈的的确是要敬着的,可也没得当成那样的长辈不是?咱们家那么多年来都给奶奶欺压着,没得现在也还是一直被奶奶欺压着啊,阿娘早就已经想到了二叔他们一家子脸皮那么厚的,那肯定也是不能答应了这些事情的。”崔乐安道,“奶奶啊原本还想要闹的,但是阿娘就直接说了,要是再闹下去往后就别过来了,后头奶奶倒是不知道想到了啥那也没闹了,只是看到咱们的时候那白眼翻得也是十分的勤快的。”

崔乐安才不怕被自己那奶奶翻几个白眼啥的,反正被翻几个白眼瞪几眼也少不了几块肉,只要不被奶奶那样成天折腾着,他还宁愿被多翻几个白眼多瞪几眼的。

“那有啥难猜的,二叔之前就想着我们一家子在阿雅出门子的时候给添点好妆,好让人风风光光地出门,怕闹了之后咱们就不给添妆了呗。”崔乐蓉还能不知道章氏的那点事情,不就是想着这事儿么,可不管她闹不闹的,他们家也没打算随人摆布真的给送上那么厚重的添妆的。

崔乐安点了点头,他也是知道村子之前所传的那些个话的,基本上就是二叔哪儿给传出来的,他对于二叔家这样的做法也实在是看不上的很,完全就是打算逼着他们给添妆的,这事儿光是想想都觉得有几分的恶心,这做人咋地就能够做到这给份上呢。

“反正二叔家和咱也没多大的关系,以前咱们家过程那样子的时候也没见二叔家给帮衬点啥的,咱们家也算是做的够好的了,没有必要一辈子都被二叔家给压着!”崔乐安道,“二姐你说是不是?而且我觉得不和二叔一家子搅合在一起了之后咱们家的日子过的可比往常的时候要好的太多了,阿娘还说等到过了秋收准备重点大白菜菠菜啥的,到时候再给买点田地。”

“恩,你也甭想太多,只要乖乖地读你的书,考了童生之后就要考秀才,家里面可都指望着你呢,你可甭让阿爹阿娘失望的!”崔乐蓉叮嘱了一声,“那么多年书念下来,也必定是要有所长才成。”

“那肯定的!”崔乐安道,他也已经想好了,那肯定是要考上童生和秀才的,至于那举人的话,要是能考上的肯定是好的,要是不能考上的话,他也算是读书认字的人了,到时候也有更多的活路往后肯定是要好好奉养阿爹阿娘的。

崔乐安把稻秧弄了一堆去了之后就赶紧赶着牛车回去了,他得趁着早上日头还没没有那么烈之前赶紧回去,到时候也还得帮着家里面干活呢,到时候把这些个活干完了之后就好来姐夫家帮忙了。

蓉也不留着崔乐安,在他走了之后,她和萧易两个人也得下田插秧,他们家反正现在谷子都已经晒好了,就打算着犁一天的地插一天的秧这样干的,也能给缓缓劲儿来,他们家插秧的时候那还得把牛借给没有牛的人家使唤使唤呢。

在杨树村的人家基本上都已经把家里面的田给收割完了,一边等着打谷机打谷,一边犁田插秧的时候,还有一家人家那田还没收的,那一家也不是别人家,正是萧远山家。

其实说是萧远山家那也多少还是有些不大适合的,毕竟萧远山家也都已经分家了,像是萧守成萧守义和萧守信三兄弟基本上也都已经把分给了自己的田上的稻谷收了,就等着村子里头的人都用完了打谷机之后就给自家用了,萧守成也是没了法子,看到那打谷机这样好用的情况下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再去用像是以前那样的法子摔谷碾谷的,所以也就只好厚着脸皮问上了萧易,能不能等到大家伙都用完了之后就给他们几个兄弟用用啥的。

原本这事儿就算是拒绝了,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也是说不出来点啥的,毕竟那关系也实在是不咋地,就是萧易说了不借,那村子上的人也没有啥意见,反正萧远山家怎么说也已经不算是他们村上的人了,就算是这一家子已经分家了那也是一样的。

萧易倒也没有那么的狠心,而且人家都已经问上了门来了,也就没说啥了,只说到时候等到村子里头的人都弄完了,就给他们三个兄弟用用,等他们用完了就得给他扛回来。

萧易这话也是很明显的,他这意思就是说这三兄弟也是可以用的,但是他们家的其他人就别想了,萧易对于者三兄弟的厌恶情绪很明显没有对王氏和萧守业来的强烈、

萧守成他们三个人也没为萧守业和自家阿爹阿娘说个啥好话,当初事情做得太绝,现在人家肯把东西借给他们三兄弟用就已经算是十分的客气了,他们三人也不是那么没有成算的人,也不可能会为了自己阿娘和弟弟再把人给得罪了,更何况在他们三兄弟眼中自己那个弟弟也已经很明显是白眼狼了,想他们三人辛苦了这么多年,结果这个弟弟事到临头的时候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说了分家,而且还惹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让他们给扛着!而且他们也算是看清楚了是自己阿爹阿娘的眼中也就只有这给弟弟的基本上他们三个儿子就不是当儿子的额,而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只能给家里面挣钱用的,现在分了家他们也觉得轻快上不少,也觉得还是分了家的好。

得了萧易的应允之后,他们三人也就没急着去打谷啥的,就想着先把田给犁了,也先把秧苗给插上,这样也算是省下了事情来了。

王氏也是听说了萧易宁愿把打谷机给她三个儿子用也不会给她和萧守成用,那是气得不行,当下也就放出了狠话来,说自己也不稀罕着用了那打谷机的。

村子里头的人听到王氏这放出来的话,那也是半点不以为意,看王氏的时候多半也都是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人的,也不插手。

分家的时候萧家每一户都分到了四亩田,所以萧远山和王氏两口子并着萧守业两口子那就有八亩的田,要是萧远山还是个利索人的时候,也还能够帮着干点活,但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不能下田下地的废人了,这八亩田地的收割都是要靠王氏,萧守业和汪碧莲三个人去干的。

还没分家之前,家里面人多,到了收割的时候王氏基本上都是拣店轻便的活干的,比如说给家里面的人做做饭啥的,下田的活都是几个儿子媳妇干的,就算是这样王氏也少不得在别人的面前说自己身边如何如何的辛苦,说自己那几个媳妇娶回来就是吃干饭的,要她这一把年纪的人了也还要干活啥的。可现在一分家之后,自己那几个儿子媳妇那是完全就不搭理了,埋头就是干自家的活计。那三个儿子和儿媳妇那可都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割稻啥的都是十分利索的。

王氏早不下田,再加上萧守业以前也没怎么干过农活,再加上汪碧莲当初也是给汪秀才捧着长大的,那基本上都没有干过什么农活,等到收割的时候那基本上也都是叫苦连天的很,三个人干的活一天下来都隔不到一亩田的,更是闹的一手的伤害,等到人家都开始犁田准备插秧了,王氏他们才割了一半左右。

王氏那也是气得要死,在家里面那也是见天的骂的,本以为自己这么骂了之后那三个儿子媳妇就能够帮着去干点活啥的,却没有想到三家人家直接就把各自的门一关全然当做没有听到她骂的那些个事情,不得已的情况下,王氏也就只好找上门去,要求人给她去割稻。

可现在的是三个儿子媳妇哪里还是没分家之前那处处隐忍的,再加上他们早就已经恨上了萧守业,想要他们干活,那也成的,那收割下来的稻谷分给他们一些,可不能做了这样的白工。

王氏哪里能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想她这个当娘的要自己的儿子媳妇给干活的还要给工钱的?王氏当然不肯,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王氏折腾不了自己那三个儿子也就只好把气都撒在了汪碧莲的身上了,汪碧莲也是气得不行,可又不能像是之前那样回了娘家,之前回了娘家那还不是抢收的时候,那个时候回去也没有损失个什么的,可现在那是不成了。

而且汪碧莲当初回了娘家之后也没少给自己的阿娘说的,说她就不该冒冒失失地就回了娘家,到底是嫁出去的女儿没有一个劲地往家里面跑的缘故,她心中也觉得委屈,可她阿娘却告诉她再怎么委屈也还是要忍着,因为当初要嫁给萧守业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已经是坐出了这种决定那就只能一直当了萧守业的媳妇,不说和离或是休弃的女人名声上是有多么的难听,也不好再找一个登对的人,再者她也已经隐忍到了这个时候了,那就干脆忍到萧守业高中了之后那也就能够轻松一些了。

汪碧莲也是没了法子这才又回到了萧家,结果这一回到萧家所面对的就是他们一家子被村子里头的人给除了名,而且还有分了家。

汪碧莲也是后悔的厉害,她觉得自打进了萧家之后那过日子远比她在家过的不如意的时候还要来的不如意的,她无时无刻地就想离开这个家,当初觉得萧守业有多好的现在也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觉得了,现在的萧守业在汪碧莲的眼中那基本上就没有一个好的,脾气大,明明就是个泥腿子吧却还整天觉得自己是个大少爷,每天都要自己伺候着的,就连干点农活都干不利索的,甚至还觉得她这个当媳妇的也该是这般奉养着他,奉养着家中双亲而不该有半点的怨言。

汪碧莲也还怨恨着王氏,整天大呼小叫的,家里面那些个事情那些不是由着眼前这个婆子给折腾出来的,可偏偏她还半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自己也干不了什么活还指望着她把这些活全都给干了。汪碧莲也没什么话说,也都是记着自己阿娘同自己说的,现在只能是这样隐忍着,忍到萧守业考上了举人之后这才能有转机。

双抢这几天老天爷也十分的开脸,倒是没下半点的雨的,村子里头人也都是紧着用了打谷机和谷风机,把粮食晒干了之后就给装进了麻袋里头扛回家放好,就怕到时候万一下点雨那可就得倒霉了,谷子淋了雨之后那是要发霉的。

等到崔乐蓉和萧易只剩下一块田还没有插秧的那一天夜里,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就这么一下子下来了,电闪雷鸣地几乎是把整个村子上的人都吵醒了,不过这下雷阵雨啥的对于村民来说也没啥值得稀罕的,夏日里头原本就多雷雨,晚上打雷下雨的反正人也基本上都已经在屋子里头了基本上也没有啥可怕的了,最怕的是还在田里面忙活的时候下雷阵雨,那才叫一个让人紧张的。

萧易也是被那几记像是在自己耳边炸开一样的响雷给吵醒了,他下了床,抽了火折子点亮了油灯。

“干啥呢?”崔乐蓉也已经听到了那打雷声,透过那窗户纸都能够看到外面闪过一道几乎是要把整个黑夜给照亮了的闪电,那闪电一划过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炸雷。

萧易捞着自己的衣衫往着身上穿。

“你上哪里去啊?”崔乐蓉一看萧易打算穿衣出门的样子就有些着急了,急忙拉着萧易问道。

“打雷呢,我想上田头看看咱们家田里面的鱼咋样了,我怕那么大的雷会惊着。”萧易道,他也是第一回养鱼的,现在鱼都已经养的那样的大了,要是折损了可不得心疼死他了么!

“不许去!”崔乐蓉一听萧易想要在这么猛烈的天气里面抹黑出门就不乐意,“惊着就惊着了,你也说了这么大的雷阵雨,你当那些个打雷闪电的是开玩笑的不成?你担心那些个鱼干啥,要是出了事儿就出了事儿了,总好过你现在出去之后人出了事情吧?”

“那都已经养得这样大了……”萧易还想要辩解两句,结果在崔乐蓉的瞪眼下却是啥也说不出来了。

“鱼出了事情咱们往后再养也就算了,你看咱们原本今年田里面的收成就比往年的时候要好了吧?那鱼就是咱们额外挣的,到时候就算是没挣到只要不亏了咱们当初的那些个鱼苗钱就成了。你要是出了门这没出事儿当然是最好,这要是出了事,你当那些个打雷闪电还长着眼睛不成,知道哪些该劈哪些不该劈的?你知不知道这一道闪电下来你就得和那铁板豆腐一样外焦里嫩了去!你这是想让我当寡妇呢是不是?你要是真这么想的你只管出去,要是出了好赖我告诉萧易,我可不给你守寡,我等你一入土我就立马带着田地改嫁去,你到时候可别说我心狠的。”崔乐蓉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打雷闪电的原本就不是个什么开玩笑的,记得她小时候和爷爷还在江南水乡那种地界的时候就是在双抢时节,直愣愣的一道闪电就劈中了一个人的。一般来说像是打雷下雨天这种日子她自己基本上都是要躲在家里面不出门的,现在萧易还想着在她眼皮子底下出门,那根本就门都没有。

萧易被崔乐蓉这话一说哪里还敢出门的,自己这真要出了门可不得要被她说成啥样,就冲着她嘴里面那“寡妇”两个字他都不想出门了,而且萧易仔细想了想崔乐蓉这话说的也是十分有道理的,像是今年他们这头一季的稻谷成熟就已经是有了好收成了,第二季的就算是没有之前那样的好收成就算和以前一样,那他们家也都是挣了的,鱼的话只要不亏个鱼苗钱那多出来的都是挣的,何必是为了这点小事和自己媳妇吵上呢。

“成成成,我不出门了还不成么!”萧易把已经穿好的外衣一脱,把点燃的油灯也给吹灭了,又重新躺回了床上去,“你也甭说的那么吓人,什么和铁板豆腐一样外焦里嫩的,往后我都不敢吃你说的了。”

“我哪里说的吓人了,被人劈中的那可就是那样!”崔乐蓉哼了一声又重新躺下了,这哪里算是什么重口的,要知道她当初在医院那遇上的都还算是正常的,那些个念法医的人所遇上的事情才叫人真的受不住呢,不过崔乐蓉也没打算和萧易说这些事,免得这个壮汉子往后都会有心理阴影。

“我这不都没出去了么!”萧易叹了一口气,拍着崔乐蓉的背部安抚着道,“我这也是着急呢,你不爱热让我出去那就不出去了,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的。哎,我们这儿打得这样的响亮,那阿爹阿娘那儿也是差不离的,阿爹阿娘不会出门去吧?”

“你就放心吧,这样的天气,就算是阿爹想要出去阿娘也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阿娘这人也不糊涂,不会让冒着风险出门的!”崔乐蓉早就已经叮嘱过自己阿娘他们了,雷雨天的时候不管有啥一不能往着大树底下躲着,而不能冒着雷雨在外头的,不管有啥要紧的事情也得等到雷雨过去才成。

“那就好,”萧易这才松了一口气,想了一想之后又笑道,“还好今年咱们有了打谷机和谷风机的,前头那些天老天爷也开脸,叫咱们赶上了,要是赶上今天这个时候,那基本上都是要哭了的。”、

就前一天村子上的人都打完谷了,就连萧守成他们三兄弟也弄完了,村子里头那些个壮汉子就把打谷机和谷风机给他们家抬回来了,之前萧大同也说了把打谷机和谷风机算是村子上公用的,给他点钱算是工钱,等到空闲的时候再给打一个出来啥的,萧易倒是没同意,主要是他觉得自己的手艺活那还是差了点,村子上有好些个人那都手巧着呢,到时候告诉了人要怎么弄的保证能弄出个好看的来,这谷风机平常的时候也好用的很,舂米之后也能用用,而且到底是自己第一个做出来的东西,留在家里面摆着看看那也是好的,所以萧易就没答应下来,萧大同也没勉强,只是让萧易到时候一定是要指点指点到底是要咋做的。这一点萧易就答应下来了。

外头电闪雷鸣的,雨点打在瓦片上发出不小的声响,崔乐蓉也是一下子睡不着了,尤其是那闪得整个天空都亮起来的闪电一划而过再加上那炸响的雷声她也有些畏惧,每次那雷声一炸响之后,她总是要往着萧易哪儿缩上一缩。

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崔乐蓉想了想也是忍不住笑了。

“可不么,咱们也算是运气好的了,赶上全都晒好了的,也不用担心谷淋雨坏了。”崔乐蓉说道这里的时候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好像那王氏还有那萧守业家的还有没有碾完的吧?”

崔乐蓉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幸灾乐祸了,倒不是她不厚道,王氏自己也是心高气傲的很,当初就放下了话来说不稀罕用了他们家的打谷机和谷风机啥的,虽然她也没打算给她用,但王氏早早地就做出了一副嫌弃的模样来让她也觉得不爽的很,现在想到王氏他们那些个没有碾的米都被雨泡了一会的时候,她这心里面也觉得有一种老天开眼的感觉。

事实上,王氏和萧守业汪碧莲三人正在挑灯夜战,为了早点把稻谷给打下来还要插秧啥的,他们可是没少干白天晚上都干活的事情,结果没想到这一场雨来的这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地就刷地一下下起了大雨来,晒谷场上原本就是打的比较平整又铺了青石板的地方,他们刚刚打下的谷粒和白天晒的谷粒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一下子被雨淋了一个通透。

王氏哪里能够承受得起这样得变故,哇地一下就瘫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了。

------题外话------

话说我家那边真有双抢的时候被雷给劈挂了的,那人是帮自己出嫁的姐姐来干活的,回来的时候我们那边有条河叫蒲涛江的,然后一道雷下来,正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