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28.228不会是让她主动吧

"本王不光顾那种地方。"

宇文辙冷冷地看了薛进画一眼,抽回手。

“小辙辙,你别这么别扭嘛!我跟你说,青---楼是个好地方,只要你光顾第一次,绝对会有第二次……醉--仙--欲--死、欲罢不能呀……”

薛神医越说越激动,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腿,道:

“对了!你还是个处类!按照行规,里面姑娘睡了你还会给你包红包呢!走走……咱们去赚一笔再说!鱿”

薛进画一边说,一边激动无比地拽着宇文辙往外走。

“这种红包还是你自己去赚吧!本王不稀罕!瞬”

宇文辙冷冷地看了某人一眼。

薛进画顿时不讲话了,他瞪大铜铃一般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宇文辙,心想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也是处的?

他明明常和常花花跑青--楼,而且演得很好很到位呀!

“常江在哪里?”

薛进画刚想到常江,熟料宇文辙便发文了,看得薛神医心里一抖:

这……这……宇文辙家伙不会是要去告诉常花花自己还是处吧?

哇哇——

不要啊!

太丢人啦!

常花花要是知道他和辙一样还是处的话一定会笑死他的!

“哇哇——辙,你不要……”

“我没你那么无聊。”宇文辙一眼就看透了薛进画的想法,打断他的话,道,“我想给璇璇买个礼物,不知道买什么。常江比较会讨女孩子芳心……”

若是以前,宇文辙绝对想象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对好友说这样的话……

就连薛进画也很意外!

以辙的地位和财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他哪里需要这样费尽心思地讨女人欢心!

看来小璇璇的魅力真是不小呀!

“要给小璇璇买礼物呀?找我也一样的呀!我也很懂女人的呀……走!我带你去……”

薛神医毛遂自荐,却吃了宇文辙一记白眼。

那鄙夷的眼神让薛进画心肝脾胃肺都扭曲了,非常不爽!

那臭小子分明是再说:你个连女人手指头都没碰过的货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懂女人!

“谁说本神医连女人的手指头都没碰过!本神医碰过的女人成千上万呢!”薛进画非常不服气地反驳。

宇文辙:

“你指的碰是看病诊脉吗?”

薛进画顿时如同斗败了的公鸡,沉默了。

混蛋!

死辙,你不这么毒舌会死啊!

宇文辙没有理会哇哇叫的薛进画,因为和璇璇约定好晚上见,现在时间还早,他打算去买份礼物送给她。

他一连找了好多家,都没找到满意的。

这让薛进画有些不理解。

其实很多小玩意儿在他看来都是很不错的,却都被宇文辙给否定掉了,说是配不上他的璇璇。

薛进画有些不解:

这家伙是不是太认真了一点呀!

不过是件小礼物而已,今天又不是什么大日子!

“辙,我累了!咱能不能停停呀!”

薛神医撑不住了,心里疑惑,宇文辙这家伙不是一向最讨厌逛街的吗?今天怎么逛得这么起劲呀!

“你累了就先回去吧,我一个人找找。”

宇文辙淡淡地说道,没了薛神医更好,这家伙吵死了,而且一点忙都帮不上。

“喂——我说辙,今天明明是你生日呀!哪有自己生日还送别人礼物的呀?”

薛进画没法想象,就算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今天你是寿星耶!寿星最大!不是应该名正言顺地等着小璇璇伺候你才对吗?”

若是平时,宇文辙肯定不会理会薛进画这些无聊的问题,然而今天,他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竟连这么没有营养且八卦的问题也有耐心回答。

“我不需要她伺候我。”

说话间,他嘴角轻扬,浅浅地笑,俊逸不凡,那一瞬间好似周围千树万树桃花开,路过的少女无意中瞥见他的脸,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停下脚步,多看几眼。

世间竟有如此俊美的笑!

“我想要看到她开心的笑。”

他的声音淡淡的,不大不小,却温暖得仿佛春风拂面。

经历了这么多,他知道爱情的可贵!

只要璇璇不嫌弃他,愿意爱他,接受他,留在他身边,便够了!

他不需要她为自己做什么!

只要她每天能够对自己笑一笑,他便会觉得幸福。

“真是中毒不浅!”

薛神医无语地摇头,心里却百感交集。

他认识宇文辙这么多

年,无论他是宇文辙还是南宫无痕,都有足够的条件吸引女人沉沦,然而却从未见他对哪个女人上过心,就连上官一诺,如果不是因为她曾对他有救命之恩,只怕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以前,他以为宇文辙是生性冷漠,不懂情爱,现在想来,他只是还没有遇到让他心动的人。

现在,那个人出现了!

他压抑了二十年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只怕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将所有最好的一切都先给她……

周璇是幸运的。

但同时,薛进画又有心担心。

和宇文辙这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相爱应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吧?

这么炽热的爱其实很容易给人一种透过不起的压抑的!

哎——

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作为一个损友,他还是擦亮眼睛,买好瓜子,泡好茶好好看戏吧!

“辙,我看你也选不出来什么好礼物。这个时候,常花花差不多也快回雁回楼了,还是找他问问吧,他最懂女人心了!”

薛进画提议道。

宇文辙点点头,毕竟是确定心仪之后的第一件礼物,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他也觉得应该慎重一点。

二人来到雁回楼,没遇到常江,倒是遇到了风情万种的云亦岚。

云美人中慵懒地靠在贵妃椅上赏花,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娇俏的女子表面上看起来是服服帖帖地听云美人的指挥,不断地给他端茶送水,实际上却暗中咬牙切齿、做鬼脸诅咒他。

“嘿……齐王殿下!”

飞燕对宇文辙并没有好感,但是这一刻,她却觉得他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神仙!

她受够云魔头了!

终于有人过来同她分担了!

“齐王殿下一定有话要同云魔……云老板说吧!小女子先行告退了……”

飞燕脚底抹油,刚想开溜,却听到身后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百里飞燕,你要是走了,今天算旷工!旷工要倒扣三倍工资,那你还欠我三百二十三万又三千两!”

薛进画听到这个数字不由地颤抖了一下,忍不住有些佩服地看向这位传说中的百里飞燕姑娘。

想想自己平时胡吃海喝,无论什么都跳最贵的,偶尔还去赌场输两把也不过欠下三千两而已,这姑娘居然欠下三百二十三万多两的巨债!

她是怎么做到的?!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薛进画不由自主地用崇拜的眼神看向百里飞燕。

百里飞燕本来是想走的,但是听到云亦岚这么说,心里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连忙收回步子,满脸笑容地看向云亦岚,道:

“云老板,我可是二十四孝好伙计!怎么会旷工呢!我只是怕你和齐王殿下有什么话不方便让我听嘛……”

她的笑容非常假,任何人看到她的表情都可以想象得出此时此刻她正在心里诅咒云亦岚,而且她似乎也没有要掩饰的意思。

有意思!

“要你走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走!过来,给我捶背。”云美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对着飞燕勾勾手指头。

妈的!

老子捶不死你!

飞燕咬牙切齿地朝着云魔头走过去,如果不是老子鬼迷心窍、脑子抽风写下那张欠条,老子早就跑路了!

云魔头,你信不信再这样下去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宇文辙看到飞燕强忍着怒火给云亦岚捶背不禁有些奇怪:

云不是一向连女人接近都受不了的吗?怎么不但让百里飞燕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还允许她同自己有身体接触呢?

不过他不是薛进画,倒没有八卦别人的兴趣,而薛进画其实早就见怪不怪了。

人家连孩子都有了,更亲密的都做过了,这点接触不算啥……相比较之下,他对宇文辙的感情动态更加感兴趣!

所以宇文辙没开口,薛进画就先一步提他开口了:

“云,你知道送什么东西做定情信物最适合吗?”

“噗——”

回答他的却是百里飞燕的嗤笑。

“薛神医,你问他这块什么都不懂的木头这种问题还不如问我呢!”

百里飞燕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宇文辙的注意,他忍不住认真地看向她。

这个女人是璇璇的朋友,两个人长得又这么像,她或许知道璇璇喜欢什么。

“那飞燕姑娘觉得应该送什么呢?”

宇文辙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问道。

“回答问题有钱吗?”

飞燕其实并不想搭理宇文辙,但是她现在非常缺钱!只要不违背原则,但凡能赚钱的事情她都会做,别说回答个问题了。

“回答个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钱?百里飞燕,你钻钱眼里了啊?”

薛进画不敢置信地看向百里飞燕,眼神中带着鄙夷,仿佛她是个无耻的拜金女一样。

飞燕心里那个冤呀!

她也不想这样的呀!

想她堂堂一代女侠、偷王之王百里飞燕一向潇洒自在、视钱财如粪土,如今却沦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拜云亦岚这个吸血鬼所赐……

云亦岚!

你等着!

等老娘翻了身,非把你千刀万剐不可!

可是在她翻身之前……得先存够三百二十三万两银子赎身才行……

飞燕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说服宇文辙花钱跟买答案,熟料一张十万两的银票倏地就飘到了她的眼前。

“够吗?”

“够!够!实在是太够了!”

百里飞燕一把抓住那张银票,点头如捣蒜!

好大方呀!

哎呀——她突然觉得宇文辙也没那么讨厌!不但不讨厌,甚至还有点迷人!尤其是他掏钱的那一瞬间……好英俊啊!

至少比云魔头好多了!

“首先要看那姑娘跟你是什么关系?是情人吗?”

“是妻子。”

宇文辙回答道,说话间那双清明的眸中闪过浓浓的柔情。

飞燕心里一震。

他的妻子?

不就是璇璇吗?

这么说这个男人对璇璇……

飞燕知道他眼中的深情,心里的一颗大石头不由地松了下来。

这些日子来,她其实一直都很担心璇璇,怕她受不了打击,然而因为同慕容莫问有约,她不能擅自去看她,若被璇璇发现了,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这些日子里来,她连睡觉都睡不好。

不是怕璇璇恨她,而是担心那丫头过得不好……

现在她可以放心了!

因为从宇文辙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是真心喜欢璇璇的。

想到这个男人为了知道买什么礼物能讨爱人欢心竟一出手就是十万两,飞燕有些羡慕。

什么时候她也能遇上一个愿意为自己一掷千金的男人呀!

不像这云魔头,一出手就敲诈她八百万两!

哎——同样都是男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人比人气死人!

心里这么一想,百里飞燕对宇文辙的好感顿时呈直线上升,她非常认真地看着他,回答道:

“古人云:无镯不成婚。家有黄金万两,不如凝玉一方,源远流长。既是送妻子,我觉得玉镯最为妥当。羊脂白玉细腻、温润最适合璇璇……”

百里飞燕的话让宇文辙心中一亮,倒没想到这个名满江湖的侠女竟也有如此细腻心思。

这个答案深得他心。

“多谢百里姑娘赐教。”

“应该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只是适合的羊脂白玉镯子不好买倒是真的……”

的确,物以稀为贵!

羊脂白玉本就稀少,而且既是送给璇璇的,自然不能马虎,出自名家之手那是必须的,而且玉质也要上乘,一时半伙儿恐怕还找不到适合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想要的,就算将整个东土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来。

“崩雷,传令下去,让白衣卫现在就去搜索上乘的羊脂白玉镯子,明天之前我要见到它。”

从云对百里飞燕的态度,宇文辙明白这百里飞燕已是云认定的女人了。云看重的女人,自然逃不出云的魔爪!那便是自己人,所以宇文辙也没刻意掩饰。

白衣卫?

南宫世家的暗卫?

这个人是……

百里飞燕心里忍不住抖了一下!

没想到这位齐王殿下的背景这么强大……

太……太可怕了……

不过有一个强大的姐夫也挺好的!

以后等误会解开了,她可以去璇璇那里寻求姐夫庇护,免得老被云魔头欺负……

想到云魔头,飞燕心中又是一把辛酸泪!

哎——早知道这家伙这么可怕,就算借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惹啊!

“银票捂热了吗?”

宇文辙前脚刚走,飞燕就听到一声动听的嗓音,果然,她看到某个大魔头、大吸血鬼非常无耻地伸过手,将她手里那张还没来得及捂热的银票慢条斯理地收入囊中……

呜呜……

姐夫,你什么时候过来帮我收了这个魔头呀!

宇文辙显然没有感受到飞燕同学的召唤,在解决了心头的难题之后,他迫不及待的回齐王府,想要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一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才离开一个时辰而已,却觉得异常地思念她……

因为知道玉镯一时半伙儿到不了,便

去花农那里买了一盆花带回去,他记得璇璇闲暇的时候喜欢整理花花草草,她还移植了不少花在观柳居的小院子里,送她一盆花,她应该会喜欢的。

这一天宇文辙有些紧张、忐忑,周璇亦然。

他走之后,她想了很多很多,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觉得时间过得好慢,恨不得早点见到他。

做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差点都切到手,看得暮雨一惊一乍的,不明白一向沉稳的王妃到底是怎么了……

周璇做了很多很多的菜。

她甚至还做了生日蛋糕!

没有二十一世纪的设备,蛋糕做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周璇厨艺高强,而且特别用心,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精致漂亮的水果蛋糕,慕雨光看着就流口水了。

“好了,都拿去观柳居吧。”

全部搞定之后,周璇让人把东西送去观柳居,自己则去了浴房沐浴,洗去一身的油烟,特地熏了香,换上宇文辙以前从朱玉坊给她买的紫玉花语裙,然后对镜贴花黄。

她平时很少打扮,不过毕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姑娘,又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就算她没有刻意学过化妆,化妆技术也不会差,只是懒……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一会儿她就要见自己爱的人了,她自然要好好打扮一翻。

今天晚上,除了闻星玉以外,她还要送他一份礼物。

周璇这么一想,小脸突然红了……

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决定,在她的观念中,这种事情自然是由男人主动的,不过看他下午那副宁愿憋死也不肯越雷池半步的样子,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保守得可以!

大家都觉得二十一世纪在那方面要比大魏开放很多,但在周璇看来,那只是就女人而言的。

其实这个时代的男人在那方面要比二十一世纪的男人更为放肆,因为没有一夫一妻的束缚,他们可以恣意妄为地占有自己想要占有的女人,然后正大光明地把她们领回家做小妾。

看看那些火爆到人满为患的青--楼就知道了!

所以,宇文辙无论是放到二十一世纪还是放到大魏,都是国宝级人物!

想到这里,周璇忍不住想起晚上可以要发生的事情,一张小脸愈发红了!

宇文辙等下不会矜持到让她主动吧?

她可没经验啊……

正胡乱想着,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周璇的心一下子就不听使唤地“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回来了!

好紧张!——

题外话——乐乐:亲妈,绝对是亲妈!相信我!谢谢lzh0322童鞋送的超级大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