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0.坑深230米:您追求女人的方式真是叫人不敢恭维

晚安不理解他的逻辑,好笑的问道,“我当初喜欢你为什么就要讨厌你?”而且,“为什么我的画册上是你,就代表我喜欢你呢?”

她当初是不是喜欢他……其实很难下结论。

她承认她少女心萌动,承认她确实动过心思,但是那份心思还没来得及变成爱情,才刚刚起了势头就被一盆冷水泼了过来褴。

后来,绾绾说他出国几年之内不会回来,她收拾心情不了了之了。

难过过一段时间,但是也不算多刻骨铭心。

他盯着她浓淡得宜的细眉,“什么时候?”

“画么,”晚安的眼睛极快的闪烁了下,轻描淡写的道,“我那时候学素描,老师要我们交作业,我经常见到你啊。”

顾南城嗤笑,“你经常见到的只有我吗?”

“你长得好看呗。鲎”

虽然他从来不认为身为男人被女人夸奖长得好看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出自她之口的肯定,顾公子觉得他也可以接受,“只有我长得好看?”

晚安咬了下唇,“我那时候年纪小,小姑娘比较肤浅不难理解,我所见过的长得好看的男人,薄锦墨是绾绾喜欢的男人,而且他也不是我的菜,西爵呢我从小当哥哥,而且他经常不在安城,然后就只有你了……”

无意中碰触到男人灼灼的深邃的眼神,他薄唇噙着笑,静静的听着她说,晚安有一种仿佛自己被看透了的错觉。

她顿了顿,才继续道,“而且那时候我们慕家是安城赫赫的名门,一般的人家也配不上我……”

说着说着,晚安的声音也慢慢的低下去了,她看着他还是这副死样子,终于忍不住的恼怒,提高了声音,“你得意个什么劲儿,我跟你结婚后喜欢你我都没有否认过,八百年前的事情我至于不承认吗,大男人你揪着这么点儿破事做什么?”

顾南城看着她,吐出两个字,“停车。”

前面的席秘书啊了一声,还是立即反应迅速的靠边把车慢慢的停下。

晚安倒是没想到,她说这么几句话他就火了,肯放她下车。

手伸过去推开门,等她下车的时候顾南城也已经下车了,男人笔直的身形朝她走过来,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拉着她往车子的方向回走。

他不是要放她下车吗?

晚安被拽着,踉踉跄跄的随时会摔倒,当然,他不会让她真的摔倒,“顾南城,你做什么?”

顾南城一言不发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朝席秘书低冷淡漠的吩咐,“下车,你先回公司。”

席秘书虽然不解,但是上司的话还是照做,连忙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关上副驾驶座的车门,他很快的就自己上了驾驶座。

晚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明白她说什么这男人都不会给她想要的反应,索性蹙眉下来冷眼旁观。

顾南城上车,利用的发动引擎,一脚踩下油门。

车速一开始就很快,晚安刚刚舒展开的眉头一下又皱起了。

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虽然不是上下班高峰人车辆不算很多但是也不少,黑色的宾利慕尚穿梭在车流之中,速度呈直线的增长。

晚安看着里程表上的变化,越来越心惊。

她咬着唇,没有出声。

他们结婚的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他开车的次数不少,但是车速基本维持在稳妥的范围内。

“顾南城!”直到他的车险险的擦过另一辆大货车,晚安才忍不住叫他的名字,“你疯了吗?你受了什么刺激?”

这是公路上,车速飚的这么快很容易出事的。

顾南城清清淡淡的瞟了一眼里程表,又看了她一眼,“这速度不算什么才是,你玩得嗨的时候不是比这还夸张?”

晚安想也不想的道,“那是在赛道上或者人和车都很少的时候……”

她才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她就是反应再迟钝,也该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晚安看了眼车窗外飞速而过的变化,淡淡道,“好我知道了,你可以慢点开,我惜命。”

但是车速还是没有降下来,顾南城淡淡的笑,“就这么谈,我很久没有这样开车了,忽然觉得很想念。”

顿了一会儿,他继续低笑着道,“放心,你在车上,我就不会让车出事。”

“你想谈什么?陈年往事没有意义你不是也清楚吗?”

顾南城的手都掌控着方向盘,此时癫狂的车速和他脸上淡笑着的冷静形成浑然的反差,让他那儒雅的侧颜也在人的心底落下一层阴影。

“当初如果我没有离开,你是不是会跟我在一起。”

“是,”她吐出一个清晰的字眼,“但是没有如果。”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蓦然的一紧。

一股浓烈的焦躁和不愉遍布着心头,无法形容是一种

怎样的感觉。

当年。

他的眼前清晰的浮现出她那时的模样,其实只是无数次的擦肩而过,甚至没有认认真真的正眼看过研究过,可是只要想起来,就是清清楚楚的。

晚安看到时速依然在提升。

他疯了吗?

她看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不断的跳跃着筋脉越来越明显,怔然,不解,那么多年前那点交集,有这么重要吗?

他们甚至没有面对面的说过话,也没有正式的交锋过。

当初的她之于他,即便没有完全淹没在记忆中,也不过是模模糊糊的影子而已。晚安看了眼他紧绷的下巴和不断散开的戾气,她拧着眉头,尽量自然的道,“我知道你车技好,我领教过,但是顾南城,我现在不常开车了,我怕,你慢点可以吗?”

不知道是她哪句话起到了作用,过了一会儿,车速慢慢的降下来了。

他开口,语调仍然温和,“先去吃饭。”

晚安拧着眉头,选择了沉默。

再刺激他她怕把命搭上,像绾绾说的,吃个饭她没有损失,甩不掉的男人,不吃她还是甩不掉。

车果然开到了红楼坊,顾南城下车替她拉开车门,风雪正盛,他手里仍然撑着那把黑色的伞。

晚安心里失笑,算是不走平常路结婚的夫妻,离婚了也跟其他的人不一样吗?

她走在伞下,表情自然寻常,顾南城带着她要了一间包厢,里面开着暖气,与外面的世界浑然形成两种温度。

服务生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他在那双差点没有冒出爱心的眼睛的注视下慢斯条理的点餐,抬起眼眸望着她,“今天想吃什么?”

“都好。”

“没有都好。”

晚安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随口道,“那你看着点吧。”

顾南城收回视线,从容淡然的点了四个菜一个汤。

都是她喜欢的。

服务生拿着菜单出去,并且带上了门。

她低着脑袋慢慢的喝茶,顾南城便在对面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他好久都不说话,晚安只好主动的打破沉默,“你叫我来吃饭,不是有话想跟我说吗?那就说吧,我听着。”

男人看了一眼被她放下的茶杯,她只喝了一半,“只是我想跟你一起吃饭。”

一边说着,他伸手过去把杯子拿起,优雅自然的全都喝完了。

晚安看得清楚,他故意沿着她刚刚喝的地方贴上了唇。

“你想喝茶我可以给你倒。”

顾南城看她一眼,似乎是觉得她不满的眉目很生动,淡淡的低笑,“天气冷,茶凉得也快,何必浪费。”

晚安的眼神逐渐的变得温温凉凉起来,她清楚,再跟他绕下去,她不会是赢家。

索性起了身,低头朝他微笑,“如果你没话要跟我说的话,那我就走了。”

顾南城抬眸看着她,噙着愉悦的笑,但没开腔。

晚安转身,朝包厢的门口走去。

男人徐徐的嗓音自背后传来,“如果你出了这扇门再被我逮回来,我会像我一路上想的那样做。”

她的手已经搭上了门把,闻言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他,浅浅的笑,“如果这是你所说的想追我的话,那么顾总,我跟您说实在的,您追女人的方式真叫人不敢恭维。”

威胁她,呵。

晚安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男人腿长,脚长,动作出乎她意料的快,他甚至没有出门,就直接伸手拉住她的手臂,然后直接将她整个人带了进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