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9.坑深229米:住在她少女心和画册里的男人

办离婚手续需要户口本,他们自然是不会随身带着户口本的。

遵循路线的远近,顾南城先开车回南沉别墅接结婚证他的证件以及之前已经写好签好的离婚协议。

他甚至没有让她下车,五分钟就拿好东西回来了。

晚安有些失笑,早知道绾绾说那么几句话竟然能让他这么爽快的离婚办手续,她就不跟他磨叽那么多,把事情搁在心底这么长的时间了。

然后,他开车去慕家别墅,带她去接她的证件。

晚安也让他在车上等她她很快就下来,但是顾南城半点听她话的意思都没有,一言不发的跟着她下车,径直的跟在他的身边鲎。

甚至从后备箱里拿了一把伞,撑在她的头顶上,挡住那些逐渐鹅毛大的雪花。

晚安没有去注意,那把伞挡住雪,又为了替她挡风,几乎笼罩着她一个人。

她的那本结婚证在她的书房里,晚安刚走到书房打开门,白叔就气喘吁吁的叫住她,“小姐,小姐……”

晚安转身,“白叔,怎么了?”

“老爷知道您回来了,要您去书房找他,他有些话要跟您说。”

“那好,”晚安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反正户口本也在爷爷那里,想了想朝站在这既身侧的男人道,“结婚证在书桌左手边的屉子里,你去给我拿出来,然后在客厅等我好了。”

顾南城看着她,没答话,转身走了进去。

她的书房跟南沉别墅那间格局不大一样,没那么大和明亮,但是书架上全部都堆满了书,各种各样的,新旧参差不一。

很多东西都带着年代感,说不出是哪里,但就是处处透露着她的生活的气息。

站在中央,仿佛能看见她坐在那张不新的椅子上低头看书的模样,或托腮思考,或咬着笔苦恼,看电影,写作业,看书,画画。

从呆呆萌萌的童年,到人前温静人后狡黠的少女时代,再到如今。

他走过去,在那张椅子上坐下。

正要顺手拉开抽屉把她说的结婚证拿出来,眼角的余光便瞟到了一抹粉色。

他掀起眼皮,看了过去。

是那本粉红色的画册。

她的书桌上东西很多,可能是最近筹拍电影有很多资料需要她查,所以显得有些凌乱。

他想起上一次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又想起她那时被他吻着的嫣红的面颊和温软水媚的勾魂夺魄。

只是稍微的回忆了几分,身体便蓄起一股熟悉的冲击。

住在她少女时代心里的男人么?

如今却经久不息的住在了她的画册里。

她时不时还会拿出来翻阅,回忆。

是嫉妒还是誘惑,顾南城抬手将它缓缓的挪到了面前。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开纸张,毫不犹豫的翻开。

第一页用行草写着她自己的名字:慕一一,2009年。

手指顺手翻开第二页,猝不及防跳进眼帘的是一个半倚着车门的男人。

完美的五官和轮廓组合成的一张英俊逼人的脸。

那张他熟悉的脸上,英挺好看的眉目张扬肆意,眼睛里是跃跃欲试的侵占欲,唇上噙着笑,一身儒雅的休闲装都包裹不住那股张狂而势在必得的气势。

他再看了眼落款,2009年,4月,没有写具体的日期。

2009年4月。

呵。

这个世界,小得出乎他的想象。

晚安再回来的时候,发现男人仍然还在书房里,他坐在她的椅子上,手把玩着那张结婚证,低垂着眸,看不清他眸底的神色。

她声音自然的道,“走吧。”

顾南城听到声音才抬眸看她,他的眼底流动着某些叫人看不清的意味,视线平淡,但是盯在她的身上却生出灼灼的炙热感。

半响,他起了身,“好。”

自愿双方协议离婚,没有孩子没有财产纠葛,感情破灭很容易就离婚了。

除了排队有点麻烦,不过以顾公子的身份地位也不大可能叫他排着老长的队伍,他上车前就打了个电话给席秘书,到的时候可以直接拿离婚证。

一前一后的走出来,外面的积雪已经有薄薄的一层。

晚安下阶梯的时候,边走边把离婚证搁进包里。

下了雪地上本来就很滑,她又踩着高跟鞋,一个走神鞋子歪了一下,整个人都往一侧倒去。

她惊叫了一声,幸好跟在她后面的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腰。

晚安呆了呆,惊魂甫定,“谢谢……”

她两个字的字音没有落下,就已经被一路上一言不发的男人拦腰横抱了起来。

“我没事……可以自己走。”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没有要放她下来的意思,“地上滑,容易摔倒。”

“我会小心,”晚安蹙眉,为他的举动,可看他的神色似乎又很认真,她不得不提醒他,“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样不合适。”

他淡淡的道,“我知道。”

“那你放我下来。”

男人低声道,“你可能不知道。”

晚安下意识的问,“什么?”

“我没有认真的追求过女人,所以可能不是你喜欢的方式,如果是这样你跟我说,我尽量修正,”他顿了下,才继续道,“如果修正不了的,你只能担待着。”

晚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迷茫的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席秘书既然来了,他走在顾南城的前面把车门打开,等着顾南城抱着晚安上车,然后自己才上车。

“顾总,我们去哪里?”

去了一趟医院,又连着绕了四个地方,一个上午的时间已经耗完了,顾南城象征性的看了眼腕表,“去红楼坊。”

去红楼坊干什么?吃散伙饭么。

晚安怔怔的看着凑过来给她系安全带的男人,“我不去红楼坊,我有别的事要做。”

然而男人压根没有理会她的抗拒,只是抬眸盯着她的脸低低淡淡的道,“我之前一直不明白,一开始的时候你似乎很不喜欢我。”

“顾南城。”

“后来明白了点儿,因为你爸妈的关系,你不大喜欢这种形式的婚姻,”他就这么近距离的盯着她,视线像一张网,让她无处可逃,“我本来不打算离婚了,不过你既然不喜欢,还是结束算了。”

顾南城盯着她呆怔没有说话的脸,抬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探不进深浅,“你一开始不喜欢的,除了这种形式的婚姻,还有我这个人,是不是?”

那时候他也感觉到了,她抗拒他,这种抗拒要形容的话,如果两个同样给她钱跟帮助的男人比,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另一个。

只不过那时候,他没在意,因为觉得不重要。

晚安看着他,好半响才淡淡的笑,“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他神色不变,依然笑着,低低浅浅,“因为你曾经喜欢过我,所以几年后再见我,就觉得很讨厌我?”

今天的顾南城变了太多张脸,所以晚安觉得自己不懂他。

但她的心脏还是震了一下。

像是多年的秘密被忽然扒了出来。

虽然,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甚至,不是多重要的事情。

她从来不认为,那对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

晚安看着他幽静深邃的眼睛,笑了笑,“你怎么忽然知道了?”没一会儿便恍然大悟,“你看到我的画册了。”

“想我?”

“我说真的,不是,”晚安淡淡的道,“你知道我拍的那个电影是什么题材,看剧本的时候我觉得里面有部分陈述和表达有点问题,所以才拿出来看看。”

确实不是因为,想他。

虽然她的确会偶尔时不时的想起他。

他亦是淡淡的笑,不可置否,“是么。”

晚安这才慢慢的理解了他刚刚上车前说的那些话,她觉得实在好笑,于是真的笑了出来,“你不会是因为看到了那本画册,所以改变主意想跟我在一起了吧。”

顾南城看着她笑,似乎很喜欢,也不怒,只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是。”

晚安解释,很平淡的道,“陈年往事,那些不重要。”

至少,绝影响不了他们今天的感情和状况。

“你还没有回答我,是不是因为当初喜欢我,所以遇到我的时候,很讨厌我。”——

题外话——二更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