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8.坑深228米:她其实并不是很符合你期望的顾太太

男人的眉头挑了挑,一双眼仍是直直的盯着她,“我站得近点儿影响你说话?”晚安想避开他的呼吸,只能低下头别过脸,“就像你知道的那样,我是打算回来拿药的,不小心听到你们的对话,”

她的嗓音愈发的淡,“看你们谈心好像挺投入的,我也没好意思打扰,所以打算等你们进病房了再去拿……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吻住了。

距离隔得这么近,低头不过一秒钟,就能封住她的唇。

顾南城才吻上她的唇,这感觉因为遥远而带着点陌生,而这陌生迅速的滋生出一股激荡在他的血液里蹿开。

他有些失控,甚至忍不住轻咬了一口。

电梯不知道在第几楼被按了停,门一开站在外面的一干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里头正在上演的活色生香的壁咚,竟好半响没有人走进去。

晚安被男人遒劲的大手抵在墙壁上,从她的角度能看到电梯外的人,这一层的人似乎比较多,无数双眼睛直巴巴的盯着他们。

她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手上也更加的用力了。

顾南城不知道是察觉到她的变化还是背后的目光,终于微微的离了她的唇,灼灼的眸光盯着她有些红肿的唇,然后便转过了身。

男人的眸色漆黑,英俊的脸面无表情,轮廓温温淡淡的,无波无澜的眼神就这么扫过去,隐含着不显山不露水的厉色,长臂一伸,动作自然的按上关上电梯的门。

就这十几秒的时间,他一个字都没说,但是竟然也没有人敢阻止他如此厚脸皮没有公德心的行为鲎。

晚安真觉得这个男人的脸皮已经厚到一定境界了,她窘迫得恨不得能马上消失,只能低声叫道,“顾南城,你干什……唔”

他按键的手一收回来就直接捧住她的脸,低头再度吻了上去。

甚至连慢慢合上的电梯门还没有完全的关闭。

直到电梯落到第一楼,当门再开时更多的一拨人都等在外面,任谁都没想到一开门就是俩在里头忘我拥吻的两个人。

顾南城终于撤了点力气,晚安差点没忍住一个巴掌甩在他的脸上,但是一眼瞪过去还是忍住了,手上用尽全力的把他推开,然后低着脑袋拨开人群跑了出去。

男人没设防,还真的被她推开了。

他站在里头,英俊儒雅的面容,干净冷贵逼人的气质,仍然没人敢贸然的踏进来,顾南城皱眉看着女人的背影走远,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大厅的人很多,晚安一时间忘了绾绾是在哪里等她,还好她在人群中很打眼,一眼巡视过去很快就找到了。

她走过去把绾绾扶着站起来,“我们走。”

“好,”盛绾绾扶着她的手臂,顺口问道,“药拿到了吗?”

晚安闭了闭眼,药还在顾南城那里。

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拿到了。”

晚安侧身就看见了他一身闲适而自然的模样站在那里,一双眼仍是看着她,温度很高,带着不加掩饰的肆无忌惮,衬着他风度翩翩的一身,更显得邪痞之意。

盛绾绾对他的出现丝毫不意外,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

她之前就猜到晚安再折回去拿药多半会遇到这男人。

晚安神色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顾南城毫不在意,骨节分明的手指挂着车钥匙,淡淡的笑,“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女人秀气的细眉拧着,好笑的看着他,“你听不到我在拒绝你?”

他盯着她,低低缓缓的笑,“你不是清楚我见不得自己被女人拒绝?”

“他想送你就让他送呗,反正是他的车烧他的油,没什么好吃亏的,有男人追就好好的受着。”

那嗓音仍是笑盈盈的,也依然是没心没肺的。

晚安抿唇不温不火的看了眼格外耐着性子的男人,“怕就怕占他便宜到时候怎么甩都甩不掉。”

盛绾绾又笑,“你没瞧出来,他这架势你受不受都很难甩掉他。”她扯了扯晚安的袖子,“好啦好啦,我们走吧,我一点都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顾南城停在地下停车场,他绅士的拉开后座的车门,晚安小心的扶着盛绾绾上车,然后自己跟着坐上去。

车开在繁华的街道上,天上依依稀稀的飘着不大不小的雪花。

“绾绾,外面下雪了。”

顾南城从后视镜里看着女人微笑着的模样,她今天出门的时候心情应该是不错的,很有兴致的编了一个简单的发辫。

他慢慢的挑起唇角,勾勒出星星点点的笑意,“去哪里?”

“去绾绾家。”

“好。”

顾南城把车开进了别墅里,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外面的雪似乎下得更大了点。

停下车他动作很快的下车,拉开右边的车门,“我送她进去,你在车里等着,外面等。”

晚安蹙眉,“没事,下了点雪而已,”

盛绾绾已经摸索着扶上男人递过来的手臂,朝她笑着道,“外面真的挺冷的,他送还是你送都一样,能少吹点儿风就少吹点,晚安,你不用下来了。”

她也这么说,晚安便不再坚持,只是嘱咐男人,“那你小心点,别让她摔着了。”

顾南城嗯了一声,便抬手把车门关上了。

盛绾绾毫不客气的将手搭在男人的手臂上,她的眼睛看不到,所以索性是一直都看着前方的,她仍是笑着,但是不似方才那样没心没肺,“顾南城,你如今是什么意思?”

“提问的时候说得清楚点。”

“我问你,如今缠在晚安的身边是什么意思?”

零零散散的碎雪儿落在他们的头发和肩膀上,裸露在空气中的手凉得彻骨,男人语调寻常的吐出三个字,“我要她。”

盛绾绾笑出了声,肆无忌惮的嘲笑,“顾南城,你连我爱你三个字都说不出来的话,还想让她再跟你再一起?”

顾南城眉目语调皆没有变化,淡淡的笑,“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跟你说,如果你是想重来一次这段关系,那你完全没有必要再转悠在她的身边,以你的财势地位和模样,想要找一个比晚安可心的可人也不是什么难事,犯不着死皮赖脸缠着她。”

才走过前庭的鹅卵石路,正在外面打扫积雪的佣人看见她的身影远远的小跑了过来,“二小姐,您回来了。”

佣人是米悦走之前特意请的,也是在盛家做了很多年的老佣人。

盛绾绾仰起脸朝他道,“晚安跟你和我是不大一样的,她呢从小没有爸妈,虽然爷爷疼她,但是有些心思再多的疼爱都是照顾不到的,我看你多少有几分真心,很喜欢她,是吧?”

“如果你没办法给她一百分之百的肯定的感觉,或者你的心里仍然装着陆笙儿那个女人,那不如干脆的离婚,因为即便你们再在一起了,任何的风吹草动她就会弃甲而逃,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从这个层面而言,她其实并不是很符合你期望的顾太太。”

顾南城回来的时候,晚安已经因为他们离去的时间太长而有点担心出了什么事而焦躁。

男人打开门回到驾驶座上,卷进来一团风雪。

“怎么去了那么久?”

“嗯,她非要留我喝一杯热茶。”

晚安抬眸,抿唇问道,“她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了?”顾南城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你很了解她。”

“看来她是跟你说了些什么。”

男人低沉的嗓音慵懒的笑着,“说了,她说你其实很舍不得我,叫我不要放开你。”

晚安微微一笑,淡淡的道,“顾南城,你最近的脸皮可以拿去做城墙了。”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清冽的眸看着前方落下来的雪花,“有空吗?”

“看是什么样的事情。”

“去办手续。”

晚安听到这四个字,下意识的抬眸看着前面,好半响,唇瓣动了动,吐出一个字,“有时间。”

然后车内便恢复了一片沉寂。

晚安看着车窗外下得越来越大的雪,心情很平静,好像一直放不下的事情终于要处理完了,又可能这件事情堆在她的心里有那么一段时间,忽然没了,难免有些空荡——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