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6.坑深226米:很久没看见我,想我了吗?

人非草木,养条狗都会有感情,何况还是人。

陆笙儿的脸色仍是很冷,她看着晚安又好像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半响才道,“人跟人在一起时间长了会产生感情,但那未必要是爱情。”

晚安垂着眼眸,只是寡淡而敷衍的应了一声,“嗯哼。”

陆笙儿看得出来对面的女人懒得跟她说话,也不想跟她争辩或者谈乱什么,心底那股从很久开始就累积着的,刚刚爆发了一半的郁积愈发的浓厚,此时她的惫懒的态度更让所有的情绪像是一团棉絮一般堵在她的心口。

不管她怎么想,都找不到出口褴。

从来不被爱过的是盛绾绾,被抛弃的是慕晚安。

可她们出现在她的面前,却比她更像个没事人鲎。

病房里。

薄锦墨镜片下极其深邃的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将随手携带的收缩拐杖拿出来,然后慢慢的放下,手撑在上面,整个过程都很熟练,很自然。

女人娇软又清脆的嗓音在病房里显得很清晰,盈盈的笑声很悦耳,唯独过于显得没心没肺的薄情,“盯着我瞧做什么?很久没看见我,想我了吗?”

“不久。”

噢,也是,她露出恍然的表情,依然笑着,“是我瞎了,很久没看见你了。”

“也不算很久,半年多十七天。”

她的拐杖在地板上没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在原地走了几步,“你怎么没死呢,我真挺失望的。”

病床上的男人笑着,“不是你舍不得,所以叫你哥哥不要杀我吗?”

“啊……是我太天真了,以后杀人都要偿命呢,我可舍不得我哥哥再坐牢。”

薄锦墨看着她明艳干净的脸庞,淡淡的开腔,声音压得很低,少了质问和对峙,倒是更多了几分恋人之间的朦胧,“来找我叙旧么?”

盛绾绾笑了笑,语气很寻常的道,“我来问问,你是不是嫉妒我的眼睛太漂亮,所以给弄瞎了。”

她看不见,所以也没看见男人在看向她的眼睛时徒然沉下去的脸色和淬着碎冰的眼眸,森森然然的阴沉,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很久不说话,她终于失去了耐心,“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她翘起的唇角泛出无边的冷意,“是默认还是敢做不敢认?薄先生应该不会是后者吧。”

薄锦墨没有理会她话里的嘲弄,只是淡淡的道,“你不是检查过了吗?”

“不然你以为我是闲着想来见你?”

男人态度依然淡漠,轻描淡写的道,“那就继续检查,既然是我把你弄瞎的,难不成你还指望我把你治好么?”

她脸上的笑容更胜,眼睛里的冷意也更深,“所以不是我想的那样,你为了方便假装另一个男人跟我谈恋爱,所以索性把我的眼睛弄瞎了?”

薄锦墨笑了,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般失笑,带着居高临下的讽刺,“跟你谈恋爱,我需要扮成另一个人?”

这些年她就在他的身边,唾手可得,只有他要和必须要,何来需要费尽心思的去得到她,哄她,取悦她。

她自然听得懂他这话里的意思,也不恼怒,只是接着笑道,“没错,所以时至今日,我也没办法把你们重合起来,不过薄锦墨,你是不是能告诉我,那个隔三差五的来陪我,强吻我又试图强—暴我的男人是不是你呢?”

眼盲这么长的时间,这是盛绾绾第一次恼怒自己的眼睛看不到,她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也就看不到他的第一反应,更加无从得知她想知道的答案。

爱了这么多年,谈过两年恋爱又做了好几年夫妻的男人,她自然是要比一般人更了解他,比如她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他是不会直接回答她的。

拐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我知道了。”

她沿着记忆慢慢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走了好几步,才忽然停了下来,“对了,虽然我觉得那男人不是你,但再仔细想想除了你也很难是别人。”

她唇畔的弧度上扬,“他爱吃我所有讨厌的菜,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和晚安,也就只有你这么了解我最讨厌什么,包括我不喜欢的节目,那么多香水里我讨厌的那么几种味道,连用的沐浴乳和洗发乳,都是我讨厌的。”

等她说完,病房又恢复了一片安静,只有咚咚咚的拐杖声。

薄锦墨刀削般的脸面无表情得厉害,镜片下的黑色眼眸像是一道不可触及的深渊,他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女人只到耳垂的短发,薄唇冷冽的森寒之色。

安静而空旷的病房里,隐隐泄露出浓而无形的杀意。

摸索着打开病房的门,最先看过来的是坐在对面的陆笙儿。

“晚安,我们走吧。”

她依然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伸了出去。

晚安很快的起身扶住她,当着陆笙儿的面也没有多问,只是双双准备离开。

“站住。”

陆笙儿在后面出声。

盛绾绾的脸上只有寡淡的笑,“别理她,我们走。”

她没兴致听陆笙儿在那唧唧歪歪的说什么,晚安也不会有兴趣。

“盛绾绾,她不是你最好的姐妹么?她嫁给南城之后似乎爱上他了,但是他们离婚后她却连本来和唐初合作的工作都没有了,你也不担心么?”

晚安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是盛绾绾确实顿住了脚步。

她笑出声,然后回过头,歪着脑袋问道,“怎么?难不成你想告诉我,晚安爱顾南城,但是他爱你,离婚后她丢了工作,也是你吹了枕边风,所以顾公子为了哄你开心,直接把晚安的工作都给撤了吗?”

“据我所知,想离婚的人是晚安,哦对了,你知道顾公子为了挽回晚安送了什么礼物吗?”她精致明艳的五官笑眯眯的慢慢的道,“他去德国特意花重金挑选了二十七朵路易十四,用如今最先进的技术做成永生花,他还说啊,吾爱吾妻,他的爱一定比这花开的更久。”

晚安就站在一边,静静的配合她越来越不着调的胡掰乱扯,差点没忍住拉住她的袖子叫她闭嘴。

永生花永生花,又不是真的永生不灭,一般都只有四五年,再长也不会超过十年。

只不过,这么离谱的话,晚安倒是发现陆笙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见陆笙儿不说话,盛绾绾语气好奇的问道,“怎么,你不是有事吗?”

晚安扯了扯她的衣袖,淡淡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正转过身,再抬头时却看见站在走廊中间的男人,他今天跟昨晚不一样,穿着一件偏休闲的男式风衣,短发下的俊脸削减了几分他平时的清贵,显得更加的儒雅。

顾南城笔直而修长的腿迈着步子朝她们走来,薄唇噙着笑,看着她。

晚安想起刚刚绾绾堂而皇之说的那些话,有些懊恼和后悔没有阻止她。

指不定他还以为她就是这么告诉绾绾的。

陆笙儿自然也看见了他,她率先出声,“南城,你怎么来了?”

顾南城这才抬眸看向她,淡淡道,“我过来拿点资料。”

末了,他低头皱眉看了眼盛绾绾,又低头看向晚安,低低沉沉的开口,“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晚安避开他的视线,随口道,“我带她过来看眼睛,顺便路过。”

顾南城又皱了下眉头,“等一分钟,我送你们回去。”

他用的是陈述句,半点没有征求意见的意思。

晚安立即蹙眉拒绝,“不用。”

她不大明白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昨天晚上他们应该算是说的很清楚了。

顾南城瞥她一眼,扔下两个字,“等着。”

说着就抬脚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晚安抿唇,“我们走吧。”

“他不是说送我们吗?”

晚安简直痛恨她眼睛看不见瞪她她都发现不了,“不用,我们打车回去。”

“他想送你就让他送呗。”

晚安淡淡懒懒的道,“嗯,但是我烦他。”

“你真是傲娇,那好吧,我们自己打车。”

这几句话不知道顾南城有没有听到,但是陆笙儿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咬着唇,冷冷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顾南城出来的时候不到半分钟,不过晚安跟盛绾绾已经走进电梯了。

陆笙儿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