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5.坑深225米:你爱南城,为什么坚持离婚?

陆笙儿不喜欢她。

她打从小第一眼看见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那时这个女人就比她见过的最好看的芭比娃娃还要漂亮精致。

站在她的面前,轻而易举的让人自惭形秽。

这十几年如一日的,依旧如此。

漂亮,任性,霸道,高傲,肤浅鲎。

她最厌恶她永远都是这副明艳艳的笑容,不带半点阴霾,她爸爸活不久了,她哥哥不知道是生是死,她自己都瞎了,一无所有寄人篱下。

她所有能叫她骄傲的东西都没有了褴。

可她仍旧还是这副令人厌恶的样子,仿佛你站在她的面前,永远生不出半点优越感,即便有,她也依然只会鄙夷高傲的看着你。

晚安淡淡静静的开口,“绾绾有些事情要问他,我想薄锦墨虽然受了一枪,但是住了这么久院应该可以自理了,陆小姐。”

陆笙儿没有看晚安,身子仍旧挡在门前,冷漠的道,“问什么,我替你转告。”

她这是明显拒绝的态度,晚安蹙起了眉,正要开口,身侧的嗓音就已经响起了,“见个面而已,我亲爱的妹妹,我在你的眼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威迫感了?”

盛绾绾天生嗓音娇软,五官相对独立而言偏清纯,之前卷发及腰显得妩媚,如今短发更衬得她干净又年轻。

一脸笑眯眯的表情又无辜又显得张扬,“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就算我脱光了你也担心他会对我动心思的,如今说几句话你都不让了,你这么怕我出现,我很容易产生成就感的。”

陆笙儿冷眼看着她的表情,听着她把话说完,才道,“你当我是几岁的小孩子,激将法是什么年代的?”

盛绾绾又笑了笑,“要不要你转告,你好歹问一下正主吧,”她歪了歪脑袋,像是感知什么一般,“陆小姐最近说话怨气很是浓厚。”

晚安一直淡淡站着听着她们的对话也没有插嘴,直到此时才静静的开口,“有些事情能当着你的面说清楚那就说清楚好,你也不希望他们因为这样的那样的原因私底下再纠缠不清,是吧。”

陆笙儿的脸色果然微变。

晚安淡淡的笑,“那就麻烦你跟他说一声吧。”

薄锦墨喜好清净,病房很大,她们站在门口说话,他在里面应该是能听到声音但是听不到说话的内容的。

陆笙儿转身走了进去。

晚安朝低声朝绾绾道,“你下次看见她少呛她几句,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

虽然她之前也会不冷不热的讽刺那么几句。

盛绾绾无声的瞪她,“我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

“哼,别以为我不问就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被人抛弃,好端端的少女就这么变成了失婚少妇。”

晚安,“……”

半响,她淡定的道,“那还不是为了表示我们是好姐妹,有难一起受。”

“放屁。”

“人家不喜欢我,我总不能怨恨人家喜欢的女人。”

“别张口闭口人家,矫情。”

正说着,陆笙儿从里面出来了,依然是冷漠,“进去吧。”

盛绾绾哼笑出声,手搭上晚安的手臂,“走吧,我不喜欢医院这股味道。”

晚安扶着她走进病房。

病床上的男人果然是一副工作狂的德行,桌子上摆着电脑,手边也是一堆的文件,见她们进来,抬手扶了扶架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

很多年来晚安总是有一种错觉,这个男人这副眼镜挡住了所有人窥探他内心世界的尝试。

他仍是那副样子,周围代表病弱的病房没有削减他的淡漠斯文却又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笙儿,”

他的嗓音亦是干净而冷漠,用没有平仄的语调陈述,“你带晚安出去。”

不说陆笙儿,连盛绾绾的表情都出现了变化。

他要单独相处。

晚安看了眼陆笙儿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淡淡的道,“虽然我觉得你现在躺在床上这副半残的样子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鉴于她的眼睛看不见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守在她的身边。”

薄锦墨的眼神透过镜片扫了她一眼,淡漠道,“那你们一起出去。”

晚安蹙起了眉,脸色也冷漠了几分,“你应该知道以我和她的关系,我想知道你们谈了些什么,她回头就会一字不漏的复制给我听。”

男人眉目不动,冷冽犀利,淡漠无声,“这跟要你出去没有矛盾的地方。”

“那我呢?”陆笙儿冷漠又带着嘲弄的笑的嗓音在一边响起,“有些事情你告诉南城不告诉我,我相信你们所以没关系,但是这算什么?她是你的前妻所以她才是你的女人,而我要像个傻瓜一样一无所知?”

薄锦墨的视线转移,看向陆笙儿的脸,她的手捏着拳很用力,好像要讲手指的指甲捏断。

他慢慢的皱起眉头,淡淡的道,“笙儿,如果像你说的这样,我当初又何必离婚……”

“为了你的诺言么?”她咬着唇,冷笑的接上他的话,“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对我是只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当年的诺言。”

薄锦墨皱着的眉拢起更深的皱褶,仍是淡漠无澜,却没有开口辩驳。

而这沉默似乎给了陆笙儿致命的打击,她愈发用力的咬唇,“好,我把地方给你腾出来。”

说罢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晚安,”盛绾绾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安抚她,抬起脸朝她笑,“你出去等我吧,就在门外就行了,有事我会叫你的。”

晚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薄锦墨,最后道了个好字,“我就在外面。”

带上门出去,晚安没想到陆笙儿竟然没有一气之下冲走,反而就坐在走廊的长廊上。

这一层是贵宾区,所以没什么闲杂人等,极少有人路过,很安静。

陆笙儿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眼底冰冷又带着狂乱,却又显得很冷静,“慕晚安,你说,锦墨跟盛绾绾结婚的那两年的时间里,到底有没有产生感情。”

晚安淡淡静静的道,“你这两年,应该换成朝夕相处的十几年,至于有没有感情,你应该问当事人,没人比薄锦墨本人更清楚。”

陆笙儿定定看着她,忽然笑了,“你跟南城离婚,你不恨我?”

“恨你什么?”

“慕晚安,你真是永远端着架子的假清高。”

“绾绾讨厌你,并不是因为薄锦墨,我也一样。”

“你爱南城,为什么坚持要离婚,他是不会主动跟你离婚的,这些年来他头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耐心,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真心爱他的人不是没有,你并不比她们特别。”

晚安长发绑了起来,虽然只是在医院的走廊,但是坐姿依然是标准的淑女端正,她淡淡的笑,“你好像对我跟他的事情很上心,又好像一直看不惯我为了钱嫁给他,他又对我这么好。”

掀起眼皮,轻轻袅袅的笑着,“这么看不惯的话,你自己嫁给他不就成了。”

陆笙儿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儿,“你好像比盛绾绾聪明,不过你比她薄情了不止一两分。”她又笑,“这半年的时间,他在你身上花的时间跟钱养条狗都比你来得有感情。”

晚安真是不大明白,她刚刚不是被病房里面的男人气到了么,怎么话题一下就转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上了。

她也没有怒,双腿交叠,面上的表情半点没有变化,只是笑着,“人本来就比狗薄情啊,不然盛叔叔养了十几二十年,怎么会被咬了呢?”

陆笙儿脸色还是变了,却没有发作。

“你懂什么?他有把我当女儿?!”

“至少他供你吃供你穿共你住,把你平平安安的养大,也承认了你是他的女儿,跟对绾绾的疼爱相比虽然是不公平了点,但是比你这个做女儿的倒打一耙强了无数倍。”

陆笙儿的脸色几度变化,最后视线还是停在晚安的脸上,再一次问道,冷然的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认识他们十几年,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晚安仍然是那副淡淡的神色,“我不知道。”她笑了下,“你总不会奢望他对她半点感情都没有吧,你对顾南城还这么惦记呢,绾绾对他可比顾公子对你还要上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