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4.坑深224米:当然有心情啊,我来看看他死了没

他之前给她穿的大衣落在副驾驶上了,所以顾南城清俊的身形在冷风中略显得单薄,他低头注视着她,眸色是少见的不掩饰的认真。

晚安抿唇,朝他眨了眨眼睛,“不然,你以后别在工作上为难我了,”她笑着,“我也不求你替我铺路或者特意给我做点儿什么,只是倘若我以后有需要和GK合作的地方,你把我当普通人就行了。”

没办法,GK在这个行业的地位太高,她要混下去,总会有绕不开的那天。

顾南城掐上她的下颚,眯着的眸颇有一股咬牙切齿,“慕晚安,我怎么就会喜欢你这种会毁气氛的女人呢,嗯?褴”

晚安无辜的瞅着他,“我回答你的问题啊,你想证明你爱我,总得有点儿实际的才算吧,我要求挺低的,夫妻一场,你不想瞧见我我可以绕道,但你不要总是为难我和我身边的人。”

顾南城眸色一寒,捏着她下巴的手一下加重了几分力道,他低头更加的凑近她,唇息炙热,“慕晚安,”低低的嗓音一字一顿,“你给我认真点。”

认真点啊……

她在他的面前仰着的脸上,笑意慢慢的消散了下去,回归了淡淡的温静,“你自己不肯定,我又怎么知道呢,我觉得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是不会有这样的问题的,你觉得呢?鲎”

顾南城看着她浅浅淡淡的笑着的脸,光线落在她的脸上有些影绰的不真实,落在他的眸底,有瞬间的失神。

就这么一失神的瞬间,他已经低头吻了下去。

身后就是车身,晚安没有地方可以再退,她只能下意识的抬手挡住自己的唇。

于是男人温热的唇瓣落在她的掌心。

顾南城也没有在意,依然吻了下去。

末了,他站直身体,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抬手将她落下的发缕撩到耳后,低低的道,“很冷,回去吧。”

晚安的手也落下去了,她微微一笑,仍是带上了几分客气,“好,拜拜。”

说罢就从他的身侧低头走过去。

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转身问道,“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仍然站在原地的男人注视着她的眼睛,英俊的脸庞恢复了之前的深沉。

“你跟郁少司熟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脸上解读出什么。

然而顾南城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的波澜,“我奶奶和他奶奶是几十年的闺蜜,我和他认识,不算熟。”

晚安又看了他一会儿,方淡淡的道,“好,我明白了。”

说完这几个字,她这才头也不回的朝别墅里走去,熟练地按密码开门,然后关上,沉沉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拉得缓慢而清晰。

静静的橘色的路灯显得很昏暗,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洋洋洒洒的落下来。

晚安走在花园里的卵石路上,停住脚步,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穹。

下雪了啊。

这个时间爷爷应该睡着了,她进客厅的时候发现白叔还在沙发上坐着,见她进来连忙起身迎接,“小姐您回来了。”

晚安顺手把手包放下,压低声音无奈的道,“白叔,我跟您说过多少次了,不用特地等着我回来,我有时候会忙到很晚了,爷爷睡了您没事了就早点睡。”

白叔只是一脸慈祥的笑着,“大小姐您晚上没吃东西吧,四十分钟前顾先生打电话给我说给您备点吃的填肚子,我熬了晚小米粥,我去盛一碗您尝尝?”

晚安怔了怔,“他给你打的电话?”

白叔连忙点头,“是啊,”他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晚安,“我还以为你们和好了呢,刚才是顾先生送您回来的吗?”

“啊……是的,在别人的酒会上遇到的,所以顺便了。”

白叔瞪她,“咱们家跟顾先生住的那地方方向都不一样,怎么会顺便。”

晚安拨了拨头发,也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笑,“白叔既然煮了粥,那就不要浪费了,我吃完就去睡。”

“欸,”白叔连忙应道,“我这就去端来,您休息下。”

…………

晚安第二天特别把时间空出来,因为要带绾绾去会诊米悦安排的眼科专家。

那医生是美籍德国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一身白大褂,也不知道他和顾南城收购的这家医院是什么关系,不仅临时给他排了一间办公室出来,连所有的医学器材都是直接借用的。

做了各项的检查。

晚安甚至因为不放心绾绾在薄锦墨手里那么久,又被棍子敲到脑袋致使失明,所以检查完眼睛后带她做了全身检查。

当然,其他有些检查结果需要几天或者好几天才能出来。

办公室里,五官深邃的德国医生看了眼手里的资料,又重新看了好几眼绾绾,眉头愈显深锁。

末了,还把手伸到她的面前,

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但是盛绾绾仍旧毫无察觉,眼珠一动不动,依旧没有焦距,也没有任何的神采。

“慕小姐的意思是说,这位小姐之所以双目失明,是因为被重物所击?”

晚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问,只是低声道,“绾绾?”

盛绾绾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是这样的,那天我被打晕……之后醒来就看不到了。”

“从检查的结果看……包括我刚刚打电话询问了其他几个科室的医生,你的脑袋可能被重物袭击过,但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失明应该也不是那次的事故引起的。”

眼见两个女人都是茫然不解的表情,大抵是长得漂亮的女人更容易让人愉悦心软,医生再次的解释,“一般受重物所击是因为脑中的血块压迫视神经,所以导致失明,但是盛小姐并没有这种情况。”

放下资料,“盛小姐就目前的检查结果而言,一切都显示正常。”

“那……是为什么会失明?”

“暂且还没有结论,不排除病变的可能,但是那要进一步的检查研究才会有结果。”

病变。

晚安不是医生,也不懂这些,只能凭着常识问道,“她的眼睛本身没有问题吗?”

“没有,按照她的眼睛状况和大脑的状况应该是能正常看见的,这样吧,有些检查的结果暂时还没出来,等全都出来了麻烦两位再来一趟,那时候再细说。”

“好的,”晚安只能如此,她扶着医生起身道歉,“谢谢医生。”

走出办公室,晚安发现绾绾格外的沉默,她抿唇温柔低声的道,“你别太担心了,现在医学很发达,一定能治好你的眼睛的。”

盛绾绾精致而明艳逼人的五官组合出寡淡的笑容,头一次主动开口提起这个男人的名字,“薄锦墨是不是就住在这个医院。”

晚安蹙眉,“是,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出院。”

“那我们去看看吧。”

“绾绾……”

盛绾绾反手覆上她的手背,无谓的笑着,“我以为我的眼睛是一不小心就被敲瞎了,既然不是那一棍子,除了是老天让我瞎,那总得有理由吧。”

“我5.0的视力一直都是高清,除了他谁会把我给弄瞎。”

晚安蹙着眉,“我怕我们去了他会对你下手。”

盛绾绾哼笑一声,唇角翘起鄙夷,“他对我下什么手,我哥现在能不能醒来都不知道,”她淡淡的道,“去吧,我顺便也想问问,他扮扮神扮鬼的作妖是想做什么。”

以前不问,只是觉得没必要,所以连好奇都省去了。

“那好,我带你过去看看。”

问了护士,薄锦墨确实还在住院,虽然不明白半个月多了他怎么还在医院里。

晚安正准备敲门,病房的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陆笙儿先是没想到门外会有人,再看清楚站着的是谁后,一张原来清冷逼人的脸瞬间冷漠下来了。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她先是看了眼晚安,随即冷漠的视线落在盛绾绾的脸上。

盛绾绾翘起红唇唇角,下巴微抬,朝着声音的方向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哦,我来检查眼睛,刚好想起前夫也在医院里住着,所以特意过来瞧瞧。”

“你可真有闲情逸致,你哥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还有心情来看你前夫?”

“当然有心情啊。”明艳得带着侵略性的五官仍是笑眯眯的,“我来看看他死了没。”——

题外话——月底惹,看文的美人们查看下自己后台还有没有票~表浪费了,记得客户端一变三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