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3.坑深223米:晚安,我们不离婚了,嗯?

左晔径直的走了过来,像是完全没有看见顾南城一般,低头看着她,一双眼睛装满着情深,笑着问道,“回去吗?我过来接你。”

晚安有些愣,轻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褴”

“你的助理说你今天参加酒会可能会到很晚,她还说你没吃晚餐,所以我过来看看,想带你去吃点东西。”

在信息时代,一个人如果真的想知道另一个人的消息和行踪,那总能办到。

晚安看着他年轻帅气的脸,和虽沉稳但仍透着些丝丝忐忑的笑,他抬手去撩她垂落下来的发,一边道,“还是说你打算让他送你……”

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完,晚安便忽然被扯着身子踉跄了几步,然后就直接跌入了另一个胸膛。

左晔的手堪堪的顿在半空中,但他脸上的表情并不尴尬,很自然的放了下去。

顾南城一张俊美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匿了表情,语气温淡,但眸底寒芒湛湛,“不劳烦左少,我会送她回去。”

左晔也只是寻常的微笑,但眼睛里的嘲讽刺人,“顾总什么身份?前夫吗?我还没听说前夫有这优先权。”

说着,他又看了晚安一眼,嘲讽的意味愈发的重,“而且,我看晚安并不是很乐意,顾总。鲎”

晚安花了好大的力气都没能把自己的手腕把他的手里抽出来,又几分冷又有几分怒,“顾南城,你松手你弄—疼我了。”

顾南城听她喊疼,手上的力道倒是松了几分,但仍然没有放开,英俊的脸庞面无表情,他盯着左晔,淡淡道,“你告诉他,你跟我回去。”

晚安看着他平静的一张脸,咬了下唇,笑了出来,温温凉凉的道,“顾南城,如果我说我宁愿让他送我回去,你是不是要把我的电影也撤了?”

他勾起唇畔,笑容温和,又隐匿着肆无忌惮的猖狂和居高临下,“也许,”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不顾经过的人和站在半米不到的左晔,低低的笑,“所以,晚安,你要跟我倔到底吗?”

“不。”她俯身将掉到地上的大衣捡了起来,重新裹到自己的身上,转身看向左晔,黑白分明的眸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话,“对不起,我知道你最近对我很好,可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更重要的是。”

顿了一会儿,她才低声慢慢的道,“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以前我是慕家千金,不愁生活甚至不愁前途,可是我现在不一样了,还有,你不要因为觉得跟宋泉在一起选择我分手是个错误,就用回忆和想象把我自动美化。”

“你当初和我分手,不就是不喜欢我了吗?可是如今的我不会比那时的我更好,即便我们重新在一起,也许结果仍然不会变的,左晔,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顾南城面无表情的听着她朝另一个男人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她独属的温凉低低的嗓音里缠绕着某种轻笑和自嘲。

那自嘲让他眉头紧皱,甚至是异常的不悦。

她说完这些,左晔便没有说话了,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底波涛涌动。

这种眼神的对视,仿佛只属于拥有过共同四年岁月的男人和女人,顾南城拥着她肩头的手臂忍不住的更加用力了,唇畔翘起没有温度的弧度,逐渐浮现出层层的戾气。

像是一只恶毒的野猫,爪子挠在他的心头,一道道的血痕。

手臂从肩膀落在她的腰上,几乎是强制性带着她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她不挣扎,跟着他走,但是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唯独眼底有些走神的飘忽,不用看第二眼就知道她在怀念什么。

他拉开车门,晚安就顺从的上车了,等他回到驾驶座上的时候,她已经系好了安全带,顺手把的挽着的长发也扯了下来,洒满一肩膀。

顾南城盯着她,还没开口,就见她忽然歪头看了过来,眼神凉薄语调轻佻,“顾总,你脸上写着的,是嫉妒吗?”

她睁着一双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笑问道,“离个婚而已,我们结婚这么久,怎么都没觉得你原来这么讨厌呢?”

他也没有发动引擎,半侧着身子朝向她,似笑非笑,“讨厌?耽误你跟你的前任重修旧好了是吗?”

“是前前任。”她微笑着,纠正道,“没有人告诉你像你这种行为没品到了极致吗?当不了好老公还必须要当个不要脸的前夫你才觉得畅快?”

她说的字字句句都是浅笑嫣然的,然而字字句句都是恨不得钉在他的脸上。

顾南城索性摸了根烟出来,点燃,“我想送你回家,就是不要脸了?”

“你想送我回家还是想睡我一把?”

男人俯首凑了过来,青白的烟雾喷到她的脸上,“我是打算只送你回家。”他低低的笑着,愈发的显得一股满不在乎的痞子的气质,“不过你再继续骂我的话就很难说了,上次我也没打算把你怎么着。”

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托着她的下巴,眯着眼睛低低的道,“是你骂

人的样子太勾人,又欠睡。”

加上那时他刚醒来,早晨的生理感官比较明显,又忍了大半个月。

虽然谈不上后悔,但到底是欺负了她。

血气上涌,晚安咬唇忍了又忍,她手捏着安全带,眼睛看着前方,“那好,开车吧。”

他盯着她别过去的脸,低声道,“待会儿。”

那根烟还没有燃完,车内恢复了安静。

顾南城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她的侧颜,小朵的珍珠耳钉,细白的肌肤,柔软美好,静静的,偶尔有几根发丝落下。

明明灭灭的烟火燃到尽头,他单手掐灭烟头,然后一言不发的发动引擎。

一路上沉默,男人偶尔偏头看去,才发现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他皱眉,最后还是伸手过去打开了暖气。

从高家到慕家宅子很远,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十分钟的车才到。

车子停下熄火,晚安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随即朝车窗外看去,别墅门外两盏熟悉的灯,看了十几年的大门。

到家了。

她低头就把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打开,手去推车门,在一只脚伸出去时,动作却忽然顿住了,她回头看驾驶座上的男人,平静的道,“顾南城,我记得你上一次跟我说,你不想再看到我。”

“既然如此,以后我拍我的戏,你也有你的生活,我以后见到你就当做是小导演看见大总裁,你看见我就当看不见,互不干扰,成吗?”

顾南城凝眸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晚安扯出笑容,“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当是默认了。”

等了五秒钟没等到他的回应,晚安心底那根弦松了松,又涌出另一股淡淡的不可名状的感觉,她在心里笑了笑,然后很快的推开车门,高跟鞋落到地上,反手关门。

她才走出两步,身后更大的动静传来,晚安下意识的顿住脚步,回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却见挺拔清俊的男人笔直的朝自己走来。

她还没说话,就已经被走过来的男人抱住了。

顾南城单手掐着她的腰,将她抵在后面的车身上,“晚安,我们不离婚,嗯?”

灼热的气息,伴随着男人异常黯哑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边,乍一听上去,竟然带着那么几分微弱的深情的味道。

男人的手指没入她的长发,低低的笑着,“我有点后悔了,不想放了你,怎么办?”

晚安仰起脸,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脸,黑白分明的眸,言笑晏晏的看着他,仍旧是那失笑一般的笑,“突然发现爱上我了吗?”

那眸色清净得见底,似乎要倒映出他眼睛里所有的神色。

“看着我做什么,我不会读心术也看不懂你的心事啊,”她的眼睛里仍是笑意,但那笑不暖,更像是隔阂,“顾总,你真是实诚,骗不了我连你自己都骗不了。”

晚安淡淡的笑着,“很晚了,不闹了,晚安,回家去早点睡吧。”

男人的手臂限制着她的身子,将她圈在一方天地中,他低头注视她的容颜,“要怎么样,才算是做是爱上你了。”

他的语速很慢,慢的像是在思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