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2.坑深222米:顾总,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记忆里的前夫吗?

晚安回到大厅的时候,明亮的光线下气氛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笑声和议论。

她走过去,低声跟郁少司道歉,“不好意思,耽误了一点时间。”

郁少司恰好几句话结束了对话,晚安颔首,向跟他说话的两个中年商人打招呼,两人都面带笑容的回她,“慕导果然是年轻有为,又年轻又漂亮。”

晚安浅笑着客气了几句,两人才转身离开褴。

“你之前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郁少司手里一直端着的那杯红酒到现在还没喝完,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淡淡漠漠的道,“刚才烦人的苍蝇太多。”

所以他叫她过来其实只是为了阻挡他的追求者吗?

郁家低调,郁少司本人更低调,但是奈何他的身份是导演,又加之之前有个众人皆知的女朋友,所以几乎也是人尽皆知鲎。

他和夏娆为什么分手她至今都不明白,当然,也许除了他们当事人,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理由。

晚安自然是不会多问别人的私生活,只是问道,“那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吗?”

“没了,你可以继续吃你的蛋糕。”

晚安于是不再说什么,等着这场酒会结束,正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却远远的瞧见一抹婀娜的身形款款而来。

夏娆一出现,从来都是众人的目光视线的焦点,何况她素来不爱被人忽视,走到哪里都是要娇笑几声惹人侧目。

晚安下意识的看向郁少司,却见他眼神没有一丝的泄露,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也没有察觉到,偶尔搭理一下时不时凑上来的几个人。

但是夏娆笔直的看着这边,燃火笔直的走了过来。

晚安已经坐了下来,抬手才拿了一块糕点,笑盈盈的嗓音就在头顶响起了,“

女人过了七点吃东西很容易胖的哦。”

微微的张口,斯文的咬下很小的一块,晚安吃完,又举起酒杯小喝了一口,方抬头浅浅的笑,“可能做导演没有演员那么辛苦,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辛苦倒是不说,导演也挺辛苦的,不过讲究可能是我们面对镜头和荧幕的要讲究点,”她的眼神往一侧的男人身上落去,轻轻的笑着,“倒是顾太太什么时候跟郁导走得这么近了?我还听说,郁二少为了捧慕导,专门找人量身定做了一个剧本,不惜花下大价钱请最好的团队。”

她一边摇着头,一边笑着,“认识郁二少这么多年,头一次看见他这么破例,也是稀奇。”

夏娆话里有话,晚安怎么会听不出来,她仍是浅浅的微笑,“传言传言,有些话传着传着就变成谣言了,夏小姐应该比谁都清楚。”

“是吗?”她抬手卷着自己的头发,“我倒是更加的觉得,空穴不来风。”

她始终笑盈盈的,忽然压低了声音,一双眼睛盯着她,“我最近还听说,郁少最近养了个小情—人。”

晚安笑了下,用银色的叉叉下一块蛋糕,但还没有吃,只是一手托腮,仰头朝她笑着,坦然的道,“夏小姐,郁少离你一米不到,如果你想打听他的感情状况,与其在我这里旁敲侧击,不如亲自问他好了,我们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他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至于他传闻中的小情—人也绝不是我。”

她和郁少司私下绝无过密的交往。

跟当初和唐初一起合作的时候都差了远了。

别说私交,就连工作上的事情,他基本都是一副——你怎么又来烦我的态度。

她开始还担心,业内传闻郁少司此人控制欲极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电影的事情起什么争执。

但是并没有,别说干涉,他丝毫不过问,开始她找他商量,他也就是一句你决定就好直接把她打发,于是后来,她也就不找他了。

夏娆脸色微微的一僵,看着那张坦然淡笑的脸,有那么几秒钟摆不出表情,最后,她才恢复了笑容,“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据我所知,顾太太和顾先生还不算是正式离婚,只不过传言如此,隔三差五的也总是有记者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我怕回答得不好,有损慕导的名誉。”

晚安浅笑,“是么,我和郁导就只是工作上的合作而已。”

夏娆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便有袅袅的离开了。

晚安看着她回到从楼上下来的顾南城身边,捂嘴说着些什么,看上去也一直都是在笑。

她不懂,如果真的喜欢——这世上能彼此喜欢上对方是多难得的缘分,何必总是为了这些那些的理由蹉跎。

她又看向郁少司,他英俊偏阴柔的脸上仍是没有内容的淡漠,晚安拿起一旁的酒杯替他已经空了的酒杯倒了一杯酒,问道,“她似乎对你的现状挺好奇的,郁少,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郁少司转过头,看着她,“你跟你上个男朋友分手,跟南城离婚,是因为误会。”

晚安抿唇,蹙眉看着他。

他眉目淡漠,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九点左右,晚会结束。

郁少司低头她她淡淡的道,“我有事要处理,你打车回去。”

晚安,“……”

末了,她仰着脸庞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好,我自己打车回去,”

“嗯。”

扔下一个简单的字眼,他就利落的转了身,修长冷清的身影踩着他有节奏的步子离开。

晚安看着他的背影一闪而过的思忖,郁少是真的有事呢还是?

见夏娆?

这个念头只花了几秒钟就打消了,因为晚安抬首就看见夏娆和顾南城并肩的走了过去。

顾南城低头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夏娆嘟着嘴巴不高兴的看着他,然后就看见男人亲自拦了一辆的士,把她送上了车。

郁少司的车在那边,完全没有碰面的机会和可能。

“我送你回去。”

低沉的嗓音,简单的五个字在她的头顶响起,晚安抬头就看见背光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车在那边,上车。”

晚安有些怔怔的看着他,随即就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两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用,顾先生。”

她特意的咬重了顾先生三个字,提醒他他们如今的关系。

他今天看她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总是容易产生一种错觉。

正如现在,他低头盯着她,却并不说话,似乎是耐着性子等她妥协。

晚安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垂首浅笑,“现在时间还很早,这边的车也挺多的,就不麻烦顾先生了。”

说着,她就要往一侧走去,绕过他的身形兀自的离开。

“我送你回去。”

五个字,简单得霸道,颇有一种含蓄却理所当然的架势。

晚安反感的蹙眉,眼神也跟着凉了几分,挽起唇角笑着但是眼睛里没什么笑意,“顾总,你是不是听不得女人拒绝你?”

他薄唇含笑,低眸看着她,“你可以这样认为。”

“如果我非要拒绝呢?”

“就像你想象的那样。”

像她想象的那样,权势压人?

有些风吹来,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深冬,外面的温度尤其显得低,晚安被吹着,不自觉的就瑟缩了一下,挽得松散的长发也掉下来一缕。

晚安才低了一下头,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男人已经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下来,皱眉裹住她的身体。

晚安睁眸看着他的动作,站着没有动,任由他把这件带着体温的大衣穿在她的身上,只是仰脸看着他忍不住的笑,“顾总,你是不是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女人,所以又惦记上我想睡我了?”

话是这样说,可是眼睛里净是嘲笑。

男人温和而清净的眉目一动不动,喑哑的低笑,“好想被你说中了。”

“顾总,你能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记忆深处的前夫?”

他仍是这样瞧着她,漫不经心的,“嗯,这样有意思么?”

晚安回了他一个同样的表情,“所以,我们说好了分手,你再来纠缠我,显得比较有意思吗?这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万,什么样的都有,顾总应该都尝试一下,才不吃亏。”

“上车,我有点冷。”

晚安正要说话,两个字从她的身后传来的。

“晚安。”

她转过头,一眼看见一身休闲帅气打扮的左晔朝她走来——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