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1.坑深221米:这算什么,想念吗?

两人停住脚步,转过身,乔染看着她,对方的眼底有明显的恼怒,但面上还是强自镇定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偷偷跟着我有什么企图?”

“刚才晚安已经说了,你没听到吗?褴”

她冷冷哼笑一声,“凑巧,你以为这种鬼话我还会相信吗?是不是你把叶骁叫过来的?”她咬着牙,“你们都已经离婚了你还不肯罢休,你烦不烦?”

乔染淡淡的看着她,“是我叫他过来的,能缓解你被捉奸的尴尬?不过很可惜,我没这个闲情逸致,如果不是你巴着叔叔大姨叫我回来,我也懒得看你们。”

高芷的脸色登时更加的难看了,“乔染,你……”

“高小姐,”晚安挽起唇角,杏眸弯起,温软的浅笑,“顾公子他喜欢淑女,你这样对着跟自己一起长大算是半个妹妹的人横眉竖目,他心理对你会有意见的。”

高芷脸上的表情僵住,眼睛里的恼羞成怒愈发的明显。

乔染淡淡的笑,“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高芷有怒却无法发作,转而眼巴巴的看着顾南城,却发现他的眼神始终跟着前方,他在看慕晚安。

这个认知让她心下一沉,又想起之前那女人在公园里跟她说的话,隐隐被耍弄的恼怒井喷式涌了出来,当即就冷冷的出声,“慕晚安,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算计我们?鲎”

说完,又抬起头尴尬而委屈的道,“南城,都是她之前在花园里说了一些让我误会的话,所以我刚刚才会说这些的。”

男人的视线从晚安的身上收回,瞥她一眼,“是么,她说了什么?”

“是她说你和她离婚是因为我,她还说……我对你不是特别的,说你开除乔染也是因为……”

晚安的表情有那么几分维持不下去了,搬弄是非被逮了个正着。

她当时只不过临时起意,因为之前就觉得高芷对顾公子一直都有点儿念念不忘的,一边当着小三,一边惦记着别的男人,所以她才故意说了那么几句。

本以为能让她心里有那么点旖旎的想象,跟叶骁的感情或多或少能有点影响,但她是没想到高小姐这么勇气可嘉直接上来告白了。

男人的视线灼灼的落在她的身上,如芒在刺一般,她几乎能想象顾南城那一脸似笑非笑嘲笑她的表情。

晚安抬起眸,扯了扯唇角笑,“高小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和顾公子离婚分手并不是因为你啊,如果让你误会了,那很抱歉。”

她说的轻描淡写事不关己,高芷心头火起却又只能死死的按捺住。

顾南城低眸,瞧着她摆着无辜又异常生动的眉目,薄唇间溢出低低的笑。

高芷气氛得只能用力的跺着高跟鞋,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南城……就是她们合伙骗我!”

顾南城转了视线,淡淡的笑看着很温柔,“她逗你玩的,这种话她瞎说你怎么也相信。”

细听就知道这话有多无情跟凉薄,内容稍一回味,就像是一个响亮而极尽羞辱的巴掌狠狠的砸在她的脸上。

尤其还是当着乔染的面。

他话里传达的意思就是,他怎么可能因为她跟慕晚安离婚,这种话她竟然会相信,而且还傻乎乎的跑上来说了这么多,还被叶骁听到了。

偏偏,她还不能发作。

“叶少似乎误会了,你还不去追吗?”

高芷几度握拳,最后只能狼狈的离开,这男人不是她能得罪的。

乔染催促,“晚安,我们走吧。”

晚安看了一瞬不瞬盯着她的男人看了一眼,朝她低声道,“你先去吧,我跟他说几句话。”

乔染看看她,又看看顾南城,最后还是点点头,“好的,”她隐晦的提醒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下去。”

“好。”

安静的空间里,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顾南城唇畔噙着笑,“做导演的,还顺带着把表演修了吗?”

晚安仰头微笑,温软浅淡,“顾总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好笑了,他盯着她一直都是忍不住的笑着,好像还很愉悦的样子。

她蹙起眉,脸上的表情一下如被水冲淡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把手续办完?这样拖着要断不断的,耽误我找下一春。”

他低低的咀嚼着这三个字,似乎是什么很陌生很难理解的词眼,“下一春?”

“虽然我仍然年轻漂亮,但是离过婚的女人总是不像第一次那么好找,所以趁着我还年轻,趁着最近选择的余地多,当然回复单身的状态。”

“你很着急?”

晚安好笑的看着他,“你这话说得,我不着急就不必办手续了一样,”她的眼神冷淡了下来,“你别忘了,离婚协议已经签好了,你也已经答应离婚了。”

男人平平淡淡的看着她,唇畔扯出点笑,“我记得我们

上一次上床,还是在床上。”

她抬起眸,不在意的笑,凉凉的道,“在床上又怎么样?根据数据调查显示分手后的恋人,离婚后的夫妻再回床上的比比皆是,何况那会儿我们还没离婚呢,上个床什么的能是多大的事儿。”

歪了歪脑袋,晚安轻飘飘的笑着,“而且,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说久也不算很久,半个多月二十天的样子,可能因为这段时间对她而言发生了很多事情,忙着筹拍新的电影更是焦头烂额。

所以对她而言,过去了很久。

“是么,我怎么觉得是昨天。”

女人如画般的眉目净是浅浅的笑,“顾公子的记性不怎么好呢。”

似乎很久没有看见她这样的笑容了,顾南城觉得眼前被晃了一下,然后就是漾起一层层不受控制的涟漪。

总觉得,很喜爱。

虽然,他一直都很喜爱。

晚安总觉得,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她抿唇,往后退了一步,语气淡了很多,“是你把乔染从GK开除的?”

“嗯。”

她发笑般的问道,眼角都是嘲弄,“又是因为我?你看我不顺眼连着我朋友都不放过,我有这么碍着你的眼了?”

他不大喜欢她这样看着他,这样的眼神。

皱皱眉,“你没有碍我的眼。”

“那是为什么?”

半响,他才淡淡低低的道,“你不用知道。”

晚安又想起刚才高芷说她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乔染又拒绝了她的提议,甚至说要重新开影楼,她眸色一寒,“是你让她找不到工作,没有单位肯收她?”

想想也不对,顾南城就算是连坐她的朋友,没道理被连坐的比她自己还要凄惨,至少她在郁少司的手下很顺利,甚至拿到了名编剧的新写的剧本。

顾南城嗤笑一声,“说话前动动你的脑子。”

晚安觉得他没必要这么做,还陪那么大一笔违约费,她抿唇,试探性的问道,“乔染得罪别人了?”

她莫名的想起刚刚在餐厅她略带惊惧的眼神。

“你问我?我跟她可不熟。”

晚安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也不想继续和他再单独相处下去,最后只是简单的提醒他,“有空的时候记得通知我去办手续,在我的电影开怕之前。”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去了。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从近到远,从清晰到模糊,逐渐的在视野中消失。

他低头,将手从裤袋里抽了出来,看着自己的手指。

左手的无名指上,那枚戴了没多久的婚戒在淡淡的月色下仍是呈现着美丽的银色。

一纸婚书而已。

有还是没有,对他们都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如果没有了,那枚从此以后,他们之间便再无纠葛,也再没有任何的羁绊。

不是想好罢了么。

他勾起唇,笑意淡淡泠泠,像是深夜的溪水,凉而沁骨,眼前忽然浮现出她刚才装着无辜的眉目,又忍不住的想象她装着一本正经骗高芷的模样。

顾太太调皮起来,也是无聊得紧。

这算什么。

想念么?

是突然变成了一个人睡就开始失眠,还是梦里总是隐隐绰绰的想梦见她。

还是像这般,她刚刚从他的眼前消失,就会忍不住想起?——

题外话——第二更,更新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