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0.坑深219米:今天陪你过来的郁二少也是身价不菲〔4000)

抹茶味带着点微微的苦,不过不影响整体的味道。

吃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晚安随手搁下的手包里响起不明显的震动声,她擦了擦手拉开拉链把手机取出来。

来电显示的是郁少司。

清冽淡漠的嗓音,“在哪儿?”

“怎么了吗?”

“回大厅。鲎”

“好的,我很快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种场合有什么用得着她的地方,但是晚安还是很快的做了简单的收拾便拿起手包往回走。

郁少司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明显,虽然他素来低调,但可能是低调得过了头,反而一眼就能攥住的人的眼球。

晚安正要朝她走过去,却忽然听到原本只是低声议论的人群中忽然响起一声女人低叫声,“放开,我叫你放开听到没有?!”

熟悉的声音,晚安怔了怔,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果然看见乔染涨红着脸拼命的要甩开她身前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的手。

声音有点高,已经有不少的人看了过去了。

距离偏远,听不到清楚那男人抓着乔染的手在跟她说什么,只能看到乔染很着急的想要把自己的手甩回来,她咬着唇,眼底带着没有掩饰的慌张甚至是恐惧。

晚安蹙眉,还是转了方向朝她走过去。

“放手,我不想认识你也不想交男朋友。”

“乔小姐,你别这么激动,”那男人似乎很无奈,“我就只是想认识你而已,这也是我们两家父母的意思。”

他话说的挺客气的,只是那抓着的手始终没有松开,乔染又是女孩子,力气自然抵不过对方。

她好像压根就没有在听面前的男人在说什么,手越抽不出来她就越是着急,晚安毫不怀疑,如果还不是堪堪顾忌着场合,她可能已经翻脸了。

而且,她的眼睛里蔓延着无法形容的恐惧感。

晚安看了眼打扮还算是的西装笔挺的男人一眼,“这位先生,你在抓着不放她的手都要被你拧断了。”

闻言,那男人才如梦初醒一般的把手松开。

乔染的手腕被掐出一片殷红,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站到了晚安的身后,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便低着头。

晚安较之一般人更加的敏锐,她只看一眼就觉得乔染似乎很不对劲,站在天花板华丽的水晶灯下,却显得格外的紧绷。

那男人也以为自己吓到了她,“不好意思,乔小姐,是我唐突了。”

乔染勉强的笑了笑,“没事。”

“乔小姐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很快的摇头否认,“没有,”顿了顿,又改了口,“我是有点不舒服,不好意思,我想回房间休息下,请您自便。”

“你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房间吧,你看上去好像很不好。”

“不用不用。”乔染回绝得很快,她一手搭上晚安的手臂,“晚安,你陪我回房间吧,在三楼。”

她样子的确有些问题,但是晚安想起刚才郁少司叫她回来,于是转过头去看向那男人的方向。

周围有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跟他说话,晚安都认得脸,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脸上陪着笑,郁少司手上端着一杯红酒,正低头抿了一口,眼角眉梢仍然是淡漠的一片。

晚安朝他比了个手势,指了指乔染,然后又比十分钟的手势。

郁少司淡漠无息的视线从她和乔染的身上掠过,没有表态,低头回了一直跟他说话的两个男人一句。

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是同意了。

“走吧,我陪你回房间休息。”

乔染点点头,跟在她的身边,刚刚不大不小的动静引起了瞩目,直到她们上了楼才清净了些。

她似乎有些心神不定,在出神的样子。

晚安担心的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乔染摇摇头,“我没事,只是不想应付他而已。”

“你的房间在哪里?三楼吗?”

“不是,”她尴尬的摸摸自己的头发,低声解释道,“我离开高家很久了,也基本没有回来住过,所以我以前住的地方也已经被闲置了。”

晚安没多说,只是了然的点点头,只觉得高家对她好像不怎么样,比她想象的差,在这样的日子里叫她回来丝毫不顾她的感受就能看得出来。

“那边走廊的尽头有个小天台,我带你过去吹吹风吧,待会儿再下去。”

乔染穿着长裙,走路如果很慢的话勉强能够掩饰她腿部的缺陷,妆容很简单,但是皮肤很好,所以整体呈现出来的感觉还是很好。

刚刚走过去,还没踏入,便听到谈话声传来,乔染的反应比晚安快,她拉住晚安的手臂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高芷的声音柔柔袅袅的传来,“我刚刚看见慕小姐了,还跟她聊了几句。”

偷听人说话不道德,原本想着既然有人不管是谁她们都避开,但是还没转身晚安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站着没有动,只是默契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你跟她……是真的离婚了吗?”高芷继续着之前柔柔的语调,跟她之前几次见到的听到的判若两人,“我看她没戴婚戒了,而且今天陪着郁二少来的。”

毫无疑问她说话的对象是顾南城。

晚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她把离婚协议留下的那晚就顺便把戒指一下留下了。

只不过,她没想到她就随随便便的说了几句话,高芷也会相信!

而且还在叶骁的眼皮底下跟别的男人玩这种暧—昧。

他们不是好不容易赶走了乔染,有情—人终成眷侣要订婚了吗?

她是真爱顾南城还是想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嫁给这男人的机会?

乔染压低着声音朝她道,“我们走吧。”

晚安正要答应,却见乔染忽然脸色一变,抓着她的手臂就直接推开一旁的门,扯着她进去了,然后立即轻手轻脚却迅速的把门给关上了。

是一间客房,里面没有人,也没有开灯。

为了避免发出太大的动静,她们只把门合上,人则躲到了门口。

乔染的嗓音几乎低得只剩下了气儿,“叶骁走过来了。”

晚安眼皮一跳,这是捉—奸吗?但是关她俩什么事呢?

顾南城低沉而散漫的嗓音终于响起,缠绕着某种漫不经心的笑意,“是么,”他淡淡的道,“恭喜你和叶少终于排除万难,修成正果。”

现在时间还早,虽然是冬天了,但是今天天气好,所以月色也显得很皎洁,加上走廊上的灯影射过去,镀上了一层柔和光圈。

高芷看着站在的自己面前的男人,她是远远看见他上了二楼,然后一路上跟过来的,慕晚安说的那些话让她忍不住心脏砰砰的跳。

更何况……

她一双眼如水一般,“我原本以为,乔染跟她是朋友,你一定会护着她,可是没想到……我朋友跟我说,你把她从GK开除了,而且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

顾南城瞥她一眼,淡淡然的语调听不出情绪,“GK的事情你倒是挺清楚的。”

“也不是,”她低头笑了笑,“只是最近有传闻说你离婚了,我想起之前你似乎在意她,所以在想你会不会很伤心,才稍微留意了下。”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要跟你的竹马订婚了,还特别的留意我?你不怕他吃醋吗?”

“不是,”高芷表情看上去很认真的看着他,“你和他对我而言是不一样的。”

顾南城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

“你不相信吗?”见男人脸上没什么情绪的变化,她急急地道,“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那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刻骨铭心的岁月,不管是谁都无法代替。”

顾南城单手插在裤袋里,颀长的身形气场是淡淡如玉的从容,“上次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不会有未来,结果是叶骁跟乔染在一起了,你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他们离婚。”

男人低沉的嗓音是他标志性的徐徐缓缓,又远又近,无法揣测出他的情绪,却也不让人觉得冷漠。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你……”高芷看着他英俊如斯的脸,几度欲言又止,但是眼睛里的情愫很明显,即便是在暗色调的光线下,也看得很清楚。

她微微的低头,无不感慨的道,“我一直都以为你忘不了陆笙儿,所以也不会娶别的女人,如果早知道你会结婚又离婚,当初我怎么都不会放弃的。”

除了出身,她自问不比慕晚安差,更何况出身这一个优势在慕家落魄之后就已经完全没有了。

慕晚安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副导,然而她却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钢琴师。

高芷说完,抬头看着他,盼望他能给自己一点点的回应。

他一个人来这个小天台,他没有任何理由的开除了乔染,还有慕晚安说的那些话。

“既然顾公子已经结了婚又离了婚,那你如今又找到了不放弃的理由。”

异常冰冷且嘲笑的声音,却不是来自面前清贵温淡的男人,而是走廊背后一身冷漠而面无表情的叶骁。

高芷脸色一白,看向眼睛里净是零零碎冰的男人,一下就变得紧张起来,“叶骁……”

叶骁冷笑,“恭喜。”

“不是……”她开口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能说什么,脸上浮现出慌张,看着他,又可怜而无措的看着顾南城。

可惜,顾南城不显得冷漠,但是从骨子里散发着没有温度的凉意。

好似完全跟他无关。

叶骁最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大步的没入幽深的走廊中。

高芷站在那里,喊道,“叶骁!”

她看着男人的背影,又求救似的看向顾南城。

顾南城没有看她,迈开长腿朝外走了一步,视线看向右侧的第一扇门,“躲了这么久,准备偷听到什么时候?”

话音落下,静了一会儿,那扇门被从里面打开。

高芷呆呆的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两个女人,顿时觉得说不出的难堪。

顾南城的视线的笔直的落在晚安的身上,她今天穿了一件款式简单的长裙,头发挽起来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发型,却别有一番味道,除了细细的米白色珍珠耳钉,便只有手腕上那一款有些年岁的腕表了。

他低低徐徐的开口,眼睛始终盯着她的脸,“偷听似乎是一种很没有教养的行为。”

晚安看了眼腕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七八分钟,她该下去了,当即抬起脸朝着他淡淡的微笑,“顾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和我朋友只是打算过来吹吹风谈谈心,但是不凑巧的发现两位在这儿谈情,本来准备离开的,又很不巧的看见叶先生走过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很识相的退开了。”

说完,她低头朝乔染道,“我们走吧。”

乔染点点头,两人刚刚转过身,后边儿的高芷就忍不住开口了,“乔染,你给我站住!”——

题外话——第一更,四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