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10.坑深210米:不算吧,准备离婚了

晚安反手握住她的手,温柔浅声道,“你不能怎么办,如果你哥哥真的出事了,只有你能照顾你爸爸了。”

手用上几分力,她继续道,“你哥哥不会有事的。”

盛绾绾抱着她的手臂,“你不知道,”她喃喃的道,“我哥是为了保护我才会伤的这么重的,我知道……车撞过来的时候他是可以躲开的,可是如果躲开的话就会撞到旁边的树,所以他才临时打了转向。褴”

完全是为了保护在副驾驶上的她,所以才会受到最严重的撞击。

更别说他本来就旧伤没有痊愈,又挨了一枪。

她不敢想……也没办法想象。

晚安张了张口,好半响才找到安慰的言辞,“你不用想这么多,”她的嗓音低而软,“你是他妹妹,对他而言,保护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她把脑袋靠在晚安的腰间,闭着眼睛疲倦至极,“晚安……”

晚安摸着她柔软的发,“会好起来的。鲎”

说着,她转过头看向在一边蹙着眉头没有什么表情的米悦,轻声问道,“医生有没有说手术多长时间做完?”

“至少要等到晚上。”

现在才正午时分。

晚安低头看了眼盛绾绾的被血染红的衣服和不知道为什么而显得脏兮兮的小脸,低声道,“绾绾,你这个样子不行,我带你回去换一身衣服,吃点东西再过来,”顿了顿,她试探性的问米悦,“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守一下,两个小时之内我们会回来的。”

米悦看了她一眼,又皱眉看了看绾绾,撇撇嘴,问道,“你带她回哪里?你跟你老公不是吵架闹掰了吗?反正他现在怎么都是我名义上的丈夫,他亲妹妹的话……你带她去我家住吧,这段时间都可以住我家。”

“不用了,我带她回我自己的家,她的眼睛看不到,在熟悉的地方可能更加心安一点,”晚安微微的笑,“麻烦你了。”

“那好吧,”米悦也不强求,看了眼手术室亮着的红灯,“我会一直守在这里的。”

盛绾绾扶着晚安的手臂站了起来,朝米悦的方向鞠了一躬躬,“不好意思,嫂嫂,还有麻烦你了。”

米悦看着她,虽然方向弄错了那么十度左右,但是这声嫂嫂都是叫得很自然,她干咳了两声,“你们去吧。”

晚安也没有出声解释,绾绾跟西爵还没有正常的对话过,她自然不知道西爵跟米悦的具体关系,所以直接把米悦当成西爵的老婆了。

而四年前在美国上法庭的时候,米悦也一直都是用的英文名字。

晚安给易唯打个了个电话,托她买几套衣服送到慕家的别墅去,挂了电话后就用手机转了买衣服的钱过去。

“晚安……你跟顾南城吵翻了吗?”

一路上走过去她们受到了几乎每个人的注目礼,因为绾绾那一身染了血的衣服,更别说她本来就回头率半分百的脸蛋。

她绝口没提薄锦墨,也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相反更加担心她,晚安淡淡的道,“不算吧,准备离婚了。”

要说闹,应该也算不上闹,他们之前没少闹过,今天这场不算什么。

晚安带着她走进电梯,盛绾绾有些着急的问道,“是因为我的事情吗……”

“不是。”知道她要说什么,晚安很快的打断她,“一段婚姻或者感情,不管看上去是因为什么而破裂,本质上都是这段关系本身就有问题,跟你没关系,跟你也没关系,你不要想这么多。”

“我是在新闻里知道你跟他结婚的消息的……”

“叮……”电梯响了一声,门开了,晚安正准备说话,在看见电梯的门外站着的两个人时,表情一下就顿住了。

陆笙儿好几处地方都被她用刀划伤了,脖子上戴着松软的围巾看不大出来,但是手掌上缠着一层白色的纱布。

顾南城站在她的身侧,英俊沉静,面庞淡漠如水。

两人看到他们,脸上也浮现出不同程度上的意外,一时间僵持住,都没有动作。

“晚安,怎么了?”她隐隐感觉到有人在,但是又没有听到进来的脚步声,下意识的问道。

晚安抬眸淡淡的看着他们,“进来就进,不进的话我就按了。”

陆笙儿看向身侧的男人问道,“南城?”

男人视线落在晚安的身上,长腿一迈走了进去,“进来。”

说着便一起走了进来,晚安站得近,抬手摁了一下键。

盛绾绾的眉头拧起,手始终抓着晚安的手臂,脸上的表情已经不似刚刚那般,“晚安,离婚后你有什么打算?如果我跟我哥一起出国的话,你和我们一起吗?”

她的话音刚落下,就有一道视线刷的射了过来,让人如芒在刺。

晚安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口,平淡而清晰的陈述道,“不知道,如果爷爷肯换个地方生活的话,我可以考虑,如果他老人家不愿意,我

只能在这里陪着他。”

陆笙儿看了眼自己身侧的男人难看的脸色,皱了皱眉头,冷冷的道,“盛绾绾,好姐妹就是巴不得她离婚是么,还是自己离婚了要找个人陪你离婚心理比较舒服?”

“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活到这么大没有个像样的好姐妹,没有就没有,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儿,只不过既然没有也犯不着酸啦吧唧的揣测别人的感情——塑料一样的男人她想踹了,难道我非要劝她留着一起进棺材?”

她的眼睛看不到,没有从前那股咄咄逼人明艳得理所当然的气势,或者不能说没有,弱了少许。

但是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她仍是带着一股让陆笙儿反感的气势。

陆笙儿扫了眼晚安平淡的面容,清清冷冷的冷笑着,“塑料一样的男人?如果不是他,你以为你跟你哥哥活得下来?”

她的双眼无神,但还是朝他们看了过去,明艳艳的笑着,“啊……说起来好像也是的,几个月不见,陆小姐的魅力掉的比我想象都要夸张,不然顾公子怎么又手下留情要放了我跟我哥哥,喜欢你的男人你对你没那么一心一意,你喜欢的男人……”

那表情落在陆笙儿的眼底,实在是又得意又恶劣,“你可真是比不上你妈那套本事啊,怎么活生生的就让自己的男人在你眼皮底下养着另一个女人?你不是说……此生他不离你不弃,不管我霸占多少年,他都是你的吗?”

陆笙儿的脸变得很快,在盛绾绾说到顾南城的时候她脸色就已经变了,说到你喜欢的男人时,更是抑制不住的变化。

等她说完,陆笙儿已经扬手一个巴掌就要扇下去。

才到一半,就被截在半空中,晚安扣着她的手腕,眸底净是冷意,“怎么,你们两个一个把人弄成瞎子,一个在这儿欺负瞎子?很有成就感?”

晚安用了瞎子两个字,也不怕绾绾在意。

说着,她把绾绾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冷漠的看了眼陆笙儿,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洒在男人的身上。

陆笙儿用了里,才把自己的手从晚安的手里抽回来,“成就感,我怎么比得上有人能装疯卖傻,我欺负瞎子,”她嘲讽的道,“慕晚安,你不是号称最了解她的人吗?她这双眼睛是不是自己弄瞎方便做道具的还很难说,我们欺负她?”

“你真是高估男人在我这儿的作用了,”盛绾绾站在晚安的身侧,手臂靠着电梯的墙壁,“我愿意追着他那也得看我玩得高兴玩得乐意,从我签字离婚开始他在我这里连屁都不是了,只不过……”

她歪着脑袋笑着,精致漂亮的脸蛋混合着甜蜜和某种恶毒,“这段时间我把他当成另一个人,的的确确有点儿要爱上他的感觉,如果不是他跟个變態似的囚禁我,他对我那真的是极好极好极好的——”

“盛绾绾,够了。”

五个字,来自一直淡漠沉默的顾南城,他此时正皱着眉头,冷漠的盯着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是字字句句踩在别人心尖的女人。

晚安目光平淡,扫过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的陆笙儿,视线也没有任何的停留。

电梯又是叮的一声,门缓缓的打开了。

“到了,我们走吧。”

盛绾绾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中能隐隐的揣测出她此时的心情,眉头拧得更紧,也不做多的纠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