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9.坑深210米:你再动,信不信我把你扒了

“不行,”陆笙儿立即反驳,情绪有些激动,“他还会再回来报复的。”

他淡淡的道,“锦墨受伤了,送他去医院。”

整个说话的过程,他都紧紧捏着晚安的手腕,若不是她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大抵早就痛得挣开了,但她的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感觉到。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薄锦墨留了一个手下处理这边的事情,既然听到了枪声,虽然这一带入住的人很少,别墅间的距离也很远,为了保险起见,必须要处理好褴。

等救护车离开,顾南城才拉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

拉开车门,低低的道,“上车。”

晚安没有动,男人便只好伸手将她抱上副驾驶,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上。

她的手上沾染了不少的血,顾南城皱了皱眉头,抽了张纸巾出来一言不发的替她擦拭,基本都是陆笙儿的血,只不过她的手掌也在争执的时候划伤了几道口子鲎。

握在手里,温度凉得彻骨。

晚安好久才抬起眸,静静的看着他,“你不去医院吗?”

顾南城扔了纸巾,拿了张湿巾过来,把擦拭不干净的血迹都擦干净了,又找了张创可贴出来把划伤的地方贴好,方淡淡的回答,“晚点过去。”

“顾南城……”

他语气极淡的打断她,“等回去再说。”

她的眉目安静而苍白,看着他,却没有要开口问什么的意思,顾南城将盯在她脸上的视线收回,“这里待会儿有人会过来,你累了就先休息,有什么事情回去说。”

无所谓,在这里说还是回去再说。

晚安的脑袋靠在座位上,眼睛看着窗外,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顾南城开车较之平常慢了几分,晚安不知道是没在意还是没感觉到,闭着眼睛始终都没有出过声。

四十分钟后,车开回南沉别墅。

顾南城低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吐出简单的四个字,“先去洗澡。”

她垂眸,淡淡的道,“不用了。”

“我知道你想谈什么,”他轻描淡写的道,“你衣服上的血太多了,我等你半个小时,刚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好。”

她不说多的,直接转身上了楼。

男人讳莫如深的眸淡淡然的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彻底的消失在视野里。

半个小时候,他掐着时间回到了卧室,刚开门就看见已经穿好衣服的女人拿着手机,一张脸蛋儿煞白得不成样子,五官轮廓都很僵硬。

较之刚刚在红枫别墅区更加的难看。

“好,我知道。”她语气极轻的回了一句话,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手机扔到床上。

顾南城皱眉走过去,低头刚想去摸她的脸,便徒然对上她异常冷漠的眸。

他眉梢动了动,沙哑的问道,“怎么了?”

“啪”的一声,他伸过去的手被狠狠的拍掉了。

晚安胸口剧烈的起伏,“顾南城,”她叫着他的名字,冷而静的嗓音里缠绕着细细密密的颤抖,瞳眸睁得极大,“你现在看着我,是不是觉得就是看着一个蠢字?”

她从床沿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细白的齿咬着自己的唇。

顾南城低头,正想说话,女人抬手就一个巴掌砸了过来。

他依然只是皱眉,不闪不避的承受下来,英俊白皙的的脸面无表情,淡淡的看着她,“没有,晚安。”

“你说你帮我带绾绾出来,我相信你了,结果是西爵被你打了一枪。”

她的脸上泛着苍白,和浓重的自嘲,“然后你又说,让他们走,不会有人追,我也相信了。”

男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没让人追。”

晚安抬起脸看着他,凉薄嘲弄,“所以他们的车会出车祸,就只是因为意外吗?”

“他们出车祸了?”

晚安又笑,“你不知道吗?”

他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睛,“不知道。”

顾南城明白,他现在说什么做什么她大抵都是不会相信的,抬手按住她的肩膀,低沉清晰的道,“晚安,盛西爵流血不止,盛绾绾眼睛看不道,意外出车祸的几率很大……”

她黑白分明的眸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道,“被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直接闯过红灯从十字路口撞上去,也是很大的几率吗?”

顾南城抿唇,吐字淡而逐渐的清晰,“我说我没有叫人去追,也没有让人开车撞他们的车。”

她的嗓音一下拔高,眼圈瞬间泛红,冷冷的道,“是你还是薄锦墨,有区别吗?”

“晚安,”他试图抱着她,“我说了不是……”

手臂还没有环住她的肩膀,晚安就直接一把用力的推开他,“我也说了离我远一点,顾南城!”

她现在根本不让也不允

许他半点靠近她,整个人像一根紧紧绷住的弦,随时随地都会崩断。

顾南城英俊的脸沉了好几分,手还是强制性的扣住她的肩膀,迫使她坐回床上去。

“顾南城!”

男人低而冷的嗓音砸了下来,“你不是想知道吗?坐着。”

那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根本不允许她有丝毫的反抗,但是晚安压根就不配合,眼前的男人,身下这张床,甚至是整间卧室,对她而言都写着满满的嘲讽。

顾南城眯起眸,一字一顿的道,“你再动,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扒了。”

女人的呼吸更加的急促紊乱,看着他的眼神也更加的冷,手指死死的捏着被单。他腾出一只手把手机摸了出来,俊脸面无表情,手指滑动,拨了个电话过去,然后开了免提。

那端很快的接了,薄锦墨的声音明显的虚弱,估计没伤到要害也放了不少的血,“怎么?”

“医生怎么说?”

他淡淡的道,“不碍事,休息好就行了。”

顾南城看了她一眼,“盛家兄妹出车祸了。”

“我刚刚收到的消息。”

“不是你让人做的?”

薄锦墨干脆利落,“不是。”

“还有谁想让他死。”

“严格来说,他不动手我还没动过让他死的念头,”虚弱的声音仍是淡淡的,“最想除他而后快的也不是我。”

“好,我知道了,你在医院养着,我晚点过去。”

“嗯。”

手机挂断,顾南城俯身捏着晚安的下巴,“听到了,他出车祸跟我们无关。”

晚安想也不想的挥手打掉他的手,淡淡的道,“是么,跟你们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就好像我也不大清楚顾总你这么费尽心思的来骗我是为了什么,蠢的是我没错,其他的我不想多说什么。”

她闭着眼睛,“我玩不过你,不玩了,麻烦你能像结婚的时候那样爽快一点的办离婚手续,放心,我不会分你的财产,你所有的东西我分文不要。”

男人的眸底翻滚过汹涌的波浪,他盯着她的脸,“你不问发生了什么?”

晚安睁开眼睛看着他,忽然笑了,“我只问你,我问清楚所谓的发生了什么,我就能安心愉快的跟你一起生活下去吗?”

他的瞳眸清晰可见的震了一下。

“不能,是吧?”她凉凉的手扶过他英俊的轮廓,“如果没有变故,我只会恨你,如果真的有变故。”

她的手落了下来,“变故发生的时候,你已经做了选择了。”

顾南城的手落在她的腰侧,低声淡淡的问道,“你不能原谅我今天的事情?”

晚安疲倦的闭上眼睛,“反正,没办法过下去就是了。”

跟他们比,不管是薄锦墨还是陆笙儿,她在天平的那一端,永远不值一提。

良久,男人的薄唇动了动,他站直了身体。

“我下午去医院,晚上回来给你答案。”

扔下这么一句话,他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卧室里剩下一片没有声息的死寂。

晚安没过多久就直接去了医院,之前打电话给她的是绾绾,她说西爵进了手术室,很威胁。

等她到医院手术室的时候,米悦和绾绾守在那里。

盛绾绾眼睛看不到,直到她走过去手搭住她的肩膀,低声唤着她的名字,她才抬起茫然的眼睛。

“晚安,”她的手冰凉的不像样,低声喃喃的道,“如果我哥哥出事了,那我该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