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8.坑深208米:晚安,把你的刀放下(7000字)

晚安很快的把钱递过去,扔下一句不用找了就急急忙忙的推开车门下车了。

她越想眉头皱得越紧,等她走过去的时候陆笙儿刚好从车上下来,晚安几步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

陆笙儿回头,皱眉看着她,“你也在这里。”

晚安的脸色很冷,盯着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每次出现在这里,不管是有意无意,都能很快被薄锦墨发现。

陆笙儿看她一眼,“这里似乎也不是你的地方,我来这里似乎跟你没有关系。鲎”

晚安敏锐的察觉到陆笙儿的态度较之以前更加的冷漠,她的手非但没有送来,反而更加的收紧力道,“薄锦墨在哪里?”

陆笙儿看了她半响,似乎想判断什么,末了才冷漠的道,“我来找他。”

找他的意思就是……晚安的脸都白了几分,“你说他在这里?”

她本来力气就不大,但是手指还是生生的掐得陆笙儿皱眉,“慕晚安,你松手!”

晚安心底溢出了一层层的不安甚至是恐惧,她大概是能猜到既然顾南城和西爵决定偷偷把绾绾带走的话,那么势必是会选择薄锦墨不在的时间里。

现在他却出现了,晚安的脸色越想越难看,她略显苍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问你,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晚安的气势太慑人,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而陆笙儿极度反感慕晚安在她面前这幅样子,“我来问问他,为什么要骗我。”

心底紧绷的弦彻底的崩断,她的视线一下变得极其的冷漠,“我只问你,他会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晚安满脸写着冰冷的质问,落在陆笙儿的耳里,衍生出一股错觉,就好像她还是昔日十多年来不问世事傲慢得看不见痕迹的慕家千金,而她……

真是好姐妹啊,如出一辙的表情。

陆笙儿看着她,极其淡漠的道,“这是我跟他之前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好南城就行了。”

晚安表情凝了半秒钟,突兀的笑了,“言责,是你让薄锦墨出现的,是吧?”

陆笙儿表情清冷不耐,用力的一甩将晚安的手甩开,“你听不懂人话?我说我跟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南城说盛绾绾不知道是谁困着她,是你告诉他的吧,也就只有他,会相信你这种鬼话——”

“啪……”

异常响亮的巴掌声,狠狠的落在陆笙儿的脸上,晚安下手极狠,狠过了上次在这座别墅里面的力道,很快,陆笙儿的脸上就浮现出鲜红的巴掌印。

“陆笙儿,”晚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不用这么看着我,这个巴掌就是我替她给你的,难怪薄锦墨会要在外面养女人,就你这种蠢货,多少年都学不聪明。”

陆笙儿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脸颊,脸色随即就变了,刚刚反应过来扬手要打回去,但晚安已经转身往里面走了。

别墅的门开着,她可以直接走进去。

然而还没走几步她就被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挡住了,“这里不准进,小姐请回。”

晚安抬眸,跟上次白天穿军装的打扮不一样,全都是黑色西装,一左一右两只手臂挡着她,言语之间勉强还算是客气的,但是态度很坚决。

守在这里的就两个人,晚安眯起眼睛,过了一会儿淡淡的开口,“不能进是吗?”她歪着脑袋,“我听人说我老公在里边儿,还有另外的女人,不然我先报警说这里涉及强女干,再通知记者,说这边有值钱的大新闻……”

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面无表情的问道,“你的老公是?”

晚安的眼底掠过暗色的冷光,淡淡的微笑,“顾南城啊。”

两人再度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拿出手机,看样子是要向上级汇报,晚安笑着提醒,“不要忘了转告我刚说的话。”

那人拿着手机走远了一点,压低着声音说话,晚安在这里根本就听不到,没过一会儿,打电话的西装男回来了,看了眼她又看了眼陆笙儿,“不好意思,两位不能进。”

所说的另一位,自然就是从后面跟上来的陆笙儿。

晚安仍然是面无表情,侧身视线掠过陆笙儿的瞬间也是极其的冷漠,她从身上拿出手机打给顾南城。

第一次没有人接,第二次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电话才忽然通了。

晚安很快的开口,“我就在外面。”

男人在那头好久没有说话,晚安的心不知不觉的提起了,她小心翼翼的道,“你别不说话,怎么了?”

顾南城只简单的说了四个字,“你别进来。”

“那你要告诉我怎么样了?陆笙儿把薄锦墨招来了,是不是出事了?”晚安有些语无伦次,薄锦墨和西爵之间本来就存在家仇,如果碰在了一起……

她现在只希望西爵平安,即便不把绾绾带走,她也希望他们至少暂时的平安。

顾南城还没出声,晚安就透过电话听到一声巨响。

她无法判断是什么声音,只知道是很大的动静。

她心脏一跳,正想问,电话突然被挂断了,满耳都是嘟嘟的声音。

晚安呆了呆,再抬头的时候刚好看见挡在门口的两个人再度相视了一眼,脸色很严峻,最后达成了协议一般,同时的转了身往身后快步走去。

也顾不得她和陆笙儿了。

她来过这里两次,几乎没有思考就凭着直觉直接去了上次绾绾待的那块草地——那里视觉最空旷,也最容易聚集。

还没走近她就远远的看见了——一场力量悬殊的对峙。

晚安看着那鼻梁上架着无框眼镜的男人,那股森冷幽静的气息如同他夺取盛家那般,斯文而薄削,像一把散发着寒意的刀刃,很薄,却无比的锋利。

她找了一圈,没有看见顾南城。

西爵笔直的双腿踩在冬日的枯草上,黑衣黑裤,长了少许但是仍然很短的发,他一只手臂拿着枪,另一只手臂牵着站在他背后因为看不到而懵懂的女人。

他站得很直,像是扎了根一般。

从晚安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冷峻,无畏无惧,带着仿佛与生俱来一般的淡定和从容。

薄锦墨只是站在那里,手里什么都没拿,但是包围呈半圆包围他们的保镖个个都是拿着重型武器。

晚安看着他们,只觉得仿佛有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盛西爵勾了勾唇,不紧不慢的扫了眼周围,瞳孔缩了一下,淡淡的笑出声,“我以为你把我们家以前的势力我挖出来了,看来是我猜错了。”

薄锦墨不在意的笑,“是么?”

“像是来自军队的人,”盛西爵依然只是淡笑,“这些人似乎跟你没关系,顾南城替你借的么?”

若说跟高官权贵走得最近的,安城非顾南城莫属,薄锦墨根基不稳,做人的口碑也还尚未形成,不像顾南城那样让人喜欢跟他合作。

更何况盛家原本有不少的黑历史,虽然近些年早已经淡了,不说黑白两道是不是有所背后的交易,但是像这样堂而皇之的出手——几乎不可能。

顾南城……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晚安自然还是听到了,她的脸色一下就刷的煞白下来。

晚安慢慢的咬唇,但是她没说话,也没有吭声。

陆笙儿在她旁边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也没说话。

盛绾绾抓着他的手臂,低低的道,“哥……我们是不是没办法离开这里?”

盛西爵低头,看着她白净精致的脸上无神的双眼,眼底掠过极深极重的冷意和戾气,他捏了捏她的手,“别担心,哥哥会带你出去的……”

她表情仍是懵懂,甚至有几分呆滞,“对不起……”她慢慢地道,“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的……是我太蠢了,如果我知道这段时间囚禁我的人是他的话……”

如果她知道的话……她不会让哥哥来的。

她明白的,那个男人心狠手辣恨不得斩草除根,等的也不过就是今天而已。

她仔仔细细的回忆,她不明白……她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薄锦墨烧成灰她都应该认得出来才对。

“别胡思乱想。”男人的声音冷声打断她,很严厉,“是谁你都只能好好待着。”

“好,”不想再打扰哥哥,她于是低声乖乖的应了。

眼睛看不见,其他的感官便全都被放大了,她能无比清晰的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就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

她甚至知道那是属于谁的。

盛西爵一把枪指着他,眯起眼睛很寡淡的笑着,眉目间散着一层说不出的狂妄,“你说,是我的枪快,还是他们的快?”

薄锦墨回以同样的笑,“自然是你。”

在场的所有人里,没有人比盛西爵的身手好,反应快,当然也不会有人比他的枪法准,和快,包括薄锦墨自己。

可惜,再厉害也不过只有一个人。

谁都明白,晚安怎么会不明白。

慌乱之中,她不知道自己想找什么,也许是想偷偷地发条短信给米悦,问她能不能再派人过来。

能有多少是多少。

脑子一片空白,来来回回都是西爵温声淡淡的问,是不是顾南城替你借的人。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她错了,太信任他,所以才给了他机会诱西爵主动送上门,一开始就是他和薄锦墨合谋算计的?

手没摸到手机,却摸到了另一样东西。

折叠刀。

冥冥中自有注定吗?

这把刀算是她为数不多的收藏了,是西爵几年前送给她的,很小巧,也很锋利,因为剧本拍摄需要,她今天特意带来借给唐初当道具的,因

为市面上很少有极质感的折叠刀,好的又太贵。

早上走的时候急急忙忙,所以顺手搁在大衣的口袋里。

晚安苍白的脸色,慢慢的冷了下来,清净的五官沉静下来,她看了眼对峙的两个男人,手指慢慢的蜷缩起来。

后退两步,再慢慢的靠近。

陆笙儿的心思也在那边,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或者察觉到也忽视了。

直到犹带着冷芒和寒意的刀锋落在她脖颈处的肌肤上,等她反应过来时,耳边响起女人极冷极静的嗓音,“我没干过这种事情,所以你千万不要乱动,不然不小心割破你的血管,或者留下难看的疤,我没办法负责。”

陆笙儿不敢乱动,心脏一下乱了几个节拍,她尖声叫道,“慕晚安,你疯了吗?”

她的尖叫惊动了几十米外全心全意对峙的男人,连盛绾绾听到声音也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薄锦墨偏过脸,看到那一幕,瞳眸重重的缩起,沉声冷厉的道,“慕晚安,”

他的目光让人心头发麻,晚安慢慢的笑出声,“别这么看着我……我会紧张的,紧张的话会误伤。”

她确实紧张,神经紧绷,但是思维又显得异常的冷静。

盛西爵蹙眉看了过来,表情复杂。

“哥,”盛绾绾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角,不安的问道,“晚安在吗?她怎么了?”

“她手里拿着刀,陆笙儿在她的手上。”

她空洞无神的眼睛立时睁大,“刀?”

晚安深呼吸,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的眼睛盯着薄锦墨,淡漠至极的笑,“虽然陆小姐是无辜的,但是大家都是无辜的,所以……如果伤了她,我很抱歉。”

她的神经从未如此的紧绷过,像是站在悬崖边,凛冽的风刀一般的刮着她的神经,阵阵的疼。

透过眼镜的镜框,他的眼神被反射得不那么清晰,“把你手里的刀放下。”

“好说,叫你的手下把枪放下,然后滚。”

他果决的吐出一个字,“好。”随即眼神极快的扫向周边的人,淡淡的吩咐,“听到了,照做。”

很快,枪被放下,所有黑色西装都以极快的速度走了。

盛西爵眉目不动,手臂垂下,牵着盛绾绾朝晚安的方向走去。

晚安咬唇,看着走进的两人,唇瓣几乎溢出血,“对不起,”她喃喃的道,“是我错了,你们先走吧。”

盛西爵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刀,和刀锋和陆笙儿皮肤间的距离,淡淡道,“怎么可能。”

她苍白着脸色,“如果不是我,你不会错信他的。”

男人眉目间没有波澜,“那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是事实,即便是,那也是我的判断失误,跟你无关。”

晚安眼神很直,嗓音是淡淡的沙哑,“如果因为我让你们受伤了……我会一直愧疚,我不想那样过,不痛快。”

盛绾绾立即出声,“晚安,你别这么想……”

“啊……”低叫出声的是晚安,她猝不及防被原本安安静静待着的陆笙儿大力的推了一把,她的注意力被分散了很多,下意识的下不去手真的刺下去。

陆笙儿推开她,甚至不顾一切的想要抢她的刀。

枪声砰的响起。

盛西爵反应极快,手搂着怀里的女孩避到一边,毫不犹豫的回击了一枪。

是连着放了三颗子弹。

晚安听到枪声心头就狠狠的震了好几下,狠不下去的心也跟着狠了下去,抢夺这折叠刀的过程里,刀尖重重的划过陆笙儿的肌肤,血珠滚了出来。

她痛得尖叫,而这尖叫分去了薄锦墨的注意力。

第三枪没入他的胸膛。

晚安听到男人极度冷静的嗓音,清冷得残酷,“绾绾,如果我杀了他……”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只差用上几分力道。

“哥,不要!”

紧跟着她的声音响起的是另一声枪响,从另一个方向传来的。

那一颗子弹是没入盛西爵的胸膛的。

盛绾绾的反应最快,因为温热的液体迅速的淌了她的一手,“哥!”

顾南城从另一边走过来,他清俊的容颜蒙着一层极淡的白霜,他皱眉看了眼被打伤不断涌出血的薄锦墨,眼神极端的复杂而晦暗,真张脸都显得面无表情。

随即,他才侧过身子,对上晚安的眼睛。

她的脸蛋已经没有血色了,呆呆的看着他,瞳孔有些涣散。

她真的真的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见血。

她的眼神,他一眼就能读懂,勾唇,疲倦而无奈,“我不开枪,他会打死锦墨。”

盛西爵刚刚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薄锦墨的心口。

晚安用力的才能呼吸,“是吗?”

顾南城看着她的脸,又看了眼盛绾绾

和盛西爵,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走吧。”

陆笙儿的眼泪刷的掉了下来,“不行,他们伤了锦墨!”

她的话音刚落下,那刀锋毫不留情的没入了几分,耳边响起的声音比她更尖,“你信不信我能杀了你?”

顾南城看着刀锋上沾染的血迹,眼眸眯起,唤着她的名字,“晚安。”

那刀柄几乎要因为她握的力度过猛而伤到自己的虎口,晚安直直的看着他,冷冷静静的开口,“相信我,你能做的事情,我同样能做。”

他能为薄锦墨放暗枪,她同样能一刀下去。

顾南城皱眉,冷静里压抑着一股暴怒,视线微转看向盛家的兄妹,“你们还不滚?”

盛绾绾的脑子已经被连绵不断流出来的血吓得头脑空白了,她看不到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喃喃的道,“哥……晚安……”

顾南城冷声抛了几句话过来,“直走,走三百米拐弯,大概一百五十米右转,”蹲了几秒,他放低了嗓音,“晚安,把刀放下,他们一个瞎一个伤,需要你开车。”

她看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道,“我不相信,你们。”

晚安仍是握着刀看着他,低低的问道,“西爵,如果你还能坚持一下……就带绾绾走,让她扶着你,你给她指路……我不能抽身。”

然后不等他回应,“绾绾,你出去后,用你哥的手机打电话给一个叫米悦的女孩,她会帮你们的。”

“不行……”

“没有不行,”晚安低声极冷的打断她的话,“走到这一步了,不要拿这些煽情矫情的东西耽误时间。”

最后,她平静的道,“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你就替我告诉爷爷,我是意外出事的,麻烦你帮我照顾他老人家……把美国的那一位请回来。”

盛绾绾用力的摇头,刚想说话。

“她不会出事,滚。”

说话的是顾南城,盛晚绾绾手指动了动,那满手的血让她骇然,她小声的道,“哥……”

“我们走。”

时间经不起耽误,他怕他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一枪没有打在致命的地方,可是流血过多…绾绾的眼睛看不到。

他赌,顾南城不会把晚安怎么样的。

三分钟,还是五分钟,或者漫长得有十分钟。

晚安看着面前的慢慢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她的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想让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

她太蠢了,她应该让米悦派人过来的,那样至少到这一步,能保证他们平安的离开这里。

“晚安,把你的刀放下。”

顾南城墨黑的眸盯着她的手,开始的时候她还很冷静,此时已经是止不住的颤抖了,那些细细密密或轻或重的颤抖让刀锋时不时的划过陆笙儿的脖子。

如果哪一下抖得重了,说不定就直接会割破动脉。

“那你就别再过来了,顾南城,我怕我会手抖,真的杀了她。”

薄锦墨和西爵都是伤在胸口,差不多同样的位置,同样大出血,鲜红染遍枯草,已经有保镖朝他走过去了。

她怕那个男人下命令,叫人去追。

眼前这个,她也怕。

顾南城看着她煞白的脸色和遍布着嘲弄以及自嘲的眸,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今天我原本是打算让他们离开,发生了变故,很抱歉。”

他要亲自调查更重要的事情,等他听到枪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盛西爵对准了锦墨心脏的枪口。

她摇着头,苍白着的脸淡笑,“不不不,顾南城,你没什么好道歉的,你给我站远一点,让我等到西爵和绾绾安全了,我自然会松手。”

“你不是说……要杀了我吗?”陆笙儿冷笑着说了一句,眼底掠过几分决然,直接用手去捉刀刃。

顾南城眉头蓦然的皱起,“笙儿!”

刀锋狠狠的划进陆笙儿的掌心,晚安的刀还没转方向,手腕就被反应快得让人无法察觉的男人扣住了,他厉声低吼,“没人会追他们,把刀放下!”

她已经伤了笙儿,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刺伤自己就只是不小心的事情。

不过几秒钟,她手里的刀就被夺走了。

陆笙儿挣脱开,也不顾自己的伤冲着受伤的男人奔去。

“锦墨……”

“没事,”他只是轻皱眉头,虽然每个字都会直接拉扯到伤口,但除去没有血色,他整张脸还是那副斯文淡漠的样子。

“要追盛西爵吗……他打伤了你,应该走不了多远。”

薄锦墨没有看她,一手搭在她的手臂上,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男人,他手握着慕晚安,皱眉看着他,无声无息的对视着。

“刚刚那一枪是我帮你,”顾南城扫了眼他身上的伤,语气很淡,“你去医院吧,让他们走。”——

题外

话——7000字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