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7.坑深208米:男人长得再好看也弥补不了某些方面的缺陷

不管她说什么,半躺在沙发上的男人都是那副不咸不淡的寡脸,他瞟她一眼盛怒的模样,“我躺尸,跟嘲笑你有什么联系?”

“没关系吗?”米悦双手环胸,画得精致的眉挑得高高的,红唇哼出声,学着他一脸嘲讽,“按照你和我的合作关系,在必须夫妻出席的场合你必须陪我出现,你伤残了只能躺着,我就宽心不为难你,你呢?你收了我的钱借了我的好处,这么有种的话爬起来陪我去啊。”

她还没嫌弃他是残废,他竟然还敢嘲笑她蠢?褴!

盛西爵闻言,视线慢慢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徐徐的收回了,淡淡的开腔,“我有没有种,你都操心得太多了。”

米悦在美国长大,虽然自小也学中文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但是造诣不及他深,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她脸涨得通红,怒骂道,“死流—氓!”

男人挑挑眉,要笑不笑的看着她,“你还真是想得远,就你这幅身段,尝过一次不会让人有兴致再对你流—氓。”

侮辱她的身材。

米悦怒不可遏,往前走了一步拿起沙发上的靠枕,一把大力直接狠狠的砸在男人的脸上,泄愤后摆出笑眯眯的模样儿,故意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老光棍你在监狱里待了四年没尝过女人吧,我堂堂C罩杯,倒是你。鲎”

她相当故意的将视线往他的裆下瞟了一眼,轻蔑异常,“男人长得再好看也弥补不了某些方便的缺陷,难怪你天生臭脸,也是,这种事儿搁哪个男人身上都心理阴暗。”

破天荒的,她终于见到这男人被她刺激得变脸了,成就感呈井喷式冒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璀璨,“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吧,可不要再落下什么病根了。”

盛西爵淡然缄默的看着她,脸色虽然有好几秒的变化,但是很快的恢复了原本的面无表情,淡淡道,“我有缺陷?”

那视线直接落到她的脸上,眉梢眼角都是泠泠的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确定你记得清楚吗?不是被干傻了?”

米悦呆住,脸蛋瞬间爆红,好几秒后抑制不住的尖叫,“盛西爵,你这个變態!”

男人波澜不惊的看她一眼,然后拿起前面茶几上的报纸,淡淡的道,“我没聋,有这力气你留着跟你的堂姐堂姐夫吼,”他慢斯条理的摊开报纸,垂眸看着,“少说话,少给我丢脸。”

米悦的脸色红了又白,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尖酸刻薄厚颜无耻的男人。

…………

晚安难得的很焦虑,可是没有办法,顾南城和西爵都按兵不动,那她也只能按捺着等待,白天拍戏,晚上回南沉别墅,忙完白天拍的部分,安排明天的事项一一通知,处理某些群众演员或者打酱油的角色。

难得清闲下来的时候,就看电影。

顾南城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身侧转着,不深不浅,不远不近。

他偶尔会很早下班回来,兴致上来的时候便亲自下厨准备两人的晚餐,有时非要拉着她一起,晚安基本以自己要剪辑为借口拒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基本每次也都会拒绝失败。

所以她只能待在厨房里听他的吩咐和召唤。

时间长了,不思来想去,偶尔会变慢慢的衍生出一种错觉,这样的生活感觉其实不错,工作充实,爷爷身体安康,他偶尔去片场接她,偶尔带她出去吃饭。

这个男人宠着她,几乎是有目共睹的,不管是唐初,还是最初很看不惯他的乔染,对他的印象都越来越好了。

旁人看他,大抵都是温柔体贴,甚至身边连一个半个靠近的女人都没有,以前偶尔需要的女伴应酬也都慢慢的消失了,更别说捕风捉影的绯闻。

晚安有时拍戏工作量大,累极了回家草草的吃了东西就洗澡睡觉,又累又充实,半醒半睡间被男人不声不响的抱进怀里,带着她很熟悉的沐浴*气,以及每次洗完澡出来水珠都擦得不够细致而带着薄薄的若有似无的湿意。

她常常会隐隐觉得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也是可以的。

…………

大概过了半个月,今年安城的冬天似乎进入得特别快,从初冬过渡到冷天,晚安穿着厚厚的大衣,脖子里围着柔软的围巾,在片场拍戏。

下午四点快五点的时候,大衣口袋里的手机不断的震动。

几乎只有顾南城会连绵不断的响她的电话,她正在拍戏,本来是不想理的,但是那手机在身上震个不停震得她没法认真,再加上身边的助理已经几次看向她了,晚安不得不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准备接电话。

只不过屏幕上显示的不是顾南城,是米悦。

她抿唇,米悦找她什么事?

手指滑过手机的屏幕,“米悦,你找我有事吗?”

那头似乎迟疑了五秒钟才开口,“你……现在在哪里?”

晚安不解,“怎么了?我在片场

拍戏啊。”

米悦立即讶异的出声,“你在片场?你没去红枫别墅区吗?”

红枫别墅区。

晚安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那是她后来知道的名字,也就是绾绾所在的别墅区。

“没有,”她怔怔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米悦在手机那端似乎犹疑着,好久都没有出声回答她。

晚安一下就着急了,“你说啊,出什么事了?”

如果不是出事,米悦不会把电话打到她的手里来的,除非是西爵出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米悦在那边皱了皱眉头,“我本来只是想问问你情况的。”

她没想到慕晚安比她知道的还少。

“什么情况?”她急急的问道,“你说红枫别墅区?西爵去找他妹妹了吗?是不是?”

“我听到他跟他的手下是这么交代的,”米悦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的道,“好像是的吧,只不过他的事情不会跟我说的,我不确定所以才问你的。”

晚安忽然想起,昨晚顾南城破天荒的超过十一点才回来,她还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晚,他当时看了她一眼,就随口回了一句去饭局应酬了。

今天到片场的时候,唐初还特意交代了她很多的事情——平常,他虽然不至于把她当成顾太太候着,但是太累的活儿是不会给她排的,也不会太密集。

“我知道了,”晚安喃喃的道,“我过去看看,有消息给你打电话。”

说完不等米悦回应,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们决定今天把绾绾带出来,可是没有告诉她。

晚安挂了米悦的电话,拨给唐初,不等他开口,就脾头盖脸的问道,“今天顾南城是不是让你给我安排很多的事情?”

唐初顿了顿,“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顾总心疼你还不来及……”

“骗我?唐导,你这话语气太浮夸,太欲盖弥彰了。”

唐初又顿住,“好吧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得罪他惹他不高兴了?”

“没有,”晚安闭了闭眼睛,淡淡的道,“我有急事要处理,今天不能工作了,对不起。”

唐初一听就着急了,“不行啊今天的事情很重要必须要你亲自来……”

晚安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没什么,没什么,顾南城不想她插手很正常,西爵担心她出事不告诉她也正常,毕竟如果真的要动武,她什么都做不了。

出门,等了五分钟才拦到一辆的士,“去红枫别墅区那边。”

“好的,小姐。”

晚安从包里拿出手机,盯着手机的屏幕看了好久,先是想给西爵打个电话,可是又担心会打扰他造成不必要危险。

手指顿在顾南城的名字后面,犹豫了一分钟,她还是把手指收了回去。

两边都是郊区,的士司机开车循规蹈矩没有顾南城开的快,上次三十分钟的路程这次花了四十分钟,晚安在车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叫停了。

“就到这儿吧,多少钱?”

司机报了一个数字,晚安低头从钱包里拿钱出来,前面一辆白色的豪华轿车开了过去,晚安递钱的时候刚好看到了。

她拧眉,那是陆笙儿的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