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6.坑深206米:你给我把你的臭脸收一收,我没欠你钱

顾南城睨了她一眼,“听着像是夸奖,我怎么觉得你在讽刺我。”

她面不改色,“是吗?我在夸顾总能赚钱能下厨啊。”

男人低低的笑声在她的头顶响起,“可你嫁给我,似乎一点都不开心。”

“唔……我说的是陆小姐,不是我。”

因为他从后面抱着她,所以晚安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隐隐觉得他似乎动怒了,晚安看他拿过最后一样菜,她轻声道,“你的菜洗完了,饭还没煮呢,我去煮饭吧。褴”

良久,男人的薄唇溢出一个字,“嗯。”

答应是答应,可是他手上的力道却没有松开,晚安只好低头用自己的手去掰开他的手臂,放软了声音道,“我饿了。鲎”

听她这样说,男人铁臂般的力气才松开,晚安抬脚往旁边跨去,脚还没有落下肩膀就被捏住,然后被一股力道扳了过来。

那带着凉意和水意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低头便吻了下去,一吻封缄。

晚安睁着眸,可以看见他近在咫尺的俊颜,泛着薄削的阴沉,极端的不悦。

等他尽情而肆意的吻够餍足,晚安腰间的禁锢才被撤走,顾南城低眸瞧着她,不温不火的道,“煮饭,不然等下菜好了还没有饭吃。”

说罢,看也不看她,侧过身拿刀开始切菜。

晚安不用看也知道,他生气了。

而且是生闷气。

她默不作声的找到放米的地方,估量着分量,然后接水洗了三次,弄好后擦了擦手,正想跟他说一声出去等,男人淡漠的嗓音就响起了,“洗锅。”

晚安看着他颀长而挺拔的背影,还是应道,“噢,好的。”

他切菜的动作也很熟练,刀工一流,刀锋切过食材落下来的节奏快速而均匀,在安静而偌大的厨房显得很清晰。

晚安等着水烧热锅的半分钟里,视线偶尔掠过男人的侧脸,他低着眸,视力好还能不小心的看到他能跟她有的一拼的睫毛,英俊沉静,冷峻清贵——就是明显的心情不好,板着脸。

晚安把锅洗干净,再放回去后,他淡淡然的嗓音再一次吩咐,“敲两个鸡蛋。”

“要鸡蛋吗?我们两个人吃四个菜已经够了啊。”

标准的三菜一汤,两荤两素,没有需要加蛋的。

他还是那副口气,“我想吃。”

晚安怎么会不知道他就只是没事儿想找点儿事给她做,也不多跟他正争辩,去冰箱里找了两只鸡蛋出来敲到干净的碗里。

整个做饭的过程,她每做完一件事他就能找出另一件事,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但是非要她做的,找不到的时候他能叫她给他递酱油,或者要洒水了给他接水。

晚安几乎不说话,全都照做。

充当打下手的角色,转在他的身边做点零碎的活儿。

兴许是她配合的态度稍微的取悦了他,等五个菜全都出锅端上桌,他那紧绷的脸色舒缓了少许。

盛好饭,晚安亲手把筷子递到他的手上,语气自然的道,“吃饭吧。”

顾南城的伸手去接,却顺便握住了她的手,抬起眸深深静静的看着她。

男人的手看似没有用力,但是晚安收不回来,除非她用很大的力气去甩,她蹙眉,只能开口,“怎么了?”

“你似乎忘记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

晚安垂眸,她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是她之前提要离婚,他说的等绾绾的事情过去后,他不再做让她不高兴的事情。

男人的视线不带半点侵略性,却强势得不让人有丝毫的躲避空间,他模样看着温和,尤其是刚刚才洗手作羹汤,英俊清贵外平添了几分居家的儒雅气息。

可她知道,说不出让他满意的答案,他就不会松手。

僵持了半分钟,晚安抬起脸朝他笑,“我没有忘记,”她神色淡淡袅袅,“可是还没结束,不是吗?”

他眉头渐渐的皱起,深锁着不悦,清清淡淡的看着她,好像要看透她。

晚安的手动了动,“菜要凉了。”

“那就吃吧。”

他低低徐徐的吐出四个字,然后才松开了自己的手,将筷子拿了过去。

顾南城下厨的次数不多,但是厨艺确实很精,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掌握得恰到好处。

吃完午餐,他休息了会儿便驱车回公司了。

晚安给盛西爵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了今天上午的事情。

他静静的听完,只问道,“她的眼睛真的看不到了?”

“是。”

“我上次去的时候离她五米,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她看着我好像没有看到似的,”盛西爵在那头泠泠的淡笑,“我还在想,也许她只是不能叫我。”

那声音听着很平淡,但自他回来之后,晚安头一次听到他嗓音里沁出来的明显

的柔软和心疼。

连本该有的怒意都压了下去。

晚安坐在深软的沙发里,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心口都是细细密密的疼。

她今天看上去没心没肺得好像不在乎。

盛大小姐是打针都要泪眼汪汪的性子,平常哪里摔着了磕着了更是炸毛似的到处嚷嚷,眼睛看不到再落到对她而言是陌生男人的手里。

她看上去好像习惯了,甚至开始学盲文,只说等没关系,哥哥来了就好。

最深刻的情绪无法言表,无法表达。

低淡的嗓音不温不火的陈述,“我会治好她的眼睛,无论是多大的代价。”

“好。”

“顾南城……是为了帮你,所以不惜暗自算计薄锦墨吗?”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她淡淡地笑,“几分是为了我,又几分是为了陆小姐,亦或是还有其他的我不知道的原因和理由,结果是我希望的对我才最重要。”

有些事情计较得太多没有好处。

正如他所说,这一切如此发展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

最后,晚安低声的提醒,“西爵,你好好养伤,我想,和薄锦墨跟你们家的仇比起来,绾绾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仇恨抵不上亲人,至少,盛叔叔是如此的态度。

盛西爵抛出一个轻轻的笑,“当然。”

他的妹妹,自然是要比一切无关紧要的人来得重要。

挂了电话,顺手将手机扔到沙发上,他伤的虽然是肩膀,但是子弹偏深,又流了很多血,虽然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但是为了在最快的时间里恢复,他还是选择静养。

高跟鞋的声音从后面的楼梯上极有节奏的响起。

他捏了捏眉心,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初冬的阳光,冷漠而不耐的道,“米悦,你走在自己的地方能不能不要整天咚咚咚的?”

咚得他头疼。

米悦本来就心情不好,莫名其妙就挨了一句训,两条眉毛立即就扭做了一团,想也不想语气恶劣的反驳,“我花钱买的地方我还不能咚了?”

等她走到跟前,盛西爵才发现她身上换了条很正式的裙子,脚下配着红色的高跟鞋,脸上划着精致的妆容,略浓,比素颜更加的显得妩媚。

横眉冷对着他,好像很不满的样子。

他皱眉看着她,淡淡道,“当然,你在你整个公司咚一遍也不关我的事。”

米悦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弦外的嘲弄,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盛西爵,我们是合作,合作的意思就是你也需要我,不是我腆着脸求你,你给我把你那张臭脸收一收,我没欠你钱。”

“我天生就是臭脸,看得难受可以考虑戳瞎眼睛。”

米悦每次见这男人气定神闲又字字句句钉她的样子就恨不得上去抽他,只不过次数多了她也慢慢的修炼出来一点境界,怒极反笑,“原来是天生臭脸,难怪活了这么多年就老光棍一条。”

他抬起眉眼,溢出轻而冷蔑的笑,“所以,你有男人连什么时候被人抢走的都不知道,来得比较让人感动?”

淡漠的扫了一眼她全身的装扮,嗤笑着,“不要告诉我你这一身是为了裴子俊,嫌当初丢脸丢得不够想要补回来?”

风轻云淡的几句话显然戳到了她的痛处,米悦瞬间炸毛,怒瞪他,“你给我闭嘴,老娘养着你不是让你成天秀你的智商,我今天就是要去见米蓝那个小婊砸,你废物在这儿躺尸我还没嫌弃你,你竟然敢嘲笑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