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2 为你,唯一的宿命

场面一片死寂。

凤长悦伸出右手,那右边的五彩天鹰登时又将脑袋挪了过去,而后贴在她掌心,温顺的蹭了蹭,之后,还闭上了眼睛,显然享受至极….

而左边的五彩天鹰见此,立刻眼睛一瞪,连忙急切的铺展开翅膀,想要靠近却又十分克制小心的将翅膀向后揽去,而只是用嘴巴轻轻的啄了啄凤长悦的黑发,眼睛里竟然十分委屈,同时又小声的哀哀叫了一声。

这一次,不用说话,谁都知道这一声鸣叫是什么意思了。

凤长悦眉眼微弯,伸出手在那一只的头上拍了拍。

“行了吧?身为神兽还吃醋好像是有点任性啊….”

凤长悦目光从下面跪着的人身上扫过,而后有些意味不明的笑道:“你们平时到底是怎么训练的?虽然我很高兴它们喜欢我,但是这样子的话….我也有点为难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专门来抢你们的神兽的呢。那我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她淡笑着看向凌震天:“凌家主,你说呢?”

凌震天的脸上,在方才那一瞬间的表情,可真是精彩纷呈呢。

不过终究是凌家家主,凌震天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甚至连眼底都看不到一丝异色,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凤长悦的画外音,只是哈哈一笑,朗声道:

“哈哈!凤公子当真风趣,这两只神兽,据我了解,平素可是没有这般的平易近人呢。方才听它们鸣叫,老夫还以为是它们有什么问题呢,却是没有想到,竟是在表达对凤公子的欢喜啊。哈哈,不过两大神兽在侧,凤公子也能这般淡定,看来可是深藏不露啊!“

凤长悦心中冷笑。

凌震天当真是老狐狸,这样当面被打脸的事情,也能够这般毫不在意的说出来,看似尴尬自嘲,其实这样反而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反而是打太极将事情都轻描淡写了。

凌朗那点小心思,要是能玩的过他,那才是奇迹了。

“若是凤公子喜欢,右边的那只尚且还没有契约,不知你可是有兴趣?”

这般随口送神兽的大手笔,只怕天下也没有几个家族可以做到了。

凤长悦笑容微敛,将手收回来,负于身后,淡淡道:“凌家主客气,我已经有….“”她想要什么,我自然会给,就不麻烦凌家主了。“

轩辕夜忽然开口,清贵的容颜上,一片平静,却是让人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压力。

凌震天顿时噎住。胸口像是有一口气堵住,上不去也下不来,卡的他难受的不行。

轩辕夜这话,看似随意,其实就是在嫌弃他凌家的东西不够好罢了!

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但是偏偏凌震天还没办法直接发火。

他心里倒是认为这不是轩辕夜在为了凤墨而出声,而是给出的警告,暗示他彼此的试探最好到此结束。

这么一想,他便也不再在意。

其实他真的想多了,轩辕夜就是看不惯别人送凤长悦东西罢了。

何况这东西,真的算不得什么。

不管周围人怎么看,心里怎么想,轩辕夜都没有要理会的意思,说完这句话,便冲着凤长悦伸出手——

“过来。“

凤长悦嘴角重新勾起一抹弧度,在两只神兽头上各自拍了拍,而后朝着轩辕夜而去。

而那两只神兽,似乎还是意犹未尽,满脸的留恋的看着她。

直到下面的人上前来,甚至还甚是不舍的看了她一眼。

事情已经这样,凌震天便率先朝着其中一只神兽而去。刚刚踏上它的背部,旁边的另一只五彩天鹰就立刻精神振奋的张开了翅膀,眼巴巴的看向凤长悦,虽然因为摄于轩辕夜而不敢靠近,但是本能的反应还是让它无法掩饰自己的渴望。

“……”

当真是,没有比这更加尴尬的场景了。

凌震天虽然神色无异,但是眼底却是已经冷了几分。

“走吧。”

轩辕夜说着,便带着凤长悦走了上去,稳当的站好。

而其他人,也终于逐渐走上了其他的魔兽背上,等待着前行。

凌朗朝着一边走去,凌震天看了,便抬了抬下巴,声音微冷:“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上面了,所以….“”谁说我要站在那鸟东西身上了?“

凌朗停下脚步,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般,掏了掏耳朵,手臂一抬:“这才几年时间,你眼睛就这么不好使了?你当成个宝,别人可是未必!”

说着,手中便骤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罗盘,他手一甩,那罗盘便是快速飞出,而后变大了一些,漂浮在了他身前。

凌朗身形一跳,便是轻轻跃上。

看样子,竟是连凌家的魔兽都不肯搭乘的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凌震天就是修养功夫再好,也难免怒从心起。

他冷哼一声,不再看凌朗,率先离开。

而其他人也都相继前行而去。

五彩天鹰的身形不算十分巨大,但是却也足够三五个人搭乘,不过这两只上面,一共就站了三个人。

凌震天心里是有些不爽的,毕竟再怎样,那凤墨的身份,终究还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的,但是不用问他也知道,轩辕夜是肯定会带着那凤墨的,所以他也不会自找无趣,只是难免觉得自己的身份被拉低了一些,心中有些不虞。

而一旁的轩辕夜和凤长悦,则是根本已经没有将凌震天放在心上了。

一行人向前而去,速度逐渐变快,迎面而来的风也变得越发的冷厉。

轩辕夜站在凤长悦的身后,见此便伸出手,随意布下了一层结界,同时将人抱在了怀中。

凤长悦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阿夜,我不冷的。”

这点风对于灵宗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况且她的肉身力量,也远远超乎一般的灵宗,所以这点分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再说,她体内好歹也是有着四种神火的,再怎样也不会被这点风吹倒啊。

轩辕夜目视前方,手臂揽住她纤细的腰身,紧紧的贴着自己,声音冷清却认真。

“这些,都是我想帮你做,却没有机会去做的。”

两人自从相识,一路而来,从来聚少离多,总是在一起呆不长时间就会分开。

他总是不能陪伴在她身边,给她最及时的保护,给她最安全的怀抱,所以甚至连这样的小事,都想要一一做过。

凤长悦心中一软,也就随他去了。

其实她并不像一般的女子一样柔软怯懦,所以这一路而来虽然艰辛但是却也从不抱怨,甚至也并不会觉得缺少他的陪伴是如何的煎熬,因为她知道这都是她必须经历的。

但是这些在她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这里却是全部被小心收藏,而后心疼怜惜。

便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心情。

这样的感觉不可言说,却莫名的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

她随即点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这般亲昵的姿态,其他人全都目不斜视,似乎完全看不到一般。

倒是凌朗扫了几眼,心里虽然觉得怪怪的,毕竟是两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被抱住的那个还是自己颇为看重的一个朋友。

谁会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知道那么多的秘辛?

又有谁会想到,这样一个身后有着强大背景的人,来此竟然是为了…

不过,就连凌朗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看起来真的毫无违和感啊…

不去考虑其他,单单这样看着,也觉得画面很美啊…

咳咳,觉察到自己想歪了的凌朗立刻拉回了自己的思绪,而后又回想方才凤长悦拍着两只魔兽的模样,顿时又觉得乐呵的不行。

哈哈,真是太久没有见过那老家伙那个脸色了!

他向来身份尊贵,凌家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更何况是这样当面的嘲讽?

越想,凌朗就越是觉得,这次跟他们两个来,当真是不会后悔的了。

起码,能看到那张总是一派平静的苍老的面容上,一次次面具的破裂啊哈哈!

凌朗的神色,于是越发的轻快起来….

他们的速度极快,在天空之上,几乎是瞬息而过,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消耗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终于看到了一点凌家本家的所在面目。

凤长悦看着眼前逐渐出现的场景,眸色微凝。

他们此时是在空中,而在远处的地面上,正有一片广阔的建筑。

那是在一片极为宽广的场地之上的建立的圆形的场所,仅仅是这样一眼看去,就可以看出来绝对占据了极大的面积。

那些建筑通体都是用巨石铸就,而且上面也有很多很明显是镶嵌了晶石的,大多是白色的晶石,偶尔的顶端,则是有一些黄晶石,而在最中间的一些地方,最顶端则是闪耀着淡淡的紫色。

可以看出它通体是呈现圆形,周围的那些都是众星拱月,最中间的位置,自然就是最核心的位置。

还没有靠近,凤长悦就已经感觉到了强大结界的存在。

果然,没过多久,凌震天便陡然挥出一道灵力,打在了面前那透明的结界之上。

上面很快出现了一层层的涟漪,逐层的荡漾开去。

而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波动,也像是海浪一般,层层叠加而去。

一行人随即进入其中。

似乎觉察到凌震天的回归,下面的不少人纵然看不清上面的情形,也纷纷弯腰弓身,显示自己的敬畏和尊崇,未有一人敢抬头看来。

不过他们一行人外面也是有一层不透明的结界的,倒是也不担心有人发现轩辕夜等人的踪影。

于是,一行人直奔中间的一个巨大的圆顶建筑而去。

……

“家主他们回来了?”

正在练武场上练习的几人觉察到动静,纷纷抬头看去。

“家主已经好久没有出来过了,这一次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出去了,而且是去了那预选大赛。听说今年倒是有一些不错的苗子,难道….家主是想要亲自挑选一些来培养了吗?”

一个青衣少年停下手中的动作,眉目之间浮现淡淡的疑惑。

“谁知道呢?家主的心思,我们猜不到,也还是别猜的好。毕竟有什么事儿,也是轮不到咱们的不是?依我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好好修炼吧。不然如果真的输给了外面挑选的那些人,那才是真的丢死人了。“

另一个少年闻言倒是不甚在意,虽然在说着担忧的话,但是神色却是极为轻松,似乎并未放在心上。

“砰!”

忽然从旁白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几人却是似乎并不意外,只是转头调侃。

“凌雷,你这一招已经练习了不少次了,怎么还是练个没完?家主回来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轰!”

那在一旁的角落里不断出击的身形剽悍的少年闻言,扭头看了他们几个一眼,道:“我和二哥的想法一样,家主回不回来,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何况家主回来,并未打响钟声,显然就是不想大张旗鼓,我们上去凑热闹有什么好处?还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的修行!不过,外面的那群人,想要赢了我们,倒还是异想天开了!我凌雷,可是绝对不会输给他们的!“

闻言,另外两个少年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一笑。

显然也都并未将那些人放在心上。

这倒并不是他们自大,而是在陈述事实罢了。

整个西凌域都是凌家的地盘,再也没有比凌家有更多的资源了,也再也不会有人比凌家花费更多的东西去培养天才,锻炼他们的实力。

何况,他们原本天赋就很好。

在这样的条件下成长起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是外面的那些人可比的。

当然,西凌域地域广阔,难免不会出现一些变态的天才,不过那总是很少的,再说,就是再好的天才,没有系统的培养,没有充足的资源,那也是白瞎了的。

凌家每年都会选出一些新人来培养,而在这之前,却也会让凌家本家的子弟们,和他们战斗一场。

这个规矩是很久之前确立的了,一方面是为了确立这些人的天赋,一方面也是为了刺激家族之内这些子弟的修炼,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

不过,基本结局还是可以注定了的。

但是既然习惯如此,那么他们自然也是要做好准备,何况今年好像的确是有些不简单的人物。

“凌风哥哥,我听说今年有几个特别出彩的天才呢。难道你们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

忽然一道娇俏柔软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就看到一身蓝衣的少女,正缓步走来。

见到是她,几人脸上的神色都是温和了不少。

“蓝蓝,你出关了?”

那少女眉眼娇俏,满脸笑容,正是凌蓝蓝。

凌蓝蓝笑着点头:“是啊。只是这一次花费的时间比想象中的要长呢,不过幸好一切顺利,而且正好没有错过今年的大赛啊。不然这一年辛苦修炼,错过了这样热闹的事情可怎么办?”

看到凌蓝蓝脸上活泼欢快的表情,几人都是一阵无语。

“你那速度还慢?蓝蓝,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这一次你闭关,肯定又是精进不少啊,半年前我们就已经猜不透你的实力了,现在肯定更厉害了吧?你还是我们之中年纪最小的,你这样,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凌山忍不住上下打量了蓝蓝一眼,摇头道:”而你居然还在担心错过家族大会….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哟!“

几人早就习惯凌山的这般调侃倒也并未当真,只是凌风和凌雷对于凌蓝蓝的实力,倒是的确十分看重和肯定、

“是啊,蓝蓝。不管怎样,你绝对是咱们这些人里,天赋最好的一个了。你就不要不满足了。家族大会最重要的事情又不是比赛,你也不必过于在意的。何况那些人,又有谁会是你的对手?”

凌蓝蓝闻言却是摇头:“我和铃木哥哥,还差得远讷。“

此话一出,几人顿时无言以对。

可不是吗,凌木在那里,他们都是瞬间被比下去啊!

那可是凌家绝对的天才中的天才!

凌蓝蓝继续道:

“方才我看到家主回来了,凌木哥哥也跟着一起回来了,不过气氛似乎有点不一样呢。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不太敢去问。凌风哥哥….你想不想知道?”

说着,凌蓝蓝脸上浮现一丝讨好的笑容,显然是想让凌风去问问。

凌风神色一肃:“大哥也回来了?”

凌蓝蓝点点头:“是啊!”

虽然看不清人,但是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对凌木的存在,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一出关就觉察不对劲,而后果然看到了家主和凌木的回归。

凌风的神色却是没有那么轻松。

凌蓝蓝不知道,他们却是清楚的,凌木先前分明是被家主派去处理某一处采集点能量爆发的事情了,而今却是一同和家主回来了?

家主十分依仗凌木,很多事情都是交给了他处理,这一次…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蓝蓝,你方才有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凌蓝蓝想了想,神色忽然神秘起来:“其实说起来,还真的是…我感觉到了不属于凌家的人的气息,而且就在家主身边。想必是有什么人来了,可是家主为何这样隐秘?完全没有一点要将消息透露出来的想法啊。

难道,来了什么特殊身份的人?

凌山和凌雷相互看了一眼,皆是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变得严肃起来。

按理说,家主回来,一般是不会这样完全低调的,几乎所有热都要弯腰低头,不能抬头看去。

但是这一次,家主不仅这样了,而且随行的还是凌木!

最关键的是,居然有陌生的气息!

这对于他们而言肯定已经算是极大的暗号了!

家主这些年几乎从来没有出去过,这一次出去的动机和理由他们尚且不知,现在又多了其他的疑问!

能让他这样亲自率领前来,却又不透露出身份的人…

“算了,等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猜测也是没用的。咱们还是不要理会了。“

凌山对这些事情都不是十分在意,便直接走到一旁,开始练习方才的武技起来。

凌雷眉头微皱,心里虽然好奇,但是既然涉及家主,那么还是乖觉的一点好,再说,他对这些原本也没什么兴趣,只要变得强大起来,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了。

凌风想的多一些,但是对上凌蓝蓝蔓延期待的眼神,也是有些招架不住,便转开了视线。

“蓝蓝,你也开始吧。虽然你天赋极好,但是距离大哥还是有点距离的。“

蓝蓝抬头看了一眼,仍然觉得心有好奇。

铃木哥哥已经很久没有怎么现身了呢,这一次和家主一起回来,显然是有什么事情。

不过二哥说得对,她的确还是差了一点的。

这么一想,她便也不再想那些问题,便冲着凌风道:“二哥不如你陪我练练吧?我最近有一招总是找不到感觉。“

凌风正要点头,却是忽然视线一定,眉间微蹙,看向了凌蓝蓝的身后。

凌蓝蓝也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去,脸上随即露出惊喜之色。

“凌木哥哥!”

来人面色无波,一身沉稳淡定,不是凌木又是谁?

看到她脸上璀然的笑容,凌木心中原本的那一丝阴霾终于消散了一些,神色微动。

“蓝蓝,过来。”

凌蓝蓝当即走了过去,满脸好奇:“凌木哥哥,你叫我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凌木却是看了凌风等人一眼:“这一次的,颇有几个实力不错的,你们若是托大,到时候败北丢人,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们。“

听到凌木都这样说了,三人的神色顿时严肃了一些。”大哥,这一次选择的人,真的有这样厉害?“

凌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但是既然能让凌木都这样说了,那么肯定不容小觑了。

凌风却是想的更多:“难道,这一次,家主要有什么动作不成?”

“这些事情你们都不必担心,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毕竟若是到时候你们输了,丢人的可是整个凌家。到时候谁都逃不了。“

几人认真点头,凌蓝蓝却是欢快笑道:”凌木哥哥,不是还有你的吗?你的实力那么强,那些人肯定都不是对手的!到时候,咱们就什么都不怕了啊!“

凌蓝蓝这话却并不是讨好凌木才说的,而是事实。

在凌家,年轻一辈之中,凌木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无论是天赋,实力,还是心性手段,都是其他人望尘莫及的。

虽然现在他年纪尚轻,但是却已经有了难得的稳重,在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往往能够做到最好。让很多长老都自愧不如。

也因为,在凌蓝蓝等人的眼中,凌木其实和他们不太是一个境界的人,反而,他们更加把他当做一个仰望的人。所以才会说出方才的那些话。

“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在我身上,毕竟很多事情,就连我都没有力量去改变。“凌木眸色微沉,语气也微微带上了一丝冷意,但是尚未来得及让几个人反应过来,就被紧接着的一句话惊住了。

“而且,这一次,凌朗回来了。”

“……”

一句话,顿时让现场陷入一片沉寂。

几个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这怎么……”几人都是不太相信,毕竟当初那件事情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们都以为,凌朗被赶出去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回来的。

凌木容色不变:“不管怎样,你们都要谨小慎微,不管你们心里想什么,外面都不要表现出来。懂吗?”

几人连忙点头,凌蓝蓝更是点头如捣蒜。

凌朗做的那些事情,曾经他们以为,他此生就这样完了。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日子,重新回来。

凌木不再理会他们几人的神色变化,扫了凌蓝蓝一眼——

“你跟我来。”

“哎!”

凌蓝蓝不再顾忌方才凌木所说的那些东西,便跟着凌木离开了。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

“大哥将蓝蓝叫走干什么?”

“谁知道?可能是蓝蓝刚刚出关,所以有一些事情需要大哥去交代吧。毕竟….蓝蓝的身份特殊。“

闻此,几人同时沉默。

“算了,有大哥照顾蓝蓝,我们也不必担忧了,我们继续吧。“

……

“什么?!家主要让我…“

另一边,凌木将凌蓝蓝领到了一个偏僻一些的角落,布下结界,将这件事情透露了一些。

果然,凌蓝蓝在听明白的一瞬间,就已经震惊的不能自已。

看着凌木严肃的神色,凌蓝蓝怎么也不可能骗自己这是假的,但是越是真实,她却是越是觉得荒诞!

家主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件事情?凌家这样的地位,又怎么还想要让她出去?

凌蓝蓝的脸色顿时僵住:“难道…这一次来人…真的是贵客?“

凌木点点头:”比你想象的,更加不好招惹。“

凌蓝蓝颓然的后退一步,俏丽的容颜之上,甚至有了一点发白。

是啊,这话其实都不用问的啊,如果不是身份足够强大,又怎么会将她送出去?

可是,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件事!

她好歹是凌家的子弟,还是备受宠爱的,为什么还要在这样的时候做出这事情?

她越想越是心灰,最后只好一把抓住了凌木的胳膊,满脸急迫:“凌木哥哥,你、你不能同意啊!你明明知道,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方式的!我、我不能接受!“

凌木眉眼低垂,视线从那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上扫过。”那是家主的决定。“

凌蓝蓝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脸色却是越发的苍白。

是啊,这是家主的决定,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凌木哥哥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虽然备受器重,但是如果顶撞家主,后果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比如她,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绝对受宠的,而今不也是一句话的事儿,就将她的终生葬送了吗?

她不能接受!

如此想着,她越发的急迫起来。

“凌木哥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你要帮我啊!“

凌木既然将这件事情直接告诉了她,怎么可能没有办法?

但是家族,又为何要将她送出去呢?

凌家家大业大,多的是人,为何偏偏是她?

凌木沉默片刻,抬头看她。

“你知道原因的。”

凌蓝蓝的神色顿时灰白。

凌木的这句话,是直接告诉了她最残酷的真相。

她的手逐渐松开,神色也变得恍惚了起来。

“那么…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真的只能….“

凌木见此,心中终究还是难免心疼,脸上却是不显,只是淡淡道:

“办法不是没有。”

对上凌蓝蓝猛然抬起的眼睛,他一字一句道:

“但是你必须做到我的要求。“

凌蓝蓝立刻点头!

“第一,等会儿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你要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绝对不要被任何人发觉端倪,认为你见过他。第二,无论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随意插话。“”就这样?“

凌蓝蓝脸色有点纠结。

这两条也不是很难做到啊,难道这样就行了?

凌木看着她,缓缓低声道:“因为….那个男人,你见过。“

……

宴会在晚上进行,于是轩辕夜和凤长悦就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当然,两个人是一个房间。

想到凌震天安排他们休息的时候,轩辕夜淡淡一句“只要一间房“,让凌震天当场风中凌乱的模样,凤长悦就忍不住发笑。

凌震天可能真的想不到,已经到了他的地盘了,他们两个人还是这样的毫无顾忌。

想到凌震天那神色几乎在那一瞬间破碎的模样,凤长悦忽然觉得心中畅快了不少。

不管怎样,能让那老家伙添堵,她还是比较乐意的。

听到她笑,轩辕夜挑眉:“在想什么?“

凤长悦满脸笑意,看着他逐渐走进,等他也走到身前,笑道:“我在想,我是有了什么样的运气,有了你这么个喜欢秀恩爱的男人?”

“秀恩爱?“

轩辕夜低低一声,虽然没有听过这词,但是大概也能猜出是什么意思,倒并不在意,将她抱起来,自己也躺到了床上,然后将她放在胸口,两人就这样呼吸相闻,肌肤相贴,大手摸着她柔软的黑发,一点点在掌心摩擦,淡淡道。

“那有什么关系。“

凤长悦挑眉:”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秀恩爱,死得快‘。“

轩辕夜静默了一瞬,凤眸一瞬间深邃了起来,看着她,似乎顿时产生了深不可测的漩涡。

“秀恩爱,死得快?“

他的声音一贯冷清,此时这原本调侃的话被他一字字的念出来,却不知道为何,竟是忽然多了几分肃杀沉凝的味道。

凤长悦心中一动,以为他介意这话,便道:“其实这话不过是…“

“若真是如此,那我也别无他求。“

轩辕夜忽然的一句话,打断了凤长悦的思虑。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明白他的话。

“你说什么?“

轩辕夜盯着她的眼睛,里面是她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的深深漩涡,仿若无边黑夜,拥有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若是能与你共死,也已经是我此生之幸。如此,我便永远呆在你身边,不用担心失去,不用担忧分离。“

他淡淡道,话语清淡却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让人胆战心惊而无法挣脱的力量。

“于我,这是唯一,也是最好的结局。”

凤长悦愣愣的看着他。

看到他浮冰碎雪一般的清隽绝伦的容颜上,带着一贯的从容,似乎这话,再寻常不过。

看着他眸中深沉,不可捉摸,却透出无尽的坚定,仿佛在陈述最深切的誓言。

她的心,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连带着整个人,都似乎在这一瞬,燃烧了起来!

良久,她低声喃喃,声音细微,却带着巨大的战栗。

“阿夜,我命令你——记住你说的这句话。并且…“

永远不要有实现的那一天。

她闭上眼睛,遮住眼中的波澜。

轩辕夜却是未曾听到后半句,只微微笑开,郑重承诺:

“好。”

……

在他们赶到凌家之后不久,剩下的选出的那些天才们,也都陆续抵达。

于是,第二天,凌震天就让人送来消息,希望轩辕夜能够一同观看接下来的比赛。

当时他们都是直接凭借那些人的发挥而挑选的,这些人相互之间,倒是并没有比赛,所以很多人甚至都还有保留的手段没有施展。

而他们的对手,则是变成了凌家本家的这些子弟们。

凌家有很多巨大的赛场,但是真正用来这些人比斗的,则只有一个。

生死场。

如同字面意思,在这赛场之上,是允许出现生死决斗的。

或许对一般人而言,认为无论结果如何,一旦真的死人了,那么对凌家总算是损失,毕竟那都是极为难得一见的天才。

但是凌家的人,却并不这样认为。

因为在这里,天才,是最廉价的。

每天都有天才在诞生,想要成为强者的多了去了,但是真正能走到最后的少之又少。

而那些人,正是踩着无数的尸骨而来。

所以,这些人的生死对凌家而言,并不在话下。

所以,他们也允许这些人彼此之间下杀手,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真正展现出一个人的全部实力甚至潜力。

至于人命?

在他们眼中,蝼蚁的性命,不足挂齿。

于是,当生死场的战斗拉开序幕的时候,便是新的一轮腥风血雨!

当轩辕夜和凤长悦出现的时候,凌家不少人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但是见家主并没有介绍的意思,便纷纷了然的转开了视线,闭上了嘴巴。

凌朗也跟在两人身边,出现的时候引起了更大的动静。

不少人甚至直接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抬手指向了凌朗,显然不明白怎么一个被驱逐的人,居然再度出现在了这里。

凌朗对那些视线全部都视而不见,姿态依然嚣张,倒是让不少人都开始在心里算计起来。

再怎么说,凌朗曾经都是家主最喜欢的孩子,虽然曾经做了那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也保不齐家主经过三年的时间,已经心软了,重新改变了心意也说不定。

而今,虽然看样子他是跟着别人来的,但是说不定就是家主放出的一个信号。

不少人开始暗中皱眉。

若是凌朗真的回来….那凌家原本就复杂的局面,会变得更加的错杂纠结!

凌朗就坐在凤长悦的身边,凤长悦都能感觉到那些数不清的各色目光,看凌朗居然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甚至得意的模样,不由得感慨人脸皮厚也是有好处的。

起码他这样子,什么都不做就已经将对方气的半死了。

不过,看来不少人都是十分针对凌朗啊…

也就是说,当年的事情,还是有不少人参与了的。

看来,情况比想象中的更急糟糕呢。

凤长悦忽然想到,也许,等这天的事情结束,她应该问问阿夜,是不是可以有比较快速的办法,和那边取得联系。

她消失了那么久,也不知那边到底如何了。

如果有可能,将事情处理了,顺便就可以让凌夙他们回来,将这些也都解决了。

而另一方面,她也可以尽快的踏上寻找父亲的路程。

“公子好眼力,不知你可是能看出,那台上的女子,有什么不同之处?“

凌震天忽然的一句话,将凤长悦的思绪拉回。

她顺着看去,却是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想到凌震天的话,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

轩辕夜眉色冷冷,淡淡一瞥。

“天生灵体?”

凌震天见他这么快就看出来了,顿时心中一阵得意。

“不错,蓝蓝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生灵体。任何人若是与之一同修炼,便可事倍功半。另外,她性格也活泼,倒是我最为喜欢的孩子之一。只是,她今年也已经十六,倒是时候…只是,那丫头心思难测,我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排了。”

凤长悦低笑一声。

这推荐,都到了这份上了,凌震天是有多想攀关系?

“你很高兴,嗯?“

轩辕夜忽然凑近她耳边,嗓音低沉。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哈,今天二月君的本本坏了,很晚才回到家里,今天更新也晚了,明天尽量精彩起来早早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