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5.坑深205米:难道这件事情,我要永远当哑巴吗?

晚安抿唇,安静了一会儿,“我把这件事情告诉西爵。”

“嗯。”

本来他答不答应晚安都决定要告诉西爵,只不过这件事情毕竟是他出手在帮她,所以鉴于尊重她提前告诉他。

倒是没有想到顾南城这么干脆的答应了。

晚安紧绷了很久的神经终于慢慢的松懈下来了,她看着前面喃喃的道,“不知道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还能不能治好。褴”

顾南城低低沉沉的道,“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会想到办法的,别担心。”

“那他为什么不带绾绾去检查医治,如果因为拖延的时间长了而错过最佳医治时期……鲎”

难怪她会说,说不定那人不想让她被治好,希望她一直瞎着。

看得她此时显得焦躁的情绪,男人的手从她的脸上往下,握住她柔软而凉得厉害的手,低沉而稳,“已经这样了,发生了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你唯一能做的是带她出来接受治疗,别想那么多,没有好处,明白吗?”

晚安抿唇没说话了。

她知道他说的都是道理,她只是控制不住这股蠢蠢躁动的心情。

顾南城侧头看着她有些煞白的脸,淡淡道,“我送你回家,今天别去片场了。”

“可是……”晚安蹙着眉,她不想因为私事影响工作,可是刚刚那十分钟不到的对话对她神经的冲击太大,她现在脑子很乱。

顾南城不等她说完就低声淡淡道,“你这状态就算回去拍戏也只会影响电影的质量,”他瞟了她的脸蛋一眼,温和的嗓音很温柔,“你就一个小副导,犯不着压力这么大,嗯?”

“我经常翘班。”

男人低笑着,懒洋洋的道,“知道了,我会把你的薪水扣到位的,不该你拿的不多给你一分。”

晚安,“……”

她看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淡淡的问道,“陆笙儿知道了,不准备跟他摊牌吗?”

这样的事情对陆笙儿来说应该是零容忍。

说到什么就来什么,晚安的话音刚刚落下,放在前面的手机就响了。

她抬眸看去就看到屏幕上亮着的名字,只看了一眼,便很快的收回了视线。

男人的手伸过去滑下接听键,嗓音淡淡的,“笙儿。”

电话那端的声音被压得很低,也很紧张,“南城……怎么样了?”

顾南城有好半响都没有说话,直到陆笙儿在那端再一次开口追问,他才平淡的道,“嗯,盛绾绾在那里,她的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是谁囚禁了她。”

晚安坐在副驾驶上,偏过脸看向男人的脸,他的轮廓依然温淡平和,可又显得太平和,仿佛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来了。

“不可能,”陆笙儿缓了好几秒才下意识的低叫出声,“你说她的眼睛看不到了不知道她跟谁在一起?”

陆笙儿在电话的那端笑着,“是慕晚安这么告诉你的吗?你跟盛绾绾接触不深不了解她,难道慕晚安她也不了解吗?你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她为了跟锦墨在一起耍了多少手段动了多少心思吗?认识十几年的人眼睛看不到就认不出来了?!就这种话你也不相信?!”

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这世上有些人,就算是化成骨灰也认得出来。

顾南城安静的听她说完,方淡淡的道,“我没见过她,也没有跟她说过话,是不是真的姑且放着,以后自然会知道。”

他没说相信,也没说怀疑。

“那我们要怎么办?”

“晚安跟她哥哥会带她走,你别操心了,待在他的身边。”

陆笙儿的语调微微的变了,她自嘲的笑出声,“难道这件事情,我要永远当哑巴吗?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顾南城皱起眉,蹙拢的眉心几乎组成了一个川字,他沉了声音,“以后怎么样不说,在盛绾绾离开之前你一个字都不准说。”

“我……我怕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做到,你不是演员么?”

“可是……”

“没有可是,”男人的嗓音很淡,但是半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他眉目间的褶皱没有半点舒展的意思,“这样对所有的人都最好。”

陆笙儿在那端没说话。

挂了电话后,他皱起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晚安看得出来他眉目间隐隐溢出来的阴冷,抿唇问道,“你不打算跟薄锦墨……说清楚吗?以后不是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吗?”

顾南城半眯起眼,墨眸极深,不在意嗤笑,“躲不过去的事情,早晚而已。”

晚安缓缓的收回视线,“噢。”

她想起婚礼那晚,薄锦墨打给她的电话。

他说让顾南城永远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等他开车送她回南沉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晚安解开安全带,“你回公司吧。”

顾南城睨了她一眼,懒懒散散低低道,“已经中午了。”

她看了他一眼,顿了顿才问道,“那你在家吃完午餐再回去上班吧。”

“嗯,好。”

还好……

他提醒她的意思不是让她主动的留她吗?

两人进屋才想起来,“今天你要上班我要拍戏,家里没人,所以林妈请了半天的假,要晚上才回来。”

晚安瞧着正在脱外套的男人,“没有人做饭,我们出去吃吧。”

顾南城瞥她一眼,“已经回来了。”

“噢,”晚安瞧着他,“那就只能麻烦顾总你亲自下厨了。”

他把脱下来的风衣随手搭在一边,低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我下厨?”

“我下厨也可以啊,但是我的厨艺很一般的,我怕你吃的不开心。”

男人唇畔噙着笑,“你去把食材从冰箱里拿出来,洗好然后切好,弄好了就叫我。”

分工吗?

晚安点点头,“好。”

把袖子挽上去,晚安走到餐厅里打开冰箱,估量了一下炒几个菜,然后细细的挑选了两个他喜欢吃的和自己喜欢吃的。

她喜欢吃新鲜的,所以所有的食材都是林妈早上去菜市场买的,尤其是蔬菜。

相比起她,顾南城对吃的基本算是完全不挑。

水有点凉,晚安手伸进去的时候蹙了下眉——最讨厌冬天的时候洗菜了。

又不能用热水洗。

她不自觉的鼓鼓腮帮,正想把袖子挽得更高一点,免得待会儿洗到一半的时候掉下来打湿了衣服。

背后有脚步声响起,晚安还没回头,就已经被一双手臂环住腰抱住了。

她的背密不透风的贴着男人坚硬而滚烫的胸膛。

“顾南城,”晚安咬唇,“我才刚把东西拿出来,还没洗呢,你出去休息吧,我弄好了叫你。”

说着手就要伸进盆子里洗蔬菜。

手才伸到一半就被握住了,男人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吹拂下来,带着无声的暧—昧痕迹。

晚安闭了闭眸,“你别闹了,我要洗菜。”

男人低低哑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朵,“我来。”

“不用了。”显得她好像什么都不会做。

顾南城依然只是淡淡的低笑,“我刚刚忘记最近天气很冷了,这水更凉。”

她的手白皙柔软,纤细漂亮,看着都很养眼。

晚安抿唇,她眼下男人的手已经在慢斯条理的洗着了,她也没跟他抢,“洗个菜而已,也不是多冷,屋子里有暖气。”

男人笑了笑,没有出声。

晚安想着你要洗就洗吧,洗个菜而已,也不是多大的事儿,“那你放开我,抱着我你也不舒服。”

“挺舒服的。”

她蹙眉抗议,“不方便做事。”

“方便。”

“顾南城,你不要闹了。”

他把蔬菜洗了一遍,将水倒出,然后重新接水,嗓音低哑,“抱一会儿而已。”

“我要去给西爵打电话。”

“早一天晚一天没区别。”

晚安实在是不想争执这样无谓的话题,“你能认真的做饭吗?”

男人眉梢挑起,勾起唇角反问,“你能静静站着,不打扰我做饭吗?”

可怜她把所有的食材都拿过来了,他伸手就能取到,然后一一的慢慢细细的洗着。

晚安看着他熟练而有节奏,甚至做得很漂亮的一手活儿,忽然淡淡的笑了,“我要是陆小姐,我一定嫁给你,她是不是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