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1 见到我太高兴了吧

凤长悦之后还是去找了凌朗和容枫二人。

“什么?你要去凌家本家?”

刚刚说明了来意,凌朗就顿时吃了一惊,声音顿时提高了一个八度,不可置信的看着凤长悦。

凤长悦点点头:“我来此就是为了知会你们两个一声,你们两人好歹跟我一同走到这里,所以我也想问问你们两个是什么态度。”

凤长悦已经猜到两人的态度,倒是并不意外他们这个反应。

这两天她也已经打听过了关于凌朗的事情,所以今天是有意而来。

凌朗看着她一脸淡然的模样,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猛的站了起来,看着凤长悦:“你可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那又是什么样?里面有什么危险?我告诉你,那里根本就是个龙潭虎穴!你去了肯定没有什么好事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去!?”

凌朗只要一想到那个地方,就忍不住一阵反胃,当下语气也严厉了不少。

凤长悦眉色淡淡:“我有我要去的理由,何况我不是一个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们两个,我是想问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其实这两个人她倒不是十分担心。

凌朗好歹是凌家的少爷,虽然传闻中做了那样的事情,但是这两天看来,凌家真正的掌权者对他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的,所以他回去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至于容枫,他的身份和实力对那些人都没有什么威胁,自然更是不会有什么麻烦。

但是出于尊重,她还是先来问问,将后顾之忧都解决了比较好。

听到她的解释,凌朗顿时无言。这才意识到,面前这红衣少年,已经不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毫无背景胆大放肆的凤墨。

他所说的那个人,背景强大到几乎可以和凌震天平起平坐,而且看那天的情形,那人肯定是会好好保护他的安危的。

他的那点担心,根本微不足道。

这么一想,他心里顿时觉得无趣起来,嘴角扯了扯,而后一下子懒散的坐在了椅子里,姿态慵懒而随意——

“随便你吧。反正这原本也不是我们可以搀和的事儿不是?”

凤长悦眸色微闪,对凌朗这阴阳怪气的一句话没有生气,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容枫。

“容枫,你有什么想法?”

容家现在只剩下了他,他是容家唯一的支柱,依照他现在的实力,进入凌家本家只怕是有些困难,但是按照他那不同寻常的身体恢复能力,以及已经大大改变的修炼的心境,变强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到时候,容家也算是有了依靠,不必再像之前那样走投无路了。

容枫抬眼看向她,沉默片刻道:“对不起,这一次我没有办法和你去了。”

凤长悦倒是并不意外,只问道:“为什么?”

容枫垂下眼眸:“我…我已经被七郡的人看中了,之后不久就会跟着他们回去的。”

凤长悦这才有些吃惊:“什么时候的事?七郡的哪一郡?”

容枫看了凌朗一眼:“就是比赛那天的事情,我原本没有打算参加,而且后来都结束了打算离开的,但是在我和凌朗准备走的时候,却是被之前的那个天玑使者拦住了。他说看我的天赋不错,想让我考虑去天玑郡看看。我…我考虑了很久,还是答应了。”

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

这件事情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其实总体而言的确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容枫现在天赋已经被逐渐挖掘出来,加上那样的心性,想要出人头地也只是时间问题。

凌家暂时他是进不去的,但是进入七郡也是不错的。

何况,七郡之中,天玑郡是威严最终地位最高的。他去了倒也是不错。

最主要的是,他这一举动,也算是给容家找了个靠山,以后便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而且我也打听过了,只要进入七郡,那么家族那边的事情,也就不成问题了。他们还给了我时间,让我回去安顿好娘亲和妹妹。所以,我大概是没有办法和你一起去了。”

容枫说完,神色倒是极为平静,似乎已经十分淡然。

凤长悦满意的点点头:“如此也好。毕竟…。”

毕竟,凌家那边,的确是龙潭虎穴。

容枫去了,的确还是有着未知的危险的。

听到她肯定的话,容枫在袖子中的双手逐渐握紧,而后犹豫挣扎了片刻,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心中一动。

那张清秀的面容上,此时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是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紧绷。

“凤墨,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凤长悦心里已经想到了什么,轻轻点头:“你问。”

容枫嘴唇动了动,挣扎了片刻时间,才直视着她的眼睛,认真而缓慢的问道——

“你从一开始,是不是就是为了今天?你的目的——是不是从最开始就是想要进入凌家?”

凌朗一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即,他猛的意识到了什么,转而看向凤长悦,眼中犹自带着震惊之色。

“是。”

凤长悦神色坦荡,眉色清淡,仿佛在说着一件很平淡的事情。

“我此行,的确是奔着凌家而去的。”

容枫心里一疼,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扯住:“那你一开始救我…。帮我…。”

“那时候是出于无心的。”凤长悦眼角眉梢忽然染上了几分无奈的笑意,“我那时候醒来,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救你的原因,我早已经和你说过。后来参加采矿大会的时候,才隐约想起了一点,而后才是有意识的想要奔着凌家而来的。”

凤长悦无奈耸肩。

当时她只是想着,能够借助那个机会,努力的脱颖而出,然后争取深入的了解一下凌家,但是却没想到,阿夜却来了。

那么之前的计划,也都通通作废。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有阿夜一起去,她自然是多了几分底气的。

毕竟她当时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也没有想过阿夜居然能够这般快速的找来。

但是这些她却是不会说出来的了。

容枫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心情很复杂,但是凤长悦的话,好歹也算是给了他最后一点安慰。

他点点头,心里像是有什么忽然放下:“我明白了。”

他明白了,凌朗却是不明白。

他神色震惊,看着凤长悦,犹自觉得如同做梦一般,好像很多东西都变得虚幻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你来这里…。你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凌家而来的?”

他的脑子里迅速闪过诸多场景,而后见所有的事情都传串联起来,终于恍然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看到凤长悦点头,他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

“你、你为什么这样做?”

他看着眼前安然而坐的少年,一身红衣,神色从容,着实让人难以想到他这样做的理由。

他是真的想象不出来,凤墨到底有什么理由,要花费这样大的功夫来做这件事?

他到底在想什么?

看到凌朗的神色,凤长悦刚准备说点什么,就又听到凌朗说道:

“那里是什么鬼地方你也要去?你是疯了啊?”

凤长悦:“……”

虽然她知道凌朗和凌家有矛盾,但是未免也太向着外人了吧…。

好歹他现在还挂着凌家的姓呢…。

凌朗实在是想不通,脑子里一出现凌家那么多张可恶的面庞,他就觉得烦躁不堪。

“你以为那是什么好地方吗?那里面的人不是人人都像我这么好的你知道吗?你你你…你去了不是找死啊!?就算你、你有那人的保护,你也不能这么自信吧?”

凌朗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开关,一直在焦躁的来回走动,脸上神色纠结不已,嘴巴也不停的念叨,努力的想要让凤长悦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最差的选择,是最错误的做法。最好她现在立刻就放弃这个想法,离凌家远远地甚至永远都不要再和他们有牵连。

凤长悦安静的听着,心里不由得感慨,这凌朗看来对那些传闻中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甚至依然对凌家充满了厌恶,凌家倒也是绝了,能做到这一步。看来这里面,也是有不少的隐情啊。

不然怎么会有一个嫡亲的少爷,会这么讨厌自己的家族,甚至连听到回去两个字的时候,都会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厌恶不堪。

一旁的容枫安静的带着,听了凌朗的话,心里虽然也是有点不安,但是想到之前凌朗给他说的那些话,最终还是忍下了所有的话。眼观鼻,鼻观心,再也不随意搀和凤长悦的事情。

凤长悦静静的听着,而后在凌朗口苦口婆心的说完,而后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忽然开口道——

“凌朗,其实这一次,我希望你也跟我一起去。”

凌朗的表情顿时坍塌,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一样看着她:“你在说什么?你有没有搞错?那老东西来请我我都不会回去!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凤长悦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忽然光芒流转,似乎一瞬间变得极为深邃而莫测。

“凌朗,你还记得凌夙吗?”

凌朗的神色遽变:“你说什么!?”

他周身的气息陡变,气势在一瞬间陡然爆发出来,眼神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大有凤长悦一开口稍有不对他就要上去开战的模样。

容枫将这句话听的清清楚楚,但是却并不知道凌夙是谁,更加不知道凌朗为何忽然见如此,见他如此,他立刻警觉了起来,眉头一皱:“凌朗你做什么?”

凌朗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闻言,眸色深沉的看了容枫一眼:“容枫,你最好现在就出去。”

容枫直觉这件事不简单,不是自己可以随便知道的事情,但是看凌朗这模样,他也忍依然有些放心不下。

凤长悦却是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转头看了容枫一眼:“你先出去吧,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凤长悦都这样说了,容枫犹豫片刻,终于点头,谨慎的看了凌朗两眼才终于离开。

等他出门,凌朗立刻布下了一层结界,防止任何人的靠近。

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凤长悦,一字一句道:

“你——到底是谁?”

凤长悦看他这样剑拔弩张的模样,不仅没有紧张,反而是忽然笑了起来,神色颇为放松。

“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不是吗?你现在最在意的,难道不是凌夙的事情?”

凌朗眼睛眯了眯,不为所动,周身的气势依然:“我在意他的事情,当然也在意你的身份,不然,我真是无法安心的和你继续平和的聊下去了。”

凌朗面上看似平静甚至冷厉,但是心里却是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凌夙的身份,即便是在凌家,也是一个不可提的存在。在凌家的人,要么不知道这个名字,要么是当做死也不会说出去的秘密,这凤墨又怎么会知道?

那个名字,已经太久没有提起,以至于他听到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恍惚起来。

但是凤墨却是这样坦诚而自然的说起了这个人,显然并非只是知道一个名字那么简单!

他知道当年的事情!?

这个想法一旦浮现,凌朗就觉得浑身发冷,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揪住,无法轻松。

看着凤长悦的模样,简直如临大敌。

凤长悦春唇角微勾,神色从容。

“整个西凌域的人都知道,凌家本家嫡系少爷凌朗,因为在三年前试图偷盗凌家的至宝通天灵石,被发现之后更是对自己的亲叔叔凌秋痛下杀手,从而被驱逐出凌家。更传闻你这三年来,一直在外面颠沛流离,凌家的人因为对你深恶痛绝,才没有彻底要你的性命,反而是选择这样生生的折磨你,让你承受无尽痛苦。曾经最风光的凌家少爷,而今却是落得无比落魄的境地。真是让人唏嘘。”

看着凌朗逐渐变得阴沉下来的神色,凤长悦歪了歪头,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

“你猜,我信不信?”

凌朗声音极冷:“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先说你怎么知道凌夙的!?若是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就算你身后那男人背景强大无匹,今天你也别想轻易的从这里安全无虞的出去!”

看到他这模样,凤长悦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容微深。

“不过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你何必这样?为了一个早已经死去的凌夙,白白赔上自己的前途,你当真以为,凌家的那些人真的不会要你的命吗?”

凌朗的神色越发的冷厉:“我做什么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凌家的人最后会怎么处置我,我也完全不在意!倒是你…。凌夙的存在,就连凌家本家的人,知道的人都不多,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这样问着,凌朗的心里还是难以平静。

“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做的这一切…。想要进入凌家,又想要做什么?!”

凤长悦却是神色一定,而后眼中逐渐浮现几分笑意。

“他若是知道,至今仍有人为他如此,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凌朗顿时愣住:“…。什么意思?”

这话…。难道…。

“我这一次,前往凌家,也和你是一样的目的。”

凤长悦声音冷清,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淡淡杀意。

“为了替凌夙报仇。”

……

“你说什么?当时红崖混乱的时候,凌朗和凤墨一同趁乱离开了?”

凌震天忽然停下手中动作,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是的,根据查探,当时地表裂开那裂缝的时候,和之前并无不同,但是当那周围的人冲下去之后不久,就忽然产生了那般的巨大动静。进去的人,一共只有十几个人出来了。其中,就包括凌朗和凤墨。自然,白霖自然也在其中。”

凌木站得笔直,姿态恭谨,微微低头,继续道:

“当时白霖是将自己身边的人都杀了,将他们的紫晶石通通据为己有了,但是出来之后,因为凌云等人联合七郡使者们的看守,将他们全部困在了原地。但是就在我们赶去之前,却是忽然爆发了一场动乱。死伤严重,也有不少人趁乱逃走。”

“而动乱产生的原因…。却是因为众人以为有一个人的紫晶石掉出来了,所以一哄而上,全部开始死命抢夺了。以至于后来场面难以控制,直到我们去了才算是完全安定下来。但是当时却也已经晚了。而最关键的是,当时那些人之所以以为是有紫晶石出现,是因为有一个人喊了一声,而且他们的确看到了一道紫光。而那个人…种种证据都在指向凤墨。”

凌震天神色一沉:“他?”

“是的。就算不考虑这个,白霖身上的那几块紫晶石…也是趁乱被凤墨和凌朗共同拿走的。”

凌木弯腰:“此事,不知家主想要如何处置?”

凌震天眉头紧皱。

如果是其他东西还好,他并不会如此在意,但是紫晶石…。就算是凌家,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件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紫晶石出现,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原本那些下去争抢的人,就只剩下了那十几个。于是,相互制衡的情况下,众人便是平分了那紫晶石。

而在出来的过程中,又有一些是被白霖抢走了的,其他的自然也有一些类似的情况,不过最终都已经被凌木收回。

除了凤墨和凌朗的。

凌震天倒根本没想到,凤墨和凌朗会将紫晶石也分给了容枫一块,所以想到的时候,就只想到了这两个人将那紫晶石给吞了。

“眼下,那两人的手上,应当一共有六块紫晶石。”凌木停顿片刻,“您看…。”

凌震天迟迟没有说话。

凌木便也安静的等着。

其实他也知道此时家主内心的纠结。

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好处理。

凌朗向来和他们作对,绝对不会将紫晶石交还,而凤墨…。那简直更加不知如何应付。

他身后有着这样的背景,又怎么会缺这几块紫晶石?但是如果不要回来,对他们而言,也的确是不小的损失。可是他们眼下正是要和那位攀交情的时候,难道拿这个事儿去添堵吗?

凌震天闭着眼睛,想的却是更多。

其他人不知道,他却是清楚的,按照描述的动静,那下面极有可能不仅仅出现了紫晶石,反而是极有可能出现了更加珍贵的彩晶石!

若是紫晶石,他也就当做人情送了,可是若是真的有彩晶石…。

那才是真的影响太大!

他脑子里又想到了之前,那骤然破碎的玉石,以及那无法忽视的强烈的能量波动,心中更加烦躁。

很明显,那东西现在已经现世,只是暂时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而那个对整个凌家而言,都太过重要,所以他是一定要努力找到的。

而彩晶石,在这其中恰恰也起着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帮助找到那东西,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所以,彩晶石他也是不能轻易放弃的。

毕竟,和那位的关系虽然需要处理好,可是强大自己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办法!

凌家已经太久没有那东西的消息,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它再度出现,自然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而彩晶石此时就变得格外的重要了。

那彩晶石,如果在凌朗手中还好,最担心的就是其实在凤墨的手上。

彩晶石没有特殊的手法根本无法出现,所以可能就连那两人也不知道自己手上是不是有彩晶石。

想让他们俩将晶石全部交出来给他看看?

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算了,这件事情先压下去,至于晶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说。”

凌震天睁开眼睛,那双深沉沧桑的眼睛里,闪过一瞬的光亮,沉声说道。

凌木躬身应是。

“这一次也已经选出了一些不错的苗子,查好背景之后,再送去凌家本家。至于其他的,送入七郡。”

凌震天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也是时候回去了。这里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你跟我先回凌家。”

凌震天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蓝蓝最近应该快出关了,只是她性子单纯,若是直接跟她讲这事情,她可能还是有些不喜欢。她向来最是依赖你,你回去之后,便先找她说清楚,务必要争取入了那位的眼。”

凌木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波澜。

“家主,若是她不喜…。”

“她有什么好反对的?要知道,一城四族,多少女人想都想不来的机会,她现在就有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另外,这件事情,也由不得她!”

凌木不再说话,两人的身影随即消失。

……

“你说的都是真的?”

凌朗看着凤长悦,虽然听了她的解释,但是他的神色,比之前更加震惊。

凤长悦也不勉强他就这么轻易的相信自己,毕竟她这边也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只要让凌朗心里动摇了就可以。

不需要太久,只要找到机会,让杨溯他们过来,那么自然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凌朗看她随意洒脱的模样,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跌坐在椅子里,神色依然有些恍惚。

怎么可能呢?

方才凤墨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

凌夙没有死,在十几年前的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争斗之中,他虽然被逼入死局,但是却并不像是他所查到的一般已经死去,而是在另一个隐蔽的地方活着?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连带着周身的气息也变得低迷。

凤长悦看着,心中倒是有些感慨。

若非是亲眼看到,只怕连她都不会相信,凌朗会为了凌夙做到这一步。

凌夙其实身份比较特殊,世人皆以为,凌朗是真正的凌家大少,但是因为之前已经将他逐出凌家,所以凌木自然也就成了所谓的大少爷。

但是其实,没有人知道,凌夙才是真正的凌家这一辈的第一个少爷。

不过因为凌夙是旁系,所以一直不受重视,加上他小时候天赋觉醒的十分缓慢,一开始是受尽了欺凌,直到后来才逐渐的受到了凌家上层的看重。

但是即便是那时候,凌震天以及整个凌家长老团的人,也都是没有想过要将真正的实权交到他手中的,所以在用他的时候还防备着他。

而到了最后,那一场乱斗,更是直接导致凌夙死遁离开凌家,带领熊五风三等人进入荆棘沙漠,艰难存活下来。

凤长悦也是在两个空间穿行过的,自然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会遭受怎样的折磨。

何况那时候,凌夙等人还都是受了伤的。

尤其是凌夙,若非后来遇到她,他或许真的永远都无法再次痊愈了。

凌朗知道凌夙,凤长悦是猜到了的,但是她一开始却是并没有想到,凌朗做的那些事情,那些所谓的可怕的传闻,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毁了的流言,竟然都是他为了凌夙所为。

她也是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觉得十分蹊跷,才试探了他的。

结果果然是这样。

要知道,凌夙身为凌家家主,拥有绝对的权利,他下面,几个嫡亲的儿子却是死的死,伤的伤,还有的碌碌无为,终归都是没有一个可以继承家业的。

而在年轻一辈之中,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却还是比较看重嫡亲的那几个。

凌朗的父亲早亡,他天赋又好,所以他一开始是最为受宠的,但是就是因为三年前闹出的事情,差点将他的亲叔叔给害死,听说至今还是残废,凌震天教训他他还死不悔改,才会被赶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那个身为天之骄子的凌朗,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她看着凌朗满脸失魂落魄的模样,顿了顿才道:“如你所想,虽然算不上尽如人意,但是…。他的确还活着。”

凌朗揉了揉脸,将脸埋在双手之中,沉默良久。

“多谢你。”

凌朗的声音略微低哑,但是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感激。

凤长悦见此,倒是有些疑惑了的。

当时和凌夙一起的时候,她并未听他提起过凌朗的名字,但是现在看来,凌朗却似乎对凌夙感情颇深,不然也不会是这个反应了。

“虽然不该问,但是我的确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做那些事情?”凤长悦思忖着,迎着凌朗的目光,“因为…。我并未听他提起过你。”

凌朗长叹一口气,而后苦笑。

“尽管你没有拿出什么证据,但是我却是莫名的相信你,毕竟…。没有更好的理由,可以解释你做的这一切了。”

“那些传闻,半真半假,但是那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的确是做了一些事情,并且的确尝试去教训教训那家伙,想要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对他那么残忍,可是最后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反而是让我自己陷入了困境。”

“他没有提起我…。也是正常。他大概…。此生都不想再提起想起凌家的人了吧?”

凌朗咧了下嘴角,似乎想笑,却没有什么笑意。

“十几年前的时候,我年纪还很小,但是更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父亲了,那时候,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对我最好的,就是他。”

“我那时候是很受宠,但是在这样的大家族,那些人对我的阿谀奉承讨好谄媚,又蕴含了多少复杂的心思?我那时候尚且不明白,性格也变得骄纵不堪。如果不是他,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会成为一个站不起来的怯弱自私的人。”

“中间发生很多事情,导致我慢慢明白了很多,也逐渐知道,他暗中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他是唯一将我当做弟弟的人,可是当我想要将他当做哥哥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凌朗目光变得遥远起来,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当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件事情就发生了,在我还迷茫无知的时候,他就已经遭遇了灭顶之灾。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找他,却是听到了他叛逃被杀的消息。”

之后的很多年,凌朗始终不肯相信那套说辞,但是逐渐的,知道这事情的人都消失了,而那个名字,也永远的被掩埋了起来,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那个事情,也好似从未发生过。

凌家好像从未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任何的波动,一切照旧。

唯独他,在遭遇一次次的暗算碾压之后,会想起那个人。

想起那个唯一给过他依靠和信任的人。

而后来,他无意间知道了一些事情,便开始打算着手调查此事,最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结果。

于是,他就率先出击,想要一一讨回来。

却不想,将自己的一切都暴漏了,并且被赶出了凌家。

“你后悔吗?”

凤长悦看着他,忽然开口。

“其实你不去做这些,也没有关系,毕竟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错。”

凌朗摇摇头。

“其实从凌家出来之后,我也想过很多,但是唯独没有想过后悔。甚至,我庆幸我那样做了。才能真正看清那么多人的面目。”

凌朗忽然冷笑一声,盯着凤长悦道:“你知道,在你去红崖之前,我在那里呆了多久吗?”

凤长悦眉心一跳,没有说话。

“一个月。”

凌朗低低一笑,无比讽刺。

“我在那里呆了足足一个月!”

“我没有死在那里,只怕不少人都很是失望呢!”

他纵然不细说,凤长悦也大致可以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看这样子,分明是他信任的人骗他去了红崖,却没有告诉他在那里不能多呆,想要借此机会,彻底杀了他。

纵然杀不了,也能够给他造成极大的伤害。

毕竟,红崖是一个刚刚查询到的晶石采集点,不会有人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会这般的危险。

凌朗的确是在那里呆了很久,也的确是被人误导进去的,他自从被赶出来,就一直迫切的想要变强,晶石自然是极好的选择。

结果,却是这样的一个惊天骗局。

他甚至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上面的那些人暗示的,所以现在他对凌家的厌恶越发的增多,一开始凤长悦提到要去凌家本家的时候,他才会那样的厌烦和抗拒。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

“我打算趁此机会,进入凌家好好查一查当年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你和我联手,成功的几率会大上很多。所以,我最后一次问你——你跟我一起吗?”

凤长悦认真问道。

凌朗闭了闭眼,而后站起身,目光之中似乎有烈焰燃烧,又像是淬了冰极为寒冷。

“当然。”

……

于是,最后一天,在凌震天以及他几个心腹震惊的神色之中,凌朗也面不改色的走入了传送阵。

“你不是说不回来的吗?”

当着轩辕夜和凤长悦的面,凌震天不好直接训斥凌朗,但是却也没有给多好看的脸色。

然而凌朗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我是跟着凤墨他们去的,怎么,你不同意?不同意也没用!”

说着,凌朗直接转过眼去,似乎眼不见为净。

凌震天虽然知道他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被人当面这样顶撞,也是气得不轻。

“你!你!你放肆!”

在一旁的林远见了,不慌不忙道——

“凌家主,人是我们带的,也没有犯什么大错,您这样指责,似乎不太合适啊。”

凌震天顿时噎住。

凌朗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轩辕夜倒是对着一切都不闻不问,只是握住凤长悦的手紧了紧,眉色冷清。

感觉到他周身冷意,凌木当即请示,而后一行人随即不再停留,开启传送阵。

凌家不亏是四大家族之一,这传送阵显然耗费了更加巨大的人力物力,更为稳定也更加安全。

凤长悦几乎没有感受到空间的乱流,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一阵强烈的亮光之后,一行人终于抵达。

凤长悦眯了眯眼睛,眼前的一切,终于清晰的浮现。

即使对凌家有诸多的猜测,此时的凤长悦也不得不承认,凌家不愧是整个西凌域的霸主,这般的气势和规模,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他们此时是在一个巨大的圆形传送阵之上,周围有着一层结界,还有多人严阵以待,明显是专门看护传送阵的凌家的人。

而当他们出现之后,那些人便立刻齐齐单膝跪地行礼——

“恭迎家主!”

凤长悦扫了一眼,那最前面的十个人,竟然全部都无法探知水平,而且根据那气势,基本都在五星灵宗之上。

而后,一行人走下来。

下面有人一挥手,一道结界打开。

凤长悦这才发现,面前竟然有着数只九级魔兽——惊黑雁!

这些九级魔兽平时何等威风,此时却是无比乖顺的在这里等待着派遣,显然训练有素。

而最中间的那两只五彩天鹰,更是已经跨入了神兽的行列!

在这里,能够上去的,除了凌震天,便是轩辕夜了。这显然是给他准备的。

这般的大手笔…。虽然他们是秘密前来,但是规格倒是一点也不低啊。

凤长悦嘴角微微一晒,凌震天倒真是老谋深算,心思颇深。

下面的人恭谨跪着,以往从来都是只派遣一只五彩天鹰,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竟是要两只,他们猜测是有贵客前来,但是上面不说,他们也就装作不知道,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请——”

凌震天手一伸,俨然是客套做全了。

“凌家主请——”

轩辕夜自然应对如流。

凌震天毕竟是主人,便率先上了左边的那五彩天鹰。

轩辕夜带着凤长悦,便要朝着另一只走去。

“唳!”

然而两人刚刚靠近,即将踏上去的时候,那原本安静呆着的五彩天鹰竟是陡然仰头,一声惊唳。

轩辕夜衣袍微动,不动声色的拂去了那隐隐的能量波动,将凤长悦护在身后。

凌震天当即怒道:“你们是怎么调教的!竟然出了这样的岔子?”

下面的人当即冷汗涔涔的请罪:“家主赎罪!属下、属下也不知道它为何…。先前分明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的啊!属下罪该万死!还请家主责罚!”

“惊扰到了贵客,你们便是死一万次也不够!来人!将这些人通通拉下去!全部斩杀!”

凌震天似乎怒意未消,一挥手便是要这几个人的性命。

跪着的人连忙磕头求饶,连连苦求,却还是被后面的人迅速拿住,便要押走。

凌震天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的看向轩辕夜:“这、这真是太失礼了,没想到他们居然出了这样的错误,实在是我们怠慢,老夫等会儿肯定好好赔罪一番,还请谅解一二啊。”

凤长悦心中冷笑。

看来无论是在哪里,人使用的手段,也无非都是那点东西。

凌震天到底是天真的以为,他们看不出来这是下马威,还是脸皮够厚,觉得他们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追究而是选择忍耐呢?

他那话说得真是滴水不漏,先将自己摘干净,将所有的错误推给了下面的人,然后用几条人命,率先祭奠他们这一次的“拜访”,并且说了要赔罪,阿夜追究倒是显得有些过分了,他倒是给自己拉了个好名声。

真是算盘打得啪啪响啊。

轩辕夜如何不知这些?他刚要开口,却忽然感觉凤长悦拉了拉他的手,顿时回头看去。

“怎么?”

凤长悦仰头看他,笑的无辜:“你不要怪他们,也不要追究凌家主的责任了,毕竟有的事情,他也是管不过来的对吧?”

凌震天脸色一黑。

轩辕夜嘴角微勾:“可是,不受训的东西,没有留着的必要。”

凌震天脸色更黑。

凤长悦眉眼弯弯,语气轻快:“可是,它们好像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呢。”

凌震天连忙道:“你不必自责,是下面的人…。”

“我没有自责啊。”

凤长悦转头看了凌震天一眼,眼角眉梢似乎都带着几分笑意,而后走到了那两只五彩天鹰的中间,而旁边的两只神兽,竟是同时一声鸣叫,而后俯下头,巨大的脑袋贴在凤长悦的肩膀上——

蹭了蹭。

凤长悦摊手,笑道——

“它们好像是…。因为见到我太高兴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